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变身系列 >

性爱一家亲

时间:2018-02-27 21:32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第一章 萌芽林洁已经18岁了,一天,她觉得胸部有一些胀痛,趁爸爸妈妈不在家时,来到镜子前,脱下外衣,赤裸着上体。 只见自己的乳房稍微有一些隆起,乳晕也似乎大了一圈,乳

第一章

萌芽林洁已经18岁了,一天,她觉得胸部有一些胀痛,趁爸爸妈妈不在家时,来到镜子前,脱下外衣,赤裸着上体。

只见自己的乳房稍微有一些隆起,乳晕也似乎大了一圈,乳头处按下去有一些痛。

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发育了,心里既羞愧,又兴奋。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洗澡时总特别照顾渐大的乳房,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去拔一拔那圆溜溜的乳头。

星期天,林洁下腹部有一些隐隐作痛,趁爸爸妈妈不在家,坐在镜子前,脱光了裤子,抬起了两条腿,仔细端详起自己那神秘的三角区。

忽然发现那里原本只有一条缝,现在已经有两片像嘴唇的东西突了出来。

他吓了一跳,匆忙翻了本医学书来看,原来叫阴唇,于是,他轻轻的把两片阴唇扒了开来,突然,林洁的妈妈走了进来,“好哇!你一个人在家竟在干这种事。”

林洁抬起头,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妈,我只是……”“我知道,跟你开开玩笑,来,妈妈教你。”

说完,她也脱下了全身的衣服,坐在了床上。

林洁大为惊讶,情不自禁的说道∶“妈,你…?”“洁儿你不要害怕,妈把知道的都教给你。”

说着,她托起自己的乳房,说∶“你瞧,妈妈的奶子大不大?”林洁顺着他的眼光瞧去,只见她两只手平托着两只圆润丰满的乳房,情不自禁的说道∶“妈。

你的奶子好大啊!”“你来摸摸看。”

林洁凑过头去,伸出食指,轻轻的触了下那褐色,小葡萄似的乳头,林洁的妈妈轻声嗯了一声,林洁看到那乳头触电似地抖了一下,紧缩了起来。

整个乳房都变得尖挺了起来,像两座小山峰似的。

“妈,怎么会这样?”林洁疑惑不解的问。

“傻孩子,女人都是这样的,你也会!”,妈妈微笑地说道,“来,你比上眼楮。”

林洁望了望自己的乳房,按着妈妈说的比上了双眼。

忽然觉得自己的乳头似乎被一种软软的、温温的东西给夹住了。

睁开双眼,原来妈妈竟含住了它的乳头。

他轻轻的舔着乳头的前端,然后用力的吮吸了起来。

林洁随之感到一股莫名的舒畅感,乳头一下子变得紧缩了起来。

“好舒服啊!”林洁情不自禁的叫道。

妈妈拿来一面镜子,然后睡了下去。

两手把两腿扳开,用镜子照着。

林洁说∶“咦?妈妈你的这个东西怎么跟我不一样?好漂亮!”“小猫眯是要保养的,你瞧我两块阴唇多么肥厚啊!来,你来摸摸看。”

“嗯,好舒服,好软哦!”林洁把左手伸了过去,捏住了它的阴唇。

她妈妈嘤叫了一声,颤颤的说∶∶“你把它掀开来看看。”

林洁照着她的话,两只手分别捏住妈妈两片阴唇,往旁边轻轻的一拉,冒出一股似香非香的气味,林洁知道这是小猫眯的味道,因为她穿后的内裤都是这种味道。

她突然发现两只手的手指都湿了,原来妈妈的那里早已湿答答的一片了。

“妈,你怎么流水了?”“女人想到黄色的东西的时候或者被摸得很舒服的时候都回流这种水的,这叫做淫水或叫做爱液。”

林洁妈妈解释道,然后冲着林洁一笑,“那你就把它们都舔干净吧!”“真的可以吗?”林洁疑惑道。

“当然啦!我已经等不及了。

快点嘛!”她边说边用两手架起臀部,以便暴露整个阴部。

林洁俯下头去,那股味道越来越浓,妈妈浓密的阴毛弄的它的鼻子痒痒的,只见她的两片阴唇以被爱液弄湿了。

林洁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两片阴唇上舔了一下,牵起丝丝白线,然后细细的抿一下舌头上妈妈的爱液。

咸咸的,酸酸的,别有一番滋味。

于是索性用嘴含住了她整个外阴。

“啊…就这样,舌头伸进去。”

林洁照着妈妈的话,用舌头轻轻的舔开了两片阴唇,钻进了那条缝里。

“啊…洁儿,没想到你这么小年纪就这么…哎,可惜你舌头太短了,你把手指伸进来吧,然后好好看着。”

林洁照着妈妈的吩咐,抬起头,舔了舔嘴唇四周粘上的爱液。

伸出右手中指,插进了母亲的那条缝中。

“对,尽量往深处顶,然后来回抽插,那样会恨爽。”

林洁便快速抽插起来,只见妈妈的爱液随着手指的抽插从小猫眯里流了出来,并且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混浊。

她的动作也配合起林洁的抽查,两个乳房左右摇晃着。

林洁只见妈妈的两片阴唇紧夹着自己的手指,随着摩擦越来越红,就像两片涂过口红的嘴唇似的。

然后妈妈的两只手也伸了过来,翻开阴唇上方的皮,露出一个远远的东西来。

“噢,我知道,这个叫做阴蒂。”

“对…这个…这个东西也…也能令你爽”只见妈妈一只手夹住阴蒂,另一只手反复在阴蒂上揉捏,好像在玩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

林洁看见妈妈这样,全身似乎都在发热,于是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妈妈的阴蒂也由咖啡色变成了鲜红色。

忽然她的阴蒂开始抽搐起来,跟着妈妈的整个身子也随之抽搐起来,整个身子跟着林洁手指的抽插而起伏。

然后她的两只手离开玩弄的阴蒂,分别捏住自己两片涨大的阴唇,往两边一拉,“洁儿,我快…快丢了,快找…找一只杯子把我…我的小猫眯罩住。

快!”林洁连忙趴下床,随便找了一只玻璃杯,把妈妈的尤物罩了起来。

只见阴蒂一阵阵的抽搐,一下一下,给人一种会随时涨破的感觉。

突然从两片阴唇中间象洪水一样流出许多液体,妈妈坐了起来,为了让自己全部的都流到杯子里。

从小猫眯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少,林洁的妈妈长舒了一口气,一下子摊在了床上,象是刚刚跑完了马拉松一样。

林洁举起杯子一看,竟有大半杯子!稠稠的,白乎乎的,还冒着热气。

“把它喝了吧。

,对你的东西有好处。”

“妈,你刚才是高潮吧?”“对啊,”“我也想要像妈妈一样。”

“傻孩子,你现在还小,你知不知道,你的旁玄还有一层处女膜。

你现在还没发育好,如果现在把处女膜弄破了,会影响你发育的。”

林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尤物,点了点头,“妈,你的那几样东西既好看又…我以后能像你一样吗?”“当然可以啦,你先把这个喝了,我送你一件礼物。”

妈妈指着那只杯子说道。

等到林洁把杯子里的淫水喝完,妈妈的手中像戏法似的变出一只盒子来,“打开看看。”

林洁打开盒子,原来里面有两只胸罩,两条内裤,“妈,这…?”“祝贺你长大成人,妈特意为你买的,你以后在家就不用穿外衣了,爸妈不会见怪的。

来,穿穿合适不合适。”

林洁戴上胸罩,穿上内裤,不大不小正好。

“听合身的,有舒服又好看。”

林洁拉了拉胸罩说,“咦?这是什么?”林洁看到了自己内裤上还有一条拉链,正好在自己两腿之间,把拉链拉开,使自己的秘处。

妈妈坐了起来,拉下了林洁内裤上的拉链,轻抚这她的秘处,“洁儿,你想不想像妈妈这样呢?”“当然想。”

“那你要精心保养,”她翻开林洁阴唇,拨弄着林洁的阴蒂,“特别是这个,你每天晚上要爱抚爱抚它。”

林截至觉得阴蒂那里好舒服,忽然这种舒服的感觉停了下来,“妈,不要停,好舒服。”

“舒服吧,来你自己试试看。”

林洁的妈妈拉着林洁的手,“对,坐下来,放松一点。”

另一只手涂了点唾沫在林洁的小穴上,“要润滑润滑,否则伤身体的。”

林洁颤颤巍巍的把手放在自己的穴上,突然感觉到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感觉从下体传了上来。

“对,一开始把中指插进去,然后把小猫眯缩一下,夹住中指。

想妈妈刚才那样来几下。

但不要太深,因为你还没有被开苞,有舒服的感觉就可以了。”

林洁于是照着妈妈刚才做的,开始对自己的小东西进行爱抚,妈妈也帮着她刺激阴蒂,林洁从没感到这种感觉,只觉得下面越来越热,四肢身体似乎都没有了感觉。

不一会儿,从阴蒂转来一阵紧缩的快感,而后阴蒂一阵一阵抽搐,每一次都给她带来巨大的快感,终于她也像妈妈一样流出了绸稠的液体。

它尝到了高潮的滋味。

第二章女人不知不觉已过了四年,在这四年里,林洁在家里一直穿着那带拉链的内衣,一到晚上,她就拉开拉链,开始自慰,这使得她的身材越来越有女人味,92cm的胸围,乳房尖挺,顶端镶嵌着粉红色的乳头。

下体的阴蒂平常只有黄豆粒大,但充血时却有小核桃那么大。

两片粉红的阴唇紧紧的包裹着那充满诱惑的地方。

连妈妈也感觉到了威胁感。

双休日,林洁在家做功课,妈妈在洗衣服,突然想起一件事,“洁儿,过来,把衣服脱了。”

说完坐在了床沿,林洁来到了妈妈跟前,毫不犹豫地把衣服脱了,“啧啧,身材越来越好了。”

妈妈捏着林洁的奶子,“16岁了,该是时候给你开苞了。”

“什么叫开苞?”“就是让男人玩这个东西。”

她指着林洁的小猫眯。

“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被别人玩?”“因为这样很舒服。”

“比那样还要舒服?”“傻孩子,那当然了。

晚上你来我们房间吧。”

晚上的菜特别丰富,为了庆祝林洁今天开苞,父亲也知道了这件事,其实他早已对自己女儿的身材馋涎欲滴了,只是在妻子面前不好意思说出来。

今天她自己主动提出来要爸爸干它,怎能让人不高兴呢?早早的吃晚了饭便进入了卧室。

妈妈对林洁说∶“不要紧张,一开始有点痛,但马上就好了。”

林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爸爸坐在了沙发上,说∶“林洁,先让爸爸欣赏一下。”

林洁来到父亲跟前,脱下了妈妈送的内衣,胴体变展现在爸爸跟前,“嗯,真不错,”他捏起了林洁的乳头,“很有弹性。”

林洁这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光着身子,再加上敏感的乳头被粗糙的手指肆意玩弄,脸上不仅一片飞霞,“爸爸,妈妈,你们也脱了吧,我一个人光着身子,怪不好意思的。”

母亲首先脱了衣裤,露出丰满的身段,“林洁,你还没好好看过男人是怎么一回事吧,来,跪下来仔细看吧。”

林洁按照妈妈的指示,脸的正前方恰是父亲的短裤。

母亲慢慢把它拉下来,林洁一开始看到和自己下面一样黑黑的“草”,然后看到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象是一条肥肥的虫,下面是两个球,“咦?这东西怎么这样?”“它可是可以让你欲死欲仙。”

“真的吗?我可不信,你看这软不拉叽的东西,还没我手指硬呢!”林洁用手指捏起那“虫”说。

不捏不要紧,一捏可不得了。

那东西突然越来越大,林洁吓的连忙放手,一眨眼,那条软软的虫便变成了一根粗粗的棍子,在林洁面前一跳一跳的,象是在示威。

“怎么样,这样行了吧。”

爸爸握着那话儿说。

“不要怕,”妈妈走过来轻抚着被吓得一楞一楞的林洁的头说,“这道理就像你阴蒂会硬起来一样,摸摸看吧。”

林洁这下才缓过神来,接过爸爸手里的那活儿。

这东西握在手里烫烫的,仔细一看,它还分两截,前端比后端要大,还有一条缝。

听妈妈说才知道前端叫做龟头,下面两个球叫做阴囊。

林洁用手指比了比。

哇赛!足足有三只手指那么粗,一个半手指那么长,塞到那里去会是何种感觉,想到这里,脸开始发烫,下面也不自觉得变得湿湿的了。

“妈妈,我有点怕,这么大,戳得进去吗?一定很疼。”

“疼是会有一点的,因为第一次嘛,难道你不想变成女人了?”“想,可是……”“要不我们先做一次示范,一来让你知道全过程,二来让你的那里湿润一下。”

“好吧,就这么办吧。”

于是,“战地”便转移到了床上。

因为要让林洁看清楚,他们便准备用正常位干一次。

首先,妈妈平躺在床上,然后支起自己的双脚,使自己的外阴完全暴露,爸爸似乎不想马上把那话儿放进去,他用手扒开了阴唇,夹起了阴蒂,不停地玩弄着,又拉又拔。

妈妈好像被弄得很舒服的样子,轻轻的吟叫,“嗯…对…就是那里…嗯…快…快捏…啊…啊…就这样…”“昨天刚刚来过,今天又想要了?!”爸爸另一只手也伸了上去,玩弄着大小阴唇。

妈妈配合着他的动作,也开始对自己的两个乳头发起“攻击”。

林洁从未看到过如此激烈的情景,看得她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不一会儿妈妈小猫眯里流的爱液已经弄湿了床单,阴唇和阴蒂也变得红红的了。

“快…啊…快进来吧,求…求求你,快进来…”妈妈已经“举白旗”了。

“进到哪里?”爸爸手上的活儿不停,还在挑逗着她。

“嗯…进…进到我的旁玄。”

“再重复一遍”“请…请快…快插到我的小骚俜里…”妈妈哀求道。

林洁万万没想到,平时漂亮高雅的妈妈竟会如此的放荡。

小猫眯里也开始流骚水。

妈妈扒开自己的旁,露出里面红红的壁肉,上面沾满了爱液,亮晶晶的闪着光。

爸爸也停止了爱抚,“好,我来了。”

手握着那话儿,瞄准她的小啾,一下子顶了进去,“啊!”妈妈一下子从床上弹起,下身一阵抖动。

“对,再顶,顶死我吧!”林洁定楮一看,爸爸的整根“棍子”完全没入妈妈的阴道里,很想被爸爸这样插,但也有些害怕,这么大的一根都插到自己的旁玄……爸爸开始了一下一下的抽插,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插得妈妈时时似哭泣似的哀叫,下面爱液流个不停,弄的爸爸那话儿沾满了爱液。

插了一会儿,妈妈便开始语无伦次,“嗯…嗯…啊…插…不要停…我…我的小猫眯被插得好爽…啊…啊…对…就是…就是这里…快…快转…啊…嗯…嗯…啊…我快不行了,我…我要丢了…”于是爸爸拔出了那话儿,只见妈妈的阴唇一阵抽搐,便流出了白白的,浊浊的阴精。

“真没劲,这么快就没了。”

爸爸失望地说。

“留着给你女儿嘛。”

妈妈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

林洁和妈妈的位置换了换,林洁躺了下来,妈妈却变成了旁观者。

林洁按妈妈的样子曲起了双腿,使她的两个洞都暴露在父母面前。

羞耻心使她谏不停地流着爱液。

爸爸摸了一下,“嗯,不错,已经那么湿了。”

“我就知道她是有这方面天赋的。”

妈妈在旁边搭腔道。

“嗯,不需要前戏了,直接开始吧。”

爸爸握着那刚刚经过激烈战斗而依然金枪不倒的那活儿,准备挺进。

“别,等…等一会儿,爸爸,别用太大力气。”

林洁似乎有些害怕。

“好吧,我会尽量温柔的。”

爸爸轻轻的扒开林洁的小啾,把那话儿慢慢的塞进去,由于林洁流了许多爱液,所以一开始还算顺利,但龟头还没塞进去一半就遇到了阻碍,爸爸是有经验的,他知道这是处女膜,不过不得不弄破它,虽然是很痛的,但长痛不如短痛,爸爸心一狠,用力一下子顶了进去。

一声清脆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啊…………痛,好痛啊!!”“乖,好了,好了,马上就好了。”

妈妈爬了过来安慰着女儿。

爸爸也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再弄痛了女儿,只见殷殷的处女血顺着那话儿滴在雪白的床单上。

林洁慢慢从剧痛中清醒过来,阴道口附近撕裂般的剧痛也好了许多,反而第一次有异物深入阴道产生了一丝丝快感。

“洁儿,怎么样,好些了吗?”妈妈抚摸着林洁的脸。

“嗯,”林洁点点头,然后把头转向爸爸,不好意思地说∶“爸爸,你继续吧。”

爸爸看见洁儿已经没事了,于是又开始了挺进,这下子没遇到什么阻碍,一竿到底。

林洁虽然感到还是有一点痛,但龟头对壁肉的摩擦带来的快感远远胜之。

那话儿每一次进出都会引起林洁阴道的抽搐,林洁终于领略到了性交的快乐。

“小娘们的旁然她妈的紧,真爽!”爸爸开始加快了速度。

林洁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限,不断的发出类似呻吟的响声。

两个人忘情的抽插,看得旁边观战的妈妈欲火上升。

她转过身,用屁股对折林洁的脸,头凑近两人的结合部,看着那话儿在女儿的旁玄进进出出,“洁儿,快舔妈妈的骚俜。”

林洁原本闭着眼楮享受着快感,听妈妈一叫,睁开双眼,只见妈妈的旁受屁眼都完全暴露在眼前,散发着骚骚的气味。

林洁连忙用舌头舔开妈妈的阴唇,肆意玩弄着她得庞。

“嗯…对…对…屁眼也要弄…不要管我,把整根手指都插进去…对…啊……啊……就这样,不停得插…”林洁自己的旁在被别人插,而自己又在弄别人的旁,再加上爸爸的攻势一浪高过一浪,只觉得身体似乎消失,最终爸爸用力的一顶,林洁达到了高潮,阴道一阵一阵有力地紧缩,不自禁地流出滚烫的阴精,感觉好似飞上了天。

爸爸也因为林洁阴道地一阵一阵紧缩,达到性高潮,在那一瞬间,他拔出了那话儿,把白白的阳精全部射在妈妈的脸上。

最后妈妈也在自己手的帮助下体验了第二次快感。

三人相拥而眠,林洁笑了,她知道,以后她就是女人了。

第三章玩具林洁终于成为了女人,并且充分领略了高潮的兴奋,这使得每个礼拜两次的做爱成为了她最期盼的事。

但爸爸的工作很忙,时常抽不出时间。

爸爸又出差了,林洁已经一个多星期没做,欲火高涨但无处发泄。

妈妈看出了林洁的心思,并邀她一起洗澡。

浴室很大,还有一面落地镜子。

林洁和妈妈看完了电视便进入了浴室。

边访着水,两个人边脱着衣服,林洁转过身,示意妈妈帮她脱胸罩,妈妈用熟练的手法解下了胸罩,两只手便捏住了弹出的乳房,“妈妈,别急嘛,”林洁自己脱下了内裤,并服侍妈妈脱光了衣服。

两个赤裸的女人面对面欣赏着,妈妈有着成熟充满魅力的身材,林洁却有着丰满充满活力的身材。

“我们怎么玩呢?嗯,咱们来做游戏吧,每人从下面拔根毛,看谁的长就服从谁的命令。”

说完,顺手打开了一扇暗门,“里面的东西随便使用。”

“哇,好啊,一定会很有趣的。”

于是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浴缸里,扒开双腿开始找毛。

“我找到一根,唉呦。”

林洁把它拔了下来,这是妈妈也找到一根,把它们放在一起,林洁的长,长一点点,“好女儿,毛长了没几年就比妈妈长了,好吧,我们平等,你先来吧。”

林洁往暗门里一看,里面东西还真不少,有些没看见过,有些在妈妈自慰是看见过。

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坏坏的念头,“我就选这根钓鱼线吧。”

妈妈似乎有些觉察“又有什么坏主意呀?”不过她还是放开手脚任女儿摆布。

“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洁把手放在了妈妈的乳房上,用三个手指不停拨弄着乳头,一会儿,乳头便硬了起来,变成了一粒褐色的小豆豆。

林洁马上拎起乳头,另一只手把钓鱼线捆在乳头根部,然后死死地打一个结,两个乳头都捆好后,把另一端捆在自己脚指头上,这样脚指头一动便会牵动两个乳头。

“好哇,用这种方法来整妈妈,那我也不客气喽,唉呦,”原来林洁看到妈妈乳头软了下去,于是便牵动线又使它们硬了起来。

“妈妈,你下面流水喽,是不是很舒服啊?”第二轮又开始了,这次又是林洁胜利,林洁这次选了两根橡皮筋,套在妈妈的乳房上,这下两个乳房变成了圆球形,全部的血液都集中在前端,这使得乳头变得更加大而且非常敏感,林洁的脚指头只要稍稍一动,妈妈便是一阵娇喘,下面便流出一些爱液。

第三轮是妈妈胜,她选了一个窥阴器,林洁只得翘起双脚,任妈妈把它塞进自己的穴里,然后使劲分开,阴道便暴露在空气中,“里面的肉真嫩。”

妈妈不禁赞叹道,“还有晶晶发亮的爱液呢!”第四轮又是林洁胜,“妈妈,乳房弄完接着是哪里呢?”林洁又抖了抖脚趾,“啊,好舒服,”敏感的乳头一阵膨胀,好像快要胀破似的,“节儿,饶了我吧,我快受不了了。”

“我问你,接下来是哪里?”“应该是这里吧。”

妈妈转过身,撅起屁股。

林洁拍了拍屁股,然后选了根人工假阴睫,在阴道口轻轻触摸,“啊…快…快插进去…好难受…又好…好舒服…啊…啊……快插…”这下爱液再也控制不住,如泉涌出,“插那里啊?”林洁手上不停,继续逗弄着妈妈“啊…插妈妈的旁…插…插妈妈的骚俜…妈妈骚银…痒死了…”“你叫我插迈我偏不。”

手涂了点爱液在假阴睫上,往妈妈肛门里狠命插去。

“啊!!”一声斯竭的叫声,假阴睫已没入一大半,只见妈妈的旁一阵一阵抽搐,浓浓的阴精慢慢流出“这么来一下你就受不了啦,妈,你真敏感。”

林洁轻抚着刚来过高潮的阴唇笑着说。

“我的乖女儿,你弄得妈死去活来,真爽死了!”“游戏还只是刚刚开始呢!”“这不公平,这样吧,咱们来最后一次定胜负,如何?”“好哇,依你吧。”

两人又开始寻找,妈妈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得尖叫∶“哈哈,这下你完了。”

林洁顺眼看去,原来妈妈找到根阴毛有十几厘米长,而自己手上根只有六七厘米,心想∶这下要输了。

只见妈妈用力一拔,“啪嗒”一声断了。

“哎呀,真是天不助我呀!”妈妈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女儿啊,妈妈只好被你整了。”

“方法我还没想好,不过那先替我洗澡吧,不过不是用你的手,而是用你可爱的乳房。”

林洁又动了一下脚趾。

“啊…是,服从命令。”

妈妈的乳房因橡皮筋使充盈的血液不能回流从而变得非常敏感,每一次触碰都会使妈妈全身颤抖。

妈妈首先拿了块肥皂在自己乳头涂抹,然后两只手开始揉搓,乳头产生的快感使妈妈沉醉在其中,手迟迟不愿离开,“瞧把你急得,带会我会满足你的。”

妈妈的脸一片红霞,于是开始帮林洁洗澡,涂完肥皂后,妈妈的下体已是湖水泛滥了,接着是冲淋浴,林洁洗完澡后便说∶“妈妈,该你洗了,看你夏流了那么多水,先把泪洗一洗吧。”

妈妈听懂了林洁的意思,现在爱液那么多,便直接把莲蓬头插了进去。

巨大的充实感使阴道再次获得满足,紧紧的夹住,然后开始插拔,“啊…好爽…小咪咪好舒服…啊…啊…嗯…我插…怎…怎么还在流脏水…”林洁又拉了拉手中的绳子,“爽不爽,爽就叫响一点。”

“啊…爽…继续拉,不…不要停,我两个乳头就是给你来拉的…嗯…”妈妈手剧烈的活塞运动,拔出来,插进去,弄得两片阴唇极度充血。

“啊…啊…我…快…快不…要丢…”正当妈妈要达到高潮的时候,林洁一把枪过了莲蓬头,然后拿起一只双头的自慰器,插进自己也已湿湿的小穴里,“妈妈没到高潮是不是很空虚啊,那我就来满足你吧。”

林洁摁住妈妈的两只手,“噗嗤”一声便把另一头插到了妈妈那里,“啊,好爽啊,女儿强奸妈妈,对,快,奸死妈妈,妈妈就喜欢被女儿奸。”

林洁就不听她的,她每插一下,就把自慰器拔出阴道,然后再一插到根,这才叫强奸,妈妈没被插几下就泄了。

直到林洁也达到高潮,而这时妈妈已经不知道瘫了几次了。

第四章女朋友林洁成绩不是太好,所以要她的同桌帮助一下,她的同桌叫雪儿,雪儿长得挺漂亮的,齐肩的头发,脸长得清秀而活泼,和林洁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美女。

两颗乳房不是很大,但也称得上小巧玲珑,腰长得特别好看,屁股还算大吧。

林洁和她是好朋友,雪儿把什么心事都告诉林洁,像什么,我今天来老朋友啊,昨天晚上做乱七八糟的梦啊,林洁也很想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她,但总是没找到机会。

“雪儿那本书在我书包里,你自己去拿吧。”

“哦,不行,还是我自己来拿吧,”“嗯?好像有些奇怪,书包里有什么我不能看的?”“没什么啦。”

“撒谎,肯定有,亏我当你是好朋友,这点事都不肯告诉我。”

“好啦,现在人多,上课事告诉你吧。”

原来林洁今天在包里放了根塑料假阴睫。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

雪儿急于知道真相。

林洁慢慢拿出了这东西。

“啊?这是什么呀?”雪儿第一次看到这东西。

“嘻嘻,这你还不知道,”林洁掩口一笑,然后在雪儿的耳边轻轻的说,“这就是塞到你那里去的东西。”

雪儿的粉脸刷的一下红了,眼楮却时不时得瞟着这东西,喃喃低语∶“咦?这么大,能塞进去吗?”“当然能啦,好啦,别害羞啦,我们都是女人嘛,告诉你,这样好舒服的。”

林洁用手指比成了一个圆圈,然后把假阴睫在中间抽插。

“是,是吗?能不能教教我。”

雪儿用着乞求的眼神,显然他很向往这种感觉。

“这样才对嘛,下课咱们去厕所吧。”

雪儿点点头,她只觉得下面已经湿得不行了。

随着一声急促的铃声,雪儿终于等到下课了。

两个人便一同来到厕所,找了个空的“包房”钻了进去。

“等一下,先让我解决一下。”

原来雪儿上课时尽想这些事,激动得连尿都憋急了。

“哈,有趣,从小我只用镜子看自己撒尿时的样子,这下我可以大饱眼福了。”

“去你的。”

雪儿红着脸撩起了裙子,露出了粉红的三角内裤,“哇,好可爱,不过好小呦,连轮廓都看得一清二楚。”

“什么呀,脱下来之后可不要笑话我。”

“好啦,我们都是女的,都一样,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

雪儿慢慢脱下了三角裤,嫩嫩的阴唇半隐半现,四周却寸草不生,“我就是这个样子,听到别人都长了,可是我…”“哇,白虎,你这个是极品啊。”

“白虎?”“对啊,白虎就是不长毛,男人特别喜欢的那种。”

“真的?男人喜欢白虎?可是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那有什么要紧,这样还便于观察呢!”林洁打趣到,“好了,尿都憋急了,快尿吧。”

“嗯。”

雪儿便分开脚,慢慢蹲了下来,林洁为了便于观察也蹲了下来,这样,雪儿的整个秘处暴露无遗了,两片大阴唇紧夹着里面的一扇小门,小门里便是那还为开垦过的神秘洞穴了,上面还有只露着半粒的阴蒂,粉红的,充满活力的。

雪儿培养了一会儿感情,一股清泉便从阴蒂下面的小洞里泉涌而出,从而带动两边的括约肌不停颤动,再加上紧憋之后放松的舒畅感让雪儿不由得闭上了眼楮。

“瞧你,这点就让你这样,将来不是要被人家弄得升天了吗?”林洁从旁挖苦到,但雪儿似乎没听进去。

尿喷射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沿着阴唇会阴慢慢流了下来,雪儿紧夹了几下,把残留的尿液挤了出来,这时她才想起林洁就在旁边看着,第一次被别人看着撒尿,感觉怪怪的,难为情却又好舒服,“啊呀”她忽然记起一件事,“忘带纸了,这…”“看把你急得,好吧,我就来帮你做一下清洁工作吧。”

“清洁工作?”林洁指了指嘴,“舔?不,不行的,脏兮兮的。”

“不脏,你就等着享受吧。”

不由得雪儿推辞,林洁便把脸贴近了雪儿得阴部,鼻子闻了闻,“刚撒完尿的旁的味道真不错,腥腥的,骚骚的,闻得我下面都漏水了。”

雪儿接着觉得下体传来一阵舒畅感,臣好像被柔柔的东西包住了一般,原来林洁用舌头贴住了雪儿的尤物,林洁用手拨开了大阴唇和小阴唇,用舌头舔着角角落落,刺激着雪儿的敏感地带,雪儿本已欲火高涨,怎能再受如此刺激,淫水流个不停,“嗯,水流的好多啊,你这骚货。”

雪儿这时已顾不得羞耻,一下撩起了上衣,解开了胸罩的口子,玩弄起自己的乳房,虽说她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十分敏感,平时连衣服摩擦一下都能硬上半天。

这时,林洁把战略重点移到了那已充分充血得阴蒂上了,雪儿的阴蒂就像一个发电器,林洁的舌头每碰一次,便会引起一阵电流而使得雪儿狂颤。

雪儿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不由得开始浪叫“啊…啊…舒服…我的小猫秘爽死了…嗯……“林洁这下慌了神,雪儿叫得这么响,被别人发现怎么办,急中生智,索性把雪儿那条粉红内裤剥了下来塞进了她嘴里,这下她只能发出呜呜声了。

雪儿的旁被人家舔弄,自己嘴里又塞着自己的内裤想叫又叫不出,每一次呼吸都只能闻到自己的旁骚骚的味道,这使得她淫心更起,手上玩弄乳房的频率也快了起来,林洁知道这是高潮快来到的征兆,于是也配合着向她阴道里插入了两根手指,”呜……呜……“雪儿在一阵颤抖中达到了高潮,阴蒂一次次地勃起,滚烫的阴精喷了林洁一脸,但林洁依然在抽插,每一次深入都似乎是一次高潮,雪儿高潮持续了两分多种,直到她的阴精流光,但她还神情恍惚,还沉浸在快感之中,过了好久才慢慢恢复。

林洁伸出舌头,舔干净了脸上的阴精,“真不错,害得我的旁也痒痒的,好了,换我了。”

说完,脱下了校裙,隔着三角裤便看到阴蒂已涨一涨,三角裤已经湿透了,散发着浓浓的气味,林洁用手指沾了些爱液闻了闻,又尝了尝,“嗯,是时候了,你可要好好看呦,别眨眼。”

觉得身上衣服碍手碍脚地,便索性脱了个精精光,然后坐了下来,弓起双腿,好让雪儿和自己都看到,小核桃般的阴蒂好似要胀破一般,小阴唇已经把大阴唇顶开,露出不停流着爱液的洞穴。

林洁淫荡的行为把雪儿的羞耻心抛到了西伯利亚,她也学林洁刚刚一样把头埋在了林洁两腿之间,闻着爱液的味道,看着阴唇阴蒂蠕动,这么近的距离给她带来一种新奇感,她只在镜子看过自己的却从来没观察过别人的。

林洁拿起了身边的振荡器,把开关调到了小档,振荡器开始轻微的震动起来,她的小啾好像知道有东西要进来似的,开始不停的分泌爱液,但林洁好像就是跟她的旁不去,玩起了上面两颗乳房,她用两根手指捏住了乳头,然后把它拎了起来,拎到不能再拎“啪”的放掉,整个乳房便像安了橡皮筋一样弹了回去,“嗯”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再拎起来再放掉,这样玩了四五次,整个乳房胀大了许多,变成了粉红色,乳头好像被玩弄得生了气似的翘着,接着林洁便捏着乳头,右手拿着振荡器按在乳头上,“宝贝,别生气,来,”极度充血的乳头十分敏感,轻微的震动就可让它舒服不已,林洁充分享受着电击感,淫荡地扭动着胸部,时而左边,时而右边,看的雪儿嘴巴都合不拢∶想不到还能这么玩。

乳头按摩好是乳晕,接着是整个乳房,接着是腹,接着是…仿佛每一寸肌肤都是性感带,使林洁沉醉在快感之中,腿按摩好之后便是最终要得部分了,“等久了吧,”林洁轻抚着两片把守着大门的阴唇,“看把你急的,流了那么多,马上就让你满足。”

林洁翻开两片大阴唇,阴蒂已经在那里雄赳赳地等候了,“哇,你的阴蒂好大啊,”林洁又按照老办法玩弄阴蒂,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这样怎么了得?林洁一会儿就忍不住来了高潮,阴蒂快速的痉挛使林洁不由得抬起了腰部以获得更大快感,可她连忙用手指紧夹着两片小阴唇,不让阴精流出,振荡器还在不停的动着,刺激着林洁隐私的每一块地方∶会阴,小阴唇,尿道口,肛门。

直到两次高潮后,林洁才松开夹着小阴唇的手,混着爱液阴精的液体便像瀑布一样流了下来,比牛奶还浓,林洁不失时机的把振荡器塞了进去,几乎没遇到阻碍,“噗”的一声整根就滑了进去,“哇,洁儿好厉害,真的能进去,”林洁一下子把振荡器开到了高档,振荡器强烈的震动起来,林洁也忍不住开始淫叫,雪儿便也把自己的内裤塞了进去,林洁性感越来越强,只觉得整个人只剩下阴部有知觉,好像在烧似的,直到最高点就要来了,便把整个振荡器用力刺到了阴道最深处,随着一阵麻痹,紧接着的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仿佛好几个高潮一起来了,林洁身体随着狂颤,挚热的阴精被强力的喷射了出来,撒了雪儿一脸。

“好舒服啊。”

林洁休息了一会儿便恢复了知觉,取出并关掉了仍在阴道深处的振荡器,“怎么样,看得过瘾吧。”

“嗯,洁儿,你那样一定很爽吧?”雪儿舔了舔嘴边林洁的爱液,用自己的三角裤擦了擦脸。

“当然啦,不过还有更爽的。”

“什么?”“那就是…”林洁狡诘地笑了笑,“那就是被男人干呀。”

“什么呀,你真坏!”雪儿脸一下子红了,“不…不过,我真想像你那么爽。”

“嘻,那好,周末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带这个先回宿舍吧。”

林洁把振荡器交给雪儿,“我去办点事,马上回来。”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