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变身系列 >

我爱干我的表姐

时间:2018-05-07 19:3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我的最爱是良家》 《一个老汉插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虽然我知道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和自己家里人有关系,或称之为乱伦是不道德的,虽然本人心智发育健全,但是唯独在和表姐做爱

《 我的最爱是良家》

《一个老汉插四十四位妙龄美女》

虽然我知道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和自己家里人有关系,或称之为乱伦是不道德的,虽然本人心智发育健全,但是唯独在和表姐做爱这一点上丝毫感觉不到罪恶感,而且每每回想心里都感觉回味无穷。这种感觉是和别的女人做的时候感觉不出来的。可能和自己姐妹有过这种关系的人不是很多。但是如果有的话应该会明白我的感受。把我写的东西当作色情小说读我没意见,愿意相信这是我经历的真实的善良的人我也觉得还是会有的。

先说说我表姐,她是我舅的女儿,虽然说是表姐,其实只比我大两个礼拜,我俩都是独生子,其的哥哥姐姐都和我们年龄差好多。所以从小我就和她玩到大,吃睡都在在一起,家里人都开玩笑说,在旧社会肯定就让我俩结婚了。据说我小时候常宣称要娶我表姐做媳妇,不过真得很奇怪,我记得我们都上初中了的时候,那是那些事情都懂了,我和她一起睡觉,而且还是我摸着她的脸,她摸着我的脸睡头对头睡,(从小就是这个姿势)家里人看了也没说什么,还说这辆姐弟真合得来。我表姐小时候长得特别漂亮,就是像那种瓷娃娃一样的,因为我舅和我舅妈也都长得挺好的,小时候和表姐手挽手出去,虽然大家都开玩笑说我俩是小夫妻,但是表姐从来没有让我放手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年的小瓷娃娃也已经是长大的女生了,她的五官依然很精致耐看,如果要说唯一的一点不足就是表姐得个子不是很高,连她爸妈的高度都没有达到,跟我在一起感觉倒像是她是我妹妹一样。如果能再高一点的话,表姐真的也称得上是个大美人了,不过现在这个高度我是没什么抵触的,弄不好是因为她的缘故,我现在也挺喜欢小巧玲珑的女生或者是年龄稍微比我大一点的女生(后来找的女朋友基本上都符合这个条件)。

不知道她个子不高是不是因为发育早的缘故,她好像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就来生理了,那一年她还比过高过一阵子呢。这些就不多扯了,转入正题讲讲我和她是怎么走到那一步的,最开始可能就是从她发育那一阵子开始的吧,现在最有印象的就是,她乳房刚发育的时候,好像也就是两个小酒杯那么大的时候吧,有一次我和她睡觉时我无意中摸到了她的胸部,有点肿肿的隆起的感觉,很可笑的是当时我对那方面的事情还不懂,竟然还问她是不是被什么虫子咬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想法如果不是说我太天真了,就是说明我潜意识里头就是一个泡妞高手,竟让能一边摸人奶子还厚颜无耻的关心他人的身体健康,虽然说刚开始发育的奶子和发育好的奶子有点不一样,但是能把胸部的鼓起和虫咬的包联系起来,到现在我还佩服自己丰富的联想力。这件事情这么久了虽然有很多细节都忘了,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当时我摸的胸部的时候没有受到什么抵抗,虽然我那时候是无意碰到的,但是那时候她好像也是故意让我摸了,起码是没有明言拒绝。或者是说顺水推舟让我给她那两个被虫咬出来的包进行安慰治疗了吧。

后来上了初中我也开始发育,那些事情也自然开始知道了,而且那时候应该说特别饥渴,当然这种饥渴状态延续至今,那时候的那种心底里的欲火烧身的感觉,我想每一个经历过青春期的人都应该知道。而且青春期的少年把自己周围的女性作为性幻想的对象,我想很多男人也能有同感。到了初中以后虽然还偶尔和表姐一起睡,家里人也没说什么,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变化,其实那时候心里想的东西已经和那时候摸她胸部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初中的时候我记得常常趁她睡着的时候摸她的胸部和大腿,有时候还用嘴亲,每次我的动作都很轻,很温柔,表姐每次也都都睡得很死。

虽然初中的时候的一些事情基本上已经是过火了,但是我和她有肉体上的关系实际上已经是高中以后的事情,高中我上了重点,她去的是一家艺术学校学美术。所以平时能见的机会就少了,那年高一完了的暑假,我舅上外地搞工程,我舅妈也跟着去打理,她们家就剩下她看家,除了有时候她上妈家那边亲戚家吃饭以外她常来我家吃饭,然后晚上我再送她回去。那天我爸妈正好也值夜班,所以晚饭早早吃了我就送她回去了,到她家也才五六点钟,夏天天黑晚,五六点钟的时候还特别热,她一到家就跑去冲凉去了。本来我送她到家了我也就自己回了,可是那天正好还早,最主要的是两边家里都没有大人,尤其是那时的天气也燥热,一时间自己内心一股燥热的东西也从下体涌了上来,趁她洗澡的时候我偷偷从她家洗衣机里拿出她的内裤闻了,现在想来应该就是女人下面那个地方的味道,不过那时候闻的确实是惊心动魄。她洗完出来我记得是穿的一条白色连衣睡裙,记忆里是一件很惹火的裙子,薄薄的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里面白色的内衣。她出来见我问我怎么还没走,我说我也走一趟挺热的想冲个凉,因为我俩在对方家里就跟在自己家一样,我这么说她也没想什么就答应了,然后我就也去冲凉了。等我洗完了出来她已经躺在床上看电视了。我也坐在床上看电视,初中后期,尤其是上高中以后和她一起睡觉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所以两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看着看着突然觉得空气变得很尴尬,突然把电视关了说没意思想睡觉了,然后就躺在床上了,我趁机说,反正我爸妈晚上不回来,我就在这里陪你好了,她闭着眼睛说随你便,然后我就躺在她旁边了,我俩像是很有默契的,她很快就像睡着了一样不说话了,然后我有很自然的开始动手动脚,首先当然是摸着的脸蛋,然后抚摸她的耳边,头发,脖颈,一边试探她的反应,一边一点点地深入,这次我不但很顺利地摸到了她的奶子,而且还第一次大胆的把手从大腿摸到了她大腿根部附近,这时她做了一个象征性的反抗,装作翻身背靠着我睡着,但是我却借着这个机会把它的乳罩给解开了,然后从背后把她搂住两只手一手抓一个乳房。我一边摸的乳房,一边把头伸到她的脖颈,咬她耳朵,冲她耳朵吹气,舔她的脖子和脸,她明显的开始有反应了,她的身体开始蠕动,不知道算是挣扎还是什么,我的手又一次地往下伸去,虽然她把腿夹得很紧,但是经过我几番折腾最终内裤还是被我给扒下来了,虽然她还穿着那条睡裙,但是她里面已经被我扒个精光,我开始把从A片里学来的东西,以及在脑子里无数遍幻想过的一些和她干的招数,尝试用在她身上,虽然现在想来应该是很笨拙的,但是她那时候虽然依然做一些象征性的抵抗,但暗地里却已经开始笨拙的迎合着我。我一直手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阴部周围骚扰,一点一点的靠近那片神秘的区域,当我的手摸索到那边神秘的区域以后发现那里已是汪洋一片。我开始用手指抚摸她的阴蒂,满满的她的身体由蠕动慢慢变为颤动,到后来我把她侧躺着的身子放平的时候她已经放弃了抵抗,浑身软绵绵的,只有胸部随着慌乱的唿吸在剧烈的起伏。就这样我把我的表姐压在身下,在那件毫无意义的睡衣的掩盖下慌慌张张的把握的那个东西顶进了她的身体,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我不想做太多地描述,因为这一次就像很多人的第一次一样,很失败,我把她弄出血了,两个人一下就吓醒了,我慌忙拔出来,两个人看着下面血淋淋样子都傻了,后来我表姐哭了,我吓跑了,虽然我们大概也知道处女膜什么一类的事情,但是实际发生的时候想不到会是这么恐怖,不过想来也有可能我和我表姐的这一层膜不光是肉体上的意义,因为还可以解释为精神或道德上的一层膜,所以捅破了这层膜才会把我们吓得那么魂飞胆散的吧。

这之后好久表姐都没有来我家,那一阵子我过得提心吊胆的,担心这担心那的,又不敢去找她,好在这之后几天奇迹出现了,表姐又来我家吃饭了,她跟我爸妈说她去她姨家玩了几天,而且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的一颗跳到嗓子眼的心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这天我爸妈又上夜班,表姐带着微笑目送们出门以后,突然收起笑脸严肃地对我说:“我真应该把你干的那些事情都搞你爸妈,让们揍死你。你怎么能对你姐干出这种事情来,让人知道了怎么办,尤其让家里人知道了怎么办。”那时候虽然我心里虽想,我一直那么摸你你不也都默认了吗,确实我是想上你,但是你心里也想被我上吧。但是被她那么一说想想又害怕起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表姐看我傻了,一下又笑了起来,说:“小混蛋,那里现在还疼呢。对了,这事情是咱们两个的秘密,你必须保证跟谁也不说啊,你敢说我把你那块儿割掉!”(姐,对不起我还是忍不住说了)我赶紧答应了她,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有意无意地说:“好热啊,我想洗澡”说完就跑到我家浴室冲凉去了,洗完了以后在浴室喊我说:“喂,我没带换洗衣服怎么办啊”我一听,那股被压抑了很久的燥热的感觉又涌到了胸口。我说你等等,表面上感觉好像是给她去找衣服,其实趁机脱光了衣服闯进了浴室。虽然小时候一起洗过澡,但是长大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现在在我眼前和脑子里唯一存在的是一个成熟的散发着少女特有气息的表姐的身体,虽然我们彼此什么话都没说,空气在凝固了几秒钟之后,浴室里的是赤裸裸的两个已经发育健全的男女十分默契的抱在一起在浴室里疯狂的接吻,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吻,也是我们所谓的初吻,当时真的想不到初吻竟然会是这样的场面。在浴室里厮打了一阵子以后,我们慌乱的擦干了身子,两人赤条条的跑道我房间里重新开始上次干过的那种事情,虽然这次我很快就射了,她好像插进去也还是疼,但是我和我表姐的秘密关系就这么确立了下来。

后来这一个夏天我和我的表姐完全沉浸在这种肉体的交流上。白天两边的父母都上班,家里我们两个干柴烈火,那阵子几乎每天都在做,我们的技艺那一段突飞勐进,招式玩法越来越多,在床上,在沙发上,在饭桌上,在客厅,在浴室,甚至有时候家里不方便的时候我们还在附近的小树林里干过,(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实际上在外面干还是不如在家里舒服)。那个夏天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做爱,满脑子想得都是对方的身体。现在想想我们那会儿真的挺疯狂的,刚开始我常常插进去就射了而且都是射在里面,稍微到后来她才开始记自己的安全期,只有在安全期里她才允许让我射在里面,其时候都是让我射在外面,我们都没有考虑过什么避孕措施,因为才上高中谁也不敢去买避孕套,那么搞都没有怀上小孩,现在想想真的是太走运了。但是当时就是挺疯狂的,虽然我也尽量射到外面,但是我还是喜欢射到她肚子里,对于我来说这不光有肉体上的快感,还有一种突破了道德底线的,精神上的快感,每次看到这个在我眼前赤裸裸的女生,不管是她在被我掰开大腿压在身下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呻吟的时候,还是她撅着屁股像狗狗一样趴在我的前面却又忍不住回头瞄我干她的样子的时候,或者在她那娇小的身躯骑在我身上随着套动我的肉棒的节奏上下翻飞的时候。我每次都下意识的将这种展现于眼前的充满肉欲的画面,以及疾走于大脑与下体之间的运动带来的一阵阵的快感,还有那种游走于罪恶边缘的道德意识糅合起来---天呐,这个被我干得嗯啊乱叫的迷乱的女孩就是我的表姐啊,我的姐姐正在和我干着,正被我干着,这种精神意识将肉体的快感一阵阵的催化,让我的神经迷走与半醉半醒之间,每次有意识无意识的想到‘我在干我的表姐’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每次我都要带着这种感觉达到高潮,尤其是将精液射到她的体内的时候这种兴奋更能达到最大限度的升华。其实我能清楚地意识到她此时其实也正在沉浸在这种被表弟干的时候带来的罪恶感所催化的性奋之中无法自拔。这种日子持续了不久以后她就尝到了性高潮的滋味。我们如此沉迷于其中竟然没有被家里人发现,可以看出其实大人有的时候是很粗心的,不过谁又能想到姐弟会做这种事情呢。原来家里人的一句玩笑,其实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我和她,姐弟俩人却做着夫妻干的事情。

表姐第一次替我口交是她来生理的时候,起初只是为了应急,想不到做过几次以后,她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好,甚至有一次,没等来得及真正干,就被她用嘴舔出来了。我越来越喜欢让她口交,有时候对口交的喜爱甚至超过了真正的性交。每次让她给我口交的时候,基本上是我坐在沙发上,或者躺在床上,然后她跪在我前面,每次我都让她把头发扎起来,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俯视的角度来看表姐给我口交,可能是我在这方面想法异于常人吧,看着表姐跪着给我吸,那种精神上的征服感与那种下体被她的嘴所征服时的被征服感交织在一起感觉十分美妙。虽然我干我表姐感觉如此兴奋,在常人眼里可能不可思议,但是事实证明我表姐这方面也不是等闲之辈,就像她很快的体会到了性高潮的感觉一样(现在的女朋友至今没有那种高潮过,这么说来女人在这方面的感应能力的差异真的是挺大的)她很快就找到了如何让我欲仙欲死的技巧,我经常借用一片学过的古文中的句子戏称表姐为“京中有善口技者”。这句话来形容她的口技真的一点也不过分,看了不少A片里的口交,我能明显感觉表姐的技术肯定算是拔群的。不像有的AV女优嘴上不下功夫,吸了两口龟头就光用手打,我最不啻的就是这种所谓的口交了,我表姐虽然也常用手扶着我的鸡鸡,不过给我口交的时候用的全是嘴上的功夫,不管是舔龟头,还是用嘴唇泯肉棒的中部,或者是含着我的蛋蛋,每个步骤都可以称得上专业到位,最专业的是她能很敏感的反应到我什么时候是感觉要射了的时候,每次到这种时候她都故意加快口交的频率,吸动时的口水的嗞嗞声,和她哼哼的呻吟声也随着频率加快,最后不管我射多少,射得怎么一塌煳涂,她都能一滴不漏的用嘴接住,而且还能含着精液继续给我口交一阵子,到我完全软下来之后才去把含在嘴里的精液吐掉。(起初的时候射多了咽到肚子里的情况也有,听她说精液到嗓子眼里下不去,涩涩的不舒服,所以后来她都是用嘴接住后吐掉)自学成才能到这种地步只能用有天分来解释。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给我做深喉的时候,我表姐个子小小的,嘴也是小小的,我现在还不敢相信她那张小嘴怎么能把我的棒子一口全部含住的,因为全部含住的话龟头会顶住嗓子,她这时候常常会下意识的哼出声音来,那种呜呜声音在肉棒被完全包裹的口腔形成一种细微的振动,这种振动带来的酥麻的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不实际体会一下是不会知道其中的妙处的,有机会的人一定要让女朋友给你做一下,很简单让她含住你的东西,但是不是馃紧而是要留出空间来,然后让她嗯嗯呜呜的哼哼,或者说话,或者唱歌也可以,唯一注意的是含着的棒子时候的嘴唇要封紧不能松开,那种快感相信试过的人都会喜欢的。)表姐知道我喜欢这招以后,故意掉我胃口每次慢慢的从肉棒的根部一点点地吸到龟头,这一过程中有意无意的哼哼几声,外加上吸动是口水带出的嗞嗞声,以及她一边吸一边仰头看我时那种带有一丝挑衅的意思的调皮的眼神,那眼神既有一丝调皮,又有一种无辜或者清纯可怜,仿佛在说,怎么样,不行了吧。又好像在说天哪,你这是让我在干什么啊。这种场面真的光是回味都觉得有声有色啊。

眼前的这种声色兼具的景象再加上还特意喜欢翻新花样的使出很多花招,往往让我很快就缴械投降。为了报复这种行为我常常在这之后都慢慢地调理她,因为已经射过一次,插到小穴里怎么弄都不射了,虽然快到高潮的时候我干起来也很勐,但是这之前的阶段,我是很讲究方法的,首先我用手和嘴给她那里调理出更多的爱液,这一段时间一方面能让她进一步的进入状态,以便插入以后能更顺利的高潮,而且也能让我刚刚缴械了的小弟弟有一丝喘息的机会,这一个过程都要花不少时间每次基本上都是调戏到她快受不了了,自己用手来抓我的棒子往她那里面塞。我干的时候也很讲究节奏,如果胡乱干一通的话几下就泻了,这种情况刚开始的时候不少,后来就掌握了诀窍,速度要有快有慢,平常的抽插要温柔,让自己的鸡鸡满满的觉醒,让鸡鸡的每一寸肌肤都能感觉到在她小穴内被温柔包裹的感受,这中间不时加入一些粗暴一点的动作,让她能充分意识到自己小穴被胀张的填满,正被我干着。如果是用狗狗的姿势干的时候,我还喜欢一边干一边用一只手玩弄她的阴蒂,这种角度是阴蒂完全张开,而且从背后伸手很容易操作,不像男上女下的普通体位时,一点也不会影响我的棒棒的抽插。说道男上女下,我也不喜欢那种太简单的,一般我都会把表姐的腿掰起来,举成高高的V字形,这样干的时候她能在自己眼前清楚地看到她小穴被我出出进进的小弟弟干得一张一合的样子。就像口交是表姐显示对我的征服的方法一样,性交的过程标示的是我对表姐的征服。

就这样我们平时装作普通的姐弟,在父母眼里还是老实听话的好孩子,在被地里干得确实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而且表姐人特别细心,不管干的时候多么疯狂,每次干完都会彻底的销毁一切可疑的证据。而且我们虽然疯狂,但是绝对都是确认了不会有家里人出现的时候才作,多亏了舅家生意好工作忙,两人常在出差外地,让我表姐不但生活上自力自主,而且也给我们俩留下了难得的交往空间,我俩从小一起长大,我爸妈也把表姐当自己女儿一样,她也常来我家,但是除非是父母都上班,一般尽量不在我家做。就这样我们从高一暑假开始,高二的一年是我们干得最多的时候,印象里放假的话家里只要没人肯定都在做,平时上学的话到周末只要她家没人,我们也会抓住时机好好的共享鱼水之欢一把,当然们家人周末也不会永远不在,所以有的时候两三个礼拜都不能干,这种情况我们有时候到外面去解决,有时候是小树林里,也在教室里干过。不过在外面干无论如何还是不安心,所以尽量都是在不暴露的情况下在家里干。最惊险的一次,楼下舅妈在做饭,表姐在楼上给我口交,刚射完舅妈就喊吃饭了,她只能把满嘴的精液吞了,两人故作镇静的下楼吃饭,要是舅妈上楼来叫吃饭的话,当时搞不好就被发现了,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吃饭在席间偶然目光对到一起然后彼此会心一笑的场景。

高二一年因为和表姐偷情,满脑子都是怎么找机会,或者想办法不露馅,觉得那时候两个人就像职业间谍一样。当然满门心思花到这上面,学习成绩也自然下降,我姐是美术专业,专业成绩不好关系也不太大,我本来成绩也就是个中上,下降以后我家里特别着急,问我什么原因,我谎称老师讲课不行听不懂,我家就托关系把握弄到复读班去听讲。看复读班那群人的拼命学习的样子,突然想到要是自己再不努力明年也会变成们里面的一员,一鼓无形的压力突然袭来,上高三以后又一次我和表姐干完以后聊天我把我的顾虑给她说了以后,她想了想说:“以后你少来找我,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考虑咱们的将来啊”确实高三一年我们做得很少,那年我真的是拼了老命的努力学,结果后来成绩又上来了,说实在的虽然我们两个干的事情可能只能说是乱伦,但是我和她两个人脑子都还是不错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久都不让人知道,而且两个十几岁的小孩能自学出那么高的性技巧)。当时学业压力极大,有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去找她,有时候她也让我干,不过很多时候她都只是给我口交,那阵子要不是表姐,可能我真的会被学业压力逼疯的。高三的时候我们曾有个打算考到同一个城市里去,北京,上海,广州之类的,既有她的美术专业的学校,我也能找到好学校的地方,我幻想着能和表姐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到时候我们能在外面偷偷租房子,筑起我们的爱情小屋,在其人的面前像普通的男女朋友一样正常的交往,不用像在家那样担心被谁发现。

可惜事与愿违,虽然我们都顺利的考入了大学,但是我去了一个北方的城市,她却去了南方。我们虽然一直通信交往,但是真正能和她做爱的机会只有在放假以后两人回到老家时才有机会。所以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我俩像牛郎织女一样,一年都难得能见几次,所以那时候特别怀念高一暑假开始到高二暑假结束那一段日子,那时候所有的相思之情都只能寄托于书信之间。大一的第二个学期的将近五一黄金周之前的几天,表姐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来来我们城市玩,这个意外的惊喜让我欢喜不已,我赶紧上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虽然外面租房最少也要包月,而表姐只能来陪我一个礼拜,但是我感觉高三艰苦奋斗的时候所梦想的那个愿望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了,我把房子布置好了以后,度日如年的熬过了临近黄金周的那几天,表姐坐了一天的火车来到我大学所在的城市,五一放假学校很多离家近的都回家了,我和表姐像一对分开许久的热恋中的情侣,终日厮守在一起不知疲倦。那几天每天都呆在屋子里,仿佛不愿意浪费哪怕一秒钟拥有彼此的时间。我们常常是一起床出去吃一点东西,然后作一番梳洗就开始一天的活动,上午狠狠地干一把,干到两个人都累得半死,然后光着身子像以前一样头对头紧紧抱着睡过去,睡醒了后起来接着做,这次做完以后两个被爱情所填满的人终于赶到了肚子开始在喊饿了,我带他到我们城里的优点情调的地方去吃我们一天唯一的一餐正餐,常常是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在别人眼里我们就是一对普普通通的热恋中的小情人,吃晚饭以后我爱让她挽着我的胳膊像一对情人一样进城逛街,或者在其他大学的校园里散步(不在自己学校出现是怕见到熟人),但即便是这样在一个城市里还是会遇到认识的人,虽然只是打过招唿而已的其他系的同学而已,但是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虚,而她却大大方方的和他打招唿,那个人开玩笑说我艳福不浅的时候,她听了也就是笑一笑也不置可否,仿佛是默认了一般。天黑以后我们又回到我们爱情的小窝里,在做完晚上一天最后的一次以后,筋疲力尽的两个人相拥睡到天亮,最后几天她快要走的时候我带她到我们周围附近的一个旅游点去玩去了,虽然是五一,但是这种地方上的人才来的旅游点,游客也不是很多,我们仍就像一对普通的热恋情侣一样,住旅店,一起游山玩水,在那个旅游点有一处比较有名的地方,可以让恋人系连心锁,我和表姐也买了一把,上面刻着我们的名字和相爱到永远几个字,那把锁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吧。

但是即使是我们如此的努力,一年之中我们能见的机会也只有这几个假期而已,终于我忍不住寂寞,在大二的时候把隔壁班号称是我们年级系花的女生骗作了自己的女友,刚开始当然费了不少精力和银子,但是真的大学大一大二的那些小女生,虽然可能有不少诸如白马王子之类的粉红色的梦想,但是在性方面真的都好单纯,浅薄啊,虽然在外表和实际的年龄上我和其人都是一边大,但是因为我和我表姐的那段经历,我在实际的思想上,尤其是在观察人的嗅觉上特别敏锐,开始追她的时候是我围着她团团转,被我骗到手以后几乎每费什么力气就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她就是我现在的女朋友,我把用在表姐身上的功夫都使到了她身上,教她学着我表姐的方法给我口交。虽然她现在口技也不错,我俩的性生活也还算和谐,但是很奇怪的是她至今还没高潮过,起码没有过我表姐那样反应激烈明显的高潮。而我常常在和她做的时候脑子里却性幻想着干我表姐。我女朋友后来自己都活她本来挺正派挺单纯的,却被我弄成现在的样子,我女朋友虽然在大家眼里就是那种品学兼优的可爱乖乖女生,其实骨子里淫荡得很,要口交就口交,要肛交就肛交(虽然我告诉她我也是把我的第一次给了她,其实我给她的只有肛交的第一次)我们甚至在小电影院,还有卡拉OK房里干过。她好像对我的那活儿挺满意的。这么多年一直对我痴心一片,让我们学校很多男同学至今说来都满口羡慕与气愤的。

大三的暑假我带女朋友回家了,我爸妈当然高兴我带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回家,但我最担心的是我表姐不高兴,结果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对我女朋友特别亲切,可能她们两个外形性格也多少有点像,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一起去买衣服逛街,我反倒是成了给她们拎包的小跟班了。她在我家住的那一段日子,我曾想找机会和表姐做爱,都被她拒绝了,她觉得和她一边大的女生在这方面的嗅觉会比父母一辈人要灵敏。后来我送她会去以后她才如我愿让我和她做。那阵子我们特别疯狂,她常假装不经意地问我我的女朋友的事情,而且又会在做爱的时候突然挑衅地问我她比起我女朋友怎么样,问我更喜欢谁之类的。虽然我和表姐都明白即使我们一辈子偷情,但是永远也不可能真正走到一起,她肯定要嫁人,我也肯定要找个人结婚。她在这方面其实比我还要成熟稳重的多,但是女人的心是永远无法理解的,在对我带女朋友回家这一件事情上我能感受到她嫉妒,生气,却又无奈的复杂的心态。我想她也希望我有个好归宿,毕竟我和她不能长远,但是她也非常矛盾,我能感觉到其实她不想把我让给其他的女人,就是这种矛盾复杂的心态下,我们的性生活却更加激烈炙热,这种只能称之为欲仙欲死的状态只有我和表姐做的时候的才能感受得到。

大四的时候她告诉我她也找到男朋友了,那个男生好像一直在追她,但是她答应和交往是在我带女朋友回去之后,那时候我才体会到了那种既无法改变这种事实,又不愿接受这种事实的矛盾复杂的心态。她和那个男朋友大四交往了不到一年,因为我舅妈觉得人家条件不好给拆散了,不过表姐好像也没有觉得有太多留恋,舅妈有意把们公司的一个帅小伙招为驸马,那个小伙子在我舅家公司干得还不错,好像也很会做人,对我表姐也很体贴,就这样她们两个被我舅妈撮合到了一起。表姐已经在去年和订婚了,估计不久以后就会结婚了吧,那个小伙子好像野心也不小,现在跟着我舅跑业务经常出差,虽然我毕业以后没有回本地工作,但是工作的地方离家不远,有时候周末都可以做车回家去,其实看父母是其次,主要是想见我亲爱的小表姐。表姐的美术专业毕业后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跟着在她爸妈的公司里打打杂,挂个牌子领工资。其实就是在家做少奶奶,经过这么几年她已经由当年那个小女生变得有了几分小少妇的风韵。

现在我和她偷情的时候有时候我也问她我和老公谁的好,她这时候就反过来问我她和我女朋友谁好。其实不说也明白,这么多年我俩还一直冒着巨大的风险偷情,实在是因为我俩实在是和彼此分不开。我们俩不但是肉体上相互特别合拍,而且精神上也是深爱着彼此,小时候要娶表姐的梦想虽然无法实现了,但是只有表姐才是我心里唯一爱着的女人,这种爱被世俗的观念压抑着,被各种复杂的心态扭曲着,但是却越发让我俩沉迷其中无法自发。现在表姐用避孕药,每次都要我把精液射到她里面,虽然无论射多少次我们也不可能能生出小孩了,但是我心里觉得她在某种精神的层面上非常渴望生我的孩子。虽然现在我们可能一个月也难得能做上几次,之所以难得所以才越发的珍惜。现在我们做的时候还像以往一样找绝对安全的时间和地点,(现在多是上外面找宾馆),然后全身心地投入,做到只有我和她干的时候才能到达的那种欲仙欲死的境界。

我们计划等她结婚了,我也把婚结了,回头让她和我女朋友差不多的时候怀孕,希望我们两个的孩子以后也能差不多的日子出生。一直想把这件事情写出来,可是话到笔头,心里的思绪却纠缠到一起,虽然写了这么多了,但是实际上很多东西都不能完全梳理清楚,表述出来。可能很多人看过我写的东西之后依然无法理解和自己表姐乱伦的心态,但是我们已经不在乎这些观念了,我和表姐之间的爱情通过我们乱伦的性爱方式表述,宣泄,升华。我现在已经在幻想着,幻想挺着大肚子的表姐坐在我的身上和我做爱的情景,幻想着表姐给婴儿哺乳时让我吸着另一边的乳汁然后享受着我干她的情景,幻想着小孩在旁边睡着时我俩偷偷摸摸做爱的情景,这一切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现实。

只有我和她干的时候才能到达的那种欲仙欲死的境界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