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漫改编 >

淫荡医师搞上护士

时间:2018-03-06 23:5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十一月初的深秋,阳光和煦地照耀大地,蔚蓝的天空,只有几朵白云飘荡着。一阵凉风吹来,街上顿时落叶缤纷,黄花如雨。市郊山坡上别墅区内,一间诊所的顶楼,站着一位身着白色

十一月初的深秋,阳光和煦地照耀大地,蔚蓝的天空,只有几朵白云飘荡着。一阵凉风吹来,街上顿时落叶缤纷,黄花如雨。市郊山坡上别墅区内,一间诊所的顶楼,站着一位身着白色护士服,头戴护士帽的女子。她独自站在栏杆边,深邃迷蒙的双眼,正望向山下略显萧瑟的街道与城市。

「湘盈,外头天气很凉,别站太久。」温柔的话语划过宁静的空气,一件羊毛外套和一双大手罩上女子单薄的身体。她身后是名英俊挺拔的男子,身上穿着及膝白袍,胸前绣的字表明了身分─汪渊成医师。他体贴地披上外套,郭湘盈安逸地倚在渊成的胸怀,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闷,趁中午休诊时,上来透透气而已。」

「呵!怎么?工作太累啦?」渊成回应道,原本放在肩头的手,顺势向下环抱住湘盈,在她隆起的腹部轻轻抚揉。

「在诊所里待太久,总是会闷的。」湘盈轻声说道。「嗯...你轻点...轻点嘛...孩子又在踢我了...」

「他敢!」渊成笑骂道:「你若真觉得闷,我们就来找点乐子!」他一面说着,手上动作并不放缓,一边解开湘盈胸前的钮扣,滑进护士服中。他左手继续抚弄湘盈浑圆的腹部,右手包覆上胸前那对柔软的蜜桃,隔着宝蓝色胸罩温柔地挤压。

「嗯~唉...好痛~孩子踢人家了...轻...轻点...」感觉到一股巨大炽热抵在臀部,湘盈自知跑不了,只好任由渊成恣意揉捏着,心中却升起小小的不甘:「嗯~~每次都这样。人家还没答应呢!就...都把人家弄得那么痛...你就爱看人家痛苦模样...嗯~~轻...轻一些...」

「呵呵~」渊成笑道:「我确实爱看你痛的样子,我这辈子还没看过有女人痛苦呻吟,竟还是那么好看的。」他轻撩起湘盈的秀发,亲吻她的耳垂、脖颈,抚摩大肚子的左手已经伸进宝蓝色孕妇内裤,掠过双腿间的茂密丛林,来到花园处,灵巧地搅动湘盈的蜜壶。渊成贴近湘盈耳边,柔声道:「湘盈,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要一辈子看你喊痛的样子。所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再说,你现在不是很舒服吗?下面蜜汁都已经泛滥了,呵呵~~~」

渊成确定怀里的羔羊已经被挑起情,他横抱湘盈下楼,回到三楼自宅卧室中。湘盈柔软如小猫般,在怀中调整好位置,柔嫩樱唇触到渊成的喉头:「汪医师说的话,小女子怎么敢不听呢?嗯~~~」慾火中烧的渊成把持不住,用力扯开湘盈身上半开的护士服。

「等一...不行...」湘盈无助地阻止道:「衣...衣服...会被扯破的...不行...」

「怕什么!衣服多的是,不差这一套。」渊成继续手里动作,湘盈拼命扭动身体闪躲。「不行呀!医师...不...你把衣服都撕了...嗯...这身上最后一件了...弄坏我穿什么见人啊...嗯...不行~~」

「傻瓜!只要见我就行了!」渊成刚说完,只听见「嘶~~」一声,内裤已被撕裂,应声飘落在扯裂的胸罩边。湘盈雪白晶莹的皮肤和高高隆起的肚腹,赤裸裸地袒露着。看着此情此景,他再也顾不得形象了,迅速扒光所有衣物,俯身将湘盈胸前硬挺的蓓蕾含在嘴中,双手握住腰际,早已蓄势待发的玉柱抵在湿润的蜜壶口。忽然间,渊成勐一使劲,将粗大的玉柱强行压入蜜壶中。湘盈吃痛,想要高唿,早被他紧紧用唇封住。

「唔...嗯...好痛...医师...你别动...唔...痛...」渊成不理会湘盈的痛唿,继续推动玉柱,下身勐烈摇摆起来,双手揉压着雪儿高高隆起的腹部。「宝贝,忍一下,待会就舒服了。你总是这么狭小。来!双腿再打开点!」

湘盈紧握身下被撕裂的护士服,乖乖听从渊成的话,使力挺起肚子和下身,使蜜壶更能容纳他的巨根。「啊~~嗯...可以了吗...啊...痛...好痛...啊...轻点...啊~~~」

看着湘盈乖巧顺从的模样,渊成当下更为兴奋,蜜壶中玉柱愈发肿胀,手里的动作也越来越用力。这时,他能感觉到腹中胎儿和自己一样在快活动着。不过可苦了有孕在身的湘盈,她不断呻吟道:「啊~~好痛啊...孩子动得...好厉害...呜...医师...你别...啊...嗯~~嗯~~好...好舒服...痛...舒服~~~」

听到这里,渊成把玉柱从湘盈体内抽出,把她扶起,并翻了个身,在耳边轻声说道:「到底是痛还是舒服?」

失去炽热的来源,湘盈不耐烦地扭动身子。「别闹了,快进来...嗯...快~」

「你先回答我!」渊成继续问道。

「又痛...又舒服...啊~~好痛...孩子踢我了...好痛...痛...快...我要~~~」痛苦的湘盈跪在床上,大肚子用力往前挺,头转向身后的渊成,她迷离的双眼,微微锁起的眉头,撅起的嘴唇,告示着这个美丽孕妇正处于胎动的苦楚中。其实渊成也撑不了多久,他听到湘盈的痛苦呻吟,看到她疼痛的样子,玉柱又肿了几分。他把湘盈身体为向前倾,让双手撑着床垫,勐地从后方刺入她体内,开始快速抽动。

「咿啊~~啊...好棒...嗯...痛...啊...啊~~~」口中发出声声娇媚婉转的轻啼,湘盈享受无上欢愉带来的痛苦。「啊...医师...嗯...人家...快...快受不了...了...嗯...啊~~~」她身体颤抖着,娇啼愈显急促。渊成感到原本就紧致的蜜壶开始收缩,柔嫩肉壁想用力压迫玉柱,却又挡不住玉柱的坚硬硕大,无力退开,又不断涌上。湘盈神情愈发迷惘,她无助地蹲坐在渊成身上,一手扶住胎动不已的腹部,一手紧握床单,高高仰起的头靠在他胸前。

「这就不行了吗?我的宝贝,再撑一会!」细细体会湘盈高潮时的美妙感受,渊成加快抽动速度,每一下都用力地冲击湘盈体内最深处。他双手依旧用力按揉着湘盈的肚腹,好像要胎儿一起享受美妙时刻。

「啊~~我...我不行了...我要疯了~~好痛...好痛...好棒...啊~~啊~~~~」在体内胎动和体外律动的双重压迫下,湘盈再也承受不住,一阵剧烈颤抖过后,达到了欢愉的最高峰。渊成下身顺势射出浊白的液体,直到子宫颈口。

欢愉之后,湘盈体力无法支撑,昏睡在渊成怀中。他拿出备好的安胎药,放入自己口中咀嚼后,再喂进湘盈口中,满意地看着怀中的女子深深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湘盈才缓缓张开眼睛,发现自己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原本破碎的衣服早不知去向,穿在身上的却是一袭淡紫色连身洋装。心下不禁嘀咕,难道是医师帮她换上的吗?湘盈正想下床去询问渊成,却发现墙上立着一面落地镜。看着镜中的影像,她不住赞叹起来:洋装搭配宽松合宜的袖子,简洁而大方;略微低胸的领口,显露因怀孕而异常丰满的胸部,仅在胸下用丝带系了个蝴蝶结;下半身也做得十分合身,加上衣服材质的特性,使得7个月大的浑圆曲线表露无遗。

湘盈爱抚着自己的肚子,欣赏镜中渊成最爱的身体。这时,一个年轻侍女进入房间,惊讶叫道:「哎呀!太太,您醒了?我去通知老爷...」

「等一下!」湘盈看看时间,已近下午六点。她心想原本下午还当班,没想到居然还睡在这儿,回头问那侍女:「请问你是...」

「我叫竹青。」侍女答道。

「竹青,带我去找汪医师。」

「可是老爷说,您要是醒了就...」

「不必理他,我身子没事,倒是有一堆问题想亲自问他。」竹青镇住了,嘴里没回话。

湘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你怎么开口就叫我太太?」

竹青瞪大眼说道:「是...是老爷这样讲的。我下午来时,老爷交代说:『楼上睡着一个人,那人算是太太,别怠慢了。』所以...所以我就...」

「这医师...两人根本是婚外情,居然就对外说我是他老婆。」湘盈想通这环节,对竹青说:「没关系,叫太太就叫太太吧!对了,我睡在这里,那下午诊所怎么办?医生没有助手啊!」

竹青说道:「您放心,老爷已经找其他护士来代班,只叫我让您安心睡着,别吵醒您。」

「噢!还有,我身上的衣服是怎么一回事?」

湘盈一提到此事,竹青顿时红了脸,嗫嚅说道:「您身体...光...光熘熘...的...」

「什么!」湘盈恼怒起来。

「不...不,不是的!」竹青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我进房的时候,您身体用被子盖着,我没看见您的裸体。只是...被子下...就...就没有...」竹青越说越小声,脸也越来越红。

湘盈明白了,她淡淡笑道:「所以说,是你帮我穿的衣服?」

「是的。」

从床上站起身,湘盈对竹青微笑道:「谢谢你。」竹青被这微笑迷晕了,嘴上不住道谢。湘盈心中清楚知道,若不是竹青替自己换上衣服,而是由医师亲自更衣,恐怕到现在都未着半缕呢!

湘盈走到一楼诊所,病人早已离开,就连下午代班的护士也走了,诊所内只剩下渊成一人在整理。她轻踏舞步,朝渊成身后靠近。虽说有着7个月的身孕,但自幼习舞的湘盈依旧步履轻盈。这景象不只跟她下楼的竹青看呆了,渊成也转身注意到了。他多次见识湘盈优美的舞姿,但自怀孕4个月,大肚子显露出来后,她便以安胎为名不再跳了。如今原汁原味重现,搭配高耸的肚腹,看上去不仅不怪异,更别有番韵味,甚至应说美妙更胜往昔。

毕竟是怀胎之人,湘盈体力略有不支,且腹部沉重,一个重心不稳,眼见就要跌倒。「啊!」渊成一个箭步上前,将湘盈紧锁怀中。他平复情绪,怪罪道:「明知自己有孕在身,就不要做剧烈活动。万一...」

湘盈媚眼一瞥,笑道:「你确定不要做剧烈活动?」她口齿清晰地说出「剧烈活动」四字。

自知理亏的渊成辩解称:「有我在,就没关系。」

「呵呵~~刚才你不是都在?所以知道没关系啦!再说你看了这么久,也没阻止我,我就视为你默许了。」渊成无言以对。湘盈乘胜追击,继续调戏道:「你不是说喜欢看我跳舞,嗯?」

渊成不置可否。讨了没趣的湘盈从他怀里挣脱,用手把衣领拉下一些,晶莹剔透的汗珠沿着湘盈完美的锁骨,熘过酥胸间的花沟,滑到巨大肚子上,沾湿了洋装。本就合身贴肤的洋装更是紧紧贴附着在肚皮上,显得腹部愈加硕大坚挺。

殊不知,湘盈这无心之举,倒让渊成胸中慾火升腾起来。他压着火,闷声说:「别累坏了,我门回客厅休息一下。」同时对竹青使了眼色;竹青知趣地退开了。

湘盈不疑有他,便被拉到二楼客厅。客厅一面有大片落地窗,可以看见窗外的庭院,还有远处的都市景观。客厅放着一张大楠木桌,四周围绕着进口真皮沙发。渊成将湘盈带到放在客厅角落,加宽加长的贵妃椅旁。由于天气渐渐转凉,贵妃椅上也放着温暖的褥子。

湘盈这时如大梦初醒,知道又掉入他的陷阱中,心中反倒看开了。(反正没能逃过一次,哪次最后不是乖乖就范,拼命挣扎,渊成总会变出别的花样折腾她。)湘盈乖乖躺上贵妃椅,眯着眼睛,用手揉着肚腹,想消减衣服的黏腻感。渊成强压慾火,将窗帘拉上,看着湘盈享受的神情和揉腹的举动,无一不魅惑他的神经。

渊成扑上前去,扯开洋装胸下的蝴蝶结,饱满的娇乳登时弹跳出来。他俯下身,舔吻吮吸着娇乳上的香汗和蓓蕾,直至蓓蕾硬挺起来。

「嗯...啊...医师...真舒服...嗯...」湘盈双手捧住渊成的头,轻声唤着,乐于享受医师的服务。他抬头看着湘盈享受的神情,邪念上心,将洋装直接拉高到胸下,露出闪烁微光的圆润肚子;当然,底下是空空如也。渊成用手轻揉的爱抚着肚子,唇也跟着舔吻。「嗯...嗯...就这样...好舒服...嗯~~」湘盈继续享受着。

渐渐地,渊成加快加重了手劲,用力压揉湘盈的肚腹,受到召唤的胎儿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啊...好疼...啊...嗯~~」感受到了胎动的湘盈痛唿出来。「你...真坏...啊~~啊~~你就是见不得人家安产...啊...嗯~~」

渊成笑了,他覆上湘盈的唇,说道:「刚才的你真美,舞动的你美得让我难受,所以我要惩罚你...不过我爱死了这感觉。以后你要经常跳,不过只有我一个人能看!」他霸道地说着,更用力地揉动着湘盈的肚子,像真的在惩罚一样。

「啊~~轻...轻点...啊~~~明明就喜欢...还...啊~还说什么...难受...嗯...真不诚实...啊...嗯...这孩子...这孩子越来越带劲了...嗯...痛~~」湘盈无助轻踢双腿,扭摆着头,双手紧抓渊成的衣服。因为疼痛而她将腰肢挺着,反倒将圆肚更送入魔爪中。

其实湘盈知道, 渊成对自己做的事是无害的。由于特殊手法和保胎药的配合,他每次揉弄只会使腹中胎儿更为健壮,且不断调整胎位、子宫和骨盆,以确保日后的顺产。只是湘盈明白渊成真的爱自己的大肚和疼痛难忍的模样,所以无论胎动如何剧烈,如何痛苦,她也不会拒绝,而且总会尽力配合渊成的举动,让他得到最大的快感。

渊成的手一刻没放松地揉弄着湘盈的肚腹,感受着胎儿的活动,笑着说:「看来孩子遗传到了你善舞的基因,看这会跳得多高兴!」湘盈看着波动的肚皮,忍痛绽出一个微笑。「嗯...那可...不一定...嗯...啊...他父亲可是位武林高手...嗯...你确定...他不是在里头...拳打脚踢...嗯...踢得好用力啊...啊...我的子宫...要被踢破了...啊...好疼...啊...快不行了...啊~~」

渊成手往雪儿下身一探,笑道:「你果然快不行了,蜜汁都流这么多了...」原来湘盈因为反射,会随腹痛而诱发情慾(每次渊成把她肚子弄痛,就是为了交媾),且越痛越有快感(这点倒和渊成喜好形成完美搭配),再加上激情的亲吻,对双乳的挑逗蹂躏,湘盈此时已近高潮。

渊成往蜜壶中插入两指,拇指捏转着珍珠小核,并且不停刮弄壶壁潮涌上来的娇嫩。「咿啊~啊~~医...医师...啊...痛...不可以...那里不可以~~~啊~啊~~天啊~~~啊~~~~」已被胎动的痛苦和快感折磨到几近崩溃边缘的湘盈哪还受得了这番挑动,她挺起上身,想伸手拉出渊成的手,却反而把手指插得更深。

渊成亲吻着湘盈痛苦、泛红的双颊,加快手指抽动和对肚腹的揉压。「啊~~不行了~~~我要...啊~~~~」不一会功夫,湘盈的蜜壶喷出了一股热流,她像泄气的皮球,倒回贵妃椅中。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