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漫改编 >

淫乱大家庭(1~5)

时间:2018-05-07 19:4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发言人:VT 淫乱大家庭(1) 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妈妈端着刚熬好的药进了爷爷的房间,自从爷爷得了这场怪病之後,这几年都是妈妈在照顾他。我们家是个传统的大家庭,爸爸跟他的

发言人:VT

淫乱大家庭(1)

放学回家的时候看见妈妈端着刚熬好的药进了爷爷的房间,自从爷爷得了这场怪病之後,这几年都是妈妈在照顾他。我们家是个传统的大家庭,爸爸跟他的三兄弟虽然各自成了家但仍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因为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做儿女的总得尽一份心。

但是,爸爸与他的两个兄弟自从爷爷得了这场怪病之後,为了遗产的事闹的不太愉快,二伯和三伯对爷爷的病情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妈妈只好替身为长子的爸爸尽一份孝心。

走进客厅看见二伯的大女儿淑倩好像正在找什麽东西,一脸焦虑弄的汗流颊背。

「堂姐,你在找什麽?」

淑倩回头一看是我给了一个白眼:「小鬼,关你什麽事!」

好心没好报我只好没趣的走向房间。

淑倩今年二十五是这个大家庭的长孙,虽然面貌姣好,身裁修长,平常对我却总有成见,只不过小时候偷看她洗澡被发现从此就不再跟我说半句话,为了那件事爸爸还把我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呢!

她还有个弟弟叫家荣长我六岁,今年刚好二十三,家荣哥年纪轻轻的不学无术,成天在外游荡很少看到他。

刚走进房间书包往书桌上一甩,二伯母露华打开房门探头问我:「小刚,你……呃……有没有看到我的……呃……」二伯母吞吞吐吐的面有难色。

「啊……什麽?」我不解的反问。

二伯母思考一会:「没什麽!」就关上房门离去,我不禁满心狐疑莫明奇妙着。

晚饭时,大夥围着大圆桌本因热热闹闹的,但因家族之间相互的冷战造成大家一片鸦雀无声各吃各的,妈妈盛了一份菜饭转身就往爷爷的房间走去。

这时奶奶说:「唉……真苦了琼琳……」

「妈,哪有什麽苦不苦的,大嫂又不是做假的……」二伯一贯尖酸刻薄的口吻不以为然的说着。

「二弟,这麽说有欠公道吧!爸爸又不只光是我的爸爸,你们有没有良心……」

爸爸还没说完三伯母丽英冷冷的接着说:「大哥,大嫂这麽孝顺我们哪有表现的机会呢?」

「是啊!谁不知道还不是想贪多一点才表现的这麽殷勤!」三伯两夫妻一搭一唱我看老爸脸色铁青心想这下有的吵时。

奶奶说话了:「你们都别吵了,自己兄弟还勾心斗角的!别以为我老了什麽都不知道,家里的大小事哪一件我不清楚的。」

三伯母丽英急着辩解:「妈,我们不是吵反正家里财产还不是早晚都要分的,我只是说大嫂这麽能干我们哪有机会孝顺嘛!」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敢插嘴做孙子的没有人敢吭声,坐对面的是二伯母露华始终不发一语,只见好像坐立难安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大概还在烦恼那个不见的东西吧!

「丽英,爸爸谁都可以孝顺要看你有没有心!」爸爸不甘示弱。

「大哥,你这麽说难道意思是我们都不够孝顺,所以财产应当都归你罗!」三伯终於忍不住爆发出来大手往桌上一拍碰的一声,害我一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我急忙弯下身钻到餐桌底下捡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令人不敢相信的画面。

我看见二伯母的裙子里有一只手在游走着,二伯母的大腿不停的变换位置似乎拚命的在闪躲。

「这是谁的手?」我暗自想着。

我的左边是三伯的长女千惠依序是次女琦玉、堂弟友恭、三伯母、三伯、家荣哥……

「难道是……家荣哥!」我吓得差点叫出声。

「不会吧!家荣哥竟然把手伸进自己妈妈裙子里……」我越想越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难怪二伯母一脸不舒服的样子。」我一边想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家荣哥的手,他的手在带有蕾丝的粉红色底裤外骚着中间地带已经一片湿,食指跟拇指夹着二伯母最敏感的地带不停的揉着,而二伯母为了逃避儿子的侵犯两腿紧紧的夹住,深怕一有松懈让家荣哥的指头进入她的身体里。

这下看的我底下不知不觉的硬了起来。二伯母的腿很均匀,虽然生了两个孩子但依然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这是我第一次这麽近看一个女人的腿,两眼直冒火差点受不了想把它吞下去……

「三弟,我不是这个意思,家产我从没妄想过……」爸爸反驳着。

「那麽说是我们妄想罗!」三伯母丽英语气咄咄逼人。

餐桌上家族间你来我往充满着火药味,似乎没有人发现我蹲在桌底下。

「家荣哥也真大胆在这种时候做这种事……」

家荣哥孔武有力的手逐渐伸进二伯母的底裤里,二伯母必须在餐桌上维持吃饭的样子所以没手可抵抗,很快就让儿子慢慢把底裤退到膝盖上,我瞪大眼睛看着二伯母最神秘的地方……淡红色鲜嫩的肉包覆着阴唇,洞口下方溢出少许透明的液体,阴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乱的长满下体,因为桌下光线不好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一阵淫邪的刺激冲进脑门,我在快发疯的情形下悄悄的把肉棒拉出来上下快速的套弄,一边看着儿子玩弄妈妈下体的精彩好戏一边用视线强奸了眼前美味的肉洞。

「丽英,话是你说的我可没这麽说!」爸爸继续争辩。

「你……!」三伯母丽英一时气结吐不出半句话来,愤而转过头看着二伯母讨救兵:「二嫂,你倒是评评理说说话呀!」

「我……呜……我觉得……嗯……」二伯母强压镇定的、很痛苦的想要掩饰桌底下的如火如荼却又支支吾吾的语不成声。

「我想大家还……是别吵……了,妈在这……我们……还是以家和为……贵吧!」二伯母好不容易整理出一段话。此时家荣哥的手也没闲着竖起中指猛然的往二伯母的桃花洞里窜进去。

「啊!」二伯母失声的叫了出来。

「露华,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二伯也察觉到妻子怪异的脸色。

「妈,你还好吧!」大女儿淑倩望着母亲关心着。

「没……没什麽……」

「是啊!妈你脸色好像不太好。」家荣哥一付假惺惺的多此一问眼里带着捉狭的神色,二伯母都快哭出来了,面对儿子的污辱却同时要抵抗来自身体深处自然的反应,这会又要装模作样的应付这场战局,她的心里多想就这麽毫无顾忌的叫出来,让发热的身体得到解脱,即使儿子现在要将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她也愿意……

「真的……没什麽……可能是太累了……」

「你们看二嫂还不是尽心尽力现在都累坏了,怎麽可以说我们都没良心!」三伯母丽英不肯就罢的借题发挥。

「我……只是做好自己的本……份……啊……那个……」二伯母娇喘着,家荣哥用脚把她大腿用力分开好让食指也能插进湿暖的阴洞里。

「够了!你们停止吧!我还想好好吃顿饭呢!」奶奶适时的替爸爸解围。

话刚说完家荣哥把抽插中的手指缓缓抽了回去,二伯母阴洞里一时空虚骚痒双腿不由自主的相互摩擦,在桌底下的我色胆包天的并住呼吸爬向二伯母大腿中间猛然深呼吸一口……

「呜……女人的香味中带有点腥……原来二伯母这里这麽骚……」我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我居然将食指替代家荣哥再度插进二伯母的肉洞里……

「嗯……喔……」二伯母敏感的反应着我手指的一举一动,底下的棒子已经有点胀痛。

「哦……好紧好温暖……」我不禁吞了一下口水感觉舌头乾涩、皮肤灼热,脑袋一瞬间一片空白……

等我恢复意识看见二伯母大腿内侧浓热的精液时我差点昏过去……

「完……完蛋了……这下怎麽办!」我竟然射到二伯母白皙光滑的大腿上。

「淑倩快扶你妈进房休息。」二伯这句话像晴天霹雳打在我身上。

「她站起来那……那不就会流下来……糟了!」我後悔莫及的懊恼自己的愚笨。

「我想先洗个澡,没事的我自己可以去。」二伯母说话的同时双手将底裤穿回这下我才放下一颗狂跳不已的心。

大概是晚饭时身心交战过度疲累,吃完饭就回房间躺在床上也不管大人的是非,脑子里仍然想着二伯母温暖腥骚的肉洞……

「家荣哥竟然在吃饭的时候用手指奸淫自己的妈妈,万一二伯母把持不住岂不成了众矢之的……」也许是乱伦这种违背世俗的刺激想到这里萎缩的海棉体又澎胀起来,如果我也可以把肉棒放进那样的湿洞里叫我死了都愿意呀!配合手部快速的套弄二伯母再度成了我冥想中的奸淫的对象。

「啊……二伯母……呜……好……舒……服……」白色的液体再次自马眼射了出来,我不禁虚脱不知不觉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的醒来已经是深夜一点多,膀胱一阵胀痛我得赶快去厕所解决。从我房间到厕所还得经过堂姐淑倩及二伯、二伯母的房间,只听到二伯均匀的呼吸声。

想着想着来到厕所把小灯打开进去其中一扇门就脱下短裤,忽然听见很细微的说话声:「你怎麽说?」

我心想:「都睡了应该没什麽事了。那留在二伯母大腿上的精液也被洗乾净了吧!」

我们家因人口众多厕所也比较大加上我使用的这间隔壁还有一间。因为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刻意压低的使我一时分辩不出是谁。

「……」

「不说话就是答应罗!」

「可是……我是你妈妈你怎麽可以要我这样……」我越听越感到奇怪,显然是一对母子在谈话……

「妈妈,你也是想吧?」

「胡说!」

「你敢说不想要这根大肠,上回还不是让你欲仙欲死的……」

「那都是你和友恭设计好来陷害我的,要不然我又怎会……」

「友恭!那不就是三伯今年还在念国一的儿子吗?」这倒底是怎麽一回事?

「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把这卷录影带放给家里每个人看!」

「不……不要,难道你今天晚上折磨的我还不够吗?」

「嘻嘻……反正我已经跟同学说好了,明天你知道怎麽做吧!」

「呜……我怎麽会生出你这种畜生……自己奸淫不够还要同学一起来……」听到这里我感到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兴奋,在这个大家庭里竟有这等不为人知的乱伦事件在进行着。我偷偷的爬上隔板顶端挣扎的往木缝里望去……啊!是二伯母和家荣哥!

「妈妈,我同学每次来都称赞你的皮肤有多好身裁有多棒,反正爸爸现在也无法满足你,不如就让我和同学代劳来替你解渴,你说有多好!」家荣哥说完一脸狰狞的邪笑随即推门而出。

二伯母一人呆在原处不声不响像在沉思,右手慢慢的移到左胸掐了一下那起码有三十六寸的乳房,脸上出现一副痛苦又像舒服的复杂表情,随後左手拉起裙摆伸进那黑压压一片的下体缓缓的骚弄着,嘴里自言自语的说:

「啊……我真是淫乱的妈妈……嘴里说不要,下面都已经这麽湿了……家荣……啊……我真是一个婊子……现在就想要啊……」

我难以置信的望着这片春景看的我两眼都快冒出火来,没想到平时端庄贤淑的二伯母口里会说出这样淫荡不贞的话来,还没小解的小弟弟不争气的又竖了起来……啊!胀的我好难受……突然我两脚一软整个人滑下来……咚!的一声……

「谁!」二伯母瞬间被我从淫荡的幻想梦境中惊醒。

心想惨了!我只好低着头硬着头皮走到二伯母面前。

「小……小刚……是……是你……」昏黄的灯光中二伯母脸一阵胀红,她一定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刚才的对话和场面我都尽收眼底了,她半天发不出声音来两眼呆呆得看着我,加上她半个乳房露在外面下半身三角裤退到大腿处隐约看得到黑色浓密的阴毛,我的男根已经一柱擎天即将穿破裤子。

这时她才猛然回过神,用双手遮住重要部位怯怯的说:「你……怎麽会在这里?你……都看到了什麽?」

「二……伯母……我不是故意的。」

「你……都看到都听见了!?」

「……」我无言以对的呆立原处。

「天啊……!」二伯母眼角渗出了泪水不敢相信的望着我。

「……」

就这样沉默像一把尖刀不断的往我身上捅了一刀又一刀,我不时偷偷的望着二伯母呆滞的表情,月色及昏黄的灯光将她的皮肤衬托的更白皙更柔软,她右手捧着半露的乳房左手遮着下体湿润的阴洞手指间依稀看得到极黑发亮的耻毛,面对这成熟妖魅的美女半裸图小弟弟不断的充血使我站立的有点困难……

「小刚……你……裤子里……藏了什麽?」二伯母也注意到了。

「我……这……」

「过来我看看。」二伯母抓着我的手向她拉去。

「没什麽……真的没什麽!」我想这次是我胀红了脸。

二伯母用右手在我的短裤外沿着凸出的形状摸索着并不时抬头看我,接着把拉 拉下伸手将我肿账的阴茎拉出来。

「啊……」二伯母一脸惊吓的发出声音。

她痴痴的看着呈现紫红色的龟头布满青筋,手指缓缓的摩擦马眼溢出透明的液体使我腰间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酥麻「唔……唔……」

「小刚,二伯母给你……舒服,你答应我不许将今晚的事说出去,好吗?」

「二伯母……好……好……我不会说的……」接着她微微张开嘴伸出舌头舔一下龟头右手同时极有韵律的套弄着阴茎,我简直不敢相信二伯母有朝一日会像现在正在舔着我的阳具,小弟弟在她湿滑温暖的口腔里感到莫名的兴奋,二伯母闭起眼睛专注的替我进行口交,不一会儿只觉脑袋再度空白精门一开浓浓的精液全数射进了二伯母的嘴里「啊……啊……喔……」

二伯母嘴角流下一部份的精液其余的全都吞了进去,她舔了舔嘴角感觉她似乎很享受这种精味。

「不愧是年轻人浓浓的猩腥的量好多……」二伯母眼神飘渺勾魂的给我一个白眼。

「小刚,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

「嗯!」我觉得很虚弱。

她边整理衣衫边说:「唉!要不是你堂哥趁我…」她顿了一下,接着又说:「这畜生趁我自己在作那档子事的时候偷偷用V8录了下来,之後连合友恭用录影带威胁并强行奸淫了我,现在我也不会落的这样的不堪……」二伯母说着便哭泣了起来。

「二伯母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你不要哭。」我终於明白二伯母和堂姐在找什麽了。

「小刚你还小不会懂,一个女人到了这个虎狼之年最悲哀,丈夫对自己已经失去兴趣又不得不保住晚节,现在又要遭受亲生儿子的凌辱……

「唉……」

「……二伯母长的这麽美为什麽没人对你好?」

「那麽小刚你就千万不要像你堂哥堂弟这样,知道吗?」

「我知道,我会对二伯母好的。」二伯母总算眉开眼笑温柔的帮我把小弟弟擦乾净,我低头看着她显得莫名的爱怜不由自主的伸手摸她的脸,她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好吧!不早了我们都回房间休息吧!」

「嗯!」

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忙忙的穿好校服赶着上学去,心里却万分期盼晚上的到来,家荣哥的同学今天要来家里我得不能错过这场好戏。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