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漫改编 >

神鵰外传 ( 17 )

时间:2018-01-10 11:06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阿浪没倒下,在刀刃刺入胸膛的刹那,阿浪以左臂一档,锋利的刀穿透阿浪的左臂,同时,阿浪的剑刺穿十二丸藏的腹部,两人分别喷出如注血泉。 阿浪失去一手,十二丸藏重伤,然後

阿浪没倒下,在刀刃刺入胸膛的刹那,阿浪以左臂一档,锋利的刀穿透阿浪的左臂,同时,阿浪的剑刺穿十二丸藏的腹部,两人分别喷出如注血泉。

阿浪失去一手,十二丸藏重伤,然後,阿浪又看到了「该死的『空』」,「虚空」的压力,迫得阿浪喘不过气来,阿浪将剑舞成剑网,护住全身,只听见忽而来去的攻击不断地撞在剑网上。

几滴小石般大小的雨滴,揭开了雨的序幕,倾盆的大雨,狂泼在这个决斗的草原上,只剩一臂可战斗的阿浪,不禁几分着急,十二丸藏只出一刀,阿浪就得砍出十几刀防御,敌长我消,牺牲一臂换来的优势,眼看即将消褪。

倾盆的大雨,更加添了护身剑网挥动的阻力,阿浪开始气息不顺,身上的刀伤开始增加,虽都是轻伤,但对一个急速运功的人来说,情势越来越不利。

阿浪忽然撤去护身剑网,剑回背鞘,厚重的刀用力往地上一砸,草皮、砂石、烂泥,轰天飞起,接着阿浪消失在扬起土尘之中。

但在阿浪消失之前,阿浪背、大腿、肩头各中了三刀。

骇人的奇术,身为四淫之蛇妖,阿浪懂得也不少,十二丸藏发现,他的「梦之空」所面对的,竟然是一个紊乱的花团、尘土,而花团之中,也不断刺出剑来试探他的「空」。

阿浪的「漫天花雨」配合「绝情刀剑」,对上十二丸藏的「空之梦还」

花雨、尘土、烂泥飞散,撞击「空之梦还」,企图填满每一个「空」,再大的「空」,也是人造的,终也有填满的一天,梦,总会醒来。

「空」吸纳着每一分攻击,花草、烂泥总有用完的时候,花,总有谢的一天。

是「梦」先幻灭,或者「花」先凋谢?

多变幻梦,与冷酷绝情之战,阿浪、十二丸藏谁都没有把握。

一声响雷随着风雨爆碎,耀眼的闪光使两人眼前一黑,杀着一触而发!

花团炸开,碎成千万片瑰丽的花雨,「花随流水,刀剑十字」将每一片花瓣隐藏着刀意、剑心刺向「空」、「空」、「空」,无边际的「空」。

「空」早被填满,所以,「空」也消失,十二丸藏一手捂蛀腹部的血洞,梦一般的刀划向天际,一滴清泪不自觉滑落脸庞,衣袖随风飘动,因雨湿透沈重,迎向「刀剑花雨」的,是「泪之梦还」。

襄阳城郊的另一边,一灯大师、裘千仞、一灯大师精於医术的师弟西域僧,缓缓的走向不知名的远方,天落大雨,湿透的僧衣沈重许多,此时,一名俊美少年出现在三人眼前。

玄铁重剑,重剑无锋,来人正是杨过。

见到三名大师狼狈模样,杨过赶忙将其接到其安脚之处,与全真五子,与全真教众等见面。

老顽童一见故人一灯大师,吓得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叫道:「老顽童卑鄙无耻,无颜见人,快跑!快跑!」

裘千仞把将军府内血战详细说出,西域僧也藉着一灯大师的翻译,说出自己如何中计被捉,成为引诱一灯大师落网之饵。

杨过急道:「这麽说,那郭伯伯、郭伯母等人有可能都被捉了?!一灯大师,他们就算以天竺僧相诱,也没有人能制住您,你怎麽一副功力尽失模样?」

裘千仞叹道:「唉!师父不是因为受人袭击,而是为了要救人。」

杨过问道:「怎麽回事?」

一灯大师道:「当我到达对方指定地点,只见一个全身瘫痪的人在那,那人自称十三梦郎,说师弟在他手上,要救天竺僧,就要以一阳指内力帮他医好其伤。

一灯大师续道:「老衲虽愚鲁,却也并非不明轻重,从老衲踏入将军府,就接到对方威胁信件来看,王大人以再将军府布下一个局,将军府内侠士们一定遭逢变异,心系大局,怎可帮助敌人而耗尽自己真元?但基於佛心,又不禁为此人怜悯,也不忍牺牲多年相伴的师弟天竺僧。」

一灯大师道:「正当我犹疑不定时,也过了不算短时间,一名浪人模样之人背着满身血泊的阿浪前来,阿浪的重伤,正证明了我的猜想,将军府侠士遭劫,我知道阿浪功力不比老衲差多少,且不受佛门戒律羁绊,当下全力以一阳指为阿浪疗伤,希望伤癒的阿浪能去救出中原群侠。」

裘千仞叹道:「师父一用一阳指治人重伤,就会真元耗尽,五年之内无法再使任何武功,当年,我也以铁掌重伤瑛姑之子,诱使师父施用一阳指,却使得无辜婴儿死於非命。」

提起陈年恨事,一灯大师与裘千仞不禁合十道:「阿弥陀佛!」

杨过恨道:「王狗官好深的心计!」

一灯大师道:「阿浪功力一复,那名浪人竟说:『王大人想封你为十三太保,你已不为中原侠客所容,不如归附我们,未经你首肯,就请一灯大师帮你治伤,是我们王大人的一番诚意』」

一旁的十三梦郎闻言愤怒异常,骂道:『他是十三太保?那我呢?!』

浪人道:『你是第二件「礼物」。』

浪人续道:『武林四淫,皆以吸人功力为乐,十三梦郎的功力,是王大人送你的第二件见面礼,』

浪人说完话,走了,只见阿浪泛出诡异的笑容,十三梦郎惊恐的看着逐渐走近的阿浪,狂叫道:「这与原本计画不同!你们出卖我!说好叫这秃驴治我重伤的!」

阿浪笑道:「谁叫我比你有用得多?!」

裘千仞道:「阿浪会答应的,不论他想投靠王狗官,或者解救群侠,他都会吸取十三梦郎的功力。」

裘千仞续道:「本性奸邪的他,是不会守着一般伦常、规矩,他会做的,未达目的,他会不惜利用任何手段,就像将军府宴席大战,他不惜杀尽中原群侠以求自己、黄蓉的安全,若非师父真元耗尽,他一定会趁这个机会,吸取师父的内力。」

「伦常、规矩」四字,让杨过不禁思绪杂乱,与小龙女的师徒之恋,与郭伯母黄蓉之间跨越道德边线的情慾之爱翻腾如汤沸,一时脑袋几乎被困扰填满,而黄蓉的安危,撼动杨过原本以浮躁之心,裘千仞败给阿浪後即逃出将军府,国伯伯、黄蓉以及中原群侠的情况,只能由一灯大师转述阿浪、十三太保的对话来猜测,许多不安的夹杂,杨过不禁急火攻心。

一灯大师又道:「但,当阿浪将指尖插入十三梦郎的眉心,只见十三梦郎一阵诡异的笑容,突然全身活动自如,并对阿浪发出猛烈招数。」

「招数阴毒凶狠,奇形诡变,阿浪连中了十三重手。」

一灯大师叹道:「死了,死得很惨,愤怒的阿浪一刀一剑杀着十三梦郎,十三梦郎虽然武艺不错,却总逃不过阿浪的招式,耳朵、鼻子、手指、眼珠、那话儿、头皮、和一片一片的肉,不断缓慢的脱离十三梦郎的身体。」

一灯大师掐着手指,道:「我在一旁算过,杀到第一千零一刀时,十三梦郎一共攻出了十四招,但也几乎成了一副骷髅,血布全身,却还死不掉,最後握住阿浪的刀,将自己要害送入刀口,这才软倒死去。」

一灯大师叹道:「阿浪看了老衲几眼,说出浪人与他曾经过一栋屋子,大概在那个方向,似乎是王大人临时的指挥站,看见一名老僧在内,少了一只耳朵与一只拇指,说罢,阿浪飞快离去,而後….」

裘千仞接着道:「而後,我花了不少时间找到师父,再找到那间屋子,虽然我受内外伤不清,但对付那几个罗罗还措措有余,救出了师叔。」

一灯大师突然急道:「杨施主!你要去哪里?!」

「一剑西来,玄铁狂,重剑无锋,巧不工,乌云散落伤心雨,道尽天下悲欢苦,恨魔长道消,天地无道,天下若是地狱,杀戮即为救赎!」,声音由远处飘来,杨过无影无踪。

过了许久,全真五子与众教众在附近遍寻不着杨过,垂头丧气回落脚处,一灯大师与裘千仞等人不禁叹息担忧,一个熟悉声音伴随两个娇俏的倩影,道:「过儿还是气盛,只身深入虎穴,唉!」

来人身着夜行黑衣,一个美艳带着成熟风韵的清丽,另一个有着诱人标致带着少女的俏美。

众人不禁一愣,道:「你们…….?」

阿浪没倒下,在刀刃刺入胸膛的刹那,阿浪以左臂一档,锋利的刀穿透阿浪的左臂,同时,阿浪的剑刺穿十二丸藏的腹部,两人分别喷出如注血泉。

阿浪失去一手,十二丸藏重伤,然後,阿浪又看到了「该死的『空』」,「虚空」的压力,迫得阿浪喘不过气来,阿浪将剑舞成剑网,护住全身,只听见忽而来去的攻击不断地撞在剑网上。

几滴小石般大小的雨滴,揭开了雨的序幕,倾盆的大雨,狂泼在这个决斗的草原上,只剩一臂可战斗的阿浪,不禁几分着急,十二丸藏只出一刀,阿浪就得砍出十几刀防御,敌长我消,牺牲一臂换来的优势,眼看即将消褪。

倾盆的大雨,更加添了护身剑网挥动的阻力,阿浪开始气息不顺,身上的刀伤开始增加,虽都是轻伤,但对一个急速运功的人来说,情势越来越不利。

阿浪忽然撤去护身剑网,剑回背鞘,厚重的刀用力往地上一砸,草皮、砂石、烂泥,轰天飞起,接着阿浪消失在扬起土尘之中。

但在阿浪消失之前,阿浪背、大腿、肩头各中了三刀。

骇人的奇术,身为四淫之蛇妖,阿浪懂得也不少,十二丸藏发现,他的「梦之空」所面对的,竟然是一个紊乱的花团、尘土,而花团之中,也不断刺出剑来试探他的「空」。

阿浪的「漫天花雨」配合「绝情刀剑」,对上十二丸藏的「空之梦还」

花雨、尘土、烂泥飞散,撞击「空之梦还」,企图填满每一个「空」,再大的「空」,也是人造的,终也有填满的一天,梦,总会醒来。

「空」吸纳着每一分攻击,花草、烂泥总有用完的时候,花,总有谢的一天。

是「梦」先幻灭,或者「花」先凋谢?

多变幻梦,与冷酷绝情之战,阿浪、十二丸藏谁都没有把握。

一声响雷随着风雨爆碎,耀眼的闪光使两人眼前一黑,杀着一触而发!

花团炸开,碎成千万片瑰丽的花雨,「花随流水,刀剑十字」将每一片花瓣隐藏着刀意、剑心刺向「空」、「空」、「空」,无边际的「空」。

「空」早被填满,所以,「空」也消失,十二丸藏一手捂蛀腹部的血洞,梦一般的刀划向天际,一滴清泪不自觉滑落脸庞,衣袖随风飘动,因雨湿透沈重,迎向「刀剑花雨」的,是「泪之梦还」。

襄阳城郊的另一边,一灯大师、裘千仞、一灯大师精於医术的师弟西域僧,缓缓的走向不知名的远方,天落大雨,湿透的僧衣沈重许多,此时,一名俊美少年出现在三人眼前。

玄铁重剑,重剑无锋,来人正是杨过。

见到三名大师狼狈模样,杨过赶忙将其接到其安脚之处,与全真五子,与全真教众等见面。

老顽童一见故人一灯大师,吓得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叫道:「老顽童卑鄙无耻,无颜见人,快跑!快跑!」

裘千仞把将军府内血战详细说出,西域僧也藉着一灯大师的翻译,说出自己如何中计被捉,成为引诱一灯大师落网之饵。

杨过急道:「这麽说,那郭伯伯、郭伯母等人有可能都被捉了?!一灯大师,他们就算以天竺僧相诱,也没有人能制住您,你怎麽一副功力尽失模样?」

裘千仞叹道:「唉!师父不是因为受人袭击,而是为了要救人。」

杨过问道:「怎麽回事?」

一灯大师道:「当我到达对方指定地点,只见一个全身瘫痪的人在那,那人自称十三梦郎,说师弟在他手上,要救天竺僧,就要以一阳指内力帮他医好其伤。

一灯大师续道:「老衲虽愚鲁,却也并非不明轻重,从老衲踏入将军府,就接到对方威胁信件来看,王大人以再将军府布下一个局,将军府内侠士们一定遭逢变异,心系大局,怎可帮助敌人而耗尽自己真元?但基於佛心,又不禁为此人怜悯,也不忍牺牲多年相伴的师弟天竺僧。」

一灯大师道:「正当我犹疑不定时,也过了不算短时间,一名浪人模样之人背着满身血泊的阿浪前来,阿浪的重伤,正证明了我的猜想,将军府侠士遭劫,我知道阿浪功力不比老衲差多少,且不受佛门戒律羁绊,当下全力以一阳指为阿浪疗伤,希望伤癒的阿浪能去救出中原群侠。」

裘千仞叹道:「师父一用一阳指治人重伤,就会真元耗尽,五年之内无法再使任何武功,当年,我也以铁掌重伤瑛姑之子,诱使师父施用一阳指,却使得无辜婴儿死於非命。」

提起陈年恨事,一灯大师与裘千仞不禁合十道:「阿弥陀佛!」

杨过恨道:「王狗官好深的心计!」

一灯大师道:「阿浪功力一复,那名浪人竟说:『王大人想封你为十三太保,你已不为中原侠客所容,不如归附我们,未经你首肯,就请一灯大师帮你治伤,是我们王大人的一番诚意』」

一旁的十三梦郎闻言愤怒异常,骂道:『他是十三太保?那我呢?!』

浪人道:『你是第二件「礼物」。』

浪人续道:『武林四淫,皆以吸人功力为乐,十三梦郎的功力,是王大人送你的第二件见面礼,』

浪人说完话,走了,只见阿浪泛出诡异的笑容,十三梦郎惊恐的看着逐渐走近的阿浪,狂叫道:「这与原本计画不同!你们出卖我!说好叫这秃驴治我重伤的!」

阿浪笑道:「谁叫我比你有用得多?!」

裘千仞道:「阿浪会答应的,不论他想投靠王狗官,或者解救群侠,他都会吸取十三梦郎的功力。」

裘千仞续道:「本性奸邪的他,是不会守着一般伦常、规矩,他会做的,未达目的,他会不惜利用任何手段,就像将军府宴席大战,他不惜杀尽中原群侠以求自己、黄蓉的安全,若非师父真元耗尽,他一定会趁这个机会,吸取师父的内力。」

「伦常、规矩」四字,让杨过不禁思绪杂乱,与小龙女的师徒之恋,与郭伯母黄蓉之间跨越道德边线的情慾之爱翻腾如汤沸,一时脑袋几乎被困扰填满,而黄蓉的安危,撼动杨过原本以浮躁之心,裘千仞败给阿浪後即逃出将军府,国伯伯、黄蓉以及中原群侠的情况,只能由一灯大师转述阿浪、十三太保的对话来猜测,许多不安的夹杂,杨过不禁急火攻心。

一灯大师又道:「但,当阿浪将指尖插入十三梦郎的眉心,只见十三梦郎一阵诡异的笑容,突然全身活动自如,并对阿浪发出猛烈招数。」

「招数阴毒凶狠,奇形诡变,阿浪连中了十三重手。」

一灯大师叹道:「死了,死得很惨,愤怒的阿浪一刀一剑杀着十三梦郎,十三梦郎虽然武艺不错,却总逃不过阿浪的招式,耳朵、鼻子、手指、眼珠、那话儿、头皮、和一片一片的肉,不断缓慢的脱离十三梦郎的身体。」

一灯大师掐着手指,道:「我在一旁算过,杀到第一千零一刀时,十三梦郎一共攻出了十四招,但也几乎成了一副骷髅,血布全身,却还死不掉,最後握住阿浪的刀,将自己要害送入刀口,这才软倒死去。」

一灯大师叹道:「阿浪看了老衲几眼,说出浪人与他曾经过一栋屋子,大概在那个方向,似乎是王大人临时的指挥站,看见一名老僧在内,少了一只耳朵与一只拇指,说罢,阿浪飞快离去,而後….」

裘千仞接着道:「而後,我花了不少时间找到师父,再找到那间屋子,虽然我受内外伤不清,但对付那几个罗罗还措措有余,救出了师叔。」

一灯大师突然急道:「杨施主!你要去哪里?!」

「一剑西来,玄铁狂,重剑无锋,巧不工,乌云散落伤心雨,道尽天下悲欢苦,恨魔长道消,天地无道,天下若是地狱,杀戮即为救赎!」,声音由远处飘来,杨过无影无踪。

过了许久,全真五子与众教众在附近遍寻不着杨过,垂头丧气回落脚处,一灯大师与裘千仞等人不禁叹息担忧,一个熟悉声音伴随两个娇俏的倩影,道:「过儿还是气盛,只身深入虎穴,唉!」

来人身着夜行黑衣,一个美艳带着成熟风韵的清丽,另一个有着诱人标致带着少女的俏美。

众人不禁一愣,道:「你们…….?」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