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我的援交事件簿

时间:2018-01-22 15:1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在现代社会,所谓「笑贫不笑娼」,我觉得都有一定道理,只要不是被迫的,这都可算是一种工作,而且我也要附出代价的。 当然,在一些道貌岸然的人眼中,会觉得我这想法不可接受

在现代社会,所谓「笑贫不笑娼」,我觉得都有一定道理,只要不是被迫的,这都可算是一种工作,而且我也要附出代价的。

当然,在一些道貌岸然的人眼中,会觉得我这想法不可接受,但我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已,也没有伤害到别人。

我来自一个普通的低下家庭,父亲在地盘做杂工,在40多岁才回大陆娶妻,我母亲年轻时很美,可惜她丈夫早死,一早就守寡,还带着个年幼的儿子,所以,她才会在25岁那年嫁给我父亲。

到了香港後,她因为没有学识,只能在酒楼洗碗,可能是太辛劳了,所以她变得很憔悴,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老了二十岁,一双手布满皱纹,所有的美丽都被时光洗去。

可是,我却遗传了她的美貌。

我从少就知道自己长得很美,裙下之臣多不胜数,可是,我对那种小男生没兴趣,我不想像我母亲一样,被生活摺磨,过着低下的日子,所以,我一直很自爱,直到现在还是处女,我不想随便就将自己给了一个小男生,然後很快结婚,生一堆小孩,我不要过这样的人生。

事件(一) --- 出卖初夜

在某个星期天,我在街上碰到一个很久没见的小学同学敏敏,我们在小学毕业後就没再见过面,若不是她叫我,我根本认不出她,她化了一个浓装,穿着得很成熟美丽,还挽着一个我很喜欢的名牌手袋。

我们在一间café闲聊,我忍不住问她现在在做什麽,她说她已经没有读书了,还搬了出来一个人住,我很好奇她甚样生活,还可以负担这样的高消费,几经试探,她才肯说她在接私钟,但她说她不是什麽人都接,她的客人都是专业人士,而且很出得起钱,替她介绍客人的华姐很吃得开,她的人脉很广,而且她的 “女孩” 都要是质素很高的年轻女孩。

敏敏问我是否有兴趣做part-time,还对我说我这样漂亮,一定符合华姐的要求。

我想了一会,再看到敏敏的漂亮打扮,就决定先见一见那位华姐再说。

敏敏立刻就替我约了华姐见面,地点是某五星酒店的房间,我从未踏入过这样华丽的地方,华姐年约四十多岁,年纪可能同我母亲差不多,但非常漂亮,很有气质,我对她很有好感。

她见了我,也很满意,说我会非常受欢迎,还一直游说我加入,说可以同我三七拆账,我也有些心动,当她知道我还是处女时,她很惊喜,说她正有些大客想找处女开苞,但漂亮的女孩又是处女的不太多,那些客人可以出很高价钱,她还说,女孩子的第一次总会要给人的,与其随便就便宜了男人,不如为自己争取最好的,我其实很同意她的想法,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失身的原因。

几经考虑,我决定一试,华姐立刻替我在房内拍了一辑照片,我穿上了她准备的性感内衣,把美好身材表露无遗,之後,她带我到一个妇科医生处做检查,以证实我仍是处女,她解释,她的客人出了钱,不能货不对办,我也同意她的看法,在看完医生後,她说会尽快call我,叫我等她的电话。

几日後,我接到华姐的电话,她说她替我选了一个客人,他出的价钱最高,陪他一夜,我可以有一万元,若客人满意,还会有贴士,我很震惊,估不到我的初夜竟可以卖这样的价钱,这价钱对一个学生妹来说是天价,我就同意了。

而时间定在周末,地点则是一间位於港岛区的酒店,华姐告诉我10时到达,直接上房,而她於早一日转了五千元给我,说完事後她会再给我尾数。

到当日,我告诉父母我会到同学家中温习,今天不回家了。

我穿了华姐送给我的高级内衣和裙子,到达目的地後,我很紧张,手心也渗出了汗,我犹豫了好一会才按门铃,门打开後,我见到一个中年男人,他年约四十多岁,有些微秃头,身形略胖,有个小肚腩,我心中早就想过,可以出这麽多钱,买这种服务的人,不可能还会年轻,只要看起来不是太讨厌就已经好了。

他只穿了浴袍,见到了我,眼中流露出惊喜。

我进入房後,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他就开口说: “不用紧张,你先去洗个澡。

” 他给了我一件浴袍,我接过,就往浴室走去,那浴室全是大理石,几乎比我家还要大,我在浴缸中浸泡,觉得很舒适,之後,我起身站在大镜前,细细的端详自己的身材,我的身材很好,乳房很丰满,而且乳尖还是美丽的玫瑰色,我的腰只有21寸,双腿也很修长,足踝纤细,肌肤很白,我私处的阴毛很柔软,让我的处女地若隐若现,我看了一会,想到不久之後,这副身体就要给一个陌生男人押玩,就有点怕,但我想起了那笔钱,就又鼓起了勇气。

我穿上了浴袍,内里不着寸缕,就推门出去,那男人坐在床边,见我出来,就立即站起身,眼中都是情慾和渴望,我面变得通红,虽说有心理准备,但我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他走到我身边,把我的浴袍脱下,我的裸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眼前,他发出一声赞叹,伸出手抚摸我的乳房,还说道: “很美,色泽鲜明,嫩滑 有弹性,果然是好货色…”接着,他把我拉向床,叫我打横躺下,他把我的双腿曲起,他自己则站在床边,正对着我的双腿间,他细细地观赏我的春色,手不住的抚摸我的身子,由高耸的胸部,到纤细的腰枝,平坦的小腹,一直到我的处女地,当他的手碰到我下身时,我全身一振,觉得很害羞,忍不住伸出手掩着我的私密处,不想让他看,他发出笑声,拉开了我的小手,说: “不用怕,我又不会吃掉你,对了,是你会吃掉我呢,知道你会吃掉我那里吗?”说着,他脱下了自己的浴袍,他里面一样是全裸,而且下体早就勃起,我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分身,只觉他的阳具看起来很大很粗,我不知男人的size应该如何才叫大,但我觉得那形状很丑陋,还有点恶心,他拉起我的手,把他的阳具塞入我手中,并对我说: “喜欢吗? 待会它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我感到手中的硬物很硬很烫,我不敢想像那东西塞入我体内会是如何。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他已经从我手中抽出了他的巨物,他弯下身,把我的两腿再拉开一点,并用枕头把我的臀部托高,他低下头,伸手检查我的私处,又拨开了我的毛发,小心的将一只手指探入 “果然是处女,洞口还这样窄,这是处女膜吧,很好,很好…” 我被他弄得开始喘气,虽然我有自慰,但毕竟不同於由别人抚弄的快感那麽大,我的汁液开始渗出,他笑着说: “这麽敏感,也好,要湿一些才好玩。

”接着,他跪下,把整个脸埋入我下体,我惊得缩起了腿,想向後退,但他用力按着我,不让我退缩,他开始用舌头舔吻我的阴部的娇嫩肌肤,他的唇舌功夫很高明,我很快就很享受,身体变得很热,小腹好像有一团火升起,我不禁发出了呻吟,扭动着细腰迎合他,而我的爱液汹涌喷出,把身下的枕头洒得一片潮湿,他持续吻了好一会儿,大概也觉得很兴奋,就突然站起来,喘着气对我说: “我要来了,你准备了…” 他用多一个枕头将我的臀部再托起,还在枕头上面舖了一块白色的丝巾,之後,他把他的阳具贴向我,我立刻感到一股灼热烫着我的娇嫩,他在洞口摩擦了一会,对我说: “这是你由女孩变成女人的重要时刻,要记着啊!!”说完,他就用力挺腰,把他的巨物顶入我的小洞,我痛得大叫了一声,原来第一次真的这样痛,他只是入了小部份,我就己经受不了,哭着说: “不要,好痛,请你停下来…” 但他回应我说道: “不行了,我不能停,你乖一点,别怕!”他扶着我的腿,不理我的哭喊,还在一步步的慢慢向内推进,我觉得下体好像被撕裂般,我不停哭,手抓着床单,几乎可以把床单握碎。

他见我真的受不了了,终於停下来,俯下身子,双手轻柔的抚弄我的乳房,又吻去我的眼泪,在我耳边低声说: “乖,没事的,任何女人都有这一天,很快你就会很享受,放松一些,别紧张,把腿再张开一点…”我听到他的话,也明白现在我没有退路了,只可以配合他,所以,我尽力放松自己,把腿向两旁伸展,把阴道尽量扩张到极致,他停了一会,见我不再哭了,便又开始动,这次,可能我放松了,他可以缓缓地进到更深,我的阴道也开始收缩迎合着他,他越动越快,突然一下用力挺腰急刺,我觉得一阵剧烈的痛感传来,他发出一阵吼声,原来他已经成功突破了所有障碍,我的处女膜完全破了,在他顶到了我的最深处时,他低头看着我的下身,抽出了那块白丝巾,上面有着点点血丝,他满意地将那块丝巾给我看: “看到吗,这是你的处女血呢!”我有点感触,因为自己从现在起,已经与以前完全不同了,但我并没有什麽时间去细想,因为他的巨物仍在我小穴中,他抬高了我的腿,要我纒着他的腰,我听话的照做了,他就扶着我,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着,九浅一深,我渐渐得了乐趣,当他出时,我觉得很空虚,就不由自主的移向他,当他入时,我觉得很兴奋,很想他再用力插我,连他的肚腩摩擦着我平滑的小腹时,我都觉得很刺激,我不知自己原来可以这样淫荡,我尽情地大声呼叫,阴道收缩得很利害,把他的阳具夹得很紧,直到他终於射了,他才搂着我躺下。

他告诉我,他是美国华侨,在美国的生意很大,今次是经香港到中国倾生意,而那笔生意成了,他很高兴,他与华姐认识了很多年,每次回港,他都会叫华姐替他找女孩,今次出手很高,一方面是因为想找个处女开苞庆祝,另一方面是他见到我的照片後很喜欢我。

他很满意我的表现,给了我很多小费,在他离港前,我再到了他房间两次,他还带我到酒店下面的商场,让我买了很多东西,包括我一直想要的那个名牌手袋。

而华姐也很满意我,我成为了她的王牌,也从此开始了我的援交生涯。

感谢版大无私分享

难得一见的好帖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