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人妻少妇无奈的出轨实录

时间:2018-01-22 15:1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社区,位於新竹市郊区,拥有32户独立高级住宅。 早上10点,社区管委会总干事亚明上班没多久,办公室桌上的电话铃响起, 亚明拿起话筒说: 「社区总干事!您好!」话筒传来

社区,位於新竹市郊区,拥有32户独立高级住宅。

早上10点,社区管委会总干事亚明上班没多久,办公室桌上的电话铃响起,

亚明拿起话筒说:

「社区总干事!您好!」话筒传来:

「总干事你早!我是徐太太啦,不好意思,来我家一下好吗?有点事想请你帮

忙!」

徐太太姓林名淑娟,是社区里的住户,大学毕业,34岁,先生是读大学时的

学长,在市区开设贸易公司,家境不错,育有一男一女,在教育大学附属小学读书

。她虽然不是顶尖的美女,但外表亮丽,个性温柔,潇洒的气质特别显示出女性成

熟的美艳,尤其白晰的皮肤,丰盈均匀的身材,再加上一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让

人感到娇柔、善解人意、有另种知性和感性之美!

通常白天老公上班,小孩上学,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闲来无事,常打电话找亚

明聊天,她感到亚明的知识领域很广,社会经验丰富,所以常会约亚明到她家喝下

午茶,谈些紫微斗数,或聊人生情事。

亚明56岁,社区管理委员会的总干事,台北工专毕业,身高1米68,体格

健壮,未到社区服务前,是某知名纺织厂的厂长,80年因小老板到大陆投资设厂

,被派往大陆新厂任职,数月後因不适於大陆的工作环境,在多次申调返台未果後

,毅然申请退休,当时还让许多同事感到可惜及不解!返台後,在家里休息了一阵

子,後来转经介绍进入【亚士都】上班,在社区服务多年,徐太太的美貌让他睽违

很久,常藉机跟徐太太聊天,两人就像知己一样,相当熟络。

放下电话,亚明离开办公室,走进徐太太家,见徐太太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

,脸色有点苍白,没有往常的神采,又好像有点不知舍措的样子,气氛有点跟往常

不太一样,亚明感觉怪怪的,忙问道:

「什麽事?」

「不好意思,有点事想麻烦你,来!来请坐!」

亚明在对面沙发坐下,徐太太原本有点苍白的脸此时又变得微微红晕,小巧微

翘的红唇缓缓的说道:

「是个很难为情的事,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包括我老公在内,不然我

就完了,你可以吗?」

「什麽事?很严重吗?」

「哦!是点私事,只是??只是?是很难为情的事,你要先答应我,这件事,

事後绝不能说出去,我才能告诉你,不然我只有去找医生了!」

「找医生?你生病了?」亚明说:「生病是该找医生!什麽病?」

「唉呦!不是生病啦,只是??只是??只是出了点问题,想请你帮忙。」

徐太太急得秀脸一阵红一阵白,双手直摇的说:

「你一定要先答应我,发誓绝不会跟第三者说,包括你的亲密家人及我老公在

内,我才能请你帮忙,不然是会出问题的。」

亚明见徐太太说得那麽严重,心里实在想不透到底发生什麽事情,不是生病?

不能给别人知道的事?那会是什麽事?心里有点呐闷也感好奇,只得说道:

「好!我答应你,绝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见徐太太闭上眼睛,良久!争开大眼直视着亚明说:

「你知道我老公今早出国去了吧!都是这个死人惹的祸,不然也不用那麽丢脸

的来麻烦你,是这样的,我看你为人老实诚恳,不像是会占人家便宜的人,才

敢厚着脸皮找你帮忙,也望你不要误会,因为这种事去医院,我怕会被医生取

笑,所以想来想去,只好找你。」

徐太太一双晶莹的眼睛,彷佛一潭深水,望着亚明继续说道:

「我老公今天要出国,昨晚我们?我们相好,因为不是安全期,我叫他用保险

套,做完後可能太累了吧,老公那根没抽出来,我们就相拥睡着了,早上忙着

送老公出国,及小孩上学,回来後整理房间,才想到昨晚用过的保险套,不知

老公丢在那里,要赶快处理,免得小孩回来後发现,那知道垃圾桶、床上、床

下、整个房间都找不到,後来想该不会是我老公睡着时,那个东西没有抽出来

,而掉在里面吧?我赶紧拉下内裤用手指往里面摸,哇!还真的在里面,我慢

慢的用手指想把它挖出来,可是?感觉到它好像愈挖愈进去,我心里一急,怕

再挖下去会把它给挖进子宫去。」

说到这里,徐太太那双大眼已含着泪水,必竟说的是难为情的事,而且面对着

既非老公,也不是医生的男人诉说这种事,羞愧直让她两颊通红,愈说声音愈小!

而亚明听到这里,也愕在那里,有种不知身在何处之感,心想莫非是听错了?她为

何要告诉我这种闺房之事?但见徐太太那娇羞如花的样子,可又不像作梦!亚明急

着问道:

「那该怎麽办?」

「想请你帮我把它拿出来!」

帮她拿出来?亚明这下真的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事找我?有没有搞

错?忙说道:

「什麽?帮你拿出来?这不太好吧?」想了想亚明又说:

「这?你会让我??让我看光光的,而且?手指要放入你那里面去!我???

我们可以这样做吗?」

「那怎麽办?」徐太太嘟着小嘴说:

「只要你不说出去,给你看我是无所谓!我不敢去找医生,老公又不在,不然

!现在该怎麽办?」

是的!该怎麽办?这种事找我?不妥!亚明心想,我又不是柳下惠!平常看她

那均匀熟透的身材,指弹既破雪白细嫩的肌肤,就已让人想入非非了,这下要是看

了她的私处,而且又要用手指插入私处,这种就像做爱前做的爱抚前戏,难保控制

得了自己的色慾?万一控制不住,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那?後果怎麽办?谁来

负责?她不怕我趁机欺负她吗?正当亚明在想要拒绝,或想该怎麽来处理的同时,

徐太太突然把裙子拉起来说道:

「不管了,来帮我拿出来吧!」

坐在徐太太对面的亚明,猛见裙摆下,露出雪白光滑的大腿,两腿微张,大腿

尽头,乌黑黑的一片,黑漆漆草丛下的中间,有一道粉红色的裂缝,她竟然没有穿

内裤,见到这种景象,亚明两眼发直,真呆住了!也看傻了!

娇羞的徐太太看着发愕的亚明,两只眼睛直盯着自己的下体看,脸颊有点发烫

!无可奈何的站起来,走到亚明身旁说:

「别看了,还是先去洗手吧!」

说完拉着亚明往洗手间走去,这时的亚明脑海一片空白,心里直想着裙底下的

景象,任由徐太太摆布,匆匆把手洗净後,跟随着徐太太走回客厅,徐太太往沙发

上躺下,拉起裙子下摆,张开雪白的双腿,私处小溪花瓣微开,娇羞的说道:

「快点!别发呆了,我都不怕!你怕什麽?帮我拿出来吧!我相信你!」

听徐太太这麽一说,亚明回过神来,见一切已无法退却,而且有个那麽诱人的

桃花小穴摆在眼前,实在让人心动得厉害!有机会一亲芳泽,更况还是她自愿的,

心想这是在帮她的忙,假如再拒绝,真有点不近人情、说不过去了,虽然觉得尴尬

,也只得说道:

「那??对不起了」

徐太太的私处,散发着新鲜成熟的美感,虽有过生育,但完全看不出来,雪白

平坦的肚皮下,耻毛黑漆漆一片,又浓又多,倒呈三角形,散布整个大腿根部,在

耻毛淹盖下,小穴丰满像座小丘,有如神秘溪谷,中央一条粉红色的裂缝,两边双

丘微微隆起!依亚明的经验,耻毛浓黑又多的女性,多属性慾强烈者,不知道徐太

太是不也是这类女性?

亚明小心翼翼的,拨开粉红色的花瓣裂缝,慢慢的将右手食指插入,阴道很紧

,但已有淫水,顺畅的插入!徐太太是个良家妇女,私处大开让不是老公的男人手

指插入,这还是头一遭,此时虽然已有准备,但男人的手指插入阴道里面,使她没

有办法不去感受,这种感受引发了一股没有想过,也未曾有过的异样淫秽慾念。

心里一急,本能的合并双腿,这一来亚明插入小穴的手被双腿夹住,大姆指自

然的按碰到女人最敏感地部位、阴蒂,刹那!徐太太就像被触电的感觉,忍不住「

啊!」的叫了一声,紧随而来,身体产生了一种微妙、难以忍受的焦炙感,有点晕

眩,小穴里痒痒的,在好受与不好受之间让她无法判断应否继续下去。

这时被手指按住的阴蒂,已不由自主地,慢慢勃起,像颗小肉球,炽热的感受

到一股骚慾,小穴深处已有花蜜慢慢渗出,不听指挥的身体,让她感到羞愧极了!

越想冷静,羞愧焦躁感就越加强烈!

亚明的的右手被大腿夹住,手指无法再继续插入也无法抽出,左手扶着雪白滑

嫩的大腿,心想!这女人竟是如此的敏感,只手指轻轻的一碰,就如此荡漾!再继

续下去,那不知会变成怎麽样?闷呐该不该继续下去!左手忍不住在雪白的大腿上

轻抚,并轻声的说:

「你还好吧?可以吗?你腿要张开,不然我无法弄!」

徐太太可真是百感交集,想到死鬼老公那麽不小心,如今让自己的私处,被别

的男人手指插入,虽然是自愿的,但一种不安、羞愧的情绪,掺杂着另股不知由何

处而来,无法抗拒的的慾念,全身发烫,满脸通红,无奈的说道:

「好嘛!但你要轻一点!」

徐太太再度把雪白的大腿缓缓张开,亚明左手轻轻的把粉红色阴唇尽量拨开,

右手食指在阴道里上下左右的探寻,终於在子宫颈旁碰到了保险套,经来回勾挖数

次,奈!淫水愈来愈多,阴道里润滑无比,手指却一直在保险套旁滑过,无法顺利

勾出。

此时徐太太已被挖弄得皱起眉头,脚指往上翘起,微微发抖,身体深处一股热

流慢慢在扩散,虽然强忍着,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嗯??喔?之声,亚明见状,感

到这女人可真是性感尤物,怎麽会淫水蜜汁那麽多?单一只手指在湿淋淋的小穴

里,跟本无法取出沾满淫水的保险套,只得跟徐太太说道:

「里面的水好多,太湿了,又滑滑的,一只手指没有办法,我想用两只手指,

用夹的试试看,你要忍耐一点!」

手指抽离阴道,徐太太顿时感到小穴空虚,骚痒难过,蜜汁跟随着手指缳缳流

出,小穴的肉丘业已微微隆起,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阴蒂凸出,夹带着一种淫秽

的慾念,徐太太虽然想快点把保险套拿出来,但又想继续拥有这种不曾有过快感慾

望,矛盾的心情,让徐太太难以取舍,只好娇声细语的说道:

「你要快一点,我快忍不住了!」

亚明见徐太太如此娇羞狐媚模样,眼前成熟、雪白、娇嫩的双腿,小腿均筠,

脚趾整洁白嫩,大腿丰腴,根部乌黑黑一片阴毛,微卷发亮,粉嫩微隆的小穴,洞

口微开,沾满着有如朝早露水般的蜜汁淫水,在在的诱惑着?原本不敢存有丝毫淫

念的亚明,此时心跳加速!本来要再度插入的手指,忍不住、不听话的游向小阴唇

及阴蒂上来回轻轻的摸抚?按?旋?寇?扭!

亚明裤裆里的小兄弟,不知道在什麽时候,已膨胀得像根烧红的铁棒一样,又

烫又硬,令人无法忍受的淫念,促使呼吸加速,满脸胀得通红,手指不听指挥的加

速拨弄着阴蒂,另一只手在小穴旁,及大腿内侧,轻轻的来回摸抚,捏扭!

徐太太本来难以忍受的淫念,经亚明巧妙的手指来回抚弄,一下子像洪水般的

暴发,全身发热,身体好像快被溶化,两颊有如酒醉般的通红,嘴里不由得发出,

嗯?嗯?之声,身体微微颤抖,双手紧捉着沙发边沿,头向後仰,屁股微微往上擡

,采取把小穴尽量配合着亚明抚摸的姿势!此时徐太太已陷入以前未曾有过的兴奋

快感的漩涡里,顾不得羞耻,大声的喊出,嗯ㄚ?嗯ㄚ?呻吟声!

见徐太太如此热烈反应,亚明情慾高仰,男人原始本能的冲动,已逼使他渐渐

的无法忍受,失去原本的理智,根本忘记要取出保险套的情事,身体不由自主的往

徐太太压去,嘴里说道:

「我忍不住了??我想要??」

徐太太此时,同样的感到,自己也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强烈慾念及

快感,在在让人无法抵挡,跟老公做爱也没有过!好吧!不管了!就这麽一次就好

!管它什麽老公,什麽贞节,全丢在脑後,一次就好!火烫的身躯急着要享受这种

高潮!正当想接纳亚明的同时,突然想到!啊!不行!保险套还在里面,现在怎麽

可以?急着一边推住亚明一边説:

「不行!不行!保险套还在里面,要先把它拿出来,不然弄进子宫里面去要怎

麽办?会出问题的!」

亚明一听,回过神来,停住压下去的身体,想到自己的冲动,感到万分的惭愧

,望着徐太太红晕的脸,俯下头去,深情的,像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一下徐太太

微湿的红唇,不舍的説:

「对哦!我真该死!OK!来!是要先把它拿出来!」

同时嘴唇移到徐太太耳朵旁,轻声的说道: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可是你实在太美太诱人了!让我无法抗拒,更加下面

迷人的宝贝小妹妹,让人不想也不行,差点做错事,不会怪我吧?」

「傻瓜!没有人会怪你!」徐太太温柔娇羞的说:

「不过你实在也厉害!那双手,就把人家弄得欲生欲死,我一直没有过这种感

觉,我不会怪你的!我们还是先把那个讨厌的保险套拿出来,假如?假如?假

如你真想要!我会??我会给你的,好不好?」

亚明听徐太太这麽说,知道徐太太业已心动,但还是先要把保险套取出来,其

它以後再说,赶忙拨开小穴,伸入两只手指,在小穴里掏挖,又挖又夹的,手指在

阴道进进出出,比做爱还要强烈,徐太太被挖得全身发烫,强忍着一股,阵阵而来

的高潮,粉红色阴唇也完全变成暗紫色,小穴里的肉壁不停颤抖,小嘴咬紧下唇,

雪白的喉咙,发出嗯?嗯?呻吟,屁股愈擡愈高,让手指能尽量深入,这样过了两

三分钟,亚明额头已冒出汗水,还是无法取出,亚明说:

「不行!我看你把身体翻转过来,再试试看!」

徐太太依言翻转身体,头埋在沙发里,双腿跪在沙发边沿,雪白的屁股高高翘

起,屁股眼及阴户尽量张开,亚明再度把手指插入,这种姿势能让手指全根没入,

两只手指顺利的夹住保险套,终於在蜜汁泛滥中,慢慢的把保险套给夹出来。

事情应该到此结束,但这两个人高胀的淫慾,并未因保险套拿了出来而退去,

相反地,两个人同时感到,没有保险套的压力,但心里产生了挖弄及被挖弄後的快

感,渴望持续的慾火一直焚烧着两人,这时几乎已瘫痪在沙发上的徐太太,身体翻

转回来,让下身赤裸的身躯,陈躺在沙发上,意识蒙胧的说:

「谢谢你!真的好感激你!」半饷!见亚明没有动静,呆呆的蹲跪在大腿中间

,一双眼睛直视视的,望着自己赤裸的下体,徐太太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麽,勉强撑

起软绵绵的身子,伸手摸着亚明的脸颊,眯着双眼,娇语轻声的说:

「你想要?」

亚明股间的小兄弟已直挺挺的顶着内裤,又硬又热,难过极了,伸手捉住徐太

太摸在脸颊的手,往股间小兄弟摸去,徐太太的手碰到顶着裤子的阳具,好像发现

宝贝似的紧握着,湿润的小嘴,微微开启,迎向亚明的嘴唇,热烈的允吻着,湿热

的舌头伸入亚明嘴里,任由亚明吸吮,身体深处,淫荡的慾念,阵阵扩散,忍不住

拉开亚明裤裆的拉链,手伸入内裤捉住硬梆梆粗壮的肉棒,一松一紧的套弄着。

突然「哇!」的喊叫一声!感觉到手中的肉棒怎麽会那麽粗长?竟比老公的那

只大上一倍有余?心想!这只肉棒要是放入小穴,小穴容纳得下吗?会插进子宫里

去吗?万万没想到亚明竟有这种,会让女人飞上西天,可爱但也让人感到可怕的肉

棒?玉手紧紧握住,感到又硬!又烫!心里又爱又怕!

亚明伸手解开徐太太的上衣钮扣,脱掉上衣,奶罩,全身只剩下裙子,上身赤

裸,露出雪白丰满的奶房,软绵绵像棉花一样柔软,粉红色有如樱桃的奶头,已坚

硬凸出,嫩滑的肌肤,微微发烫,亚明把徐太太轻轻的推躺在沙发上,嘴巴含住奶

头,舌头来回上下的舔弄,轻咬、吸允、弄得徐太太全身舒浪,颤抖!小嘴?啊?

啊?的呻吟,一种奇妙的官能感觉遍满全身,下体子宫紧缩的反应着,花芯里的蜜

汁缳缳大量的流出,忍不住擡起屁股,身体微妙的轻摇扭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这样,不知何时,两人已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相拥

着,在亚明温柔的爱抚中,徐太太从心里深处感到陶醉,微微闭上眼睛,舒畅的仰

起下颚,一只手抓住亚明的头发,另一只手抚摸亚明宽大的後背,撼奋的情慾透过

抱在一起的肌肤,传达到亚明身上,亚明感到徐太太的需求,右手顺着身体的曲线

滑动,左手轻抚股间漆黑阴毛围绕的小穴,中指顺着洞穴蜜汁滑进阴道里,上下来

回插弄,发出滋?滋?之声。

徐太太感到奶头产生了一股颤抖的电流,和手指进入密洞中产生的快感合在一

起,花芯深处形成了一股快感的漩涡,放在亚明背上的手,紧抓着肌肉,呼吸愈来

愈急迫,身体深处,产生强烈的慾火,急伸出右手,好像要将慾火托付在手上,传

达给亚明,轻轻的捉住,抚摸着紧密顶在大腿上粗大无比一直脉动的肉棒。

热腾的肉棒被温暖的小手握住,亚明兴奋至极,忍不住轻喊:

「啊??徐太???」

徐太太握住肉棒的手,慢慢的滑动,湿润的小穴被亚明的手指上下插弄,阵阵

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徐太太,回应亚明手指在阴道的插弄,右手快速的上下套弄着

坚硬的肉棒,仅是如此几乎使亚明快要射精了。

为实现心想已久的淫秽意念,亚明急忙停止动作,身体往下滑动,徐太太发觉

亚明的企图,口交!也是她一直盼想要的,那种小穴及阴核被舌尖恬弄已及蜜汁被

吸涌出来的感觉,是要人命的,现在发现亚明的意图,就毫不犹豫的把大腿尽量张

开,迎接亚明的脸进入湿淋淋的秘谷小穴。

颤栗的小穴裂缝,粉红发亮,散发出芬芳的味道,好像期望着能尽快接触到亚

明的嘴,亚明看清楚淫荡船形小穴裂缝後,在极度兴奋中把嘴压下去,亚明抱住徐

太太的大腿,尽全力伸长舌头,反覆地恬弄秘洞裂缝,以及轻咬肿胀凸出的阴蒂,

又恬又吸的。

徐太太经此来回恬弄,挺起秘洞,体内慾火燃烧,淫秽焦躁的慾念,已无法忍

受,这般只有新婚时老公曾经作过几次,心中一直再次想要,会让人死去活来的快

感,现在正被亚明的嘴,从小穴花芯里给引发出来,阵阵快感从子宫里涌出,蜜汁

泛滥,双腿发麻,伸出双手按住亚明的头,扭动着屁股,头像波浪似的左右摇摆晃

动,秀发拨散在脸上,小嘴不停直喊:

「不要?不要??完了??唉唉?呦??不行了??!」

徐太太已挡不住亚明的恬弄,轻轻的推开亚明的头,不堪娇羞的说:

「现在弄我吧,我要它放进去!」

此时亚明股间的肉棒,像烧红的铁棍,上面冒出血管,充满紫色光泽的龟头,

一晃一晃的,急需淫水来救火,亚明仰起上身,看着全身发烫,满脸红晕的徐太太

,右手握住坚硬的肉棒,龟头来回在沾满淫水的小穴洞口摩擦,准备插入,突然发

现徐太太眼睛含着泪水,心里猛然感到有点犹豫不安,心想!这根肉棒现在放进去

,以後跟徐太太的关系就不寻常了,这算不算是乘人之危?会不会出事!事後她会

不会後悔?赶忙轻声问道:

「可以吗?你不要勉强!」

徐太太知道不要勉强的意思,亚明的善良体贴使徐太太感激,但慾火焚身,已

顾不了许多,主动的爬到亚明的股间,握住肉棒,往小嘴里放,仔细的恬弄,亚明

没有想到会这样,怒挺的肉棒被含在心向往已久的女人嘴里,顿时陶醉在强烈的刺

激感中,徐太太恬弄肉棒,吸吮阴囊,吻恬会阴,用舌尖点弄龟头、马眼,然後把

嘴缩起变成肉洞,使肉棒进进出出。

徐太太美妙的舌技,让原已相当兴奋的亚明,在刹那间登上高峰顶点,火热的

感觉从肉棒的中心向上涌来,亚明的屁股抽悸几次就大叫了起来!

「啊??徐?ㄚ?不行了?在下去就要射出来了!」

可是徐太太不只没有停止,小嘴含着肉棒进出的速度更加快速!

「啊!?要来了?!要射?要射出来?啊??」

亚明终於不能忍受,全身一阵颤抖之後,夹紧屁股,肉棒在徐太太的嘴里爆炸

,热烫的精液喷射在嘴里,徐太太有生以来,第一次让男人的肉棒在嘴里射精,感

觉精液热热的,微甜的,有点腥味,以前曾经听人家说吞下男人的精液後,肌肤会

变得更加润滑美丽,也就毫不犹豫的把嘴里的精液咕噜咕噜的给吞下去!

「啊?徐太太??你????」

亚明没有想到徐太太会把他的精液吞下去,这种热恋情人才会有的动作,让亚

明非常的感动,立刻抱起徐太太,吻着她那沾满白色精液的嘴唇,深情热烈的拥吻

着,徐太太也热情的将舌头伸入亚明嘴里,直吻得两人快透不够气来,才不舍的分

开。

徐太太再度把脸靠近亚明的股间,把已萎缩得像象鼻一样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

,细致的手指在屁股眼沟里轻揉,在股间来回抚摸,亚明知道徐太太已慾火攻心,

小穴急需肉棒插弄慰藉,想到自己那麽快的在她嘴里射精,未能让她感到插入小穴

的满足,心里感到有点内疚,射精後渐渐消退的慾火,想到肉棒还没有插入思慕许

久的小穴,淫慾再次燃起,肉棒每遭恬一下就增加硬度,惊人的迅速恢复力,自己

也感到讶异。

经恬吮的肉棒再度坚硬,塞满了徐太太整个小嘴,这时亚明业已整军待发,轻

轻拉起全身发烫满脸红晕的徐太太,让她在沙发上躺下,擡起雪白滑嫩地双腿扛在

肩上,轻轻的压下,让徐太太的身体挺成弓形,双腿压着柔软的奶房,性感的屁股

高高擡起,露出沾满蜜汁丰满的小穴。

亚明右手握住坚硬的肉棒,紫红发亮的龟头,在微凸的阴蒂上来回摩擦拍打。

徐太太的阴蒂受到龟头的刺激,火烫的身体马上产生了强烈的快感,子宫渐渐

紧缩,花芯淫水环环溢出,除了老公以外,从来没有给别的男人碰过的小穴,如今

面临亚明那根比老公还要粗长巨大的肉棒,即将要进入小穴里,一种不贞出轨意念

在脑海一现,心里有点害怕、不安,做梦也许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个出轨的女人。

但另种自懂事以来不曾有过的淫秽慾念,又是如此强烈的感到需要,骚养的小

穴极需要眼前这根巨大的肉棒来填满插入!

亚明将肉棒移离阴蒂,龟头在湿淋淋的穴口旋转,沾满了淫液,顺着湿润的蜜

汁缓缓的插入,徐太太感到炽热肉棒进入小穴,一种无法抵挡的振撼及淫慾跟随而

来,小嘴「啊?」的低声呻吟,亚明见状顺势屁股用力一顶,巨大的肉棒整根没入

徐太太「唉呦」的大叫一声,这回明确的感觉到又粗又硬的肉棒挤入小穴,顶

到花心,龟头抵住子宫颈,小穴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到如此胀满,那种被塞得满满地

感觉,让人感到无比的充实振奋,但也许是太深入感到有点微微疼痛,不由想到小

穴是否承受得住!当亚明开始上下抽动时,掺杂着难以形容的颤栗淫秽。

亚明粗硬的肉棒,被小穴紧紧的包住,里面温暖湿滑,阴道小肉片颤动着,颤

抖的肉片渐渐在收缩,那种美妙的感觉,以前没有过,没想到徐太太的小穴是如此

窄紧,赶紧用力抽插,肉棒毫不留情地在阴道里穿刺,次次插进子宫花心,蜜汁飞

散,往外抽时鲜红的花瓣,紧跟着肉棒翻露出来,流出大量蜜汁。

徐太太经亚明如此卖力抽插,好像肠子都会被插出来的感觉,脑海一片空白,

有点晕眩,持续产生着一种不断快感的漩涡,不由得扭动着身体,咬紧嘴唇,摆动

着秀发,流下莫名欢喜的眼泪!

这样激烈的抽插数百次後,亚明把扛在肩上的双腿放下,然後将身体再度压上

,徐太太举起双手围绕在亚明的背後,同时擡起双腿挟住亚明的腰,这般姿势能使

两人的肉体紧密结合,会让女性带来某种的安全感,能把自己尽量投入快感的漩涡

里,而相对的能让男人的动作更加激烈,能长躯直入,再猛然後退!

亚明的肉棒持续在小穴里来回抽插,龟头不断的碰撞子宫花芯,让徐太太感到

没有经历过的颤栗快感,像触电的感觉,在在的突破快感的界限,阴道开始阵阵紧

缩,双腿紧紧挟住亚明腰部,肚子到屁股的艳肉,开始不停的寒颤。

亚明感到肉棒被紧紧的挟住,子宫口强力吸吮着龟头,立刻停止插送,将肉棒

淫浸在阴道深谷,改用画圆圈的方式,由慢转快强烈磨擦外阴唇及阴蒂,带给徐太

太极大的刺激,肉棒在阴道里旋转,龟头在子宫口扭磨,下腹有股快要被溶化般的

快感,有如陷入泥坑里,又像要飞上天,眼睛不断的冒出极乐火花,高潮的波涛,

已不知多少次冲涌而来,全身陷入疯狂的高潮快感漩涡里。

擡起屁股,小穴全力配合着肉棒的旋扭,小嘴更不停「呦?哦??呀??嗯?

!」的喊叫,头不断的左右摆动,秀发飞散,指甲陷入亚明背脊的肌肉里,快感的

颤栗从骨盘扩散到全身,阵阵高潮淫涌而来,子宫有如向外翻的收缩,高潮爬到最

高峰,全身香汗淋淋,紧紧的抱着亚明,小嘴发出淫荡「嗯?ㄟ?嗯ㄚ?」的声音

,紧随着大声的喊叫道:

「啊??老公?我??我不行了??嗯?呀??」

亚明见徐太太已高潮连连,深怕她挺受不住晕死过去,停止旋转磨扭的动作,

改用上下缓慢的抽插,两只手放在柔软丰满的奶房上,轻轻的抚摸,手指在坚硬凸

起的奶头挟弄揑扭,身体两处最敏感的性感带,同时遭受到不是老公的男人强烈的

抚摸及插弄,虽然是自愿,但一种罪恶感连带着难以抵挡强烈快感高潮。

徐太太已渐渐承受不住的陷入昏迷,喉咙发出「嗯?嗯?」呻吟,身经百战的

亚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敏感又淫荡女体,在小穴里的肉棒,每深入碰到子宫

口时,就有如被鲤鱼的嘴含住般阵阵强力吸吮,让亚明享受到前所未有过,无法形

容龟头被吸吮的快感,阴茎间歇性的开始膨胀,强忍着射精高潮,继续卖力抽插。

奈?数百次後,肉棒已越来越膨涨,终於抵挡不住穴里花芯强大的吸吮,屁股

一股寒流一阵颤抖,肉棒在花芯爆炸,灼热的精液在子宫壁飞散,已陷入昏迷的徐

太太,子宫壁遭灼热的精液一阵一阵喷入,哇?!的大叫一声!阴道紧缩,子宫口

挟住龟头,灼热的精液喷得她,翻起白眼晕死了过去!

两度射精後的亚明,无力的伏在徐太太身上,紧抱着徐太太火烫微微颤抖的身

体,头埋在散拨在沙发上的秀发里喘息,灼热的气息吹着徐太太的耳垂根部!

在高潮顶峰晕死过去的徐太太,许久许久,才张开小嘴吐出一口大气,并狠狠

的在亚明肩膀上咬了一口,无力莺声的说道:

「你怎麽那麽强?人家已死了好几次!我想我完了!不是安全期ㄟ!怀孕就惨

了!怎麽会这样?」

双手紧紧按住亚明的屁股,并轻轻的拍打了一下,继续陶醉在阵阵残余高潮的

漩涡里!

亚明的肉棒仍然保持原来的硬度,淫浸在温暖的小穴里,舍不得拔出,享受着

徐太太高潮後的余温,轻声无限怜惜的在徐太太耳朵旁说道:

「还不是你!你知道吗?你大概不知道你有多敏感,多淫荡吧?」

本来单纯为了帮徐太太拿出保险套,结果却演出了一场意外热烈的性爱,两人

同时感受到出轨的刺激,享受到以前未有过的,令人死去活来,有如飞上天般的激

情性高潮!

亚明进入徐太太家到离开,整整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往後的一个礼拜,中午

过後,徐太太家二楼豪华的卧室里,充满着春天桃花盛开之气息,充满了做爱发出

来的?嗯!嗯?唉!唉?之声!

这个厉害,感谢大大分享!!

真的很棒~~~~~

感谢有您的分享丰富了大家的视野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