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6)-(9)

时间:2018-03-06 23:5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作者:nana12345 圣水娜娜 (六) 「作者提示:本长篇连载充满大量凌辱,变态,虐待,倒错,扭曲,性爱等情节,阅读之前切望多多斟酌,如有反感,敬请回避。文中情节请勿模仿。」

作者:nana12345 圣水娜娜

(六)

「作者提示:本长篇连载充满大量凌辱,变态,虐待,倒错,扭曲,性爱等情节,阅读之前切望多多斟酌,如有反感,敬请回避。文中情节请勿模仿。」

我听见敲门声,一下子就醒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听见外面喊,贱货们马上起床,一会开门之后脱下鞋子全部蹲在门外等候洗漱。原来是要带大家去洗漱,这里洗漱是统一的,难怪没有化妆室,我坐起来把鞋子脱了,脚上只穿着那双肉色短丝袜等着开门,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会觉得穿着丝袜光着脚走路总觉得自己贱贱的,之前去垃圾场捡垃圾吃的时候,每次穿着丝袜的脚踩在地上垃圾上都会感觉脚底的触觉特别舒服,这是一种脚直接接触肮脏的地面和垃圾的感觉,所以也会感觉自己很脏很下贱,底下总会不由自主地流出一些水,所以这次我还是选择穿脏丝袜。我听见隔壁房间的门一个个的都开了,每个人在开门的时候都说了贱奴请主人安的话。突然我的门也被打开了,我怕又挨嘴巴于是马上作了一个揖,说了句:“贱奴淑娟给主人请安”。“快你妈逼出来蹲那,傻逼玩意。”,开门的人没有哪怕一丝称赞我的眼神,只是恶狠狠的对我说。我赶紧光着脚走出门,像蹲厕所一样蹲在门口,我看见一个个的女孩子都蹲在了她们牢房的门口,远远一看,好像很多女孩子在蹲厕所。我看了一下,有的女孩子没有穿一丝衣服,有的穿着衣服穿着丝袜光着脚,有的直接光脚没有穿丝袜;女孩子们大概都18,9岁的样子,看模样都是从偏远村子里来的姑娘,因为长的穿的很土,但却露出一丝装不出的清纯。

等大家都出来了,监狱的管理又过来用一根根链子把我们两个人两个人的连起来,和我相邻的两个女孩看了我一眼但没有说话,我想在这种环境下应该是没有人敢轻易说话的。等把大家用链子串起来以后,监狱管理叫大家站起来跟着他走,我的丝袜脚踩在牢房的走廊里,感觉凉凉的,我能感觉到脚下踩着的一粒粒灰尘,走廊的地面就是水泥地面,没有特别清扫过,我的丝袜脚踩在这种地面上,又浮现出来自己真的好脏好贱的感觉。走了不一会我们走到一个大盥洗间门口,盥洗间一进门是两排水池的洗漱间,每个水池边上有5个水龙头,洗漱间里面是一个大卫生间,左右两排各5个蹲坑。

监狱管理把串起我们每个人的链子隔5个人分开,所有人五个人一排的站好,但是监狱管理单独挑出来3个女孩子出列,然后把她们的链子解开衣服扒光又把链子系上,管理淫笑着说:“你们三个荣幸被主人们点为今天早晨的便盆,等服侍完主人们再回来洗漱,哈哈哈哈。”然后这三个女孩子就被带走了;带走的时候每个姑娘的脸上都挂着一丝无奈又绝望的表情,我听到看到这里心里觉得好可怕喔,这是好变态的一个地方,早上这里的主人们去厕所居然用女孩子做便盆。不知道她们三个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希望她们能很快回来。

三个女孩子被带走以后,然后管理叫我们5个人一列5个人一列在水池边站好,然后没有位置的其他人在水池外面站着排队等候,这里有好多女孩子,门外排了很多。其中一个女孩子被吩咐出列,去柜子里拿出10套漱口用具和毛巾,都摆在了水池上,然后管理说开始,在水池边站着的两列一共10个女孩子们一起说:“贱奴明白。”就开始洗漱起来。我排在后面,所以一边看她们洗漱一边在等。等她们洗漱完毕,就被吩咐转身进入里面的厕所,统一蹲下,然后把早上第一泡尿尿在这里,但是却不允许大便,我觉得好奇怪。经过一轮之后我才发现,这里的洗漱用具只有10套,都是共用的,想到和别的女孩子共用一个牙刷漱口杯好恶心,但是没办法啊,因为我们都是性奴,比最下贱的妓女还下贱的性奴,这就是我们的命运。既然反抗不了,那就努力习惯吧。

经过几轮之后轮到我们这组了,我只穿着丝袜光着脚和大家一起走进去,站在水池边等待开始。我们一进盥洗室的门,脚上踩着的就都是水和牙膏渍,地面好脏,踩上去湿湿的凉凉的有的地方黏黏的,感觉自己好贱的感觉又浮现在心头,阴部也在此时蠢蠢欲动,我们就踩在这些东西上面洗漱,当然洗漱的水和牙膏渍也都会不小心甩在地面上。牙刷也很脏,毛都是黄黄的。洗漱完了之后我们就被命令进到里面的厕所集体蹲下小便,没有进去的时候没发现,等到门口才注意到地上都是尿到蹲坑外面的尿,因为蹲坑很小设计的也不好,大家一起拴着屁股也对不准蹲坑,一不小心就会尿到外面,真的好脏,但是每个人都被催着进去。我每只脚的丝袜上不仅沾满了走廊的灰尘,盥洗室地面上的水,牙膏渍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黏黏的东西,现在又踩着一地的尿,我感觉自己好脏好贱;我们一排五个人都站在了蹲坑的台阶上,监狱管理命令说脱裤子蹲下,我们便一起脱裤子往下蹲,没穿衣服的就直接蹲下。我也不敢怠慢的脱下裤子,我们就这样光着大屁股,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一群变态色魔眼皮底下开始尿尿。

尿的时候屁股根本对不准蹲坑,旁边的女孩子对准了,我就尿到外面了,我对准了,旁边的女孩子就尿到外面了,而且蹲坑很小,一使劲就会不小心尿到厕所走廊的地上,大家屁股偏左一点又偏右一点的尿,每个人的脚上都踩到了旁边女孩子尿出来的尿,尿的味道弥漫在厕所里面,厕所的味道好骚好骚,其实我有一天一夜没有大便了,现在有但是不敢拉出来,我怕现在拉出来他们又出变态的新花样折磨我。

我们尿完了,就又脚踩着一地的尿,和盥洗室满地的水,牙膏渍,黏黏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走了出来。这时被叫去做便盆的那三个女孩已经被带回来了,天哪!我都不敢看,每个人嘴唇周围粘的都是大便,浑身都是尿,离着好远就能闻到她们三个人身上又臭又骚的味道,其中两个女孩子一直在干呕,另一个女孩满眼都是泪水但是不敢哭,她们三个人都呆呆的站在那。

等大家都洗漱上完厕所,监狱管理命令她们三个进去洗漱,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牙刷的毛是黄黄的,原来是这个原因,肯定那些变态的主人们经常早晨方便的时候找女孩子们做便盆,我这时候的心突然颤了一下,这以后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啊,如果叫我去做便盆,我该怎么办啊,做性奴真的好悲惨好悲惨。

三个女孩洗漱的时候,监狱管理们突然解开自己的裤子,跩过5个女孩子,把这些女孩子的裤子扒下来,然后用手狠狠的按下这几个女孩子们的头,叫这几个女孩子们翘着屁股,然后他们把男人底下的那个东西插进了这五个女孩子的阴部,在里面来会抽弄,我看见这几个女孩子们的表情是那么的痛苦绝望,那是一种不情愿只能接受不能反抗的绝望,这几个女孩子一直在呻吟,但是那几个淫虐她们的管理却笑的那么可怕。另几个管理看见,在一边嘲弄这几个管理说:真是不耽误晨练啊,喜欢运动什么什么的。然后他们就大笑,然后他们又一个接一个使劲拍打这几个女孩子的屁股,一会管理就高潮了(这个姐姐和我之前说过,所以我懂),管理高潮以后,有的人去休息,最后一个高潮的管理完事之后,就往女孩子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其他人也跟着踹了一脚,这五个连在一起的女孩子就都趴到了地上。

管理命令这五个女孩子说:“用舌头把盥洗室和厕所的地面给爷爷们舔干净了。”然后拿出鞭子胡乱地在这几个女孩子的身上屁股上狠狠的抽打,女孩子们在地上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管理们一边打,这五个女孩子一边往前爬,用舌头舔舐盥洗室的地面。但是这个时候,一个管理说:“真他妈的慢!”说着就拿出电棍,五个女孩中的其中一个女孩转头看见,接着就大叫了一声:“啊。不要啊。”这个管理说:“叫你们他妈的慢!”接下来就是一电棍,又连着一个电棍,这五个女孩子趴在地上滚着哀求着管理说:“求求您别电了别电了,我们不慢,我们快舔。”这几个女孩子们的声音痛苦的都变了。然后,这几个女孩子就这么趴着,带着抽泣的声音,把盥洗室和厕所的地面都舔了过来。这几个女孩子翘着屁股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向前面爬,一边舔有的女孩子一边发出干呕的声音,盥洗室充满了这几个女孩子们干呕的声音和抽泣声;想到她们在舔大家刚刚光脚踩过的充满水渍,牙膏渍,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的黏黏的地面,还有里面厕所地面上的尿,真的太悲惨了。

过了一阵子,这几个女孩子们舔完了,她们趴在那里喘着气,低着头好像精疲力尽的样子,管理没有理睬她们,绕过她们进去检查,过了一会,突然管理恶狠狠的大声说:“这还有一块痰渍,你们眼睛瞎了吗。来舔。”一边说一边用脚踹女孩子们的屁股,还用电棍戳这几个女孩子们的屁股沟。五个女孩子们带着哭声,爬到那块痰渍前面,轮流舔了,管理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时,我才注意到那三个做便盆的女孩子洗漱完呆呆的站在盥洗室角落里,看着发生的一切,管理看见问她们:“你们傻了吗?为什么不去尿尿?要我也电电你们吗?”这三个女孩子里的其中一个半蹲一下作了一个揖和管理说:“回主人,蒙今早侍奉的主人们赏赐,在那里已经尿过了。”其他两个女孩子连忙点了点头。管理把她们几个都带了出来,路过我的时候,这个管理突然转过头看我,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擡了起来,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说:“这是新来的吧,嘿嘿。”我的心跳一下子快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旁边有个人急忙拦着他说:“是新来的,还没有开包了,你可先别动啊,动了就不值钱了。”这个管理听见,用要吃了我的猥亵眼神看着我,自言自语的说:“还没开包了,好,等开完包给老子们赚足了钱再来玩你,逃不了,呵呵。叫什么名字?!”我怯怯的带着颤抖的声音不敢看着他说:“淑娟。”“好好听的名字”,他说。旁边的人这时接了一句话:“她已经被王老头他们老两口子给订下来了。”

我的脑子里一片慌乱,什么都理不清了,恐惧,害怕,又加上阴部有一丝骚骚痒痒的感觉,整个人都乱了。管理们把我们挨个带回去,我一路都在想:王老头是谁?怎么还是老两口子订了我?订了我要我做什么?我未来要面对的是什么生活?看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是未来要接受这样变态的折磨吗?还有多少变态的事情是我想都想不出来的不知道的。我要怎么面对这种悲惨的性奴生活?。。。恐惧,不安,心慌,渐渐地把我笼罩了起来;但我面前的似乎只有无奈的接受还有性奴悲惨的绝望。

(七)

洗漱之后,我被带回我的那个小牢房里,我以为这是清晨时间的洗漱,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是早晨还是晚上,因为这里没有窗户,永远都是暗暗的,只有屋顶的那盏昏黄的小灯泡一直在亮着。我低下头把湿透了的短丝袜脱下来,搭在床边晾起来,脱的时候湿透的短丝袜都和足底粘在了一起,袜底都已经沾满了灰尘,本来不干净的袜子又增加了几分肮脏。袜子其实穿了很多天了,早已经有了臭臭的味道,我想在行李箱里拿一双干净的换一换,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一双袜子穿很多天才换早已经习惯了,因为过去每天都要穿着袜子光脚去垃圾场,如果袜子穿几天就洗一次太浪费香皂了,尤其还有人专门来村子里收购我们穿过的没有洗的袜子,我更不会勤换袜子,我们村里的女孩子都是这样。

我记得有一些外面来的男人开车来我们村子,叫村子帮他们收购我们这些女孩子穿过的丝袜,收购一双丝袜给我们能买两个包子的钱,而且越臭越好,特别臭的可以给能买4个包子的钱,当时我们都高兴坏了。我们私下一起悄悄议论是不是这些男人脑子出了问题,买臭袜子还给我们钱,当时村里的一个年龄比我们大些的女孩子告诉我们,你们其实不知道,有好多城里的男人特别喜欢闻女孩子的臭丝袜,我们听了其实有些不相信,一起悄悄说城里有钱的男人真变态,喜欢闻女孩子的臭袜子。回到家里,我调皮的跟姐姐说:“姐,你把脚靠过来,叫我闻闻臭吗。”姐姐嘟着嘴叫我别闹,我就把头凑过去闻:“姐,你的袜子好臭。”姐姐打了我一下,把我的脚拽过去,“给姐闻闻。嗯,你的袜子比姐姐还臭。”我和姐姐经常这样闹,还经常互相猜彼此的袜子下次能换几个包子的钱,不过每次我和姐姐都能赚到能买四个包子的钱。我们村子很穷,女孩子们一年四季其实都是穿丝袜,因为丝袜比棉袜便宜,光着脚踩在湿漉漉的垃圾场找吃的后也比棉袜好干。

脱了袜子,我就光着脚踩着地面去饮水机拿杯子喝了很多水,因为我记得那天监牢的管理说要多喝水,如果尿是黄色的就要挨打,我可不想挨打。喝完水肛门有些涨涨的感觉,我有一天一夜没大便了,其实刚刚洗漱时间就想大便的,但是因为害怕,没有在那里大,现在到底大不大便,这个小房间里也没有个厕所,我记得那个变态的管理说想大便的时候就按一下墙上的按钮,我犹豫了半天,心想还能憋得住,我先不按了,先听听旁边屋子按完按钮管理来了会做什么,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按,但是管理来了她说话要做什么我都是能听得见的,这样我再按钮之后他们会做什么我心里好有个准备。

刚想到这里,走廊传来了变态管理在大声喊的声音:“准备吃饭!准备吃饭!贱货们都把你们的骚逼脑袋从狗洞里钻出来,像狗一样趴地上。”他一边喊着我一边听见走廊里一个个开锁的声音,一会我的门也响了一下,房门的最底下靠上一点点开出了一扇小门,那扇小门真像墙边的狗洞大小一样。我听见那个变态管理说的话,在想是不是我要把脑袋伸出去,我就手趴在地上把脑袋伸了出去,膝盖则跪在地上,翘着屁股,这样脑袋正好能伸出那个洞。伸出头后我看见女孩子们都把脑袋从她们的房门下面钻了出来,我想幸亏我理解对了,否则也许又得挨巴掌。

我看见两个带着手铐脚镣的女孩子浑身赤裸着在走道里忙碌着,一个推着一个小车,另一个女孩子则把一盘子一盘子的饭端到我们的脑袋前面,我还在想是什么饭就端到了我的面前,是一盘子米饭和黄瓜块,不过好多好多。一会发完了,那个管理就说:“开始吃!”女孩子们都齐声说了句:“贱奴谢主人。”大家就这么趴着吃了起来,连筷子和勺子都没有,只能这么像狗一样脑袋伸出洞身子趴在牢房里吃,真的好多,我怕吃不完,不过管理这时说都必须吃光。我只好努力着往下咽。不过能吃到香喷喷干净的米饭真的很难得,以前都是在垃圾场里捞富贵人家吃过的泔水饭的,在这么恐怖的牢房里看到这么干净的饭心里突然有一丝喜悦感,但是这种喜悦却转瞬而逝;吃吧,再好吃,也不过是为了把我们这群女孩子养的好好的,然后好虐待我们,打我们,玩弄我们,叫我们给他们赚钱。

我们趴着吃饭时,那几个变态管理就在走廊里面熘来熘去,监督着我们吃饭,那两个发饭的女孩子则跪在一边,突然有个管理走到我斜对面的女孩子那里一下子停住了,和她恶狠狠的说:“嗨,骚货,你把我的鞋碰脏了。”女孩子擡起头睁大了眼睛恐惧的说:“回主人,我没有,没,我一直在吃饭。。。喔,不,主人,我错了,骚货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骚货贱货知道错了。”女孩子长得好清纯,头后面梳着一个辫子,黄色的头绳,眼睛大大的。那个管理突然一脚踩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脑袋上,女孩子的脸整个趴在盘子里面。那个管理踩的非常用力,我听到那个女孩子在啊啊大叫,一边反覆不断的说:“主人,骚货错了,骚货错了。我是骚货,我是贱逼,求主人放过我,我错了,我错了。”“把我的鞋舔干净了!”管理恶狠狠的说,然后松开了踩在那个女孩子头上的脚。那个女孩子擡起头,两眼都是泪水,脸上粘的都是米粒,一边抽泣着,一边颤微微的把脑袋低下,把嘴张开,头一点点向前,用舌头舔起管理的皮鞋表面。管理的皮鞋表面都是灰尘,女孩子舔过的地方就泛出刚被口水舔过的光洁。“给我舔干净了!出点声音,用力!”“嗯,嗯!”女孩子答应了,就用力舔着管理的皮鞋,一边舔着,一边发出好像很卖力气的嗯嗯声音;好像想叫管理满意能放过她。

女孩子舔了半天,女孩子边舔着,管理说:“骚逼舔的还真干净,喜欢舔鞋吧贱货?”“嗯,贱货喜欢,贱货喜欢给主人舔鞋。”女孩子抽泣着说。突然管理把脚从女孩子的嘴前抽出来,擡起脚来,把鞋和袜子都脱了,用不怀好意又恶狠狠的语气说,“把我的脚也舔了,你把我的脚也弄脏了。”女孩子擡起了头,睁大了眼睛,脸上带着惊恐,嘴里怯生生的说:“啊。。。不。。。不。。。别。。。求求你了主人,放过我吧。”我听见女孩子的声音都绝望了。”快!“管理大声命令了一下,我们都吓了一跳。管理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都他妈的快吃,一会到时间谁吃不完谁就吃电棍。“我听见就不敢一边看一边吃了,低下头疯狂快吃,别的女孩子也是一样。我听见斜对面那个女孩子干咳了好几声,又干呕了好几声,我用余光瞥了一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一脸恶心的用舌头舔着管理的脚。”舔脚趾缝!“管理恶狠狠的说。那个女孩子无奈只好照着做,一边舔一边干咳,然后干呕,一边舔着,还吸吮着管理的脚趾;我心想这个女孩子真的太倒霉了,吃饭的时候碰到这样的事情。

管理看我们都吃完了,把脚从那个女孩子的嘴里收了起来穿上袜子穿上鞋,就剩女孩子自己在那抽泣着。管理说收盘子,那两个发饭的女孩子就起来把盘子一个个都收拾到小推车上;管理接着命令我们原地不许动。然后管理叫来另外的管理,把我斜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的房门打开了,把她拽了出来。这个女孩子穿着枚红色的蕾丝T恤,深米黄色的短裙,肉色的丝袜,光着脚,跪在走廊的地面上。”告诉你,你已经有三次被客人评价成不满意了,养你这个骚货贱货能干什么,臭逼玩意,浪费老子的饭钱。今天就得罚你。“女孩子跪在地上大哭起来,”主人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不要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会了,我会伺候好客人们的,求求你啦。“女孩子一边绝望的大哭一边膝盖一下一下挪向前想叫管理饶了她。”去你妈的!“管理一脚踹开她。女孩子看管理不理她,接着在地上一下下磕起头来,一边哭,一边说叫管理饶了她。那场面真的好可怜好可怜啊。管理说:”今天就罚你,不罚你你就不知道老实。起来!“女孩子哭着站起来,管理一下子把女孩的丝袜内裤蹆到脚跟的脚链处。”扶着餐车,把屁股给你爷爷翘起来!“管理说着,一个巴掌拍在女孩子的屁股上。女孩子手扶着餐车,翘着白白的屁股,正好对着我这边,女孩子丰满的臀部肥厚的阴唇展现在管理们的面前。

这个女孩子一直哭着,管理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想法,不但不怜香惜玉,一下子把圆头的电棍插在了女孩子的阴部里面,”求求你,求求你了。“女孩子的声音已经绝望了,我看见这个场面好怕好怕,把头扭过去不敢看。不过我没有听见管理开启电棍的兹兹声,女孩子一边哭着一边呻吟,我瞥了一眼,管理正用那根棍子在这个女孩子的阴部抽来抽去,抽弄了一会,然后拔出来用棍子打两下屁股,接着放进阴部继续抽弄。管理一边弄一边说:”舒服吗臭婊子,觉得自己贱吗骚吗,懂怎么伺候了吗?“”懂了。。。懂了。。。明白了。。。明白了主人。。。我知道错了。。。我就是骚货,我就是臭婊子。。。我以后会伺候好客人让客人们满意我的。“我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声音快死了。突然一声兹兹响,管理开动了电棍,天哪,电棍正插在这个女孩子的阴部里呢。女孩子大声的惨叫了一声就倒下了,混身颤抖着并起腿慌乱的躲着管理,求管理不要了。接着管理把电棍胡乱往女孩子并起来的两腿之间乱插,没插一下都伴着这个女孩子的惨叫,就这样管理一边骂着一边电了好几下,然后管理喘着气站在旁边歇着,女孩子光着屁股夹着腿坐在地上哭。

这个管理在用电棍折磨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有几个管理把男人底下那个东西掏了出来,一边看着这个场面,一边在用力撸他们自己的底下;另一个管理在餐车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杯子,伸出他自己的底下,在杯子里尿了一杯尿,等其他管理撸到高潮之后,他叫他们把精液射到这个杯子里,然后递给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的这个女孩子,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喝了。”这个女孩子望着杯子深吸了一口气,抽泣声变得更大了,绝望的接过管理手里的杯子,低头望着这杯混合着精液的尿,抽泣着带着哭腔说了声:“贱奴谢谢主人赏赐。”接着还是抽泣,捧着杯子的手不住在抖,表情好绝望好绝望,然后突然一闭眼睛把杯子放到了嘴唇处,咕咚咕咚把这杯混合精液的尿一口气喝了下去,喝完之后这个女孩子低着头拿着杯干呕了好几下。“好喝吗?”那个管理又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在问。“好喝,好喝,谢谢主人赏赐,谢谢主人赏赐。”女孩子依旧带着哭墙回答,但是声音已经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喜欢就好,以后要更喜欢,不要不喜欢了。”这个管理笑声中带着恶狠狠的语气说。“嗯,嗯,贱奴知道了。”女孩抽泣着回答。

”给我起来!跟她们两个把盘子收拾了,等一会给你用刑。“最开始那个管理说。这个女孩子听见绝望地哭声更大了,嘴里一直在求饶。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女孩子被管理们拽起来,然后穿上刚被褪在脚腕脚链处的内裤丝袜,光着脚跟着一个发饭的女孩推车走远了。另一个女孩则被管理吩咐把我们的狗洞一个个都关上。

我回到屋里,心跳都加快了,我的天哪,太没有人性了,被评价不满意三次要被电牙齿啊,我那天听得清清楚楚的;记得很久以前看牙的时候不小心牙医钻到我的牙神经边上,我还一阵酸痛,要是电牙齿要多痛啊,我觉得自己在发抖,我抱着自己的身子努力叫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一阵子好了,我赶紧咕咚咕咚喝水,手扶着墙脱裤子蹲在那个墙边的水槽上尿尿,我害怕自己犯了什么错,受到恐怖的惩罚;尿了很多,幸好都是没有颜色的尿。我心里说,这就是性奴,这就是性奴的命运,太悲惨了,太悲惨了,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啊。我冷静了一会,因为刚才吃的很多很多,小腹左下方感觉突然涨涨的,肛门口处也是涨涨的,想大便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不敢再憋着,再憋着就憋不住了,如果拉到裤子里,会不会受罚,再说他们知道了也太丑了太羞了,于是我毫不犹豫按下了墙上那个棕黄色的按钮,然后我就坐在床上靠着墙摀着肚子等着。

不一会突然走廊里传来管理的声音,都准备出来,集体观看妡蕊受罚。

(八)

妡蕊受罚还叫大家一起去看,画面会不会很可怕?而且现在我还特别有想要大便的感觉,按了那个管理叫我按的按钮之后怎么没有人来?可能是正好赶上叫我们一起去看妡蕊受罚才来不及顾我吧,小腹涨涨的,肛门一直有东西往外拱的感觉,这可怎么办啊。刚想到这,我的房门打开了,我得把袜子穿上,不能光着脚不穿袜子,怕万一着凉更忍不住大便了。

所有人在走廊里集合之后就被带到一个大厅里面,这个大厅很大很大,我们进去之后,就排了一排围着大厅站了一个半圆;大厅最里面中间放着一把特制的大皮躺椅,上面有很多锁链皮带什么的,我们围着的这个半圆中间还有两把沙发椅子,上面坐着一对看起来六七十岁的一男一女,穿的好精致,西装革履,礼服套裙。他们是谁啊?是不是这里的老板和老板娘?

妡蕊不一会就被管理们架了过来,被按在这把大皮躺椅上面。妡蕊一路都在痛哭哀求管理们放过她,反覆的在说:“求求您们了,放过我吧,我会伺候好客人的,求求您们了。”绝望的声音都已经嘶哑了,但是管理们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一毫怜香惜玉的表情。所有的人都到了,场面好严峻好严峻的,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在砰砰响,我害怕看见可怕的画面,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会看到什么,我也在努力忍着想大便的感觉,心想快点结束回去,快点结束回去,我可能撑不了太久了。

管理们把妡蕊扒光了,妡蕊在大家面前露出女孩子最隐密的裸体和私处,胸挺挺的,阴毛稀稀疏疏,她接着就被管理们按着綑绑在躺椅上,这时候,突然我们这一排的最左面出现有一个女人哭泣哀求的声音:“求求主人们,放过我女儿吧,求求您们了,她还小不懂事,她会慢慢学的,我会帮您们教好她的,她会慢慢学的,求求您们了,放过她吧。”我转过头看见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带着手铐脚镣全身赤裸着跪在地上,哭泣着向管理们哀求着。这个女人周围还站着几个戴手铐脚镣的四五十岁的女人,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洗漱的时间怎么没看见过她们呢,难道这个监牢分成两个区域,一个监牢关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一个监牢关成熟的女人。但我脑子里来不及琢磨这些了,天哪!居然有女孩子和妈妈一起被关到这个监牢里一起作性奴,太可怕了。

妡蕊的妈妈留着大波浪披肩长发,拥有一副丰满匀称的身材,长得很漂亮,也有一番成熟女人的韵味,并且还带着农村女人那种说不出来的内敛感觉,胸足足有D罩杯,阴毛在小腹的下面两腿之间露着,好浓密好浓密。妡蕊的妈妈一边哭泣哀求着一边往前慢慢挪动自己跪着的位置,一直挪到那对老夫妇的面前,不停的磕头。抽泣着反覆哀求:“王爷爷王奶奶,求您们说两句好话,叫他们放了妡蕊吧,求求您们了。她会学好的,我会把她教好的。”王爷爷王奶奶?莫非他们就是那天洗漱时管理说的预订了我的王老头夫妇?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对老夫妇连看都没看妡蕊妈妈一眼,翘着二郎腿,那个王奶奶用非常非常蔑视的声音说:“贱货,你女儿比你还贱,园子看你被卖进来之后可怜她一个人在外面讨饭无依无靠的,就把她也带了过来,带过来有口饭吃了,还不好好干活,不识抬举的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看她疼的,听她叫的,还想让我们饶了她,傻逼。”王老太说完,冷笑着哼了一声。那个王老头在边上歪着嘴翘着二郎腿一声不吭,但眼神里充满了对妡蕊妈吗的蔑视。与其说是蔑视,不如说在他们眼里,妡蕊和妡蕊妈妈是连猪狗都不如的东西,因为她们不是人,是性奴,是没有资格向主人向客人讨价还价的,我们在这里就是被凌虐被取乐的玩具,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必须做什么,哪怕是用女孩子最纯洁的嘴给主人们做便盆。这个老太太说完,妡蕊的妈妈还是跪在他们脚前抽泣着哀求他们。

在一旁的一个管理走了过来,照着妡蕊妈妈的脸就是两个大嘴巴,“看王爷爷的面子半天不理你,你还长脸了,闭上你的狗嘴,别坏了王爷爷王奶奶的雅兴,臭逼滚一边去。”管理骂完,马上低着头弯着腰笑着向这对老夫妇说:“真是太不好意思,吵到您了,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给我们建议的方法太妙了,我们自己试了两个,再不听话的也都变得听话了。也知道您们就喜欢看这个,所以特别派人接您过来。”“呵呵”,王老头满意地笑了一声,“你们怎么弄的?我听听,看你们弄的对吗。”“把贱货的牙钻几个洞,把电线头伸进贱货的牙髓腔里,再用电夹子夹住牙,两管齐下,您的方法真是太妙了。”管理回道。“调教这群贱货就得用点有力度的,像你们之前用那个电棍电来电去的,有什么意思。”“是啊是啊,要不您们是我们这的特级金牌会员呢,特级金牌就是不一样。出的主意都妙极了。”管理一脸拍马屁的说。

王老头满意的哼笑了一下告诉管理:“那我们就开始欣赏现场表演吧。“妡蕊的妈妈听见还是想争取最后一丝机会哀求管理们,管理又给了妡蕊妈妈两个大嘴巴,笑着说:”骚逼贱货,一会叫你好好听听你女儿的叫床声,哈哈哈哈。“妡蕊妈妈自己跪在地上绝望地哭着。

管理们走到大皮躺椅旁,妡蕊被牢牢的捆在上面躺着,浑身上下都也不能动,不过还是可以看得出她想挣扎。叫我感觉最羞的是妡蕊的两条腿就像去妇科检查一样分开噼着,衣服全被扒了下来,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白白有点黑的裸体,嫩嫩的阴户,不太浓密的阴毛。真的好羞好羞啊,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些变态男人看着,我作为一个女孩子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尴尬难为情。妡蕊一直在抽泣地哭着,不过她现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嘴里被放了一个象牙套一样的箍箍住她的嘴,使她的嘴一直张着。管理拿来口腔科用的钻头,在妡蕊嘴里随便找牙齿钻着,钻了几颗后,管理就在旁边的机器上抻过来细细的电线,把非常细的电线头插进刚刚妡蕊牙齿上钻好的洞里面,这几根电线头里还有一个分叉,一个分叉是细细的电线,一个分叉是一个小夹子,管理把细细的电线头伸进妡蕊的牙齿里,就用夹子把妡蕊的牙齿夹好。妡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透出绝望的眼神,表情好恐惧,她喉咙里一直发出啊啊的声音,好像想说些什么。

我发现不只我一个人,所有女孩子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管理们都没有理她,一个管理走到电机那里,一下子就把开关电闸拉到了启动位置,我还以为马上会发生什么,吓得自己想去摀住耳朵,但是手被铐着,再说我也不敢去摀住耳朵。下一秒什么都没发生,只是电机启动时候的嗡嗡声,那个电闸只是一个开关,但是电机开启的声音叫每一个女孩子的世界都屏息住了,妡蕊妈妈张着嘴惊恐的望着妡蕊躺着的地方,一边哭一边重复啜泣着说:“不要啊,不要。“

管理朝妡蕊妈妈看了一眼,冷笑了一下,拉开了另一个电闸,突然妡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惨叫声好像是从她的喉咙深处一涌而出似的,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惨叫声,声音大的能冲破屋顶,能感觉到妡蕊多么想释放她的痛苦。过了几秒,管理关上了这个电闸,妡蕊的声音嘎然而止,好像一下子摊在这个皮躺椅上,妡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突然管理又把电闸合上,接着又是妡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时候我注意到王老头和王老太都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一边看着妡蕊受折磨,一边带着陶醉的表情揉弄起了自己的底下,完全不顾这里有那么多人。妡蕊的妈妈跪着爬到躺椅的旁边哀求管理们放了妡蕊,哭得都快死了。

这时候王老头带着陶醉的表情,一边屡着自己的底下,一边假惺惺的说:“我也不是不心疼这姑娘,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不就是叫她给我们俩口子口交完给我们做个便盆吗,这是抬举她的臭嘴,看那天她那个不情愿劲;不过经过这么一回折腾,我想以后应该会懂事了。给这姑娘来点麻药吧,看着怪疼的。” 管理听见急忙回覆说:“王爷爷,咱们这里没有麻药啊。“”哎呀,说你们脑子不开窍,还真是不开窍,拿两根震动棒一根插她的逼里一根插她屁眼里,一点想像力都没有,总得叫我教你们。对了,就叫她妈拿着这两根棒子,让她叫她姑娘舒服舒服,别回来说咱们没人情味。“王老头用有些不耐烦的语气说。”是,是,您老总是有新点子,想法真是太棒了,我们得跟您多学多学。“管理拍着马匹的奉承着。管理拿来两根震动棒,递到妡蕊妈妈的手里说:”贱货,这可是王爷爷赏赐的,叫你女儿缓解缓解疼痛,你可得好好谢谢王爷爷啊。“妡蕊妈妈愣了一下,颤抖着接过管理手中的两根按摩棒,跪着靠近王老头那里,慢慢磕了一个头,用颤巍巍的声音抽泣着说:”谢谢您的赏赐,谢谢您的赏赐。“样子好可怜。王老头说:”去吧,等他们再电你那个婊子女儿的时候,你就把这两根棍子插进去,开关在上面,这样你那个婊子女儿就不会太疼了。“

管理把妡蕊的妈妈拽到妡蕊躺椅的下面一侧,就是妡蕊两条腿噼开的位置,笑着告诉妡蕊妈妈一会一开始就插进去,妡蕊妈妈抽泣着点头答应说好。管理有又一次拉开电妡蕊的电闸开关,大厅里又传来了妡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她妈妈一下子就把两根震动棒插进了妡蕊的阴道和肛门,一边插棒子一边在震动,妡蕊底下流出好多水,妡蕊的惨叫声中突然又多了一丝奇怪的声音。管理突然把电闸关上,叫妡蕊妈妈继续在妡蕊阴道和肛门里抽弄着震动棒,妡蕊的惨叫声停了,却发出了一阵阵呻吟的声音。

这个时候王老头突然向妡蕊妈妈说:“嗨贱货,你把按摩棒放一边吧,没什么意思,用你那个臭嘴给你女儿舔舔逼和屁眼,叫你女儿舒服舒服。”“啊?。。。啊?。。。”妡蕊妈妈听到这惊呆了,张着嘴望着王爷爷,“王爷爷,那。。。那。。。可是我自己的女儿啊。”“你舔不舔?不舔就还电她,想不想救你女儿?”王爷爷恶狠狠的威胁着。“王爷爷,我舔,我舔,啊。。。。”妡蕊妈妈突然绝望的大哭起来。妡蕊在躺椅上躺着也在哭,抽泣得更频繁了。妡蕊妈妈颤抖着慢慢的把头靠近妡蕊两腿之间,慢慢的伸出舌头,慢慢的把舌头接触在了妡蕊的阴唇上。妡蕊妈妈一边哭,一边舔着自己女儿的阴部和屁眼。“使劲点!”管理一个皮鞭就抽在了妡蕊妈妈的屁股上,“操你妈的!快点!”管理的皮鞭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妡蕊妈妈的屁股后背上。

“什么味道的?”王爷爷问妡蕊妈妈。妡蕊妈妈停下来,沈了一会,带着哭腔抽泣着说,“回王爷爷,是骚的,是臭的。”“什么是骚的?什么是臭的?”“回王爷爷,我女儿的贱逼是骚的,是臭的。”“你女儿的逼骚还是你的逼骚?”“回王爷爷,我们两个的逼都骚。”“接着舔!一对臭婊子,真是婊子生婊子!”王爷爷命令着。

有四五个管理已经把男人自己底下的那个东西掏出来了,站在妡蕊旁边撸着,其中一个拽过妡蕊妈妈的脑袋来,一下子就把底下的那个东西塞进了妡蕊妈妈的嘴里,然后把妡蕊的妈妈的手按在了自己女儿的阴部,叫妡蕊妈妈一边用手揉弄着自己女儿的阴部,一边用嘴吸吮着正虐待她女儿的男人的鸡巴;不一会他们就高潮了,然后一个一个的把精液射到了妡蕊的嘴里,管理们叫妡蕊全都喝了,因为妡蕊合不上嘴,妡蕊在吞咽的时候呛了一下,有些精液顺着妡蕊的嘴角流了出来。然后他们拽过妡蕊的妈妈,叫妡蕊妈妈从自己女儿嘴里流出的精液舔干净了,妡蕊和妡蕊的妈妈都已经快崩溃了。我看着这场面真的快要吓死了,旁边的女孩子们有好多都已经发抖起来,好有好多在抽泣着哭的。

”好了好了,就到这吧,问问姑娘,以后听话吗?“王老头说。管理把妡蕊嘴里的电线和箍都解了下来,问妡蕊:”王爷爷的话听见了吗?以后听话吗?“妡蕊喘着粗气,一边点头一边用仅有的力气回答说:”贱奴以后听话,贱奴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们这些骚逼贱货都看见了吗?“王老头突然对所有女孩子说,”在这里,只有听话才是你们这些贱货的出路,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你们在这就给我安心的作性奴,别胡思乱想,好好配合,这个地方你们就住下去了,和你们说句实话,这个地方是大主人在世界外面开拓出来的一个空间,没日没夜,没古没今,如果没有邀请,任何人也进不来,如果没有放行,任何人也出不去,他妈的跟你们也说不明白,你们那傻逼脑袋再等几百年也成不了物理学家,你们就在这好好伺候客人们吧。“

我听到这里傻眼了,什么,这个地方原来是什么异度空间,这不是科幻小说上写的事情吗?居然现实就有,而且有人用这个作逃也逃不出去的性奴监牢,这以后要怎么办啊,我感觉好绝望好绝望,我这才发现我一直在控制不住的在发抖;我旁边的女孩子们有的低着头有的啜泣,有的也在发抖,大家都被吓坏了。这时候,我回过神来,忽然意识到我想大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感觉得到大便就顶在肛门里面的边上,刚刚被吓的把想大便的感觉都忘了。王老头叫管理们把妡蕊的牙补好再把妡蕊从躺椅上解了下来,妡蕊下来之后一下子扑到了她妈妈的怀里,母女两个人抱着在抽泣着绝望的痛哭。

”对了,我们订的那个新来的叫淑娟的女孩在这里吗?“王老头问管理。我突然一下子心跳发颤起来,好像有寒气往心头钻,王老头现在问我,难道接下来要这么电我吗?管理听见了王老头的话,回到:“回您了,这女孩在这里。淑娟出来,去站到王爷爷的跟前。”管理大声向我喝斥着。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慢慢的光着丝袜脚走到王老头王老太的面前,低着头站着,两只戴手铐的手放在小腹下面的两腿之间,好害怕好害怕,心里在想下一秒会怎样。我瞥见他们两个人上下打量着我,笑?br />

“给王爷爷放几个屁听听。”突然王老头笑?br />

王老头叫管理拿来了大灌肠器,管理回来的时候一直说王爷爷方法真多,拍王老头马屁。王老头对我说:“淑娟把裤子褪下来手趴到躺椅上。叫主人给你屁眼里打气。”我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一万份害羞,也不敢有一丝的怠慢,我低着头把粉红色的裤子内裤蹆到了膝盖处,然后手扶在椅子上,翘着屁股,站在躺椅旁边。王老头王老太的手在我的屁股上轻轻的乱摸,还把手伸到我的阴部上面,轻轻抚弄着我的阴毛,我的脸烫烫的,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就这么光着屁股被一群人看,又被两个那么大年纪的人摸,感觉好羞耻也好恶心。

管理用大灌肠器抽了两桶空气,然后把灌肠器的头插进了我的屁眼里,我感觉屁眼痒痒的,屁眼周围和屁眼顺着阴道方向的部位慢慢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酸酸酥酥的感觉。管理接着把空气打进了我的屁眼,我感觉屁眼里有一小丝涨涨的感觉,就这样往我的屁眼里打了两次气。然后王老头叫我把裤子提上去,还保持原来的姿势手扶着躺椅,翘着屁股,蕴酿感觉。“嗨,那个贱货,妡蕊她妈妈,爬过来,把脸贴在淑娟的裤子屁股上。赏你几个屁闻闻。”王老头对妡蕊妈妈说。“谢谢王爷爷赏赐,贱奴这就去领赏。”妡蕊的妈妈哭泣颤抖着连忙回答,抽泣着放开怀中的满眼都是泪水的妡蕊,就往我这边爬过来,生怕怠慢一点,然后就把脸使劲贴在了我的屁股沟的位置。王老头说:“靠的近些,可别浪费了。”

王老头真是太变态了,妡蕊的妈妈的脸贴着我裤子的屁股沟那里,他则伸出手来一边淫笑着一边揉弄我的小腹,顺势把手滑向我的阴部,还在说叫我有感觉了就使劲放,大胆些,别害羞,别犹豫。王老头突然转过头对管理说:“快把麦克风拿来架在淑娟屁股这里,把音量调到最大,我怕耳朵不太好,听不见这农村小淑女的屁。”管理一边笑着一边又称赞王老头的想法多,把麦克风取了来,接到大厅里的音箱子上面。

我的手扶在椅子上,慢慢的使劲,生怕把大便连着屁一起拉出来,感觉着自己肠道里的气往下慢慢走到肛门的地方了,一用力,放出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屁,经过麦克风扩音在大厅里好大声的放了出来,我感觉好害羞,把脸埋在了椅子上。我听见妡蕊妈妈好像挣扎的声音,“深唿吸,深唿吸,都吸进去!”王爷爷按着妡蕊妈妈的头恶狠狠的说,“什么味道的骚逼?”“回王爷爷,好臭,好臭。”“喜欢吗?”“贱货喜欢。”“真他妈贱。”王爷爷说,“在椅子上趴着的贱货再放几个!”王爷爷命令我再放几个,天哪,再放就拉裤里了。管理看见我没有动静,就用鞭子抽了我几下后背,好痛啊。我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使劲,音响里放出噼哩啪啦的声音,我真的把大便拉到裤子里了。

(九)

我感觉屁股沟一股暖意,大便拉到了裤子里,我真的是憋不住了,已经拥挤在肛门里面的大便随着使劲一下子都被挤了出来。我从村子里来到这以后就没有大便过,已经憋了很长时间了。

屁股沟暖暖的,不经意紧张了一下肛门,感觉屁股沟两边的肉都被大便粘了一起,是一种好黏好黏的感觉,好恶心,我都不想深想了,我的脸一下子烫了起来,额头冒也出汗来,好害羞好害羞,我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大躺椅上。

我感觉随着大便慢慢的拉出来,这些大便好想挣脱出屁股沟狭小的空间,屁股沟周围的裤子随着拉出的大便也感觉隆了起来,随之我闻到一股臭味,紧接着就听见脸贴着我屁股上的妡蕊妈妈干呕了一声,坐在了地上。

管理手中的鞭子突然落到了我的后背上,好痛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骚货,王爷爷叫你表演放屁,你他妈的把大便拉出来了,谁叫你拉的?”啪啪,又是两鞭子。“哎呀,等会,没想到有新节目了”,王老头把管理拦住,凑过来把手摸在了我的头上,轻轻抚摸了两下我的头,突然抓住我的辫子,一下子把我的头拽了起来,把我的头都拽的扭了过来,王老头的脸凑到我跟前,笑眯眯的对我说:“小贱货,没想到你还给我们插播新节目啊,哈哈哈哈。”

“抬起头来,别藏着了,还装害羞,以为你是良家少女啊,臭婊子,比你拉的大便还臭。”王老太在一边恶狠狠的说。“把脑袋扭过来看着。以后有叫你表演大便的时候,先习惯习惯,别到时臊的脱不下裤子,装洋蒜的小臭婊子。”

“嗨,过来,老骚货。”王老头把我的头放下对着坐在地上离得我远远的还在抽泣的妡蕊妈妈说,“咱们节目升级了,不叫你问屁了,有新节目叫你给我们表演,嘿嘿嘿嘿。”王老头对着妡蕊妈妈不怀好意的冷笑着。“大头,园子不是总叫这些烂货拍些片子刻出去卖吗,今天就有现成的节目拍了,都不用你们想剧本。”王老头冲一个管理说。

我听王老头这么说,心里一阵紧张,什么?这里的女孩子们还要被迫拍那种片子,以后会不会也叫我拍,如果拍了以后怎么做人啊?不过想到王老头刚才说的这个变态的地方在什么异度空间出是出不去的,心里一阵叹息,哎,觉得自己真倒霉被卖到了这里做被人任意玩弄的性奴,好悲伤,好绝望。

“王爷爷,您又想出什么新节目来了?”这个管理凑过来笑眯眯的对王老头说,“只要您一句话,我们就办。”“哎呀,说你们反应慢就是反应慢。”王老太对着这个管理说。

王老头扭过身子低下头对着妡蕊的妈妈说,“老骚货,刚刚你求我们的时候和我们说的什么?”“求求您们放我女儿,王爷爷。我说的求求您们放了我女儿。”妡蕊妈妈光着屁股坐在地上抽泣着说。“还有呢?”王老头一边屡着妡蕊妈妈的波浪长发一边问妡蕊妈妈。“啊。。。啊。。。我想不起来了王爷爷,求王爷爷恕罪,我真想不起来了。”妡蕊妈妈和妡蕊真的是好可怜,我看见妡蕊一边抽泣一边发抖的坐在不远处眼神无能为力的望着她妈妈。

“你不是说你会教好她吗?”王爷爷摸着妡蕊妈妈的脸说。“啊。。。啊。。。嗯。。。嗯。。。我会教好她的,您们放心,求求您们放过我女儿吧,求求您们了。”妡蕊妈妈无助的哀求着。“那么好,现在我们给你一个机会,一会把摄像机放着,对着摄像机表演一部吃大便的片子,顺便叫你那个骚逼女儿学学。”

“啊。。。啊。。。不要。。。不要。。。”妡蕊妈妈睁大着眼睛望着王老头的脸。“那好!大头,把妡蕊绑椅子上,接着电!”王老头站起身对管理说。管理们听见王老头的吩咐,一拥而上去架起妡蕊。“啊。。。不要啊。。。不要啊。。。王爷爷,主人们,求求您们了,放过我女儿吧。。。我拍。。。我拍。。。呜。。。”妡蕊妈妈双手摀着脸绝望的哭了起来。妡蕊妈妈好可怜啊,居然被这群禽兽逼着在自己女儿面前拍吃屎的片子,我突然对自己有一份自责,如果我今天洗漱后就按了按钮大便,就不会有这种事了吧,我好想帮帮妡蕊妈妈求求情,但是我又不敢,希望一切快点结束,快点结束。

王老头听妡蕊妈妈这么说,蹲了下来,摸着正捂着脸绝望的抽泣着的妡蕊妈妈的头,和妡蕊妈妈说:“你都在园子里那么久了,应该知道怎么拍,台词我们就不和你说了,你就自由发挥,给我们拍个精彩的,也叫妡蕊学学,如果拍不好的话,哼哼,那妡蕊就得接着受点苦了。”妡蕊妈妈捂着脸哭着点着头,答应着,“嗯,嗯,贱奴知道了,贱奴知道了。”妡蕊妈妈一直捂着脸在抽泣着哭着。

这个时候,我看见管理们把摄像机都架好了,叫站成半圆的女孩子们都让开站,摄像头的前面只有在躺椅上趴着的我和妡蕊妈妈还有那面黑漆漆的水泥墙。我这时在想,我怎么办,是不是要把我也拍进去?这就是要把我也要拍进去啊,突然担心和羞耻的感觉都交杂在我心头,可是我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我也不敢说,觉得自己真是太可怜了。

“怎么还不开始吗?不愿意吗?”王老头揪住妡蕊妈妈的头发问着。妡蕊妈妈一边捂着脸,一边抽泣着又怯生生断断续续的说,“求求您们。。。求求您们。。。换个地方。。。叫妡蕊别看好吗。。。我不想叫女儿。。。我不想。。。呜。。。”“妈的!”王老头一把抓开妡蕊妈妈的手,给了妡蕊妈妈好几个嘴巴,管理过来,又个了妡蕊妈妈好几个大嘴巴,把妡蕊妈妈的头发都抽乱了。

“真是给脸不要脸,王爷爷那么抬举你,你他妈的倒讲起条件来了,不拍是吗?好。”管理说着,就招唿人再去架妡蕊,妡蕊一直摇着头哭着说,“不要啊,不要,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妈妈吧,我愿意去接着挨电。”“妈的,这哪有你说话的份。闭上你的屎盆子嘴。”旁边的管理一个大嘴巴就给了妡蕊,然后拽着妡蕊往椅子这边拖。

“不要。。。不要。。。我拍。。。我拍。。。”妡蕊妈妈拦住拖着妡蕊的管理,疯狂的答应着。“好,早那么痛快不不就好了吗,浪费大家那么多的时间。”王老头在旁边说,“灯光什么的准备准备吧。那个趴着的新来的小臭逼,一会把头扭过来看着,不叫你动你就别动,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听话!”王老头转过来对我说。我连忙答应着点头,“嗯。嗯,贱奴知道了,贱奴知道了。”刚刚看了这一幕,再加上这些天的经历,我不敢不答应,我这个从小在偏远农村长大的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我早已经被吓的脑子里只会说好的,知道了,拒绝这个词早被吓的不会用了。

妡蕊妈妈答应了以后就一直捂着脸继续光着屁股坐在地上抽泣,管理们把灯光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的仪器放在摄像机的周围。管理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牵过来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子,抱着一些化妆品走到妡蕊妈妈的跟前,蹲下,为妡蕊妈妈简单的化妆,打上肤色的粉底,红红的唇膏,蓝色的眼影,又用一些笔简单的描了描眼眉眼线处,本来就十分美丽的妡蕊妈妈显得更加的端庄美丽,但这端庄美丽的熟妇,一会就要拍摄表演吃另一个女孩子就是我的大便,在这群变态男人前,在一群性奴姐妹前,在自己的女儿面前。

“臭婊子,别哭了,准备开始了,别把刚画的妆弄花了。”管理踹了妡蕊妈妈一脚恶狠狠的说。“嗯。。。嗯。。。”妡蕊妈妈接过那个给她化妆的女孩子手里的纸巾沾了沾眼睛周围的眼泪,就挪到我的屁股跟前。

我注意到妡蕊妈妈的眼神有一份刻意似的躲着妡蕊的眼睛,但是管理们把妡蕊拽了过来,坐在摄像机后面,正对着她妈妈的位置。妡蕊哭着也把手捂在了脸上,不想看到下一幕,但是管理们把妡蕊的手恶狠狠的拽开了,命令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妡蕊睁着眼,泪珠一滴一滴的从眼睛里留下来,我看到妡蕊望着她妈妈的眼神好空洞,呆呆的,好像人在这里,眼神却游离了这个房间。“发挥的好些臭婊子!开拍!”王老头突然说了句。我看见摄像机镜头旁的红灯变成了绿灯。

妡蕊妈妈光着屁股,裸露着全身坐在水泥地面上,腿侧弯在右侧,双手搭在右侧的腰间扶在大腿上,一缕阴毛从两腿之间的小腹下面偷露了出来,大波浪的披肩发搭在一侧的肩上,丰韵的身体在柔和的灯光之下更显出了农村美丽端庄熟女说不出来的性感和丰韵。

妡蕊妈妈深唿了一口气,彷佛是叫自己冷静下来,也彷佛是叫自己镇定一下,也好像是叫自己接受这不能拒绝的事实,面对即将到来的这被逼无奈的困难表演,眼神里掠过一丝悲哀,一丝无奈,一丝忧伤,一丝说不清的痛苦,一丝绝望。

妡蕊妈妈深唿了一口气之后,妡蕊妈妈冲着镜头的脸微微笑了一下,嘴角上扬,非常的自然,非常的端庄典雅,好像是一个熟妇要做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我叫彩凤,今年46岁,是一个性奴,最喜欢被各种变态的方式凌辱虐待,我很骚,我也很贱,我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大便了,大便非常适合我的口味,我真的很爱吃很爱吃,每次吃完我都会觉得自己更骚了,更贱了,我也非常想让很多人看我吃大便的样子,每次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肥厚的阴部都会变得湿湿的,接下来就由我为大家表演吃纯情淑女的大便。”妡蕊妈妈对着镜头字正腔圆的用带着她家乡口音的普通话说着。

妡蕊妈妈说完了又抿着嘴端庄典雅的对着镜头微笑了一下,就扭过丰满的身体,用非常幸福自信的表情对着我的屁股,用双手慢慢的把我的裤子蹆到了大腿处,露出了我粉红色的内裤。这时候扭着头看的我才发现我内裤屁股沟周围的一圈地方,早已经被大便的颜色浸透了,黄黄的,因为我拉出来很多,内裤包裹着大便的屁股沟的地方也微微的隆起成一个略微的圆形。

妡蕊妈妈双手抚弄着我的屁股,把鼻子凑到内裤屁股沟处那块隆起的跟前,表情陶醉的开始闻着,“好臭啊。。。啊。。。太臭了。。。啊。。。贱货好想吃。。。咳。。。咳。。。”,妡蕊妈妈一边闻,一边慢慢地说,不时的干咳两声,我能看出来妡蕊妈妈在尽量忍着干咳,但是有时实在忍不住了,就干咳两声出来。

我感觉自己的脑神经已经完全崩溃短路了,我傻傻的扶着椅子翘着屁股趴着站着,望着这眼前的一切,彷佛我大脑里的时间已经完全停止了,我看着妡蕊妈妈正在做的,感觉她好可怜,感觉性奴真的好可怜。思绪到这里,突然想到妡蕊妈妈要吃我的大便,心里也泛出一阵恶心的感觉。

妡蕊妈妈闻了一会就张开嘴,伸出舌头来,睁着已经失去眼神的大眼睛,舔着我的内裤屁股沟处那片被大便浸得黄黄的隆起的地方。“好臭。。。啊。。。好香。。。啊。。。好臭。。。啊。。。好香。。。啊。。。好香。。。呃”,妡蕊妈妈一边舔着一边呻吟般的说着,突然,妡蕊妈妈大声干呕了一声,低下头一只手捂着胸前喘着粗气。妡蕊妈妈一只手扶着我的屁股低着头喘着粗气略微舒缓了片刻,慢慢调整了脸上痛苦的表情,头温柔的扭到镜头那边,对着镜头又像开始那样抿嘴典雅的笑了一下。接着又把头扭了回来,继续张开嘴摆出自信幸福的表情伸出舌头,触在我的内裤屁股沟处舔着那一大团被大便浸得黄黄的隆起,“好臭。。。啊。。。好香。。。啊。。。好臭啊。。。好香啊。。。呃“,舔了没几下,妡蕊妈妈又呃的干呕了一声,接着喘着粗气又低着头纾缓了一会,然后扭过头又对着镜头依然露出她刚才那份成熟女人典雅端庄的抿嘴微笑,接着又扭回头来继续摆出自信幸福的表情来继续舔我内裤屁股沟的位置,这样反反覆覆好几个来回,好几次干呕,好几次调整表情,好几次对着镜头抿嘴摆出典雅的微笑。

我看着妡蕊妈妈舔我内裤屁股上的大便,不自禁也干咳了几声,我闻到整个大厅都弥漫着从我屁股沟那里弥漫出来的大便的味道,虽然我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我的大便味道也是臭的。我看见王老头的裤子脱了下来,王老太也撩起了自己礼服的长裙,舒服的靠在他们的皮质大沙发上,各自露出了自己的私处;他们的两腿之间各有一个女孩子,跪在那里低着头用女孩子最纯洁的嘴和舌头慢慢的轻柔的舔舐着他们的私处,王老头和王老太的脸上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表情,眯着眼两手搭在沙发靠背上静静的欣赏妡蕊妈妈痛苦又恶心的表演。

妡蕊妈妈这时对着镜头略微侧过一点身子来,侧着脸用深情的眼神一边望着镜头一边用舌头一侧的边缘舔舐着我内裤包裹的那团黄黄的地方,一只手抚弄着她自己那对丰满的乳房,一只手沿着她小肚子往下慢慢地抚摸,直到手指都伸进了小腹下面两腿之间因为坐着而挤出来的那块只露着一缕阴毛的私密三角里面,然后就开始在那看不见的私密三角里面轻柔的抚摸。

我看见妡蕊妈妈的舌头尖已经被我内裤上的大便染的黄黄的,舔了几下,妡蕊妈妈就合上双唇,努力吞了一下口水,就又接着张开嘴,露出依然纯洁的舌头,接着在我的屁股沟那里舔舐那一大团被内裤紧紧包裹着的大便。

妡蕊妈妈歪着头又对着镜头露出了那份典雅端庄的熟女的笑颜,彷佛是要告诉镜头里面的人她真的很贱,真的很骚,大便虽然很臭,但她为了满足正在虐待她的客人们的要求不得不表现的真的很爱吃很爱吃的样子,而且那一份典雅的笑容和间或不断的干咳干呕,还有最开始妡蕊妈妈对着镜头的自我介绍,也会叫人联想到她是受到怎样的强迫凌虐才会在镜头前表演出来这份夹杂着干咳干呕声音的幸福感。

妡蕊妈妈又对着镜头抿嘴笑了一下,扭回头和身子来,对着我的屁股。把手放在我腰间的内裤边上,慢慢用双手把我的内裤很小心很小心的往下脱,突然一股臭味扑面而来,我的内裤被妡蕊妈妈蹆到了大腿根的地方,屁股沟里沾满的大便完全露在了妡蕊妈妈的面前,并且我看到在褪下的内裤上还兜着一大坨大便,妡蕊妈妈把一只手捂在胸前缓了一下,因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大声的低头干呕了好几声,然后低着头又缓了一阵,接着抬起头对着镜头露出那份依然典雅端庄的微笑。

这时候一个管理取来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碗和大玻璃杯,放在摄像机后面的地上然后推给了妡蕊妈妈,妡蕊妈妈娇柔的弯腰把大玻璃碗和大玻璃杯拿到自己的跟前。坐在地上的丰满的妡蕊妈妈这时略微抬起了身子,用蹲厕所的姿势蹲在了地上,把那个大玻璃杯轻轻的移到自己的屁股底下,低下头又拿起玻璃杯对准自己阴部的位置,妡蕊妈妈抬起头又对着镜头抿嘴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望着自己手里正对着自己阴部的大玻璃杯,尿了出来。尿的很急,玻璃杯里的尿被溅起一个个泡沫,正好快盛满一杯的时候,妡蕊妈妈把尿憋着了,然后把杯又从她丰满的屁股底下移到她的面前的地板上,我看到妡蕊妈妈的阴毛上屁股上沾的都是尿液,但是她没有擦,底下就这么湿漉漉的又坐在水泥地面上,对着摄像头露出端庄典雅的微笑。

浅黄色透明熟女的尿液在灯光下显出一种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的性感,就像丰韵的妡蕊妈妈一样,端庄典雅,却是一个变态监牢里被任意凌虐也只能默默忍受的性奴;心里有一万份痛苦,也要在客人面前强挤出含羞且喜欢当下片刻的笑容。妡蕊妈妈望着地上的这杯尿,表情好像在欣赏着世界上最美味的饮料一般,双手慢慢的端起杯来,对着镜头歪头抿嘴笑了一下,就稍微侧了一下身子,一只手捂在自己的胸口上,一只手把这盛满自己尿液的玻璃杯边靠在自己涂满红色唇膏的嘴唇上,咕咚咕咚一口口喝了起来。摄像头正对着妡蕊妈妈侧了一点的脸,把妡蕊妈妈喝自己尿的全部都完全的记录了下来。

妡蕊妈妈喝完,抿了一下双唇,又伸出舌头尖舔了一下双唇,说了句,“真好喝”,然后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把挂着尿珠的玻璃杯放在地板上,我看见妡蕊妈妈的脸上掠过一丝恶心的表情,但是只是一瞬之间。妡蕊妈妈捂在自己胸口的手,顺着自己的胸口屡了一下,深唿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调整表情,摆正了坐姿,对着镜头,露出典雅的微笑。

妡蕊妈妈又起身和刚才一样,又往这个玻璃杯里尿满了一杯尿,尿满了之后妡蕊妈妈没有像刚才一样憋着不尿了,而是继续的在尿,尿慢出了杯子,淋到妡蕊妈妈成熟的玉手上,流得满地都是。尿也渐渐的流到了我踩着水泥地面的丝袜脚下,我感觉脚下一阵尿液的温暖,湿湿的,脏脏的,也贱贱的。妡蕊妈妈尿完并没有像刚才一样举起杯来喝,只是放在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把丰满的屁股坐在了水泥地面上那一大摊尿液里。

妡蕊妈妈扭过身子对着我的屁股,一只手捧着那个大透明玻璃碗,另一只手则抬起来,伸出手指,触摸到我屁股沟夹着的大便上面,然后把我屁股沟夹着的大便一快快的扣到手中,然后放进另一只手捧着的大玻璃碗里。妡蕊妈妈低头干渴了两声,但是调整了一下表情以后又接着抬起头来继续扣我屁股沟里沾着的大便。

妡蕊妈妈把我屁股沟里夹着的大便全都扣了出来,放到了大玻璃碗里,手指都沾满了黄黄的大便;然后妡蕊妈妈把手伸到我屁股底下,一把抓起兜在我内裤上的那团大便,和刚才那团大便一起放在了大玻璃碗里。

妡蕊妈妈对着镜头深情的吸吮了几下自己的手指,然后又抿嘴笑了一下,低下头在大玻璃碗里那团大便上面掰下一块来,防进自己的嘴里,对着镜头带着陶醉的笑容慢慢咀嚼了起来,拒绝了片刻,我看到妡蕊妈妈双唇紧闭,下巴一紧,把大便吞了下去,“呃。。。”妡蕊妈妈干呕了一下,又调整一下表情抬起头来对着镜头露出端庄的笑容。

妡蕊妈妈就这么吃着,随着吃得越来越多,干呕声也越来越大,每次干呕之后,妡蕊妈妈就轻轻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擦了擦被大便噎出来的眼泪,继续对着镜头抿嘴微笑,然后又接着在那碗大便里面掰下一块放进嘴里咀嚼。努力咽下去之后,妡蕊妈妈间或还会带着笑容说句,“好吃”。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妡蕊妈妈把一碗大便都吃光了,我已经完全呆住了,张着大嘴,睁着眼睛看着妡蕊妈妈完成这一切,我的所有思绪都停止了,彷佛这世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好臭啊,从来没有吃过这么臭的大便,真好吃啊。”妡蕊妈妈把碗壁里面沾着大便的大玻璃碗重新放到她面前的水泥地面上,挤出笑容对着镜头说着。我看见她一只手捂在胸口,努力的不叫自己吐出来,深唿吸了几下,片刻之后妡蕊妈妈又调整好表情,对着镜头抿嘴笑了一下。

这时妡蕊妈妈的手伸向刚刚放在自己身边的那一大玻璃杯浅黄色的尿液,手轻轻的举起玻璃杯,把尿全部倒在了这个碗璧里面,然后把杯子轻轻放下,把手慢慢伸进玻璃碗搅拌,擦拭占在玻璃碗璧上的大便,不一会这一碗浅黄色的尿液就变得浑浑浊浊,成了混浊的黄色。

妡蕊妈妈停了下来,双手捧着大玻璃碗对着镜头又抿嘴笑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把盛满粪水的大玻璃碗捧到自己的嘴边,一口气咕咚咕咚全部喝了下去,喝到一半,妡蕊妈妈把碗挪开自己的嘴边,眼睛睁着望着这一大碗粪尿喘了两口大气,然后又把碗边放到自己的双唇上面,继续咕咚咕咚喝了一起来;喝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妡蕊妈妈噗的呛了一口,稍微停了一下,然后把碗底混合着大便残渣的浑黄色的尿液完全倒到嘴里边。

妡蕊妈妈把碗放到满是尿液的地面上,打了一个嗝,一只手捂着胸口,喘了两口大气,我能看得出她在尽力忍着不叫自己呕吐出来,妡蕊妈妈平缓了一下,又调整了一下表情,对着镜头抿一下嘴露出农村熟女典雅的微笑,“好喝。”妡蕊妈妈带着笑容温柔地说了一声。

这时我看见一个管理带着面具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手把我推开,我光着屁股跌倒坐在妡蕊妈妈尿到地上的那一摊尿里面,吓了我一大跳,妡蕊妈妈望着他露出惊恐的表情,还没有等妡蕊妈妈反应,这个管理一手抓起妡蕊妈妈的头发就把妡蕊妈妈拽了起来,使劲一推,站着的妡蕊妈妈“啊”了一声,上半身就扑倒在躺椅上,我刚才趴着的位置那里。

妡蕊妈妈翘着丰满的大屁股,屁股上沾满了尿,一个个尿珠在灯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满。那个戴面具的管理过来,飞快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男人下面的那个东西,好大,好硬,像一座大炮一样对着妡蕊妈妈成熟丰满的屁股。这个管理用双手扒开妡蕊妈妈藏在浓密阴毛里的肥厚的阴唇,一下子把男人的那个东西狠狠的插进了妡蕊妈妈的阴部,开始疯狂的抽弄。

妡蕊妈妈几近绝望的惨叫着呻吟着,惨叫和呻吟已经混合在了一起,这个戴面具的管理抽弄了好一阵,就把自己底下的那个东西从妡蕊妈妈的阴部拔了出来,飞快的一把抓住妡蕊妈妈的头,把男人的那个地方对着妡蕊妈妈的脸,突然一股股白色的黏液喷射在妡蕊妈妈的脸上,妡蕊妈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等管理喷射完自己的精液(原来姐姐告诉过我男人高潮是怎么回事),妡蕊妈妈双手捂在脸上,就像洗脸一样在脸上搓了起来。然后带着面具的管理松开拽着妡蕊妈妈头发的手,退回了摄像机后面。

妡蕊妈妈光着屁股坐在满都是尿液的地上,离着我不远,在大口大口地低着头喘气,我看见有泪水在妡蕊妈妈眼眶里打转,然后悄悄地流下来。

“好!停!”王老头的声音打破了我已尽静止的思绪,摄像头旁边的绿灯便成了红灯,“贱货,去,站那噼开腿,往你那个贱货妈妈头上尿一泡尿,然后一边骂她是骚逼臭逼贱货骚货,一边使劲扇你骚逼妈妈的嘴巴。”王老头对着妡蕊说。

“呜。。。”,妡蕊妈妈这时捂着脸低着头哭了起来。我看见妡蕊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她妈妈,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眶里有一小丝几近干涸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流下来,整个眼圈红红的,木讷的直视望着前方的妈妈。

一个管理过来,照着妡蕊的脸上就是两个大嘴巴,“骚货,睡着了吗?”妡蕊一下子好像被打醒,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好像是哽咽了好久的痛楚一下子被释放了出来。

“快点,别弄坏了一部完美的影片,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们母女两个一起挨电!”一个管理拽着妡蕊的头发恶狠狠的说,“老骚货,你也说两句,劝劝你这个不识相的女儿。”妡蕊只顾一边哭着,一动也不动,我觉得她可能已经崩溃了。

妡蕊妈妈听见管理这么说,擦了擦眼泪,从把一大摊尿里抬起湿漉漉的屁股,爬到妡蕊的跟前,一边摸着妡蕊的脸,一边说,“蕊蕊,你听话,照主人吩咐的做,做完就没事了。”妡蕊听见她妈妈的话,闭着眼抽泣着哭着略微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在哭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妡蕊妈妈伸出手拉住妡蕊的手,示意妡蕊去到摄像机前面来,妡蕊睁开眼睛跟着她妈妈爬到了摄像机的前面,妡蕊妈妈用手擦了擦妡蕊的眼泪,说,“别哭了,蕊蕊,高兴些,一会就没事了。”“嗯。。。嗯。。。”妡蕊哭着点头答应着,自己也伸出手背来擦了擦眼泪,但是闭着眼睛,不敢直视她妈妈的脸。

“站起来,准备开始了,睁开眼睛,等尿完之后,就一边骂一边打!”管理在旁边像个导演一样对妡蕊这对可怜的性奴母女命令者。

“蕊蕊听话,站起来,开始了,一会就没事了。”“嗯,嗯。”妡蕊带着哽咽的声音,回应了她妈妈的话,带着不忍悲伤的表情,松开她妈妈的手,慢慢在她妈妈面前站了起来。妡蕊妈妈坐在那一大摊尿里面睁着眼睛望着她女儿起身,一直这么望着,然后静静的把头扭过来,低了下去。妡蕊用双手摀了一下脸,我听见她又抽泣了两声,然后她把双手从脸上放了下来,慢慢低头望着她妈妈,站着噼开双腿,一股尿液从她的两腿之间喷出,都浇在她性奴妈妈的头发上面。性奴妡蕊的尿液落在她性奴妈妈的头发上,尿液顺着那一缕缕长发又流到了丰满的身上,又从丰满的身上流到了满是灰尘的水泥地面上,地上的尿液越来越多,妡蕊踩在这摊尿液里面,她的妈妈则浑身上下湿漉漉的低着头坐在这摊尿液里面。

尿完了之后,妡蕊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妡蕊妈妈慢慢地抬起头望着她自己的性奴女儿的脸,表情好像在说,按照主人吩咐的开始吧,按照主人吩咐的开始吧。妡蕊眼神躲过她妈妈的眼神自己抽泣了两声,就慢慢蹲了下来,蹲在她做性奴妈妈的面前,突然伸出手,啊的大喊了一声,一巴掌一巴掌的就抽打在自己做性奴的妈妈的脸上,一边抽打一边骂着,骚逼,臭逼,贱货,骚逼,这样抽打着过了很久。妡蕊妈妈一直忍受着自己性奴女儿的抽打,我看见这对可怜的母女的眼眶里都含着伤心绝望的泪水。突然管理在旁边喊了一句:“好!停!收工,到此为止。”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王老头在一旁说着,”妡蕊,下次听话吗?“王老头问着妡蕊。妡蕊抽泣着点了点头,哭着说:“嗯,贱奴知道了。”“那就好,那我们这两天酝酿酝酿,过两天我们还来找你,叫你为我们做便盆,嘿嘿嘿嘿,长得就像便盆,农村小骚货。”王老头笑眯眯的说。妡蕊听了,捂着脸一直在抽泣,她妈妈坐在地上也在抽泣着。

“王爷爷,刚录的片子刻好盘了,送您一张,回去可以好好欣赏。”一个管理走过来递给王老头一个光盘盒,弯着腰笑眯眯的对着坐在沙发上的王老头说。

“那么快!哇,好名字,典雅性奴熟女饮尿食粪凌虐秀。”王老头一边看着光盘上贴着的标签一边说着。

“王爷爷,接下来您还有什么安排吗?”管理弯着腰接着问王老头。“今天就到这吧,就到这吧,嘿嘿。”王老头回了一句。

“那您订的那个新来的小贱货淑娟呢?什么时候给您送去?”管理接着问道。我一听他们提到了我,啊?不要吧,是不是也要我这么表演吃大便啊,会不会吃他们的,太可怕了,我该怎么办啊,不过刚听他说过两天要找妡蕊做便盆,这两天酝酿酝酿,我应该能躲过去了吧。再说我已经被冥冥女王逼得喝过自己的尿了,如果再叫我喝尿,我想我可以忍受的,其他的要怎么办啊,如果做不好还要被电牙齿。哎,不想了。这一切应该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轮到我的时候再说吧,性奴的命运太苦了。

“明天你们把这个小贱货送过来吧,嘿嘿。”王老头望着我这边笑着,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其实我是害怕,我也是在逃避。

“那我们就把她们都带回去了。”管理问王老头说。“嗯,嗯,好,好。”王老头回了一句。

管理把所有人都带了回去,唯独留下我和妡蕊的妈妈。“两个骚货,跟着我来,带你们去洗洗,臭逼。”管理对我们说。

我和一直哭泣的妡蕊的妈妈起来,跟着三个管理往另外一个走廊里走,妡蕊妈妈一路上一直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抽泣着。走了不大一会,走到了一个洗衣房,管理叫妡蕊妈妈站那等一会,把我的脚镣解开,叫我把被大便弄脏的裤子脱下来交给这里的一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也带着手铐脚镣,什么也没有穿,不过长得不太漂亮,我想也许正因为这样,这个女孩子才会被安排在洗衣房洗衣服吧。

管理又叫我把早已经早已经发臭沾满尿液污渍灰尘的短丝袜和沾满大便的粉红色内裤脱下来,

我看见管理拿过两个小包装袋子,把我的短丝袜和内裤装了进去,又叫我只穿着黄色蕾丝上衣光着屁股露着阴毛靠墙站着,给我照了一张照片,照片从相机上面立刻就出来,一共出来了两张,然后管理把我的照片分别贴在装着我丝袜和内裤的两个塑料包装袋上,“这双袜子和这条内裤肯定能卖个好价钱,”这个管理对另一个管理说着。

天哪,他们居然变态到这种地步,居然拿女孩子穿脏的袜子和内裤去卖,还有人来买,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听他们说的时候我心里在想。他们把我的内裤和袜子拿去,我穿什么呢?不过我的行李箱里还有,但是这样一直被拿去的话,我是不是有一天什么穿的也没有了,只能每天光着屁股走来走去呢?

在洗衣房这里交完衣服,管理赶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洗漱间里,这个洗漱间和那天的构造一样,不过看得出来不是那天的那一个洗漱间,我想这应该是熟女们的监牢区域的洗漱间吧。

这个洗漱间里的地面倒是干干的,应该用过之后地面已经被晾干了吧,不过能看到黏在地面上的斑斑污渍,灰尘,头发,黏液渍,什么的。管理命令我去柜子里取出一个盆来,接一盆水,然后光着脚光着屁股蹲在洗漱间里洗屁股。对着三个男人洗屁股,我还是长那么大头一次,羞羞的,脸烫烫的,但是又不敢不从,我蹲了下来,低着头羞的不敢看周围,左手搭在腰间,右手伸到屁股底下的盆里撩起一点水,然后用手搓着肛门,屁股和阴部;搓着搓着,不知道为什么,底下慢慢冒出一股酸酸痒痒的感觉来,更觉得自己害羞了。

等把我安排好,管理们命令浑身上下都是尿的妡蕊妈妈爬到长条的洗漱池上面,全身整个躺进肮脏的洗漱池里,打开洗漱池边的水龙头,用水自己冲洗自己。管理命令完,我瞥见妡蕊妈妈慢慢光着脚光着屁股绕过我往洗漱间里面走。

“呃。。。呃。。。”突然我身后传来两大声干呕的声音,我回过头去,看见妡蕊妈妈一只手扶着洗漱池一只手捂着胸,对着洗漱池大口大口的呕吐着,空气中渐渐弥漫出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操你妈的骚货,竟把洗漱池弄脏了。”管理说着,几个皮鞭就打在了妡蕊妈妈的屁股后背上面。妡蕊妈妈一边叫着,一边干呕着,大口大口呕吐着。我看见呕吐物黄黄的,一直捂着胸口的妡蕊妈妈终于忍不住了,终于把刚刚吃下去的大便全都吐了出来,我看到溅到地上的黄黄的呕吐物中还夹杂着米饭粒,应该是起床后吃的饭,真的好恶心好恶心,我看着妡蕊妈妈被鞭打的样子,呕吐着的难受的样子,真是好可怜好可怜啊。

管理们一涌而上把妡蕊妈妈推到满是呕吐物的长条洗漱池里面,妡蕊妈妈整个人都躺在了里面,管理命令妡蕊妈妈用呕吐物自己擦洗自己,妡蕊妈妈绝望的哭着,管理们则在一边大声笑着,还不时的用鞭子抽妡蕊妈妈两下。

“小骚货,洗完了吗?洗完就跟我回去,看到了吗?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一个管理突然恶狠狠的问我。“回主人,我洗完了,洗完了。”我就起身跟着这个管理光着湿漉漉的屁股光着脚走在满是灰尘的水泥走廊里面回自己的监牢。

“臭婊子,先用自己的呕吐物洗澡,一会把新来的小骚逼的洗屁股水都给我们喝了,再轮奸你,叫你今天好好舒服舒服,哈哈哈哈。”我身后的洗漱间里传来了管理的打骂声和淫笑声,妡蕊妈妈不断的惨叫着,哭着,响彻了整个走廊,直到走了好远,才听不到了。

管理打开了我的监牢门,“骚货,今天就到这里,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接你来叫王爷爷好好玩玩你,王爷爷玩完了,我们就可以玩了,哈哈哈哈。”管理说完,就关上了铁门。

我一个人傻傻的光着屁股坐在房子里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也在想妡蕊妈妈现在还在遭遇着怎样的折磨,我不敢想像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不过觉得自己的命运实在太苦了,性奴的命运实在太苦了。

啊!有那么半天没喝水没有尿尿了,会不会尿尿的时候黄黄的,这样会被挨打的,我赶紧起来噼开腿蹲在那个水槽上试着尿了一小点,果然是黄黄的。我马上咕咚咕咚喝了好多水,等了一会再尿还是黄黄的,我不想被挨打,可怎么办啊。要不我把这泡尿就尿到地上吧,也不会有人发现的,一会地面就干了,我这么想着,就蹲在屋子的最里面,把尿尿在了地上,尿了好多,我的双脚都沾满了自己的尿液。

我站起身,坐在床上,双脚踩在自己的尿液里面,湿湿凉凉的,感觉好舒服,而且我现在只穿着上衣光着屁股,那种骚骚贱贱的感觉又从我的心里慢慢冒了出来,我抚弄着自己身体,一只手又不由自主的顺着小腹摸向了湿湿漉漉的阴部,我靠着墙,开始揉弄着自己的阴部自慰起来,也许这种感觉才能叫我忘记一切焦虑和担心,我慢慢地揉弄着,把踩满尿足底沾满灰尘的脚放到了不怎么干净的床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在梦里我梦见了王老头和一群管理用电棍威胁我,追着电我,还强迫我做他们的便盆。。。等待我的是怎样的一个未来呢?哎,性奴的命运真是好悲惨好悲惨。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