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全裸的篮球赛

时间:2018-03-06 23:5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纯朴。高中时常听人说些淫娃的事,我只当故事听,没想到后来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大学时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平时打扮火辣,喜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纯朴。高中时常听人说些淫娃的事,我只当故事听,没想到后来我的女友就是这样的女人。

我大学时在台北念私校,大二时交了一个女友,平时打扮火辣,喜欢穿小可爱配超短牛仔裤跑来跑去。因为女友身材好,长得漂亮,我也喜欢她穿这样子,带出去也十分有面子。当然啦,我们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做过爱了,她也承认过去有过其他男友,但我不知道有几个,直到后来分手我还是没问清楚。

她叫吴○琳,之后我都以「琳」做代号,有女友名字类似的请别介意。

和琳交往后,我们有过很多疯狂的性行为,她也全都配合,但最夸张的是大二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带琳回南投老家渡假,在自己家里也不敢同房,想发泄时就把琳带到户外去解决,反正老家偏僻,在路上做也不见得有人会经过看上一眼。更何况再走几步路,有一个小树林,更是方便。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比篮球场大一点点,我国中就在那打蓝球打到大。大二回去那年已经有了活动式的蓝球架了。

之所以要说明这么清楚,是让大家明白相关的地理环境,可以想像当时的场景。

OK,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主题。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个死党去树林中打球,打输的那队、欠赢的那队一客台塑牛排。一开始是女友看着我们六个人打球,打了一阵,阿坤就扭伤了脚,大家商量一下,由女友代替上阵。因为天气十分热,打了一阵球后,在场的所有男生都把上衣脱了,而女友此时也是穿件小可爱在打球,不过,里面有穿内衣,后来也是因为内衣而开始出问题。

打一阵以后,因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动后,内衣的钢丝勾得她胸部疼痛。看她不舒服,我就叫了暂停。这时女友就偷偷问我:「老公,我可不可以把内衣脱下来?」

她的小可爱是蛮厚的材质,琳的乳头又不大,我想不致太过火,而且我那些死党又很熟,我想不要紧,就答应她了。

她见我同意后,很夸张的做了一件事,现在想想,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转了身子,手伸进小可爱中把内衣解开,就当着大家的面,从小可爱中把内衣脱下来。

这样的动作再小心都会走光,更何况小可爱本来就蛮贴身的。我离她最近,都看到好几次她的乳豆露了出来。我的死党们离得较远,但可以发现他们一下子都不讲话了,认真地看我女友在脱内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装作不知道一样,手拿着刚脱下的内衣就走到蓝球架边,和我们的臭衣服放在一起。当时的我见死党每个人都硬了,反而为他们看得到吃不到的样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内衣,走回球场就喊:「好,再来!」

少了内衣后,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时左右晃动的好不迷人,每个人都不能专心打球,包括我在内都无法专心,只想找机会拉她到无人的角落大干一场。不但这样,我还发现球出现在琳手上的机会特高,大家也不忘把握机会做身体接触,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径我都看在眼里。

我也不去阻止,毕竟在这里放得开、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让琳给大家吃点豆腐也没什么。这大概就是胡大大说的『凌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党们摸,我摸得更大方,除了会大方地抓着琳的胸部揉一会外,也会故意从后抱着她,另一手直接从她的超短裤外碰触一下她的下体。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几下她也会受不了。

不过我看琳全场跑,好像没事一样,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个受不了,用开玩笑的口气直接讲出来:「琳妹妹,你这样我们很难专心耶!是不是老B叫你用美人计让我们打不好?」

老B是我高中时的外号,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会,用她那个本来就有点嗲的声音说:「有机会给你们吃豆腐还不好呀?平常想看还看不到咧!」

吉哥回答:「哪有?包在里面我们又看不到。」

N蛋也说话了:「对呀!影响我们的军心,存心让我们输掉比赛。」

琳很直接就回答:「穿内衣胸部会痛啊!」

小龙也是个不输给吉哥的色胚,走过来很小心地向吉哥使个眼色,但被我看到了。我也装作没看到,看他们想怎样。

小龙说:「不然这样,给我们一些振奋军心的目标,就当扯平。」

琳就问:「什么振奋军心的目标?」

我想这是明知故问啦!更过份的是我们敌队三个吉哥、N蛋、小龙都来了,我这队的除了我和琳,还有一个意哥。意哥什么话都不说,摆明看戏;反而在场边休息的阿坤走过来关心一下发生什么事,其实他的眼光关心琳胸部的时间还多一点。

琳发现大家都把焦点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我只好走过来,问:「吉哥,你说什么目标?」

其实我在场,吉哥本来不敢说的,但精虫一入脑,还管他什么朋友妻。

吉哥说:「你们输一球,脱一件!」

其他人听了不敢接口,怕我翻脸。但他们错了!我巴不得琳这时一丝不挂的给他们看光。看到琳这时的样子,全场六个人,哪个不是硬得难受。

我笑一笑,把问题丢给琳决定:「要我脱没关系啊!琳要脱我也不反对,但也要她敢脱才行。」

我故意用激将法想要琳答应,果然就听到琳说:「谁不敢脱?但不公平。」

小龙和好色的吉哥见机不可失,马上问:「哪里不公平?」

琳说:「难道你们输了不用脱?」

吉哥这时爽快得不得了:「可以,我们也输一球脱一件!」

琳又反对:「一球一件,马上就脱光了。赌注太大!」

吉哥和小龙马上改:「可以,输一场脱一件。」

好!球赛又开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个像琳那样漂亮的女孩答应你,赢了她就脱,乔丹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果然,第一局我们就惨败!一球都没投进。

依约,我们都脱了一只袜子,谁叫吉哥没有规定明白。

结果少了一件袜子后,更不好打球!另一只袜子也输掉了。

再打下一场时,吉哥他们太急色,都想趁机偷摸琳,被我们大反攻。

你们也猜得到,他们也开始脱袜子。也跟我们一样,很快就输掉了另一只袜子。

第五场时,大家平常都没力了,但今天有了这种赌注,人人都精力无穷!

我们这队也精力无穷,但我们还是输得很快。因为不论敌我,都想看琳脱清光,连我也开始想像琳在死党前全裸的样子。

琳到底脱了什么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于是我们这队都没有鞋子穿了。没有鞋子后,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动不了,因为脚踩在地上会痛。经她恳求后,她又穿回鞋子,脱下手表;而我们男生一开始打球就把表都脱掉了,所以仍旧赤脚。

第六场,大家想像得到,没有了鞋子,根本战况是一边倒。

我和意哥把外裤脱了,大家只等琳会怎么做。

琳说了:「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机会。」

吉哥马上答腔提醒她:「说话要算话哦!」

琳辩不过他们,就向我看来,我回答了:「谁叫你答应要赌的!」

琳听了多少有点赌气,就背对着我,对那群死党说:「好,脱就脱!」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裤脱了,露出里面穿的丁字裤!

我也没想到她那天也穿丁字裤,而且是粉红色、前面蕾丝透明的那种。天气热,运动后,美女当前,每个在场的人都有喷鼻血的冲动。

琳走向篮球架,把牛仔裤摺好,放好,再走回来。原本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打了,以免脱更多,但琳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再来!」

第八场,只穿小可爱、丁字型内裤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场上跑,吉哥和小龙这两个大色狼怎么受得了,完全不掩饰地去摸琳的屁股。我相信他们还故意去摸琳的小穴,但我没注意到,因为我趁他们对琳上下其手时,连进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龙二话不说,把外裤给脱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场,场面已经非常淫荡,五个穿内裤的大男孩在场上追逐一个全裸的美女。吉哥、小龙和N蛋,他们一样忙着在琳的身上动手,我也不时加入他们,这时更大胆地把琳的内裤拨开,摸她的小穴,很明显的湿了一片,大腿上的液体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

不止我摸时这样,吉哥他们要摸小琳时,小琳也会把腿打开让他们摸。我看得出来琳完全动情了,也越来越跑不动。

猜看看谁赢了?

让你们失望一下,吉哥输了!他两手都是琳的淫液,滑得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们三个当然不啰嗦,马上把内裤一拉,脱个干净。琳一点都没回避,很仔细地看着吉哥等三人的阳具。吉哥他们那根玩意当然不是软的了,每个人都硬得挺起来,琳就像欣赏自己的战利品一样,走来走去观看,我怀疑她那时其实很想找一根就塞进自己的小穴中。

琳说:「怎么样,我还是赢了,你们没话说了吧?」

吉哥说:「谁说你赢了,我还有双球鞋在啊!」

琳说:「那你们是一定要输光啰?」

吉哥回答:「哼!下一场我们再输,就这样回家!」

琳很干脆:「好!那再来一局!」

吉哥趁机再加一句话:「谁最后输了,谁就全裸回家!」

琳好像故意似的:「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么回家?」

第十场,我们当然不会再让琳赢球,莫明奇妙的输掉了。这次连吉哥都没讲话,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着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裤裤慢慢的往下褪,露出了一点阴毛后,又很快地拉起来,有点淫荡的看着大家。这时我已经硬得有点受不了,好想把琳拖到旁边狂干,但又想看她继续要怎么做。

琳把小可爱拉起了一点,可以看到雪白的半个乳房后,就把双手抱在自己胸前,说:「这么想看啊?」大家都点点头。

琳大概还是会不好意思吧,转过身,脱掉小可爱,然后用双手遮着胸部走去篮球架放衣服。那时全部的人唿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犹豫了一会,说:「就给你们看嘛!没看过女人胸部啊?」说完就把手放下了。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状很美,我最喜欢干她时揉她的胸部,看她胸部变形的样子,会有一阵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么话。吉哥的阳具不但硬了,而且连龟头都胀得有点发紫,阳光下还可以看到尖端上有液体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身边,轻轻用手指弹一下他的龟头,浅笑说:「下一场一定让你们输光。」

吉哥居然当着我面很快地轻咬了一下琳的乳头,让琳吓了一跳,又遮住了胸部。现场一度尴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气,那就没得玩了。

我正兴奋得不得了,怎么会生气?琳也只是含笑地轻骂了句:「色狼!」就把手又放下,让大家可以任意地看着她的乳房随她的跑步跳动。

第十一场,谁还有心进球啊!这场几乎就是琳的凌辱大会,大家都围着琳,用力地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琳甚至已经开始发出了喘息声,被小龙摸到脚软,趴在地上。反正不知道怎么打的,这场输了就对了。

我们输了时,琳还趴在地上起不来。她的丁字裤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流满淫水还是汗水的湿淋淋小穴,就这样被所有人看着。

等我把我的内裤脱掉时,琳才发现,说:「啊,我们输了?」她看看左右的人,大家都看着她,等她脱最后一件。

琳坐起来,看着我勃起的阳具,说:「老公,帮我脱。」

她让我脱她内裤时,把腰挺得高高的,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湿掉的肉穴在阳光下闪着光。

脱掉她内裤后,我回到篮球架旁边,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钱买的数位相机。平常我都会尽量随身带着,但没想到今天碰到这大好机会。

拿着相机,我指挥琳做动作,就看她雪白的身体在都是土的球场上任意地滚着,做出任何我想像得到的淫荡姿势。等她全身都是土时,我叫她握着吉哥的阴茎,含着龟头口交,另一只手叫她翻开小穴自慰,我则一张张的拍。

琳终于受不了了,拉着吉哥的阴茎,就要塞进自己的肉穴中,我马上阻止,因为起码要由我开场。

我把相机交给意哥,迫不及待的坐在地上,要琳坐到我身上来。琳扶起我的阴茎,让龟头对准阴道口,然后往下一坐,一下子就全根滑了起去,她随即发出了很大、很满足的淫声。我很难形容那个声音,通常只有在忘我的满足时才会发得出来。

琳被我插入后,整个人都快发狂了,用力地扭动她的腰,强力的拉扯让我的阴茎十分疼痛,只好叫她慢点,琳便由旋转的扭动变成上下的大力摆动。

这样的摆动可以让我插得很深,整根都没入了她的阴唇里,然后她的臀部再重重地撞到我的大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做过,但至少我很难受得了这样强烈的攻击。于是我转守为攻,勐力地挺腰反击,让琳叫得有点像在嚎哭。很奇怪,但那是她叫春的声音。

我把数位相机拿给吉哥,由他来拍摄,我则继续担任导演,指挥琳做着各种姿势。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过来「帮忙」爱抚着琳身上的每一个部份。像小龙就边和琳做法式深吻,一手边揉着琳的阴蒂,只不过当龙的手再顺着往下摸琳的阴唇时,就会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处。我不是Gay,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就把龙的手拉开,让琳自己抚摸。

当所有人都围着琳时,吉哥则拿着相机退出了战团,因为这样才能看得更清楚。

琳这时全身赤裸,只有穿一只球鞋坐在我身上,手上抓着意哥和N蛋的阴茎交替地往嘴里送;小龙没办法再吻琳的嘴,就大力地又吻又抓,粗暴地对待琳的左胸;右胸则交给一拐一拐走过来的阿坤(他脚一开始就扭伤了,记得没?所以他是在场唯一有穿衣服的)。

我们五个人摸遍了琳的全身,而且出手都相当重,不用三分钟,琳的乳房、臀部和左右大腿都出现了手指的红印,而且满地的沙土混着琳身上的汗,看来像是洗了场泥浆浴。但琳像是十分享受,不断地高声叫春,没机会说什么话(琳一直都这样,真的爽的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场景实在太淫荡,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精的冲动,所以赶紧把琳的臀部抬高,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琳因为我突然拔出,十分不满足:「老公,老公……干我,快点干我……」

我看了看吉哥,他已忍了很久了,又当了这么久的摄影师,当然要给他奖励一下,所以我转头跟琳说:「琳,老公一个人干你不够,我叫别的男人来干你好不好?」

琳转头看着六个围着她的裸男,说:「你们想要轮奸我啊?可要我老公同意哦!」边说边爱抚着自己流着水的肉穴,所有人都看得受不了。

我将手用力地插进她的肉穴中,琳「啊」的叫了一声。我再故意问她:「谁要被干?」

琳有点喘息的回答:「我……我要被干。」

我再逗她:「不行,不能说『我』,要加名字。」

琳知道我希望她讲淫荡的说话来挑逗我们,就说:「是琳,我吴○琳想要被干,被你们所有人的大棒棒干。」说着用自己的手拨开自己的阴唇,又说:「吴○琳是天下最淫荡的女人,吴○琳的小妹妹要被干,快点满足我!」最后一句话简直是用喊的。

像琳这样的美女,自动掰开自己的阴户,喊着自己的名字说要被干,真的没什么男人能忍得住。平常她这招只是对我用的,但这次一口气对六个男人,一样见效。

小龙马上就去到琳面前,抬起自己的阴茎准备插进去,但又被我阻止了,我说:「把她抬到树林那边去。」

大家把琳抬过去时,还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开,琳也很配合地把阴唇再度分开,一边自慰给所有人看。小龙也趁机一下子把阴茎插了进去,抽动了几下再很舍不得的拔出来。

我把我们的衣服拿来,让琳抱着粗糙的松树树干,再把她两手绑住。只可惜没有带到绳子,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绑起来干,看看日本的SM是什么感觉。

这时虽然没有绳子,但看到琳被绑在树上,沾满了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树干上磨擦,有一种很强烈的凌虐感。其实我那时多少会心疼,但色慾攻心时,也顾不到怜香惜玉了。

把琳的腿分开后,我就叫吉哥从后面进入了。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吉哥的那家伙的确比我的更大,一插进琳的小肉穴后,琳就发出了感叹:「这个好大!我的小穴穴塞得好满,好……好……」谁也不知道琳后来说好什么,她后来除了叫春外,说的几乎都是呓语,没人听得懂。

吉哥一边操,我们大家又开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寸肌肤,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不一会儿,琳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吉哥虽然忙着干,手也没闲着,故意把琳的胸部挤向树干上磨擦,琳觉得痛了,就喊着:「痛!痛!啊……可是好……好爽!轻……轻一点……」

吉哥当然不听,更用力地去磨琳的乳房,结果这次刮伤她粉嫩的乳房,琳大叫一声,吓大家一跳,吉也停下来不抽动。

我问琳:「怎么了?」

琳的手被绑住了,气得用脚去踼吉哥,边骂:「人家的胸部好痛!再这样我不玩了。」于是我把琳松绑,看到她的胸部被树干擦出了一条条血丝,还是蛮舍不得的。

这时吉哥的鸡巴还插在琳的肉穴中,我从前方深吻了一下琳,轻轻地抚摸她的乳头,然后用眼神对吉哥示意:「继续干她!」

吉哥收到后,把阴茎慢慢抽出至洞口,再一口气用力抽进去。琳受到刺激,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说:「好……好深……会受不了……」只见吉哥的大鸡巴把琳的小穴撑得满满的,每次一抽出来,阴道里的肉壁都被拉出一小截;插入时,连两块小阴唇都跟随凹陷了进去。

我让意哥接手我的位置,让琳弯下腰来替意哥口交,小龙和N蛋则抓着琳的双手去套弄自己的阴茎。阿坤来得太慢,没有占到好位置,只好跟小龙和N蛋抢摸琳的胸部。我则找了个好位置,把琳现在淫荡的样子拍下来。

切到近拍功能后,我把镜头对准了琳和吉哥交合的地方拍了几张。这时突然想到,就把数位相机切到浏览画面给琳自己看。

琳被干得两眼发白,相机在她眼前她也看不见,还要我提醒她:「琳,你看你被干的淫荡样子。」

琳看到自己的照片说:「我……我好淫荡。还要……还要……」

吉哥看得受不了,对我一字一顿的说:「我.快.要.射.了。」做个手势指着琳的肚子,表示要射在里面。

我咬了牙,点点头,吉哥马上加快速度抽送,琳叫的声音也越大声。吉哥在凶勐地抽插了一阵之后就深唿吸停住不动了,只有胯下两颗卵蛋在一缩一缩的跳动,谁都知道他这时已开时在琳的阴道里射精了。琳也用力地抬起上半身,做了一个大声唿喊的表情,但没有声音。

琳高潮过后才发现吉哥射在里面,转头对坤哥说:「你……怎么射在里面?人家现在还在危险期呐!」

我就对琳说:「我叫他射的,我喜欢看你的小穴里灌满不同男人的精液。」

琳故作生气的说:「我被别的男人干,你看得很爽喔!」

这时吉哥缓缓地把阴茎拔了出来,大股白浊的精液也跟着流出来,我马上叫琳蹲下,上身向后倾,把正在流出精液的美穴清楚地拍摄了下来。

小龙刚才只插了两下,十分不满,也不等琳小穴的精液都流出来,就直接把琳拉倒躺在球场上,压在琳的身上问:「要不要试看看我的肉棒?」

琳这时还故作害羞,把脸遮起来说:「不要!要干,我要问我老公。」

得到老婆的尊重,我当然得意,就像指挥这场戏一样,我回答:「干死这淫妇!让她爽到死为止。」

小龙得到我的首肯,马上急不及待地把阴茎插入琳的阴道,随即狠狠地抽送起来。但他和吉哥不一样,喜欢边干边问话:「琳,怎么样,被干得爽不爽?」

琳正赶着要登上另一波高潮,就回答:「爽……爽……爽翻了!」

小龙又问:「喜不喜欢被我干?」

琳回答:「喜欢……」

小龙居然还学我那一招,问:「谁喜欢被我干?」

琳也乖乖的回答:「吴……吴○琳喜欢被干。」然后突然放大声音说:「不要问了,我好爽,我要被干!让我爽,不要一直问。」

小龙说:「好!」就把琳的屁股抬高,用由上往下的姿势快速地操着琳的小穴,琳也回应似大声叫春。

这样支持了五、六分钟,虽然小龙一身都是汗也不愿停,小龙的体力实在很好。再干了一会,小龙也感觉到自己要射了,就问琳:「要我射哪里?」

琳回答:「射……射在里面。我老公要……要你们都射在里面,弄大……我的肚子。」

小龙也不客气,把琳搂得紧紧的,一边射精还一边抽动,直至把最后一股精液都射入她阴道里了,才把鸡巴深深顶入到最尽头,停在那里享受着琳高潮时子宫口一收一缩地吸吮着龟头的舒服感觉。

就这样,我们在大太阳下的球场轮奸了琳,七个人一丝不挂的全躺在球场上操着、喘着。琳蛮惨的,我们六个人干到一半时,她已经快支持不住了,不断地高潮其实是会累的。但没干完的仍然一个接一个地上,琳没有大动作,只会浅浅的叫春而已,只有当达到高潮时才绷紧身体大叫几声。现在想想,后来的场景很像是强奸。

等所有人都干完,琳被操得全身都软了,脚也站不直,只能躺在地上喘气。有能力干超过一个小时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的,长时间做爱后,女友都会脚软站不起来。

这时琳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穿着球鞋,两腿张得开开的躺在地上,阴户还不断地流出精液。六人份的精液实在不少,在琳的阴户前流成了一滩小水洼。

当然,每个人都累了,不过没有琳那么累。兴奋过后,大家也清醒了一点,六男一女全裸躺在地上歇息。久了还是怕人经过发现,所以我们把琳抬起来,去到树林中找片柔软的草地把她放着。琳因为太累,在轻风吹拂下,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睡着了。

那天最精采的就是以上那段,把所有人都搞累了,接下来就不太有搞头了,不过还是把后来的剧情交待一下。后面的内容会无聊一点,真不好意思。

我们几个男生后来就在一边聊天打屁,当然话题还是都围绕在琳的身上。

睡了一个多小时后,琳醒过来了,这时发觉自己全身赤裸,才觉不好意思,用手把重要部位遮着,但也没有把衣服穿回来,就来加入我们聊天的行列。嗯,

聊到要打道回府时,色哥这个头号色狼还没忘了我们的约定--输的要全裸走回家。

之前答应时只想要扒光琳,没有想到这下连我们也要脱光光回家。不过这事实在很刺激,大伙在一种异样的情绪之下,就这样做了。

从篮球场到我老家,大概有六、七百公尺,路是不长,而且人也不多,但在下午五、六点时,要全裸走在路上,实在要很大的勇气。

从树林中探头一看,刚好附近田梗中都没人,出来耕作的也差不多回家了。当下就由吉哥、N蛋、阿坤和小龙做人墙挡在前面,我们则在后慢慢推进。

因为沿路都没有人,走了一半,吉哥就不安份了,他故意把琳拉着推到前面跑,琳又不敢大声叫。不过运气不错,一路走来都遇不到人,可能那时大家都在家准备晚餐了。

我的老家是将原来的三合院打掉,加高盖的水泥房,平常要出入都是在三合院院子的大门那里,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大家在那聊天乘凉的时候。阿坤过去探头一看,果然不错,那个小院子里现在有不少人在,所以我们改从很高的后面爬进去。

我老家后面是填起来的平台,约有一公尺多高,而且后面就是田,也没有楼梯,所以要走后门进去,就真得用爬的。我们几个当然让琳爬第一,故意在后面欣赏她的美穴。然后呢?后门进去就是浴室,琳才把全身上面厚厚的泥土冲掉,再熘回房换上衣服。

后来那个暑假,琳差不多都是公开的和我这几个朋友分享着用,隔三两天大伙就来玩一场大锅炒。开学过后不久,我就和琳分手了。说老实话,我在这点上和胡大大不太一样,女友被玩成这样后,感情就淡了,也不想珍惜,但可能我就是喜欢这种美艳淫荡型的。

两个月后我又交了一个新女友,虽然没有琳这么夸张,但也是很敢玩的。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