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欲望 >

淫浪妹妹北上同住,哥哥遭诱抵挡不住(番外篇

时间:2018-05-07 19:4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番外篇一) 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有着亮丽出众的外貌,性感诱人的身材。在学校是成绩优秀、亲切有礼,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无数男同学追求的校花。 但此刻她却全身赤裸的

(番外篇一)

一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女,有着亮丽出众的外貌,性感诱人的身材。在学校是成绩优秀、亲切有礼,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无数男同学追求的校花。

但此刻她却全身赤裸的站在回旋梯下,双手扶着楼梯的扶手,高高翘着自己浑圆挺翘的美臀,不停的往後耸动,努力迎合着身後男人的撞击。

「爸爸用力…红玫好舒服…啊…」

我站在少女的身後,双手抓着她不堪一握的小蛮腰,粗大的肉棒更加卖力的进出着少女的粉嫩小穴,回应着少女的要求。

一群男孩趴在楼上的楼梯口,目不转睛的观看着底下的大战。平时优雅端庄的大姊,此刻被干得淫荡浪叫的模样,让他们个个看得都硬起了肉棒。有几个看得兴奋不能自己的,已经握住了自己的肉棒,开始不停的前後撸动。

我在红玫的小穴里又抽插了好一阵子,把她干得浪叫连连,然後才大声宣布:「这个月的联欢会,开始!」

楼上的男孩们齐声欢呼,争先恐後的跑了下来,忙着寻找各自的目标。我没有理会他们,依然挺动着我的腰部,继续干着红玫的小穴。

男孩们经过红玫的身边时,纷纷伸手触碰她的敏感部位。红玫平日里端庄优雅,让他们不敢对她做出轻薄的举动。只有每当这个时候,红玫被大肉棒干得无力抵抗,他们才敢趁机动手揩油。

红玫并不喜欢被爸爸以外的人碰触自己的身体,只不过现在被爸爸干得浑身发软,双手只能扶着楼梯的扶手支撑自己的身体,让她没有办法挥开那些讨厌的色手,只好任由那些色手抚过身上敏感的部位。原本还想开口叱责他们几句,却在爸爸的肉棒冲击下,说出来的话全都变成了浪叫呻吟。

看到红玫胸前那两颗在我猛烈的撞击下,不停剧烈晃动的美乳,我忍不住将手伸到红玫的胸前,用力的一把捏住那对不停晃花我眼睛的大奶子。

「你这个淫荡的小淫娃,小小年纪奶子就这麽大了」

「啊…小淫娃的大奶子…都是被爸爸…给揉大的…啊…爸爸的手别停…小淫娃好喜欢…被爸爸揉…我淫荡的大奶子…啊…」

红玫虽然才高中,但是胸前的两颗大奶子就已经有了E罩杯。这当然是因为我长期的揉捏,又喂红玫吃了不少的精液,还有在她小穴里辛勤耕耘的结果。

如果女儿的老师、同学知道他们眼里的好学生、校花,在家里竟然是个赤裸着娇美的肉体,耸动着挺翘的屁股迎合爸爸的肉棒撞击,嘴里不停喊着淫声浪语的小淫娃,想必都会非常惊讶吧。

「好爽…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爽啊…啊…爸爸的大鸡巴…干得小淫娃…的骚屄好麻…啊…爸爸今天插得这麽深…快把小淫娃…的骚屄插烂了…啊…爸爸…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

「小淫娃有什麽事想跟爸爸商量?」

「爸爸…啊…我过几个月…就高中毕业了…啊…我能不能…先休学一年…啊…然後再回去读书…」

「喔?红玫为什麽想休学一年?」

「啊…我想早点怀孕…帮爸爸生个女儿…啊…让爸爸有机会…干到我生的女儿…啊…像爸爸干我一样…帮我的女儿破处…啊…报答爸爸…对我的照顾…啊…可以让我每次…都被大鸡巴…干得这麽爽…」

「你这个小淫娃,才高中就想被人干到怀孕」

「啊…那是爸爸…才有的…小淫娃只帮爸爸…生孩子…啊…因为爸爸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啊…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爽…啊…我不要爸爸…把大鸡巴拔出骚屄…啊…我喜欢喝爸爸的精液…但是更喜欢…爸爸射在…小淫娃的骚屄里…啊…」

「果然是个小淫娃,看我把全部的精液都灌进你的小骚屄里」

「好…好…啊…小淫娃今天…是排卵期…啊…爸爸千万…不要拔出去…啊…要把精液全部…射进小淫娃的子宫里…啊…小淫娃已经…准备好被爸爸…干到大肚子了…啊…爸爸再用力…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子宫里…啊…插我…用力的插我…」

「小淫娃的骚屄真紧,爸爸的大肉棒插得好辛苦」

「啊…爸爸加油…爸爸一定可以的…啊…一定可以把大肉棒…插进小淫娃的子宫里…啊…爸爸都干小淫娃…那麽多次了…每次都能把大肉棒…插到底的…啊…顶…顶到了…爸爸好厉害…小淫娃的子宫…被爸爸的大肉棒…顶到了…」

「呼~小淫娃这麽期盼被爸爸干大肚子,爸爸当然要帮小淫娃达成她的愿望」

「对…我的愿望…啊…就是被爸爸…干到怀孕…啊…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受不了了…啊…爸爸快射吧…再干下去…小淫娃要被…爸爸干死了…啊…好爽…我的骚屄好麻…我快站不住了…啊…爸爸你好棒…小淫娃被爸爸…干得好舒服…」

「小淫娃再忍耐一下,爸爸马上就射了」

说着我运起腰力,在女儿红玫的小穴里做起最後的冲刺。

「啊…啊啊…爸爸你要把…小淫娃干死了…啊啊…爸爸我不行了…我腿软了…啊…啊啊…我快来了…小淫娃要被爸爸…干到高潮了…canovel.com啊啊…爸爸…我们一起来…一起来…啊…啊…爸爸射了…射在我的子宫里了…啊…爸爸射了好多…小淫娃觉得…子宫都装不下了…」

红玫被我狠干了一通後,两条腿都软了,全靠我托着她的细腰才没倒下。我把红玫打横抱起,抱到旁边的一张软床躺下。红玫勾着我的脖子,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

「爸爸…你刚刚射了那麽多,我是不是已经怀上了爸爸的孩子了?」

「就算这次没怀孕,还有得是机会嘛,爸爸既然答应了小淫娃,就一定会把小淫娃干到怀孕为止」

「嗯…爸爸对我真好」

我爱怜的亲亲红玫的小嘴,让她好好躺着休息。

接下来就是巡视联欢会的情况了。

妹妹就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一个男孩趴在妹妹的身上,正卖力的耸动着屁股。而妹妹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各握着一只肉棒,轻柔的前後套动着,给予他们一定的刺激,保持硬挺的状态,让他们能够随时接替正压在身上冲刺的男孩。

我来到妹妹旁边後,看到这个情况,忍不住开口笑话她。

「妹~你今天怎麽这麽饥渴,一个人占了这麽多根肉棒」

「哥~你来了啊…我又怀孕了嘛…啊…哥你知道的…我一怀孕…就会特别想做爱…」

「你怀孕了?是哪个臭小子没照我的规矩来,看我不揍死他!」

「哥…你的啦…孩子是你的…」

「我的?我们好像前段时间都没做爱吧,什麽时候的事?」

「之前哥不是有一次…应酬後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啊…我趁着哥喝醉的时候…找了家里的人…啊…偷偷把哥给…轮了一遍…」

「啊?你都找了谁?」

「啊…十几个人吧…大部份都是…你的女儿…啊…也不看我是长辈…又是召集人…啊…竟然都跟我…争抢哥哥的大肉棒…啊…害我差一点…没让哥…干到小穴…」

「呵,你还好意思说你是长辈,哪有长辈带着一群晚辈去把人轮一遍的」

「有什麽…不好意思说的…啊…哥的那些女儿…哪个没和哥做过…啊…哥是没看到…她们骑在哥身上时…扭腰的那个骚劲…啊…可惜她们不知道…怎麽样才能…让哥爽到射出来…啊…那天哥射得可真多…差点烫死我了…啊…小穴都装不下…流了好多出来…啊…把我都射到…怀孕了…」

说话间,趴在妹妹身上的男孩屁股一阵抖动,然後往後一倒坐在地上喘气了。其中一个被妹妹握住肉棒的男孩,赶紧挪到妹妹的双腿之间,接替上一个男孩的位置,将肉棒插进了妹妹的小穴之中。

另一个被妹妹握着肉棒的男孩被抢了先,又看到妹妹诱人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话,让他忍不住将肉棒往妹妹的小嘴塞,想要让妹妹帮他口交。

「唉啊~你塞什麽啊…啊…没看到我正和…你们的爸爸说话吗…啊…含了你的肉棒…我怎麽和我哥聊天…啊…没半点眼力…滚一边去!」

妹妹不高兴的将嘴边的肉棒用力拍开,再也不理他,连手枪也不帮他打了。男孩见思静姑姑没半点心软的样子,只好扁着嘴去找其他的目标。

「红玫呢?」

「女儿到旁边休息去了」

是的,红玫就是妹妹为我生下的女儿。不但模样长得和妹妹相似,甚至比妹妹年轻时还要美上几分,更是我的女儿当中最漂亮的一个,所以也最得我的宠爱。每次联欢会,都是由我和红玫的肉戏做为开场。

「哥你是不是…又把女儿的小嫩穴…狠狠操了一遍…啊…女儿平常…多有气质啊…啊…每次到了联欢会…就被你干得…像个小淫娃一样…」

「呵,我要是没有狠狠的干她,红玫说不定还会不高兴呢。对了,女儿说她想生个孩子了」

虽然我已经答应了红玫,不过还是得知会一下我的妹妹、她的妈妈。

「既然她想生…那就生吧…啊…反正我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被哥给干大了肚子…啊…女儿很像我啊…我给哥哥干…她给爸爸干…啊…还都被干大了肚子…」

我听完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趴在妹妹身上卖力抽插的男孩後脑勺。

「你思静姑姑怀孕了,给我温柔点,要是把你姑姑的孩子搞没了,看我怎麽罚你」

「别听你爸的…啊…用力点没关系…姑姑受得了…啊…姑姑喜欢你们…用力点干我…啊…对…别停…再用力…」

我摇摇头不再理会他们,我相信妹妹会有分寸的。

看到这里,或许你们会觉得奇怪,像我这种独占慾比较强烈的人,怎麽可能会让别人和我的女人发生关系,即使他们是我的儿子。

其实我原先也是被蒙在鼓里,後来才知道我那群儿子大概看多了我和家里的女人做爱,居然年纪小小就对女人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好奇。於是或哄骗、或撒娇的,将他们的妈妈、姊姊、妹妹给拐上了床。等到我发现时,家里已经有好几个女人都被他们给干过了小穴。

只不过他们都是我的儿子,我再怎麽生气,也不可能将他们通通赶出家里。再加上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我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一根鸡巴,没办法一一满足身边所有的女人。除非我打算24小时都躺在床上渡过…

但是我又怕放任他们後,他们会沈迷於性爱之中,荒废了学业。最後乾脆将最底层那楼的隔间全部拆了,整理出一个广阔的空间,只是放了小吧台、小型舞台、大浴池等一些简单的布置,还摆放了一些床舖、沙发。每个月在这个地方举行一次「联欢会」,让他们可以尽情放纵自己的慾望。

不过我还是给他们订了两个条件:一个是不准有强迫的行为,不管用什麽方法,只有她们点头答应了,才可以插进她们的小穴;一个是不准在小穴里面射精,必须要戴保险套才可以插入。

现在家里的关系已经够乱了,我不想大家弄到最後,搞不清楚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

只要让我发现了有任何人违反我订下的规则,我就不再让他参加任何一次的联欢会。不过造成的後果就是,家里的保险套花费激增,每个月都要买进大量的保险套。

以我身边女人的个性来说,第一个被我儿子拐上床的人,不出我意料外的是妹妹。只是我到现在还在猜测,到底是我儿子把妹妹拐上了床,还是反过来他们被妹妹给诱骗了。

抛开脑中的思绪,我目光随意的一望,看到了小涵双腿大张的躺在地上,一个男孩扶着小涵的细腰正在卖力的抽插。肉棒像重炮似的一下又一下轰击着小涵的小穴,让她胸前的巨乳剧烈的晃动着。

我走到男孩的身後,对着他的後脑勺一巴掌就打了下去。

「臭小子你给我小心点,再把你妈弄伤,看我怎麽罚你」

没想到这小子被我一打一骂,竟然浑身一个激灵,就这麽射了出来。

这臭小子是我的儿子里面最不讨我欢心的一个,以至於我连他的名字都懒得去记。之前还没有开始举办联欢会这个「家族活动」的时候,他们还只是在私底下暗通款曲。有次我和小涵做爱的时候,竟然发现她的身上有一块块的瘀青,让我看得心疼不已。在我的追问之下,小涵才怯怯的告诉我是她儿子弄的。

这小子个性特别的粗暴,和小涵做爱的时候经常弄得她身上到处瘀青。不知道小涵是不是女仆做久了,还是特别容忍儿子的行为,被儿子弄成这样竟然默默不吭声。

被我知道後,狠狠的揍了他一顿,也告诉小涵不准心软偷偷和她儿子做爱。後来有了联欢会後,我还特别罚他三个月不准参加。一个初尝性爱滋味的青春期小男生,让他三个月不准做爱,可想而知对他是多麽大的折磨。这小子苦苦渡过了三个月,最後差点没哭着来求我。

三个月过去後,这小子和他妈妈做爱时,再也不敢过份粗鲁的对待小涵。但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那股蛮性,肉棒总是猛烈的一进一出,将小涵干得是浪叫连连。

「臭小子,别以为能让你妈叫几声,就是把你妈干舒服了」

我露出不屑的眼光看着他,在他的注视之下,将自己的肉棒缓缓插进小涵的小穴之中。

「小涵啊,你儿子有没把你给弄疼了?」

「没…没有…嗯…不过他不像主人…那麽清楚…我哪里敏感…嗯…虽然也有点感觉…但是没有和主人…做爱那麽舒服…嗯…」

「我们的儿子都已经大到能和你做爱了,还叫主人?叫老公!」

「我叫习惯了嘛…嗯…老公…再用力一点…好嘛…嗯…我希望老公…可以用力的…干我小穴…嗯…最好可以…顶到我的花心…啊…就是这样…老公好棒…啊…果然还是…老公最厉害…啊…大肉棒…顶得我好舒服…」

虽然我抽插的速度没有臭小子快,但是从小涵舒展的眉头,和愉悦的呻吟,还是能够知道谁让她得到比较多的快乐。

我转过头得意的对臭小子说:

「臭小子学着点,干那麽快没两下就交货,根本没让你妈爽到极点,让你这臭小子看看你老子的厉害」

说完我慢慢加快速度,接连用不同的角度刺向小穴深处,双手也伸向小涵胸前的那对巨乳,手掌不停的抓捏之外,还不时用食指去拨弄乳头。

小涵当年因为怀孕更加涨大的双乳,并没有因为生完孩子後而缩小。所以每次当小涵被干得身体随之摇摆时,胸前饱涨的双乳总是晃出一片惊人的乳浪。我看了十多年依然深深为之着迷,也难怪小涵的儿子总是那麽喜欢和她做爱。

「小涵觉得舒服吗?」

「啊…舒服…老公好棒…啊…大肉棒…顶得好深…插得我…好想叫出来…啊…老公你这样…转我的乳头…弄得我好痒…啊…但是好像…又很舒服…啊…老公你这样…玩我的乳头…又干我的小穴…会让我发疯的…」

小涵的儿子有点恋母情结,又喜欢胸部大的。刚好小涵两个条件都符合了,所以他每次联欢会只找自己妈妈做爱。他坐在一旁看着我干着他的妈妈,竟然也兴奋的不能自己,握着自己的肉棒在一旁打起手枪,幻想着现在进出妈妈小穴的是自己的肉棒。

看到小涵在我的抽插之下,渐渐变得迷蒙的眼睛,和愉悦的呻吟,明显和他上阵时,小涵微皱着眉头呻吟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於是他真的默默观摩起我的技巧,并在往後的联欢会上,不停的在妈妈身上得到实践和改进。小涵也在他不断的进步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快乐,後来两母子每次联欢会总是打得火热。

小涵被我一连串深插猛刺之下,给干得浑身癫软。我将小涵留给那臭小子照顾後,又继续去巡视其他人的状况。

前面不远的地方,可阳抱着自己的妹妹可月,不算粗大的肉棒在妹妹的小穴中快速的抽插着,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把妹妹干到发浪,好让妹妹不再对自己那麽冷淡。

可阳和可月是可心和可人生的孩子,虽然不是双胞胎,但或许妈妈是双胞胎的关系,两个人倒是长得非常相像。可阳是个标准的妹控,联欢会都只找可月做爱,可惜可月并不喜欢可阳软弱的个性,每次都是被他缠得受不了了,才勉强答应让他插小穴。

说起可阳的名字,本来应该和可月的名字是配对的,叫可日。不过听说「日」这个字在某个地方有其他意思,想到一个男孩子,如果名字叫做「可日」,我都不禁感到一阵恶寒,所以才改成可阳。

「妹…怎麽样…哥干得你…舒不舒服…」

「哥…别问了…啊…我都让你…插小穴了…啊…还老是喜欢…问东问西的…」

「妹…告诉哥…我和爸爸…谁干得你…比较舒服…」

「当然是…爸爸了…啊…爸爸的鸡巴…又粗又大…干小穴的技巧又好…啊…哪像你只会…硬捅硬插…啊…哪里像爸爸…可以干得我…那麽舒服…啊…要不是你老缠着我…我才不会…让你干呢…」

可阳听了虽然有点失落,但是却舍不得离开妹妹的小穴。我这时经过他们身边,听到了可月的话,就将可阳给一把拉开,接替了他的位子,将鸡巴插进可月的小穴里。

可阳虽然长得斯文英俊,可惜个性太过怯懦。虽然不满我占据了他的位子,但是却不敢发出任何抗议,就怕我以後不肯让他再干可月的小穴。

「啊…爸爸你好偏心…每次都先干红玫姊…啊…只有看到我哥干我…才会过来和他…抢着干我的小穴…啊…爸爸都不来…多干干可月的小穴…啊…可月好喜欢…被爸爸干的…啊…」

「爸爸哪有偏心,可月的处女膜还是爸爸捅破的呢」

「啊…爸爸又想哄我…啊…家里的姊姊妹妹…哪一个的处女膜…不是爸爸捅破的…啊…爸爸每次联欢会…都不先来干可月…害我每次…都只能被我哥干…啊…爸爸既然插进来了…就把可月干到高潮吧…啊…如果没有把可月…干到高潮…啊…我可不准爸爸拔出去…可月会生爸爸的气的…」

「哈哈,可月都这麽说了,爸爸一定把可月干得爽到极点」

「爸爸…对我最好了…我好喜欢爸爸…啊…爸爸再用力点…用力干我…可月受得了…啊…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果然是最厉害的…哥哥的都比不上…啊…」

「可月的嘴吧真甜,让爸爸好好疼你」

我扶着可月腰身的手,顺着玲珑有致的曲线一路往上,来到两座大山的底部,然後将两座大山紧紧握在手中。

「可月的奶子越来越大了啊,爸爸都快抓不住了。来,让爸爸吸一吸」

我拉起可月的身体,让她跨坐在我的腿上,一手还是抓着大山肆意的揉捏,一手扶住她的细腰。可月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身体努力的往前挺,将另一个乳房送到我的口中。

「爸爸吸吧…啊…可月的身体…都是爸爸的…啊…爸爸想怎麽吸…就怎麽吸…爸爸想怎麽干…就怎麽干…啊…只要爸爸…多来干干可月的小穴…可月就满足了…啊…」

可阳羡慕的坐在一旁,看着我干着他心爱妹妹的小穴。後面听到可月淫荡的浪叫,甚至兴奋的自己打起了手枪。

忽然一只小手推开了可阳握着自己肉棒的手,接着一把抓住可阳的肉棒,扯着肉棒硬把可阳拉了起来。

「可阳你这个恋妹狂,这里一堆小穴等着你干,你竟然在那边自己打手枪」

说话的少女躺到了地上,接着又抓着可阳的肉棒,一直往自己小穴的方向拉。

「紫怡,别这样…我被你拉痛了…好好说别用扯的…」

「可阳你少废话,快给我插进来」

可阳苦着脸,将肉棒插进紫怡的小穴,慢慢的一前一後抽插着。

紫怡是芳绮的女儿,个性是个道道地地的小辣椒。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