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新珍珠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伦理 >

女警察的故事

时间:2018-05-07 19:4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项晴的踩踏(01-02)》 《无止尽的暑假(25-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项晴的踩踏(01-02)》

《无止尽的暑假(25-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琳,是四川人,18岁了,去年和村里的姐妹叫我一起去成都打工。可是去了没有多久,发现打工好苦好累哦,我又不想再回去,后来没有办法,只有学人家去做鸡。刚开始很害怕,后来看到赚钱很容易就开始习惯了。下面我是我的亲身经历,说来给大家听:我开始做这行不久的一天,我和客人谈好了价钱,然后开了房,正脱衣服。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闯进来好几个警察,我就知道这下完了。

后来我们被带到了警察局里,同在一辆车上的还有十来个姐妹。给我们办了什么手续后就把我们关在了一件小房子里,有警察说要把我们可能送去收容教育,我们都害怕极了,有几个女孩都哭了。

这时走过来一个女警察,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大概21岁左右吧,长得很漂亮。她对其他的警察说:「所长说了,大家都回去休息了吧,明天处理这堆卖yin 女。」

没有多久估计人都走光了,四周都没有声音了,估计也很晚了吧。这时我听见了女人的脚步声,一个人走了进来,就是刚才的那个女警察,她用钥匙打开了关我们的门,看了我们一会儿,就指了指我和另一个女孩说:「你们两个,给我出来!」我们很害怕就出来,然后她叫我们跟她走。我们跟着她上了两层楼,走到一个门口她打开门让我们走了进去。里面象是一间宿舍,有两张床,还有书桌,衣柜什么的,房间布置得很漂亮,床上有粉红色的床单,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熊,书桌上也有一些可爱的小饰品,说明房间的主人是用了心思去收拾这房间的。空气中有香香的味道,很明显这是一位女孩子的房间。

女警察走到书桌前脱下了上衣,理了理头发,她有着齐肩的长发,轻轻地披在肩上,样子很好看。然后她回到了床前坐下。命令我们走到她跟前,对我们说:「你们想不想去收容所里住上一两年的啊?」傍边的那女孩一下就跪下了,哭着一边磕头一边说:「警察姐姐,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不敢了」。我也跟着跪下磕头。

「饶了你们也不是不行,关键是看你们听不听我的话。要是你们乖乖听我的话,照我说的去做的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不然的话,就只有公事公办了。」「我们听话,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哀求到。

「好吧,我的第一个命令是你们马上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一丝都不能剩。」我们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她为什么让我们这样做,都没有动。

「怎么?刚开始就不听我的?我看还是送你们去劳教好了。」「不,不是的。我们听话。」我和那女孩只好照做,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后,我们又重新跪下。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的奴隶,我想把你们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必须绝对的服从我。不然的话,后果你们很清楚。」「我们一定听话。」「从现在起你们要叫我主人,你们就是我的贱奴。以后回答我要说」知道了,主人「;或者是」好的,主人「。」「知道了,主人。」「现在,你们俩给我把我的鞋子舔干净。」我稍微迟疑了一下,她就给了我一耳光,打得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下我立即低头开始舔她的皮鞋。

「很好,现在把我的鞋脱下,要用嘴来脱」我用嘴衔住鞋跟,很顺利就把鞋脱下了。旁边的女孩脱得慢了点,又被打了一下。

「把两只鞋的鞋跟插进你们的yin dao 里,给我夹住了,不许掉下来。」我

们别无选择,只好把那长长的鞋跟插入自己的下身,下面传来冰凉的硬物感,那屈辱的感觉却让我很觉得有些兴奋,估计傍边的女孩也是。

「现在捧起我的脚,闻闻香不香?」她笑着说。

我照做了,捧起来闻了起来,女警察穿了一双白色的有好看的花边的棉袜。她的脚的确有香味,加上一点薄薄的脚汗味儿,很特别,很好闻。

「说呀!香不香?」「很香,主人。」我和那女孩异口同声地答到。

「好,那你们现在同样用嘴把我的袜子也脱了,把它放在你们的头上,同样的不许把它掉下来。」我用牙轻轻咬住了袜口,往下拉,然后又咬住脚跟的位置向外拖。虽然没有像脱鞋的时候那样容易,但也没有花多少时间。然后,我把脱下的袜子放在自己的头上,小心翼翼地顶着,害怕掉下来被惩罚。

「现在开始舔我的脚丫,每一根脚趾都要舔干净,还有脚趾缝和脚底也要舔干净。」女警察的脚形很美,脚趾细细白白的,很可爱。我捧着这像艺术品一样的美脚舔了起来,把脚趾放进嘴里吸允,用舌头舔刮她的脚底和脚趾缝。也许是有些痒,逗得她咯咯直笑。

「好了,够了」她让我们放开她的脚,然后从床下拿出一双拖鞋,穿上站了起来,脱掉了衬衣,里面穿着粉色的乳罩,然后她也把乳罩解了下来,露出了雪白的乳房,又圆又大。「你们站起来。」我们站起来后,她一把把我们抱在怀里,三个人的胸部被挤在了一起。

「呵呵,你们两的也不小嘛,就比我的小一点。」我和女孩都害羞地低下了头。

「哟,脸红了。真可爱。选你们就是因为你们年纪小,长得可爱。」然后她突然对我们每人脸上亲了一下。「算你们听话,刚才做得都不错,来我赏你们吃奶。」她示意我们轻轻蹲下,然后把乳头送到了我们的嘴边,我们只好听话地放进嘴里又吸又舔。感觉就象我们真的在吸她的奶一样。乳头在嘴里象樱桃一样胀了起来,一种依恋的感觉涌了上来,抬头一看,她正微笑着看着我们。

不一会儿,她的脸就变成红红的了,喘息也急促了起来。让我们停了下来,然后叫我们帮她把裤子脱了下来,她的内裤也是粉色的和内衣是一套的,下面已经有了湿湿的印记。

她要我们俩面对面的跪下,中间隔着一个很小的距离。然后她脱掉了自己的内裤,走过来叉着腿站在我们之间。她湿漉漉的yin hu刚好朝向了我的脸,我能

很清晰地看见她yin mao 上一滴滴的爱液。

她拍拍我的头,说:「你来舔我的小妹妹,」然后把手伸向后面拍了另一个女孩的头,「你就给我舔菊芯好了」于是,我就开始舔了,先舔她的yin di,然

后用舌头分开她的yin chun来舔里面,最后把舌头使劲伸进她的yin dao 里,摩

擦她的yin dao 壁,可是我的舌头伸进深处会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我才明白,

那是处女膜,这个女警察还是个处女。

我的下巴常常能碰到后面的那个女孩的下巴,看来她也舔得很卖力。很快女警察就从喘息变成了呻吟。使劲把我的头向她的下身挤压。我的嘴里,脸上全是她的爱液。

「快呀,不要停。」她开始大声的叫到。

于是我加快了速度,舌头不停地舔击她的yin di,吸她的yin chun,cha ta

的小xue.后面的女孩也开始用舌尖往她的菊洞里钻。在我们的夹击下,她很快就达到高潮了。一股热热的液体从她小xue 里喷出,溅得我一脸都是。在她的指挥下,我们把她扶到了床上躺下,再从水瓶里到出热水,用热毛巾给她擦洗干净了,小心地改上被子。然后我们才就着那毛巾擦了脸。

我们想,大概可以结束了。可是她又命令到:「你们俩坐到对面的那张床上去,用我刚才让你们插在yin dao 里的那皮鞋,表演自慰给我看。

我们按照她的命令做了,我们都坐在那张床上,张开腿,面对着她,开始用鞋来自慰。很快也有了感觉,开始泛滥了,yin 水流满了大腿。

然后,她又叫我们互相拥抱接吻,叫我们换成69式,互相舔对方的下身。而她却趴在床上笑着看我们的表演。

终于,我们都在对方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她让我们放下鞋子和头顶上的袜子,去清洗干净下身。然后,她把被子掀开一角,说:「你们做得很好,都到床上来吧。」

我们就赶快爬到了床上去,说实话,外面挺冷的。

我们分别躺在了她的左右两旁,她用手环抱着我们,让我们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的身体。她的皮肤滑滑的很软、很暖活。

也许是因为床很小,让她觉得有些挤,她就让那个女孩钻到脚边去,继续用嘴舔她的yin hu. 而我则被命令趴在她身上去舔吸她的乳头。然后,她的用手揉

摸我的乳房,还用手指掐我的乳头。虽然很疼,我却不敢出声,只能任她玩弄。不过没有一会儿,她就放开了我,用双腿紧紧夹住下面的哪个女孩的头,两只手使劲把女孩的头往自己身下压,嘴里又开始了呻吟。没有多久,她忽然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起来,大叫了几声,然后又放松了。我知道这是她的第二次高潮了。

可能是她真的累了,她叫我们都停了下来。然后,双手像抱玩具娃娃一样抱着我,让下面的那个女孩,把她的脚揽在女孩胸前,用女孩的体温来给她保暖。我们也都觉得很疲倦了,很快大家都睡着了。

天刚亮的时候,她突然把我从睡梦中推醒,对我说:「贱奴,我想要小便。」

我茫然地望着她不知道,她到底要我做什么。

她看我没有动静,就在我的乳房上掐了一把,说:「你钻下去,用嘴给我接着,全喝下去,如果弄洒了一点,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只好照做,钻了下去,张开嘴,把嘴严严的贴在她的yin hu上。刚刚做好

准备,一大股又咸又苦的尿液就灌进了我的嘴里,把我嘴胀得鼓鼓的,我不知道如果洒出来会面临怎样的惩罚,只能拼命的喝了下去。还好,尿得不是很多,我也没有给弄洒在床上。

她满意地哼了一声,然后叫我们都下床,让我们给她穿上衣服,服侍她洗簌。

等到她洗簌完毕、穿戴整齐后,她又把我们带下楼去,重新关在了那个小房间里。没有过多久警察们就开始陆续的来上班了。

后来,我们两又被单独的叫出来,让我们说明情况,又给我们进行了「批评教育」后,说念在我们年纪小,又是初犯,给我们一个改过的机会,就把我们放了。

临走的时候,她又记下了我们的电话号码,说要我们随传随到,要实时对我们进行监督,让我们改过自新。

可是我有种预感,这事儿仿佛还没有结束。

那晚在警察局里的事情过去一周后,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了女警察的电话,命令我马上到锦江区的一间公寓里去报告改造的情况。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去吧,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去,她会想办法来报复我的。我找到了那间房间,小心的按了门铃,开门的就是她。她突然就打了我一耳光,「怎么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找死啊?还不快脱了鞋子给我滚进来。」

于是,我脱了鞋子跟着她走了进去。走进去是一件比较大的客厅,落地窗上挂着浅蓝色的窗帘,阳光照进来,使得屋里的光线很柔和。屋子里还有五位年轻的女孩坐在沙发上,一边打闹一边看电视,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了零食和饮料。看到我的到来,女孩们都很惊讶,也没有打闹了,眼睛都齐齐的看着我,那眼神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奇怪的东西。

「韩雪,你不是说真的吧?她就是你说的那个……」一个穿白色衬衣的女孩惊奇地问到。「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当然是真的了,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奴隶,当然还有其他的了,但是我比较喜欢这个」女警察脸上全是得意的表情,然后踢我一下对我说,「贱奴,这是你任阿姨和田阿姨的家,你要也听她们的话哦。还不快跪下给阿姨们问好。」我赶紧跪下磕头,然后说:「阿姨们好,给阿姨们请安。」

「哇,她真的跪下磕头了耶。」另一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惊奇得跳了起来。

「我觉得好丢人哦」旁边的一个女孩用手蒙着脸叫到,从一身学生服来看应该还是个高中生。「是呢,真的好听话。」又一个女孩说到,她穿着紫色的套裙,看起来漂亮极了。

「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呢。她长得好可爱哦」最后的一个女孩有着一头美丽的长发,眼睛里满是兴奋。「这怎么行?笨蛋!要一个一个地给她们行礼才行」韩雪拎着我的耳朵,让我跪在了第一个女孩身前,就是那个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面前。「这是你任阿姨,快给任阿姨磕头问好。」我赶紧俯下身去磕头:「任阿姨好,给任阿姨请安。」女孩只是歪着脑袋看我,嘴角满是笑意。然后我又被挪到第二个女孩身前跪下,给她请安。

「这是你田阿姨」。第二个女孩就是那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她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头,说:「真有意思呢」第三个女孩是她们中间最小的估计也就是十六岁左右的样子吧,韩雪让我叫她张阿姨。她也只是捂着嘴笑着看着我。「这是你王阿姨」第四个女孩是最先说话的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在我抬起头后,她也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

最后一个女孩就是有着美丽长发的那个女孩子,长得特别的美,有一双亮亮的眼睛,不停地闪烁着。在我磕头的时候,她正在把一小片削好的水果放在嘴里,正准备嚼呢,突然停了下来,眨了眨眼睛,又把它从嘴里拿了出来。「好乖哦,来张开嘴,阿姨赏水果给你吃。」

我只好把头仰起来、把嘴张开,然后她就象喂动物一样把那片水果放在了我的嘴上方,松开手让它自己掉进我的嘴里。旁边的女孩们都开心地笑了起来,韩雪也笑着说:「还不快谢谢你何阿姨?」「谢谢何阿姨。」我只好又给长发的女孩磕了个头。

「下面,我问你,她们中间谁最漂亮?」韩雪又问我。「阿姨们都好漂亮,象天上的仙女一样。」

「不行!」,女孩们都抗议说「你要说清楚到底是谁最漂亮?」韩雪也狠狠的踢了我一脚:「说,到底是谁最漂亮?」我忍着痛,再一次看了她们每个人一眼,「我觉得何阿姨最漂亮。」

「好啊,谁给你东西吃你就说谁最漂亮」其他女孩都生气了。「真是下贱。」

穿白色衬衣的女孩顺势就一脚重重的踢在我脸上,把我踢倒在地上,脸上气呼呼的。

这时韩雪出来劝到,「本来就是拿她来玩的,大家为这个生气可不值得哟。」

「就是嘛」,长发的女孩也笑着说到「好可怜哦,过来,阿姨看看踢红了没有?」然后就把我揽到跟前用手抚摩我被踢到的脸。「好了,咱们还有其他的游戏要玩,大家不要再生气了。」韩雪拿出一个眼罩,「来小何你先用这个来把她眼睛蒙上,要让她看不见。」

「好的」长头发的女孩很快就给我把眼睛蒙了起来,严严实实的一点光都看不见。「好了,这下保证她什么都看不到了。」然后我听见韩雪好象拿出了一个口袋说:「现在大家把袜子脱下来放在这袋子里。」「韩姐姐,这是要玩什么呀?」好象是那个穿学生服的女孩问。

「别着急,马上你就知道了」韩雪回答说。「大家蹲在沙发上,把脚放在沙发的边缘。」

接着又是女孩们笑闹的声音,然后我头上的眼罩又被取了下来。这时我发现女孩们的袜子都不见了,每个人都光着脚丫蹲坐在沙发上,脚都在沙发边上悬空放着。女孩们的十只脚丫排在了一起,看起来好壮观。「贱奴,还不快爬过去舔阿姨们的脚丫,要认真舔喔,一会儿有问题要考你。」然后我就爬了过去,开始从长头发的女孩的脚丫舔起。

我先是轻轻的舔她的脚背,然后再吻她的脚尖,再把舌头伸到她的脚趾中间去舔她的脚趾缝,然后是舔脚底,最后我把她的脚趾放在嘴里,一根一根地吸。长发的女孩人美、脚也很美,白白的脚很纤细,皮肤很光滑,脚趾甲上涂着白亮色的指甲油。脚上没有一点汗味,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她挺有兴趣地看着我舔她的脚丫,还不时的指挥我舔这儿、舔那儿,嘴里还说:「真好玩,我从来没有试过让人舔脚丫,感觉还蛮舒服的嘛。」

「喂,小何你别只顾你自己玩嘛,后面还有好多人呢。好了、好了。到我了。」旁边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一把把我抓了过去。然后把脚塞进了我的嘴里。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的脚尖很尖,脚趾上涂有褐色的指甲油。可能是常常穿高跟鞋的原故吧,脚面上没有什么汗,脚底平平的有硬硬的感觉,可是她的脚趾缝里却是咸咸的,可能那里出汗比较多。

「好舒服哦,脚趾头被她吸在嘴里的感觉棒极了」白色衬衣的女孩满意地笑着说,然后把我的头移到旁边的女孩脚边「小张,你来试试。穿学生服的那个女孩只是轻轻的笑着,什么也没有说。我就直接捧起她的脚丫舔了起来。女孩的脚很小,看起来很可爱,皮肤非常的滑嫩,脚趾甲上什么也没有涂。脚上没有汗,却有一丝淡淡的皮革的味道。

女孩很害羞,我舔她的脚的时候脸都是红红的,然后她拉了拉旁边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说,「田姐姐,到你了。」「那好,我也试试是什么感觉」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说。

然后我赶紧转过头去舔她的脚丫。她的脚趾甲是彩绘的、有点长,图案很好看,上面还有些银银亮亮的东西。脚踝上套着小小的彩色石头做成的脚链。她的脚感觉就不是那么的滑了,脚上虽然没有什么汗,可是当舌头扫过的时候却有感觉到好象有薄薄的一层灰尘在上面,脚底和脚趾缝里有一些黑色的像泥一样的东西,咸咸的。在她们的注视下,我还是把它舔进了肚子里,把女孩的脚也舔得干干净净的。「哈哈,真好,省得我再去洗脚。」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笑着说。当我准备去舔最后一个女孩的脚丫的时候,她却阻止了我。然后皱着眉头说「去,到那边拿个纸杯接点水,漱漱口。刚舔完别人就来舔我的,讨厌,一点卫生都不讲。」旁边的女孩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我只好从地上爬起来去接水,然后漱了口,再回来重新趴在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的脚下,看着高高在上的她。「张开嘴,让我检查看看还脏不脏了?」她用手指甲轻轻夹住我的嘴唇向上下翻开,观察我的嘴里。「哼……,可以了,舔吧。」最后一个女孩的脚和第一位的一样,都是白白的、滑滑的、很纤细,但是和第一位女孩不同,她的脚上却有一股熏衣草的味道。「是挺舒服的,她的舌头和嘴唇都很灵巧。」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也开始笑了。「这样高高在上看她给我们舔脚感觉好过瘾哦。」

「是呀,还可以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慢慢观察好有意思哦。」长头发的女孩也笑着说到。

「好了好了,游戏继续。」韩雪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对我说:「贱奴,现在我来问你,她们谁的脚最美,味道最香?」每个人都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我,白色衬衣的女孩还比了比拳头。我想了想,心惊胆战地说:「我觉得,张阿姨的脚最美,味道最香。」

「完了,看来咱们都输给小妹了。」长头发的女孩仰天长叹地说。其他女孩也纷纷做出可惜的表情。「不是的,她是乱说的,其实姐姐们的脚才好看呢。」穿学生服的那个女孩红着脸忙着解释说。「算了,输给小妹子也没有丢人的,咱们继续玩。」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说「韩雪,下面怎么玩?」「下面咱们再重新蒙上她的眼睛。然后嘛,等着看吧。」韩雪重新给我戴上了眼罩,然后让我仰起头,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放在我的鼻子上,「贱奴,刚才你都舔过了她们的脚丫,现在你来猜猜看,这是谁的袜子啊?猜错了要被惩罚的哦。」

放在鼻子上的袜子应该是丝袜,很轻。独有的一股熏衣草味道轻易地就出卖了它的主人是谁。我很快回答说:「这是任阿姨的袜子。」「答对了」,女孩们都拍手笑到「好聪明哦。」

「那这双呢?」韩雪又拿了一双袜子给我闻。这次的袜子有皮革的味道,可是穿学生服的女孩和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脚上都有皮革味,会是谁的呢?我又感觉到这双袜子的材料不是很薄,好象是绵制的。我想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穿的应该是高根的皮鞋,不适合穿这样的袜子,所以这双袜子的主人应该是那个穿学生服的女孩。「这双是张阿姨的。」

「哇,又对了。」「就是啊,好有意思哦。」女孩们又笑了起来。

「好,那你来闻闻这双又是谁的。」说完韩雪有拿了一双放在我鼻子上。

这次的袜子是薄薄的棉袜,有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味。我想起了长头发的女孩漂亮的脸蛋,和丽人的气质。「这双应该是何阿姨的。」「不错、不错,就是我的。快给她闻下一双。」长头发的女孩兴奋地叫着。下面的一双很容易猜,同样有着皮革味道,却是薄薄的丝袜。我一下就猜出是白色衬衣的女孩的了。「真的假的哦,怎么每次都猜对哦?」

「呵呵,大家不要出声,」韩雪说到:「贱奴,最后剩下的是谁的袜子。」

我正想说是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的,可是突然想到她比其他女孩多了灰尘的脚,然后我说:「最后的……,应该没有了,因为田阿姨根本就没有穿袜子。」女孩们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你还真不错嘛,居然全答对了。」「好了休息一会吧,我肚子都笑疼了。」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捂着肚子说。「是啊,我也笑得受不了了。」学生服的女孩说。

「好吧,下面咱们都休息,大家边喝饮料边看她的刺激表演。」韩雪给她们每人倒了一大杯橙汁,然后对我命令到:「贱奴,过来把身上的衣服全给我脱了。」

我只好按照她的话做,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接着她又命令说:「坐在中间的地板上,表演自慰给阿姨们看。」好耶,果然够刺激。「长头发的女孩喝了一口橙汁拍手说到。

「就让她用手指吗?不给她什么道具吗?」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说。

「怎么?你还有道具?呵呵,看不出来哟,原来我们小任还经常……」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偷掖到。「不是了,人家不是那个意思啦,讨厌!」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脸红着申辩着。

于是女孩们又笑闹成一团。可是我不能笑,只能在地上自慰给她们看,而她们只是一边喝橙汁一边看我表演。随着感觉的膨胀,我开始轻轻地哼了起来。长头发的女孩拿着她的果汁走了过来,兴趣很浓的看着,一会儿摸摸我的脸,一会儿又用手捏玩我的乳头。

穿学生服的女孩本来很害羞地捂着脸看的,后来也走了过来,仔细地看我的手是怎样在我的身下进进出出的,还用她的手东摸摸、西摸摸的,还很大胆地翻开我的yin di,用手指夹着、捏着。这可要了我的命了,我忍不住大叫起来。这

一叫吓了她一跳,赶紧把手缩了回去,脸红地站在一旁。其他女孩看见都又纷纷大笑起来。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也走了过来,笑着对她解释:「这叫yin di,

是咱们女人最受不了刺激的地方,你这样捏她当然会叫了。不过别担心,她叫是因为她很舒服。不信我做给你看。」说完,她就用脚踩在我的yin hu上,大脚趾

头不停地踩我的yin di. 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我很快开始大声的浪叫了起来。

「我也要来玩。」长头发的女孩也把脚伸了过来踩我的下身。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把位置让给她,自己却双脚站在了我的肚子上。突然间被一个差不多有五十公斤的重物压在肚子上,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踩在这上面,软棉棉的好有趣哦,小妹你也来试吧。」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说完,换上了穿学生服的女孩。虽然还是很疼,但是比起刚才来说,重量就轻多了,也没有那么难受了。过好一会儿,女孩们玩累了,又都回到沙发上去休息了,也没有兴趣再看我自慰了,开始吃零食,聊起了八卦。「你们先聊,我去下洗手间。」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站起来说。「你快点,我也想要去。」长头发的女孩说。

「还有我,我也要去。」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跟着也说。

「死韩雪,刚才让我们喝了那么多的水。」穿着白色衬衣的女孩埋怨到。

「呵呵,来咱们都到洗手间里去,我来向你们展示这个贱奴的一大用处。」韩雪然后对我命令到:「你还不快过来?」

「韩姐姐,还是给她穿上衣服吧,看起来舒服点。」穿学生服的女孩说到。

「好吧,既然你张阿姨心疼你,你就去把你的胸罩和内裤穿上吧。」韩雪说。

于是我就穿上了内衣裤,跟着她们来到了卫生间。然后韩雪又让我跪在了卫生间中间的地板上。「姐妹们,你都没有试过站着上厕所吧?今天大家就可以试试了。」

「我不懂,怎么站着怎么上呀?」「呵呵,我来给大家示范。」韩雪把裙子掀开,然后把内裤脱下来,微微分开两腿,再拍了拍小腹,「贱奴,还记得怎么做的吧?还不快过来。

然后我就爬了过去,知趣地把头放在她的跨下,张开嘴,贴到她的下身上。很快,就有一大股尿液流进了我的嘴里,我只能咕咚、咕咚全喝下。

旁边的女孩们都发出惊讶的声音。

「她全喝下去了耶。好恶心哦」

「是哦,不过蛮有意思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小便呢。」

「是啊,韩雪,我也要来试试。」

「好啊,本来就是想让你们都来试试才给大家倒那么多的果汁的。」韩雪笑着说。

这时韩雪已经尿完了,然后她穿上了内裤。「这里太挤了,咱们先出去,一个一个进来吧。」然后女孩们又都出去了,好象是用划拳来确定进来的顺序。

第一个进来的是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她的裙子很长,快到脚踝了,边上镶着蕾丝。她进来以后让我用纸把嘴擦了擦。然后站着踢了踢裙摆,命令到:「自己钻进去。」然后我就掀起裙子的一角,钻进了她的裙子里。女孩的腿很修长、滑滑的皮肤、穿着白色的内裤。我轻轻地把她的内裤退到膝盖上,同样把嘴贴在了她的下身,女孩的yin hu紧紧的,yin chun缩在里面、软软的,她的下身也是

香香的。这时,她就开始小便了,尿液源源不断地流进我嘴里,她的尿液只是淡淡的咸,而且流得并不很急,可是时间很长,每次我以为她快尿完了的时候,又会有一股新的流进我嘴里。好容易才尿完,然后她又让我用舌头给她清理干净,最后才让我给她穿上内裤,从裙子下面钻出来。第二个进来的是穿着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她倒是很干脆,自己脱下了内裤,然后提起她的短裙,把我的头压在了她的身下。我的嘴刚贴上去她就开始尿了,尿得很急,很凶,于是我拼命地把咸咸的尿液喝下去,生怕漏下来后会被她打。好在时间不长就她就尿完了,她长抒了一口起,然后抓起我的头发擦了擦下身,就又穿上内裤走了出去。第三个进来的是那个穿学生服的小女孩。她进来后只是红着脸看着我,然后害羞地说:「你……,你还是躺下吧,……我……还是不习惯站着那个。」

我就只好仰面躺在了地板上,然后小女孩走过来,双脚放在我的头两边,卷起裙子,把印有小熊图案的内裤退在膝盖上,然后蹲下来,又试了试位置,然后把yin hu对准了我张开的嘴,然后低头看了看跨下的我,问:「准备好了吗?」

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叱』的一声,一道细细的水柱就射进了我的嘴里。穿学生服的女孩的尿液没有咸味,感觉上还微微有点甜。很快她就尿完了,红着脸一笑,就穿上内裤,放下裙子,走了出去。而我则重新爬起来,跪在地板上。一口气喝了三个女孩的尿液,我感觉已经有点胀不下了,真想能被允许休息会。

第四个女孩这时也走了进来,就是那位穿白色衬衣的女孩,她下身穿的不是裙子,而是穿了一条黑色的长裤。她走到我面前,从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我。然后叉着腰冷冷地说:「给我换上。」我接过来一看,原来小一包崭新的卫生巾,我才明白她要我做的是什么。

于是我爬了过去,解开她的腰带和裤子上的纽扣,然后缓缓的退下她的裤子,这时我才发现她的兰色的内裤里面果然垫着一条卫生巾。我也才明白了她为什么火气好大,动不动就打我,原来是例假的原因。然后我开始脱下她的内裤,在她的指挥下,用舌头把她的yin dao 里里外外清理干净,把上面的经血都舔进了嘴

里。接着撕开手里那包卫生巾的包装纸,换下已经用过的那条,然后再撕开不干胶,把新的卫生巾放进她的内裤里,调整好位置粘好,在从两边把护翼反折过来固定好,最后给她把内裤提上去,完成了工作。

「很好,」她试了试位置,感觉可以了以后,又指着换下的那条用过的卫生巾对我说:「那个就送给你了。」「谢谢阿姨。」我拿着那条换下来的卫生巾,不知道下面要干什么,只有低着头不说话。「怎么不动了呀?还不快自己戴上。找打呀?」她生气地踢了我一脚。

我只好脱下内裤,把那条她用过了的卫生巾戴在自己身上。

「站起来让我看看。」她命令到。等我站起来后,她把手伸到了我下面,让那条卫生巾紧紧地贴在我身下。我能感觉到卫生巾上她的余温,还有那湿湿的感觉。

「感觉很棒吧?喜欢不喜欢呀?」她又手拎着我的下巴问。

「很舒服,很喜欢~ !」我赶紧回答说。

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了,不耽搁时间了,不然小何要生气了。快躺下把」

于是我依旧象刚才一样躺下,而她却蹲下了,直接坐在了我的头上,然后把她的yin hu贴在我嘴上就开始了小便。等一切都结束后就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这时长头发的女孩拉着韩雪走了进来,她对韩雪说:「韩姐姐,你的这个人体马桶好是好玩可是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哦。」

「什么缺陷呀?」

「这个只能上小便,不能上大的嘛。」长头发的女孩嘟着小嘴说。

「怎么不能?我说行就行。」

「那,这个又不能冲水,多臭多脏呀。」

「我有个办法,你去找个那种宽胶布来,等你上完了,就让她自己把嘴用胶布封上,这样就不会脏、也不会臭了嘛。」

「呀,对哦。」长头发的女孩眼睛一亮,「我去给任姐姐她们要胶布去。」

「你快一点哦,咱们还要出去吃饭呢,你别让大家等你太久哦。」韩雪说。

「知道了。」长头发的女孩答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接着韩雪也出去了。

很快,长头发的女孩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剪刀和一卷胶布。

她笑盈盈地看着我,然后掀起裙子,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分开两腿。

「来,咱们先来小的。」

于是我的头迎了上去,张开嘴开始喝她的尿液。

尿完以后,她又让我躺在地上,「下面咱们来大的。」

然后,她叉着腿站在我的上方,接着蹲了下来。和其他人蹲的方向相反,她是用大腿跪坐在我的胸前,然后把屁股朝向了我的头,把菊芯移到我张开的嘴的上方。

我看见菊芯微微张开了一点,然后是『噗』一声,一阵臭气扑进了我的鼻子。她笑了笑:「准备好哟,开始了。」

然后菊芯又一次漫漫张开了,一点点黄褐色的大便从里面冒了出来,菊芯张得也越来越大,还能看见里面粉红色的腔壁。

接着大便露出来了越来越多,很快第一坨大便掉进了我的嘴里,感觉软软的,我拼命的咽了下去,因为我知道后面还有很多,而且放在嘴里那味道实在不好受。

后面的大便都开始变得粘粘的、湿湿的,在后来干脆就是液体状的了,我想应该是她拉肚子了。我几次都差点吐了出来,实在是太恶心了。

可是她却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她发现了我身下戴着的那条卫生巾,用手提起我的内裤来看了看里面,然后说「怎么多了个这个,一定是王姐姐的,我就说嘛,大热的天还穿条黑裤子,肯定有问题。」

终于,我勉强把她拉的东西都吃了下去,她也觉得拉够了。就从旁边拿出纸来递给我,「好了,来帮我擦干净。」

于是我接过来,仔细地把她的菊芯周围都擦拭干净,然后她站了起来,穿好了内裤和裙子。

她看了看我的脸,说:「把脸和嘴边也擦擦干净,看起来好恶心的。真没想到有人能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吞下去。」

这时,传来了韩雪的敲们声,「小何,还没有好吗?我们都要走了。」

「已经好了,马上就出来了。」女孩回答说。

「把擦我屁股的纸塞进嘴里去!」然后她剪下一大块胶布扔给我,「自己把嘴粘上、封好,要不然会好臭的。不许偷跑哦,我们一会要回来的。」

「等等我,我来了。」等我封好自己的嘴后,她就赶快跑了出去。

于是传来一阵女孩们的笑闹声、接着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天渐渐黑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然后是女孩说话的声音。

卫生间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门开了,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看见了地上坐着的我,然后对外面说:「田姐,韩雪忘了带她的玩具走了。」

「是嘛?」屋里面传来了穿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的声音。「那一会儿我把她带出去好了。」

「这个韩雪也真是的,才喝了几杯就什么都忘了」穿紫色的套裙的女孩嘀咕到。

然后她走到马桶的边上,掀开盖子坐下,准备开始大便了。

「妈的,又没有纸了。」女孩抱怨到,然后她看了我一眼,眨了眨眼睛,笑了。「过来,把你的胸罩解下来给我。」

于是我把胸罩解下来给了她,她又命令我躺在马桶的前面,头放在码头的下面。

接着,她把两只脚踩在我的两个乳房上,嘴里哼着歌,还用脚轻轻的打拍子,手里玩着我的胸罩。「呵呵,这还挺软的,手感不错。」

方便结束后,她就把我的胸罩伸进马桶里去擦她的屁股,「呵呵,里面这面软软的,用起来好舒服喔。」然后她又把用后的胸罩扔还给了我,笑着对我说:「还不快戴上。」

我只好把那沾有她的大便的胸罩戴在身上,那些大便就贴在了我的乳头上,热热的,粘粘的。接着她提上裤子走了出去,把我的衣服和裙子抱了过来,扔给我。「快穿上,王姐带你出去。」

我穿好衣服走出了来,穿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正在玄关那里等我,然后就让我跟着她下楼去。出来时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周围都是静悄悄的。公寓的四周有围墙围着,围墙里面都是绿化用的草地和灌木,一直延伸到围墙的下面,只有一棵路通向大门。

我们就这样沿着向大门的路走着,快到门边的时候,穿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突然把我拉向围墙转脚处的灌木丛里。接着她让我跪在地上,然后脱下她的内裤,叉着腿,用手指分开两瓣阴唇,对着我的脸开始小便。尿液从我的头顶、脸上、头发上、脖子上徐徐流下,衣服、裙子也都被尿液全淋得湿透了,贴在了身上,全身都是她的尿液。

「哈哈,不好意思喔,今天晚上喝得有点多了,突然就想上个厕所。」

她哈哈大笑起来。

「你自己回去吧,不送了哟。」

女警察的故事续

我穿好衣服正打算走出去,她又指了指马桶说:「都不弄干净就走吗?」我脸色一白,无奈的把头伸向马桶。「谁叫你吃了……你就这么喜欢吃屎?」我疑惑的望向她,不知道她想我怎么样。她食指对着我腿间说:「脏东西当然放垃圾桶罗。」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拧起裙子叉腿坐到马桶上,左手把内裤拉开,右手捡起马桶里的黄褐色条状大便往自己的阴道里塞去。她的量真的不少。

等大便全进了我下体,塞的我下面涨涨的蛮难受。最可怕的还是那种屈辱,把最肮脏的东西放进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为了不漏出去,我把她们换下的卫生巾也塞进了体内,这下她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出去后,穿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正在玄关那里等我,然后就让我跟着她下楼去。出来时才发现夜已经很深了,周围都是静悄悄的。公寓的四周有围墙围着,围墙里面都是绿化用的草地和灌木,一直延伸到围墙的下面,只有一棵路通向大门。

我们就这样沿着向大门的路走着,快到门边的时候,穿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突然把我拉向围墙转脚处的灌木丛里。接着她让我跪在地上,然后脱下她的内裤,叉着腿,用手指分开两瓣阴唇,对着我的脸开始小便。尿液从我的头顶、脸上、头发上、脖子上徐徐流下,衣服、裙子也都被尿液全淋得湿透了,贴在了身上,全身都是她的尿液。

「哈哈,不好意思喔,今天晚上喝得有点多了,突然就想上个厕所。」

她哈哈大笑起来,转身把屁股对着我。「肚子有点疼了,用嘴接好哦。」我赶紧用嘴吧她的屁眼包的紧紧的 .腥臭苦涩的粘稠物大量涌进嘴里。她根本没控制排泄的速度,我为了不弄脏我自己,只好拼命吞咽,哪还顾的上胃里翻滚的恶心感。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女孩终于排泄结束转过了身体:「真是不好意思啊,疼的忍不住。现在舒服多了。把你弄这么脏,你怎么回去呢?算了,这关我什么事。

88了小马桶,嘻嘻。「

粉红色吊带衫的女孩回家去了,我跪在地上,一片茫然。我的下巴,脖子还有前胸全是黑褐色的稀屎。没办法,虽然我拼命下咽了,但吞咽速度怎么可能赶上排泄的速度。难免漏了很多出来。

拉肚子产物的味道真的很难闻,胃里实在受不了,低头呕吐起来。

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我虽然做了妓女,但也是人啊。这些城市里条件好的女孩凭什么这么欺负我啊。竟然逼我像狗一样的吃屎。

我决定就算抓我去坐牢,我也不会再吃她们的排泄物。

脱掉满是粪便的外套,用干净的部份擦了下脸。

下体里的污物让人很难受,我分开双腿伸手去掏。粪便已经被我的体液弄的有点稀,很难弄干净。我只好草草的擦擦,扔掉了肮脏的外套。

夜晚的风已经有点凉意,现在身上只剩黑色的贴身女式背心,我急冲冲的打算回家。

刚走出小区,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开车的是白色衬衣的女孩王依。而副驾驶上坐着的正是韩雪。

韩雪醉熏熏的下车对我说:「小贱奴,还不上车。」

我犹豫了下,钻进了警车后坐。韩雪也和我坐到了后面。

车子发动后,韩雪问我到:「贱奴你身上怎么有股臭味?」我把她朋友对我做的事全告诉了她。

「她们都是我好姐妹,想怎么用你都可以。她们也是你的主人,知道吗?」

「韩雪姐姐,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让我为你们口交,舔脚,甚至喝尿我都愿意。但请您别让我吃屎了好不?」

韩雪醉眼朦胧的用钎长白皙的手指,勾起我下巴对我说「呵呵,贱奴儿你想为我口交,为我舔脚?」「是的,主人。我喜欢这样伺候您。」我违心的说到。

韩雪忽然脸色一冷,一把扯住我长发说:「但是我不想这样了。我怎么可能再让你这吃屎的嘴碰我的身子。你现在不用做贱奴了,我给你个新身份。屎奴怎么样?以后你就是我们几姐妹的人形厕所了。呵呵……呵呵呵……厕奴,多么美妙的主意!」

我没想到软弱的哀求反而换来更变态的决定。

「韩雪姐姐,请别这样好吗?你弄疼我了。如果要再让我做那恶心事,我宁可去坐牢。」

「坐牢?你现在连坐牢的资格都没有。你这个肮脏的贱货有什么资格叫我姐姐,主人都忘了叫?」

韩雪越说越生气,狠狠给了我几耳光,打的我头晕耳鸣。然后我被她用手铐把双手铐在了背后。

这时车子正好开到了一处无人的烂尾楼地段。韩雪叫王依停下车,然后一只手伸到我内衣里一把楸住我丰盈的左乳乳尖,把我向烂尾楼拉去。胸部的巨疼迫使我只好跟着她快速走去。

「主人,饶了我吧,贱奴的奶子好痛。」「贱奴!我说了你现在是屎奴了,看来不狠狠教训你真不行。」韩雪脱下自己内裤,连着我的内衣一起塞进我嘴里,让我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蹲在地上,恐惧的看着两个冷笑的女孩。「最后问你下,愿意接受你的新身份吗?愿意就点点头。」看我没动静,韩雪被气的不轻。走到外面一会,手里就拿着跟坚韧的枝条回到我面前。

韩雪一脚把我揣倒,让王依把我双脚分开扳到我胸前两边,紧紧的按住,这样我根本没法挣扎了。

看着韩雪手里的枝条,我知道屁股要受罪了。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即将到来的疼痛。

但我远远小看了韩雪的冷酷,屁股的疼痛没有等来。属于女孩子最私密娇嫩的部位却传来一阵非人的巨痛,仿佛一把巨斧劈在了我两腿之间。

我嘴里的惨叫被内裤堵住了,双腿拼命想合拢,但哪里可能呢。我挣大双眼望着自己的下体唇瓣在韩雪的枝条下变形。每一次抽打都会让那位置迅速肿起。

不一会我粉红娇嫩的部位就变成了一团肿胀不堪的肉馒头。即便这样,韩雪也没停止,枝条不停落在我唇瓣上。剧烈的疼痛毁灭了我的自尊。如果不是嘴被堵着,我早已对主人承认了自己屎奴的身份。

「雪姐姐,再打这贱货的B就真成」烂B「了。」

韩雪终于停了下来,把我嘴里的东西拿掉说到「。」说,你是什么?「

我哪还敢嘴硬,哭的眼泪鼻涕的呻泣到:「主人,我是屎奴。是主人们大便的厕所。以后我一定听主人的话,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只配吃屎,连给主人做贱奴都没资格。」

韩雪听了满意的对王依说:「妹妹,厕所已经修好了,还不试试。」

王依高兴的站起来开始脱裤子。我双腿被解放了,但根本不敢合拢。动一下都痛的受不了。腿间的缝隙已经被肿胀完全掩盖,粉红也变成了紫红。里面的体液带着紫色套裙女孩留下的粪便掺了出来弄的我私处肮脏不堪。

我大张双腿躺在地上,王依已经脱掉裤子把肛门对准了我张开的嘴唇。屁眼慢慢鼓起,草绿色的软便掉进了我嘴里,刺鼻的恶臭传进我鼻子。胃里又开始了翻滚。

我现在哪里还敢呕吐,只好打算强行把粪便吞下去。韩雪看出了我的企图说到:「吃主人大便的时候可得认真点,仔细体会味道,不许强吞。你吃饭是怎么吃的?得像吃饭一样吃哦。」我只好细细嚼咬起嘴里的污秽,苦涩,腥臭带着颗粒的感觉让人的本能发出巨大的抗议,让我忍的脸通红。王依的量也不少,好一会才排泄完。粪便把我的嘴撑的鼓鼓的,外面也堆了一小堆。鼻子离大便如此的接近,恶臭不停挑战我的胃。

韩雪看着我痛苦的吞食粪便,开心的笑到:「快点吃吧,主人这还有呢。」

好不容易吃完,韩雪急急的跨到我身前蹲下。但不是用肛门,而是用嘴对着我满嘴大便的嘴唇开始稀里哗啦呕吐起来。估计她早就醉的想吐了。只不过为了侮辱我才忍到现在。说实话,醉酒的呕吐物甚至给我的感觉比大便还恶心。

胃液和酒精的味道带着酸臭的呕吐物涌进我嘴里。我双手抓着地面忍受这非人的折磨。

等韩雪停止呕吐的时候,我的胃基本已经被填满,忍不住打了个饱嗝。

「小狗狗吃饱了吗?可主人这还有好东西哦,可不能浪费食物。」说完韩雪提起裙子,脱掉内裤,黑丝包裹的性感双腿站在了我头部两边蹲了下来。

看着那粉红的菊芯,估计它足以让男人们心甘情愿的张开嘴吧。为什么偏偏找上同性的我?我顺从的张嘴,准备迎接污秽的洗礼。

韩雪低头看着我说:「说起来作为你的主人,我却不是第一个使用你的。让何妹妹那死妮子占了先。我可有点后悔哦。接好本主人的赏赐吧,可不许漏一点到地上。不然你会发现抽B真的算很轻的惩罚」

金黄的条状大便落入了我嘴里,相对来说这是我吃的大便里味道最好的。除了颗粒的感觉和屎的味道没什么变化,至少没别的怪味。嘴里的粪便越来越多,我只好加快咀嚼的速度。

我必须快点,虽然这次不是最恶心的考验。但嘴里的东西始终是屎啊。再加上胃里早已不少的污秽,想呕吐的感觉比先前反而更加强烈。

粪便的排出慢慢开始停止,这下我终于可以轻松下了。

我躺在地上,忍着胃里的翻滚休息着。韩雪站了起来。低头俯视着我,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女皇。那眼神给我的感觉就像在看真正的马桶,只不过这马桶会说话,会求饶!

忽然,韩雪脸色一冷。指着我头边地上说到「这是什么?我刚刚对你说过什么?你胆子就这么大,一次次挑战我的权威?」

我疑惑的转头一看。原来地上竟然有一小堆污秽。估计是刚刚吞食粪便中一次强烈反呕弄出来的,我以为是压回去了,没想到还是有一部份脱离了我嘴唇。

想到韩雪说过的话,我不由吓的脸色发白。赶紧主动舔干净地上的污秽乞求到:「主人,饶了屎奴这次吧。屎奴真不是故意的。」

韩雪让我站了起来,扯掉我的背心,这下身上除了短裙就没别的衣物了。两个女孩看着我,像是在思考怎么折磨我才好。恐惧和屈辱占据了我的心灵。

我不能这样等死。看了看外面,韩雪她们并不是很警觉。未知的恐惧让我鼓起最后的勇气向外面冲去,只要能逃掉,我哪怕不在这个城市也比做别人马桶好啊。这可是比妓女还下贱得多的职业。

韩雪她俩楞了一下,没想到我竟然敢跑。赶紧向我追来。「婊子,你竟然敢跑,快停下。不然被我抓住让你后悔做女人。」韩雪狂怒的对我吼到。

看到跑的最快的韩雪都还差我一段距离,我哪会停下等待她们的折磨。想加快速度逃跑,但我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我的下身才刚被韩雪折磨过。下面肿的厉害。稍微动下也痛的难受,还别说这样的剧烈跑动。我张着腿,以可笑的姿势左右摆动双腿。这样的跑动哪还有速度。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韩雪,我急的再也不顾下身的疼痛全力跑起来。被拷着的双手,腿间的巨痛让韩雪终于追到了我身后。她一加力,右脚对着我两腿之间飞来,狠狠的踹在我下体上。

我只感到私密部位一阵巨痛,然后整个人扑倒在地面。腿间没有了知觉,只有什么液体在流出,我被韩雪踢的小便失禁了!

韩雪扯住我头发把我往回拖。「贱B,叫你跑。我叫你跑。」她边骂边用脚踹我下身。「妈呀,好痛。主人别踢了。我以后不敢了。啊,痛死我了。」我虽然拼命躲闪,阴户还是不时被命中。等我被拖回楼里的时候,下面基本已经看不出来是女人的私处。就是一团紫胀的肿起物而已。

这时王依也走进了楼里,手里拿着一根粗大而凹凸不平的木棒。看样子是什么树枝。王依晃了晃手里的木棒对我冷笑到:「贱B~ 这是韩姐姐让我找来伺候你的刑具,一会一定让你爽个够。」

我恐惧的发抖,不知道她们想怎么折磨我。

韩雪这时从包里拿出个小瓶扔给我说道:「贱B,主人对你算是仁慈的了。

看你的烂逼肿成这样,这瓶是润滑油,给你用。你把那根木棒插进自己臭逼里今天就算完了。「说完打开了我的手铐。

我手里拿着这根最细的一端,也明显比成年男子手腕粗的东西发苦。我虽然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但因为入行不久,下面其实和良家妇女也一样紧实。就算是下面没受伤,把这么粗的东西放进去估计也很难。更别说我现在那部位肿的放根手指进去也困难。

「你要是不自己动手,我和你王阿姨可以帮你。」

「不,不,我自己来。」我哪敢让她们「帮」我!

我张腿坐在地上,裙子拧到腰间。轻轻的在自己肿胀的肉穴涂上润滑油。再把粗糙凹凸的狰狞巨棒上也涂上大量润滑油。然后深吸一口气,用木棒细的那头对着自己的阴户往里拥去。虽然作好了准备,但疼痛超乎预料,痛的我夹紧双腿,眼睛一阵发黑。

看了看腿间的木棒,如此的巨痛也只是进去了一小截。但我哪还有勇气往里面插啊,实在太痛了。

韩雪不停的催促我行动,我不敢不听。只好张腿半跨着,把木棒一头抵在地上,打算靠体重把木棒坐进去。「滋」的一声,这次木棒终于进去不少。肿胀的部位中间也被撑开一个大洞紧紧包裹住粗木棒。冷汗已经快把我裙子打湿,这不是女人能忍受的折磨啊。我知道靠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韩雪的要求。破罐子破摔的躺在地上,不在动弹。她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来还是需要我们的帮助才行啊。」韩雪说完把我的右脚绑到了门拄裸露的钢筋上,左脚也被王依紧紧按住。双腿几乎成了180度的直线。阴户突出的更加明显,插在上面的巨物晃动着向我示威。

韩雪抓住木棒毫不怜惜的用力向我腿间拥来。「噗滋」一声,阴户仿佛钻入的是电钻,身体也变成了两半。我的双手抓向跨间阻止木棒的继续侵入。嘴里发出了凄厉的哀嚎,惨叫。可这周围根本没人,自然不可能有人来救我。

木棒并不平滑,长度也不短。我的身体最多能容纳一半的长度。而现在已经快到极限。韩雪并不打算停止,木棒上做了个记号,那是女性阴道的极限长度,也是我的任务目标。

木棒在韩雪手里继续向我体内深入。被打肿的阴户在这种折磨下痛苦倍增。

「主人啊~ 求求你饶了我吧。请拔出去啊,痛死屎奴了。屎奴是您的厕所啊,弄坏了,您多不方便啊。妈妈救救我啊,下面好痛。主人,求求你可怜屎奴吧,让我吃您的屎,我喜欢吃。绝对不会吐了。」我边哭叫,边挣扎。但腿间的巨物已经完全控制了我!

我感到腿间的木棒正在拔出去,难道韩雪真的良心发现了?拔出去的过程好痛啊,好不容易出去了三分之二,韩雪忽然用力又拥了进来。原来她是打算把这巨棒当假阳具来插我。我哪能承受这样的抽插,只被拥了3下就痛的眼前发黑,惨叫声都沙哑了。终于在木棒第4次进入我体内的时候我晕了过去!

「雪姐姐,这样玩会不会把人玩死了?她都痛晕了。」

韩雪看着屎奴惨不忍睹的下体,似乎真到了极限。她把手里的粗棒往里再插了插,直到一点都进不去为止。过程中甚至能看到晕迷的女体也痛的颤动。

我慢慢醒来,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个噩梦。下身一阵阵巨痛传来,提醒我不是梦,而是事实。

韩雪媚笑着说:「小马桶今天就到这,如果再敢反抗,你下面绝对会比今天更痛哦。」

我哭着回答道:「主人我不敢了,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别哭了,跟我走吧。下面那玩意不许弄出来,明早才准拔掉。」

我勉强站起来跟着两个女孩向警车走去,下面塞着的巨物让我每走一步都会冒出冷汗。

车子终于被王依发动,我和韩雪坐在后面。

我赤裸着上身,双腿大张着在那喘息,完全没了精神。韩雪无聊的开始玩弄起我的胸部。把我的粉红突起扯来扯去,拉的很长后再转动360度。然后双手抓住我2个肉球死命揉捏扯拉。胸部很痛,但和下面比根本不算什么。我毫无反应的任她玩弄。

「才18岁奶子就有E罩杯了吧?果然是天生的婊子。不过你现在连婊子都做不成了,以后只能做厕所,哈哈。」

车停在了王依的家前。韩雪她们看我实在走不快,怕我的样子被路人发现。

只好拖着上楼。开门后,我被直接丢到了卫生间。实在太累,下面虽然很难受,我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被穿着警服,英姿飒爽的韩雪踹醒。她并没说话,站到我面前,提起套裙叉腿站着。

我知道该做什么,跪着拉开她黑色的镂空内裤,大张着嘴对着她的肉唇。黄色的晨尿射进了我的嘴里,味道很是腥咸。她尿的很快,我必须快速吞咽,生怕漏出来被打。现在我对韩雪只剩恐惧,看到她就发软,连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

「屎奴,你下面那玩意可以取出来了,让主人帮你。」说完她抓住外面的木棒用力一拔。

「啊,痛死我了,主人别拔,好痛。」我感觉阴户都差点被扯掉。那木棒本来就很粗,把我下面卡的紧紧的。加上过了一晚,润滑油早已经干了,这样哪拔的出去。

「好吧,你自己来。我去上班了,要听你王依主人的话哦。」

我慢慢抚摩自己胸部,幻想性刺激的事。如果下面不出淫水,木棒别想拔出去。

我正在自慰中,忽然听到幽幽的女声说:「真不愧是婊子啊,下面都这样了还能发骚。」我知道王依误会我了。但作为屎奴的我哪能跟主人辨驳啊。她身上只穿着件女式衬衣,衬衣的下摆勉强遮住了挺翘的屁股。白皙光滑的双腿让人沉迷,很漂亮的都市丽人啊。

我顺从的躺在地上,让她蹲到了我头上。她没有穿内裤,芳草萋萋中粉红的肉贝微张着。有股淡淡的骚味传进我鼻中,但并不太恶心。

尿液很难喝,看来再美的女人排泄的东西也差不多。尿完后她并没起身,肛门对准了我。我估计她是闹肚子了,不然不会这么频繁的大便。果然,一股黄绿相间的浓浆射进了我嘴里。鼻子和脸上也弄了很多,刺鼻的恶臭在卫生间里弥漫开来。

我真的很佩服自己,这么恶心的冲击竟然也没呕吐。每当我忍不住想呕吐时,韩雪的脸孔和下身的巨痛总会帮我把那感觉压下。

王依也出门去了,我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把腿间的粗棒拔了出去。肿胀不堪的肉缝中一个大洞敞开,在里面呆了一晚的粪便变成液体流了出来,这下真成了名副其实的臭逼了。

我脱掉裙子洗了个澡,特别是下身被我反复洗了好几遍。

我赤裸的躺在浴缸里发呆,不敢去外面,那不是我能待的地方。脑子里迷茫不已,难道我以后真的要把自己的嘴当成别人排泄的器具,私处当成肮脏的垃圾桶吗?我想反抗,但一看到地上那狰狞的粗木棒就不禁开始发抖,什么勇气也消失不见!

晚上我被王依叫出了卫生间,我爬着走了出去。韩雪也在,她正张着腿坐在沙发上享受着。腿间一个少女的脑袋正在那辛勤舔动着。那女孩正是我同行,想不到她也被弄来了。

我恶意的希望她也能和我一样的下场,这样能帮我分担一部份「工作」也好啊。

韩雪轻轻呻吟着对我说:「屎奴,你来为这贱奴口交吧。你嘴太脏,想舔屄的话也只能舔贱屄了。」

我顺从的从后面把头埋进了女孩的腿间吸允起来。女孩的屄骚臭味有点重,我不得不承认,良家妇女的屄就是比小姐的干净。韩雪她们的下面就基本没什么异味。

我的舌头在粉嫩突起的肉缝间不停搅动,大量阴液被我咽进肚子,只用了10多分钟女孩就被我舔出了高潮。

「小贱货,你舒服了也别忘了伺候主人啊。」韩雪笑着对胯间的女孩说。

女孩弱弱的对韩雪说「主人,让我先去下厕所再伺候你好吗?」

「去吧,把马桶带上。」韩雪说完指了指我。

我无奈的跟着女孩爬进卫生间,主动躺到地上张开了嘴。淡黄的腥臭尿液射进了我嘴里。女孩尿的很自然,一点也看不出在同性嘴里尿有什么是不对的。

「姐姐,不好意思哦。主人的吩咐我也不敢违背啦。」她嘴里说着道歉的话,但我看到她眼中分明是幸灾乐祸。

尿液结束了,女孩又把菊芯向我挪了挪。想不到她还想这样用我,「妹妹请别在我嘴里大便好吗,出去再拉行不?反正主人不知道你是大解还是小解」

「姐姐不行啊,我肚子很疼,实在憋不住了。」

看到她幸灾乐祸的脸,我知道乞求是无用的。不再多话,默默的张开嘴,黑绿相间的屎浆在噼啪声中,快速填满我的嘴腔。刺鼻的恶臭让我差点就吐了。

我强行忍住,把嘴里的屎浆往胃里吞。稀便不停落下,生理本能的排斥把我脸憋的通红。

大家都是「小姐」。为什么就我要受这样的屈辱?我不甘的想到。可能是我心中也认为「小姐」比较脏吧?女孩的排泄物感觉上比韩雪的恶心多了。这样的生活超出了我的承受力,我坚定了逃出这城市的决心。

到了晚上11点,我终于被韩雪她们放了出来。我被命令随时打开手机,等待被「使用」。

我连租屋都没回,连夜就坐上了回老家的汽车。

我这两天基本除了粪便什么都没吃,刚上汽车就晕晕沉沉的睡了过去。早上7点的时候,汽车在国道701线停了下来。听乘客们说是有公安哨卡在查逃犯。

我下车买了点面包和可乐吃了起来。等了大概20分钟终于到我们这辆车。几个警察走上车来开始检查。

查到我的时候,我被叫下了车。我很疑惑,应该没我什么事吧。韩雪并没把我的案子立案啊。再说卖淫也不值得这么抓捕吧?如果是私人原因,一个小小的警察似乎没这么大的权势。

来到一辆警车旁,车门打开我就看见了一个漂亮的女警对我笑着。不是别人,正是韩雪。我有了种见鬼的感觉,脚都开始发软。

我被身后的警察推到了韩雪身边。

「韩警官是她吗?」

「是的,谢谢大家了。收队吧,改天请你们吃饭。」

「您太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警察讨好的样子让我吃惊韩雪的身份。

韩雪发动了警车,我反拷着坐那发呆。心里对韩雪的身份十分好奇。

韩雪轻柔的对我说「屎奴儿,怎么样?你跑不出我的手心的。我可不是个小小的警察那么简单。别说你只是个鸡,就算是良家妇女,我要把你玩死了也只是个小事情哦。我家里的权势杀个把人不算什么。」

「主人,你打算怎么对我。」

「上次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这次你又跑。你说我该怎么对你?我只知道你会生不如死。如果你再反抗,你家里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也会出(意外)哦」

我知道

=


Copyright © 2002-2017 新珍珠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