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系列 >

换妻—渐渐的沦陷

时间:2018-01-13 09:08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2017-11-01 by hhhbook 原来他要大家玩的掷骰子不是像以前一样赌钱或是赌酒,而是要赌脱衣服,也就是六个人一起掷骰子,每轮最输的人就要自己脱一件衣服,最後看谁运气最背,最先脱光

2017-11-01 by

原来他要大家玩的掷骰子不是像以前一样赌钱或是赌酒,而是要赌脱衣服,也就是六个人一起掷骰子,每轮最输的人就要自己脱一件衣服,最後看谁运气最背,最先脱光光。

我的天啊!

哪有这种玩法?

但是雪莉和淑敏两个人却马上狂呼叫好!

阿健和以往一样不说话却点点头。

我只能寄望老公出言反对了,赶紧伸手去紧握住老公的手。

「好!」从老公口中却吐出了我最不想听见的字,我不可置信的转头去看老公,却瞧见他的眼光又停留在雪莉和淑敏的身上。

这时候除了老公,其他四个人八只眼睛都一起投向我,等着我的答案。

我真的好想说不,但不知怎麽的,就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巧妮,别忘了刚才的约定喔,你如果现在不同意就要任凭我们处置哦。」

阿城面带邪恶的将眼睛盯向我短裙下的白皙双腿说。

我连忙将双腿又并拢一些。

糟糕!

这下可後悔莫及了,刚刚未经深思,答应的实在太快了。

我早该知道阿城从没什麽好心眼。

如果我落在他手中任凭他处置,下场只会更惨,他又不知会出什麽样的馊主意来整我了。

我又想起他之前张开双手环抱着我的恶心嘴脸,心中一阵心慌。

但是老公呢?

老公这时应该出面替我解围吧。

老公!

老公!

我心中暗暗叫着,希望他能回头看我一下,了解我的心情,赶快替我解决这个难题吧。

但老公依然将眼光对着旁座的雪莉和淑敏,我心中的忌妒和不满顿时上升到最高点。

这个死鬼!

我就知道,他妄想看一看雪莉和淑敏的肉体已经很久了,这个游戏的建议对他来说,就像如鱼得水一般深合他意,甚至让他妻子的肉体同时让别的男人欣赏也毫不以为意。

可恶!

可恨!

好!

很好!

既是如此,难道以我的身材就会怕被别人看啊?

就这样,念头七转八转之下,心中一横,於是也开口说「好!」众人大乐,但是我又不急不徐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拉倒不玩。」

大家连忙要我说说是什麽条件。

在刚刚暗下决定同意之时,我也静下心来寻思自己到底穿了几件衣服,有多少赌骰子的本钱。

今天的外衣一共两件、加上胸罩和内裤,还有两只凉鞋共六件,可能和淑敏差不多,比雪莉多一点,三个臭男人也差不多五、六件,这样根本占不了什麽便宜。

但如果能加上耳环、项链、戒指、手表这些小玩意,男人一定比不过女人,而我可能又是众女人里面赌本最多的。

所以我所开出的条件是除了衣服之外,也必须加上全身上下的所有饰物才行。

男人们闻言纷纷摇头反对,因为他们吃的亏最大。

但雪莉和淑敏则站在我这边表示支持,最後这三个臭男人大概因为色慾薰心,怎样也不想放过这个窥见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一起在这里尽撤藩篱的大好机会,最後还是答应了下来。

阿城到楼上去取骰子,雪莉则进厨房去拿一个瓷制大碗公,於是在两粒骰子与碗壁互相碰撞的叮零叮零声中,游戏开始了。

第一轮竟是我的点数最少,但是没关系,我把左耳的耳环给取了下来。

第二轮是阿健最少点,他将手中的手表脱下。

第三轮则是阿城拿个「BG」,理所当然是他输。

他一面耍宝一面对大家解释「B者」屄「也,G者」鸡「也。」在众人的笑闹声中,他竟放着有其它东西可脱不管,自己先脱掉了下身的长裤,当然又惹来一阵哄堂讪笑。

就这样十几轮下来,胜负的成果已经有了端倪,阿健身上只剩下一条三角

紧身黑内裤;阿城还穿着豹纹小内裤和两只黑短袜;老公也还有上身的T恤、下

身的白色平口内裤和一只袜子;我还好饰品不少,所以还留有无袖上衣、短裙及里面的胸罩和三角裤,另外还有一只凉鞋;雪莉身上的细肩带针织超短迷你洋装还在,里头应该还有胸罩和内裤;最惨的是淑敏,只有剩下红色的半罩式胸罩和低腰半透明的纱质三角裤,胸罩内的乳晕和内裤中的乌黑草丛都已经若隐若现了。

万万没料到,这时阿城又站起身来出馊主意了,他嘟嘟囔囔着「这样还不够刺激!不够火辣!」既然玩兴已起,大家就再听听他倒底还有什麽鬼怪的建议,没想到他的意见果然有够劲爆。

他的提议竟然是我们三对夫妻,等会儿如果同对夫妻中的一个已输到脱个精光,仍继续掷骰子参加游戏,但再输的话则由其夫或妻脱衣为他相抵,也就是最後夫妻俩人将有一起脱光的机会,而夫妻两个人都输到脱光的最先一对,就要当场做爱给其他夫妻们观赏。

这下子我又被吓住了,但雪莉马上呼应她老公的建议,阿健和淑敏也说好,又仅剩下我和老公两个人还没表示意见。

老公看看我,大概见我面显难色,低头贴近我耳朵说:「你看看阿健和淑敏,他们剩下的衣物最少,待会儿一定是他们输,我们可以赌赌看。」我瞪了他一眼,这种荒唐事也可以赌啊!

但是我本来的个性就有点好奇,又爱作弄人,加上老公说的没错,目前的态势下我身上的衣物是最多的,老公也不少,应该不至於会落到两个人都脱光光的地步吧。

愈想愈对,从来也没看过别人现场做爱究竟是个什麽景象,说不定今天就可以开开眼界喔。

於是我也终於微微地点了点头,老公见状喜出望外,高声道「好!好!」

游戏重新开始,接下来果然是淑敏输了,她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当众脱下她的胸罩,原本已几乎遮掩不住的豪乳马上蹦跳出来,两颗红嫩嫩的乳头在两片乳晕上挺立,没想到她的乳房竟是如此好看,不要说是男人了,现在就连我的目光都驻足在她的胸前不放。

淑敏将脱下来的胸罩丢在椅背上,接着毫无羞赧之色的自己握住双乳做势搓揉一番,还贴近阿健的脸颊去搔弄一番,两个乳头马上绽放的更加艳丽,阿城和我老公叫好连连之下,也不管我和雪莉的意见,直说等一下其他女人也要比照办理。

雪莉则不甘示弱,马上提议待会男人脱光裤子时,也得要套弄自己的阴茎一番才行,没想到男人们果真也表示同意。

接下来雪莉连输了两把,於是她接连将细肩带针织超短迷你洋装缓缓褪去,又将里头的无肩带白色花边半罩式的单薄胸罩也脱下来丢在阿城的头上,露出香软迷人的乳房,於是身上只剩下一件紧包住阴户的白色花边丁字裤。

她的乳房也很可观,虽没淑敏的规模大但更为圆翘,乳晕则较淑敏为小但乳头却更尖挺,当然她也紧紧握住自己的乳房,更用两手的大拇指分别在双边的乳尖上抠弄,直到粉红的乳头耸立并变成诱人的桃红色,便将变得又尖又长的乳头送到阿城口中让他吸吮,於是众人大乐,叫好不绝。

但没有想到最先输到脱光衣物的,反倒是阿城,阿城脱下豹纹内裤後,马上夸张的握住他那根已经直挺饱胀的阴茎,前後套弄几下仍意犹未尽,乾脆放到雪莉面前,让她伸出舌尖去舔他龟头上的马眼,阿城原本顺势要将整只鸡巴塞入雪莉的嘴巴中,雪莉却笑着推开他说:「不行!不行!游戏还没完呢。」接下来则是阿健输了,他脱下仅剩的黑色三角内裤,没想到他下身胀大的鸡巴竟然那麽粗又那麽长,果然符合他的体育老师身份。

我面红耳赤的偷偷瞄着他那条大家伙,如以我所曾见过三个成年男人的阳具与他们相较,阿健这条鸡巴应是最巨大的了,刚刚看到阿城的那只则算是较短的,但阿城的龟头却是不成比例的隆起,好像带着一颗膨胀的兵乓球般的奇特模样。

这时全身赤条条的阿健,也履行约定抓住自己的鸡巴前後套弄一番,不过他马上就坐了下来,并没像阿城那样夸张的表演,但等他一坐下来後,淑敏就马上靠过去用手轻轻抚弄他的鸡巴,让他的大肉棍举抬的更厉害,好像只一条眼镜蛇般的瞪视着周遭的人。

胜负似乎很快就要分晓了,但命运之神却好像有意存心作弄,因为再来的几把,竟然都是我和老公输。

老公脱到只剩下一条内裤;而我,则先脱下挂在左脚边的凉鞋,接着又脱下无袖上衣,然後又脱下短裙,所以也只剩下上身的鹅黄色胸罩和下身的三角裤了,这套胸罩和三角裤的大半部都是透明蕾丝镂空的,我身上最私密的三点要害都隐隐可辨,显得性感无比。

我这时突然想到还好出门前曾换过这套比较性感的内衣内裤,否则原来出门前身上所穿的那一套肤色内衣裤,如与雪莉和淑敏今天穿着的内衣裤相比,实在太平常、太保守了,…这个想法虽然稍纵即逝,但仍令自己为之一惊,怎麽已经在旁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同时,还会出现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呢。

然而坏运道却还没结束,在阿城与阿健目不转睛的紧盯着我身上瞧时,我果然又输了这一把。

我心中噗通噗通的跳着,有点失神似地起身,一点也不敢将目光与其他人交接,然後平生第一次在这麽多人的注目之中,从背後解下蕾丝胸罩,两手则赶紧环抱在胸前。

但在众人声声催促中,我也只好慢慢将双手放下,我的乳房并没有淑敏和雪莉两人的乳房大,但我皮肤本来就白嫩剔透,配上两颗大小适中、曲线玲珑的椒乳,反而别具美感。

我半闭起眼睛,试着学起淑敏和雪莉刚刚的模样,发窘地将自己的手掌移往前胸握住两边的乳房,又用手指尖分别去碰触两个乳头,胸前传来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根本不知怎麽样才度过这漫长的几十秒,最後在全身发烫中赶紧回座,等到又听见众人的叫好声,这才又回神过来。

我再偷偷望一望大家,这时大家的眼中都好像已满布着血丝,在三个女人活色生香的半裸玉体前,三个男人的阴茎包括还包在老公内裤中的那一条,都早已不安分的昂扬吐信,气氛在不安和凝重之中却又带着几许的春意和兴奋。

万万没想到,老公也输了接下来的一把,我心中马上又加深了几分沉重。

老公倒像若无其事一般,站起来脱下内裤,前後套弄他的鸡巴几下就坐了下来,但龟头上的马眼已可看到滴滴水光在闪烁。

胜负的确已到了最後关头,现在三个男人都已经一丝不挂,三个女人也都只剩穿在下半身的一条内裤,必须上场做真枪实弹的表演的人到底是谁?

马上就要揭晓了。

在惶惶不安之中,众人陆陆续续的将骰子丢到碗公中,阿城先丢,十点;

雪莉次之,七点;老公,也是七点;我竟只有五点;阿健则丢出九点;现在只剩下淑敏一个人还没掷骰子了。

除非淑敏掷出五点以下,否则输的人就是我了。

但是掷出五点以下的机率,却似乎不太多…我闭起眼睛祷告,心中丝毫准备都没有,…完了!

难道,…难道真的会是我最少点,老天保佑!

我不要!

我不要脱内裤!

我不要现场表演做爱!

我不要!

我不要!

怎麽会这样,…怎麽办?

怎麽办?

如果真的是我最少点怎麽办?

我要抵赖吗?

还是真要表演?

做爱就做爱,性交就性交,又不是没性交过,不过就是将阴茎插进自己的阴道内嘛,平常和老公还不是玩的兴高采烈,…但是,…懂事以来,我哪里曾在众人面前脱个精光,更何况还要现场表演性交给大家看,…豁出去吧!

就和平常一样,让老公插插小穴罢了!

不!

不要!

我不要暴露自己的私处,更不要让小穴插着鸡巴给大家看…好啦!

没关系啦!

顶多一、二十分钟就过去啦。

不行!

不可以!

心中交杂着数不清的矛盾…叮零叮零,骰子声终於完全停顿下来,我不敢睁开眼睛,却只听见众人的欢呼声,莫非淑敏赢过我吗?

难道真是我最少点吗?

「巧妮!」好像是雪莉握住我的手,「巧妮!你要失望罗!……」雪莉对我说。

一听她这麽讲,我心中一沉,…完了!

毁了!

真的是我,唉!

真的是我!

算了!

不管了!

愿赌服输,我豁出去了!

2017-11-01 by

心里头又一横,脱就脱吧,干就干吧,凡事总有第一次吧,…在欢呼尚未止歇前,我鼓起十足的勇气,睁开眼睛,突然站起身来,双手迅速将下半身仅剩的蕾丝三角裤往下拉,露出了後面浑圆光透的屁股,也露出了前面毛茸茸的私处,然後将脱离开双脚的三角裤,拿在右手边提了上来。

原先热烈的欢呼声嘎然停止,大家似乎都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

「巧妮!你干嘛,又不是你输,……」雪莉再度拉住我的手笑着说。

稍顿一会儿,又响起众人的爆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时我才敢看一看碗公中的点数…平躺在碗底的骰子,一个两点、一个壹点,加起来只有三点,天啊!

淑敏只掷出了三点。

我赢了淑敏,…我赢了。

那…那我脱内裤干什麽?

我羞得简直无地自容,赶紧坐下来,用已脱在手上的三角裤掩盖住自己的私处,好让那已经被浏览过的黑不溜丢的毛茸茸方寸之地,不再轻易在众人面前曝光。

「如果你迫不及待想要抢着表演,那我就拱手让贤罗」淑敏笑着对我说。

「喔!不!不!还是你来好啦。」我赶紧回答。

「不然你们都一起来好了。」雪莉开玩笑地说。

「不行!不行!」我赶快推辞拒绝。

我这一下子的意外状况,又让客厅的气氛进入另一个高潮,我先瞄一下老公,老公似乎对即将到来的现场表演更感期盼,对我刚才的盲动也不以为意,让我宽心不少。

但我不经意瞥见阿城和阿健两人胯下的阴茎,却似乎因为我方才的举动而又更翘更硬了不少。

阿城更偷偷将右手放在自己龟头上逗弄两三下,然後恶意的对着我邪笑,让我赶紧低下头,心中又扬起了一种说不出的不安与异样感受。

趁着众人开始转移注意力去欣赏淑敏和阿健的表演,我连忙将脱到手中的蕾丝三角裤又赶紧穿了回去,只是私处现在好像已经出现了黏黏湿湿的感觉。

我将身体倚靠在老公身旁,他便顺势将手环放在我的肩头上,也让我心中的不安,稍稍转为踏实。

好戏终於要开演了,雪莉立起身来,先故作自怜似的转了个圈,然後用双手抚遍自己的全身,尤其在胸前揉捏个不停,她的两颗肉球上下左右晃动,真正叫人目不暇给。

就在众人的惊叹和掌声中,她扭动身躯,缓缓地褪去半透明的纱质三角裤,原本在三角裤中隐约可见黑丛丛的一团,马上毫无遮拦地显现在大家眼前,她的阴毛又多又密,突起的阴户也被层层隐蔽住,不太看得见私处间的裂缝。

没想到藩篱尽撤的她又转了一圈後,竟半躺半坐在沙发上,先将双脚都抬放到沙发上成M字型,然後用双手扒开自己阴毛丛中肥厚的水蜜桃,让草丛里面红滋滋的阴唇和小穴整个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连阴道口上方的小肉蕾都已突出的清晰可见,她这麽直接大胆而放浪的姿势,让我们的眼睛也因此差点都激凸了出来。

淑敏接着示意阿健向前,两人深情的拥吻不停,阿健的双手不停地在淑敏身上游走,淑敏则以左手握住阿健的鸡巴套玩着,然後两人很有默契的翻转成女上男下的颠倒对卧姿势。

阿健扒开淑敏的阴户,用舌头往小穴里头舔吮,淑敏则将阿健的阴茎塞进嘴巴内上下套动,在两人的私处都已洋溢着一大片不知口水还是骚水之後。

淑敏转过身面对躺在沙发上的阿健,右手抓住阿健更加高昂的粗大鸡巴,蹲着将屁股抬高,然後把龟头对准自己湿淋淋的肉穴轻轻压坐下来,阿健则一面扶住淑敏,一面将臀部往上挺动去迎合鸡巴在小穴中的紧凑进出。

「唔……唔……啊……啊……」在淑敏的喘叫声中,望着她骑马式的上下浪动,飞散的乱发和晃动的巨乳,以及她胯下阴户中紧紧吸住鸡巴翻动的小肉圈,还有阿健那根越冲刺越大条的肉棍和激烈晃荡的阴囊,让我的全身不由得更热更烫了。

我从来也没亲眼见过别人在自己面前做爱,这种视觉上的刺激让胸中出现了一股闷气,想要纾发出来却又无处可解。

还好老公原本环放在我肩头上的手,正好不安分的袭上我胸前,手指头也开始绕着我的乳晕画圈圈,接着又逗弄起我的乳头,一阵一阵又痒又酥的快感,反让我稍稍解去心中难以言喻的苦闷。

没想到就在这时候,阿城也将雪莉推倒在地毯上,将她那件仅包住要害的丁字裤也给剥了下来,接着将雪莉修长美丽的双腿左右分开,头则埋进雪莉的阴户中啧啧地吃了起来。

雪莉的阴户只有稀疏的阴毛,隆起的耻丘就像个肉包,白嫩嫩的十分可爱,怪不得阿健会这麽贪心的吃舔着。

我看着雪莉红嫩的肉瓣中流出汨汨的淫水,原来她的小穴已这麽快就湿到不行。

阿城接着将雪莉拉坐了起来,自己则站在她面前将鸡巴送往她的嘴中塞进去。

就在雪莉娇吁着吮起阿城的鸡巴时,老公已偷偷将右手摸进我的蕾丝三角裤中,上下轻刷起我芳草丛中的阴户,随着他的手指头寻到我最敏感的阴道口开始揉捏,几乎让我全身酸软,也无力去抵挡他的攻势,当他的右手中指终於穿过阴唇插进肉穴,拇指同时扣弄我的阴蒂时,我不禁有点迷乱的娇喘了起来。

这时阿城已将雪莉扶起趴跪在沙发上,雪莉小巧可人的屁股高高往後翘抬,我看着阿城将他硬翘的肉棒从背後插进雪莉的迷人的浪湿小嫩穴中,雪莉也从喉间发出「哼……哼……啊……啊……」的淫叫。

在他们两对夫妻现场表演妖精打架的狂淫乱刺激下,我虽不太情愿,但老公还是迫不及待地将我放躺到另一张沙发上,脱下我已完全湿答答的三角裤,也开始埋首舔起我的阴户。

我只觉得我的阴唇被扒开,老公熟练的将舌尖舔进我的私密裂缝中,一个熟悉的湿软物体在我小穴内壁四处滑游,他的手指头则捏着我的阴蒂玩弄,一股要命的温柔快感从我下体传来,终於我也跟着「咿咿…呀呀…」的闷哼了起来。

接着我突然瞥见阿健和淑敏转移了阵地,他们也到阿城和雪莉肉搏中的沙发另一端,用和阿城他们一样的後背姿势抽插,这时面对面的雪莉和淑敏,竟然互相抱在一起亲吻,还用舌尖互相舔吮了起来,结果他们四个人倒形成了一个又怪异又淫荡的H字型。

我拍拍老公的背想要指给他看,他却连头也不抬一下,反而转身将胯下转到我的脸上,不容我反对地将他的阴茎送进我嘴内要我吞吮,吸舔我阴户的动作则未稍有停歇。

於是我们也头脚互相颠倒的对卧着,彼此贪脔地吃舔着对方的私处,在视觉、听觉、触觉的种种刺激下,我很快的感到一阵痉挛,达到第一次高潮,骚水也从小穴内溃堤而出。

淑敏和雪莉淫浪的声浪又有了新变化,这会儿她们两个狂叫的更凶更猛了,我又好奇的望他们一眼,一个从没想像过的画面出现在眼前。

原来他们四个人又分成两对厮杀,但和刚刚不同的是,阿城现在将淑敏紧压在身下,胯下的肉棍正肏着淑敏的小穴杀进杀出;阿健则将雪莉整个人抱抬到半空中,雪莉两手紧抱着阿健的肩头,两脚则环住阿健的腰,悬空的小肉屄则仍紧紧套住阿健的巨棍在上下套动。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这个不可思议的交合配对景像是怎麽发生的,因为老公已经迫不及待将他的鸡巴整条插进我湿透的肉缝中,小穴饱涨的感受终於让我心中的绮思得到满足,於是我也努力抬高臀部配合着他的猛力抽插,阵阵快感传遍全身,我闭起眼睛尽情享受,也不想再管其他四个人之间的纠葛了。

然而就在这时,却似乎感觉到突然多出了好几只手来触碰我的身体,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太兴奋所产生的错觉,但有的手搓揉我的乳头,有的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还有的手触摸着我的会阴,也有舌头舔着我脆弱的耳後根,不可能啊!

老公哪来那麽多只手?

突然有一个十分陌生的嘴唇凑上我的嘴巴,灵活的舌头毫不客气的强入我口中和我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我被惊吓的睁开眼,头却被整个捧住,原来竟是阿城,我想要挣脱他,但另有一双手紧紧抱紧我的下身,我瞥见是阿健,此外还有淑敏和雪莉则都已将双掌置放在我周身上游走,在他们四个人的围困下,我根本无法挣脱。

但老公呢?

插着我肉穴的老公在哪里?

他怎麽不阻止他们呢?

然而这时候原来还在我阴户抽插中的肉棍突然离我的小穴而去,让我的身体顿时出现一股失落的空虚感。

在阿城继续捧吻与阿健的紧抱中,我斜着眼瞧见老公已被雪莉和淑敏拉到一旁,她们两张嘴巴一起吸舔老公的鸡巴,四只手分别抚触老公的阴囊和乳头,老公竟然状似舒服的发出低吟。

然後她们就让老公躺在地毯上,雪莉蹲着将自己的肉屄坐塞进老公的阴茎里开始上下骑骋,淑敏则面对雪莉,同样蹲着将自己的小穴放在老公的嘴边供他舔吮,两条赤裸裸的玉体一起坐在我老公身上,分别「咿……咿……」、「啊…

…啊……「的淫声浪叫起来。

看着两个女人干着自己的老公,心中顿觉醋意横生。

老公!

这个可恨的老公!

他就真的一眼也没再看我,他竟然不顾自己的老婆即将被奸淫,宁愿为了自己享乐,被其他两个女人的肉体给诱拐走。

我心中又酸又苦,悲愤莫名,一股哀忿涌上心头。

好!

很好!

既然你可以不在乎我,那我当然也可以放纵我自己,来啊!

谁怕谁啊?

就这样铁了心,一咬牙之後,反倒觉得豁然开朗,了无罣碍。

其实方才一阵肉搏混仗,加上现在两个男人的压制和抚弄,我根本已经无力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不过现在,我可不再犹豫,於是主动地将舌尖伸长去纠结阿城的舌头,他脸上先是出现一阵惊喜的神色,唇舌也和我交缠的更厉害,右手则马上肆意抓握着我的乳房,左手也伸到我背後在我浑圆的屁股上游走;原来抱住我下半身的阿健见状,也松脱双手,将头埋入我的秘密花园中努力耕耘,一面嘴中吸吮的啧啧有声,还一面用几只手指头一起扣弄小屄和穴口上的荳蔻,更伸手来回触弄我臀沟里的菊蕾,让我几乎受不了而将下肢四处扭动滑移,最後只好让双脚左右交叉夹住阿健的头,才勉强安顿下来,但这个姿态也让阿健对我私处的攻势更加深入。

就在上下半身份别让两个男人尽情爱抚的同时,这种陌生的经验让我的身体马上进入另一波的兴奋之中,高潮随着淫水的泛滥而涌现,於是我不再和阿城对吻,也学起雪莉和淑敏「哦……哦……」、「啊……啊……」快意的浪叫着。

阿城见状便将嘴巴移到我的耳後根继续舔吻,他呼出的热气灌满我的耳孔,一阵阵呵痒的感觉让我六神无主。

没想到他又贴紧我的耳边,边吻边低声对我说:「巧妮,我想干你的小穴儿想的好苦啊!」这番半真似假的表白,却让我心中顿觉春意盎然,一时如惊涛拍岸,堆起千层淫浪。

阿城随即起身向阿健打个手势,然後转过头邪淫地笑着对我说:「现在就让我们好好的疼疼你吧!」嗯!

我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真正的重头戏就要上场了。

阿健和阿城合力将我抬到沙发旁的长条桌上,阿健转攻我的上半身,双手在我双乳上任意搓揉,阿城则到我胯下,将我的双腿左右拉开,右手握住他那根粗短的鸡巴在我湿透的阴唇外边又磨又转、又点又触的,坚硬的浑大龟头却光只是撩拨着湿黏黏的小穴肉瓣,但就是没有再进一步的突进行动,让我加倍的难受,膣内的骚养更无穷无尽,於是我的私处不听控制的主动向前凑送,却依然寻不着肉棍穿刺的快慰。

阿城继续让龟头在阴唇肉瓣前徘徊,果然又出言调戏我了。

「怎麽样?好巧妮!好妹妹,想不想啊!……」「嗯!……」「啊!你说什麽?我听不见!……」「想……想啊!……」「想什麽?……我听不清楚啊!

……「」想要爱爱……「」想爱什麽?……我不知道喔!……「」想爱你的弟弟啦……「」我的弟弟?……我的弟弟是谁啊?……「」就是你的鸡巴啦……「」喔!我的鸡巴啊,……你爱我的鸡巴做啥呢?……「」想要你的鸡巴和我的妹妹在一起啦……「」啊?你妹妹又是谁啊?……「」我的小穴穴啦……「」啊!原来要我的鸡巴和你的小穴在一起啊,它们在一起干嘛呀?。「」做爱啦……「」做爱是什麽啊?……「」就是让你的鸡巴插进我的小穴啦……「受不了阿城用鸡巴在我桃源洞口前的撩弄,我终於脸红心跳的从口中吐出从没对男人说过的淫秽言语。

阿城满意的点头奸笑,才将整条鸡巴用力向前穿过我芳草萋萋的肉缝,挺进早已淫水连天的小蜜穴里头,虽然他的阴茎没老公长,但他特别肿涨的大龟头前後抽动,让我阴道中也有股不一样的快感,刚刚老公的鸡巴紧急撤退後所产生的空虚感,立即消退了大半。

这时阿健也将下半身转向我的脸前,让他又粗长又湿漉漉的大鸡巴在我两边的面颊上到处滑移,接着便不留情的塞进我的嘴巴中,一股与老公完全不一样的腥羶气味在我脸耳口鼻之间流动。

在阿城和阿健对我身体的上下夹攻下,我的情绪越来越高亢,阴道内壁随即一阵紧缩,又是另一次高潮,小穴中的骚水也汨汨地淌个不停。

而且听着淑敏和雪莉在老公身上的淫浪喘叫,我也不甘寂寞的吐出阿健的肉棍,更大声的跟着一起哼啊个没完没了。

「哼……」「哼……」「啊……」「啊……」「咿……」「咿……」「哦……」「哦……」随着三个女人的娇喘和淫叫声此起彼落,淫骚火辣的词句也纷纷出口,越来越大声,越来越过火。

「喔!……好哥哥……」「呜!……亲亲老公……」「大鸡巴哥哥,肏我小穴妹妹呀……」「哎!快点…再快点……」「啊!……用力插,……努力插…

…「」顶呀!顶呀!继续顶呀……「」哼!…深点,……再深一点啦……「」干啊!……干到妹妹心里啦……「」好爽呀!……好舒服啊……「」好美哦,啊…

…啊……再来呀……「就在各种淫词秽语的交互刺激下,像是在比赛似的,三个女人不甘示弱的越喊叫过瘾,也越叫越离谱。

「干我啊!……用力干我啊……」「顶呀!顶进妹妹花心了……啊!啊!」

「对!对!就是那里,……快干!……继续干!」「坏人!肏死人啦,……嗯!

……真好!「」舒服死啦!……弄死人啦!「」妹妹要丢啦,……快呀!「」啊…啊……爽死了……我要升天啦!「」天呀!妹妹要死了……就要浪死了啦!「

「喔!来了来了……呀!又来了……」「丢了!丢了啦!啊……」似乎受不了三个美女呼天喊地的淫声浪叫,阿城在我粉嫩小屄中抽插了十几分钟,终於不得不忍痛弃甲曳兵,他和又将肉棒插入我口中的阿健击掌互相换手,等阿健再度将鸡巴从我嘴中抽出後,阿城也从我的小穴中拔出鸡巴,冲到我脸前将浓腥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洒得我满鼻满嘴都是黏腻腻的精水,一部分温热的白液还滚进我喉间,阿城心满意足的将他已渐松软的龟头继续放在我嘴边,要我伸出舌头舔吮。

但不多时,他老兄就另寻着淑敏和雪莉的娇叫声,到另一边的阵地加入另一群男女混战了。

而在阿城在我脸上泄精的同一时间,阿健已紧接着将鸡巴继续肏入我的蜜穴,他既长且粗的阴茎一刺进阴道内,虽然屄中早已淫水汪汪,但整条巨大的鸡巴没根塞满我的小穴儿时,痛裂的感觉还是让我皱起眉头惊呼了一下,我不由得暗暗叫苦,一边想淑敏平日怎能受得住这种痛楚的荼毒。

没想到随後而来的抽插,阿健的屁股像是装了高速马达一般的进行前後活塞运动,让大鸡巴一下又一下深深打进小屄,一次次都结结实实的撞进花心,於是否极泰来、渐入佳境,原先的痛变成酸,酸变成麻,麻变成酥,酥又变成茫,酥酥茫茫,简直美的快要升天了,果然又是另番紧凑密实的满足与快感滋味。

阿健又俯身亲我的嘴,两人紧贴着身继续交合,大鸡巴和小穴之间的润滑更加顺畅,下半身也传来淫荡的「啪哒……啪哒……」私处接碰声和「噗滋……噗滋……」的浪穴抽插声,因此阿健更努力的前後冲刺,并且起身抓着我的乳房搓揉,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但他像头野兽般的粗野摧残却更增添我的放浪形骇,且让我再一次得到高潮,因而我也继续放浪的纵声娇吟。

不料阿健突然用两手往下抓住我两脚的腿弯,将我整个人腾空抱起,我们的姿势也成了方才他和雪莉交合的模样。

为了怕从阿健身上跌落,我双手死命环住他厚实的肩膀,胸前两颗肉球完全贴进他宽阔的胸膛,双脚更紧紧交夹住他的熊腰,悬抬在半空中的阴户则未有松懈的随着阿健的臀部上顶而起落,鸡巴和小穴的接合在两个完全紧贴的肉体间抽插的更密更实。

这个险中求快的性交姿势带给我完全不同的刺激,另番高潮随着小屄中潺潺流出的浪水而到来。

阿健就这样抱着我边走边插,绕着客厅走了几圈,我插着大肉棍的小穴因此淫荡地开展在其他狂欢着的众人面前。

最後阿健再将我放躺回沙发上,接续用大鸡巴干我,他将我的双腿移抬到他肩上,蜜穴因此被插得更紧更深,快感也传遍我全身。

约莫过了半个钟头,我已经数不清到底泄过几次身了,阿健才终於忍不住,大鸡巴先是在我的小穴中跳了一跳,接着只觉得有一股火热的激流喷进我的花心,他也在我身上泄了精。

阿健随後将鸡巴从我湿透的阴道中拔出来抖了几抖,便躺在地上喘息。

我先後经历了三个男人在我蜜穴中疯狂抽插,当然也已耗尽体力无法起身,只好一边喘着气一边趴躺在沙发上休息,一点也顾不得刚刚满脸满嘴逐渐阴乾的爱液,以及现在又从蜜穴中慢慢渗流出来的黏稠精液。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客厅终於都静悄悄的完全没了声响,看来这回的男女混战总算已全部结束。

我满身疲累从沙发上起身,好不容易从一地散落的物品中找回自己的衣物,缓步到浴室随意冲洗整理一下,便穿回衣服。

再走回客厅时,只看见壁上的时钟已指向晚上八点钟,又看了看依旧横七八竖倒在四周围的几条赤裸裸的肉体,心中冒出无限的矛盾和感叹。

我不禁摇摇头,打开皮包拿出其中备用的汽车钥匙,不声不响的独自离开这片混乱的肉搏战场。

我已经不在乎老公今天还要在阿城家再待多久了,我只想赶快去接回最心爱的小蓉蓉。

但开车前往娘家的途中,纷乱的思绪在我脑中四处飘荡,心海中汹涌的波涛更无一分一秒止歇,我的眼前顿觉一片空白,渺渺茫茫,几乎找不到回娘家的路。

直到车好不容易在娘家楼下停当,我才能闭着眼回想今天的遭遇。

我从没想过我会和老公在别人面前做爱,更没想过会同时和两个男人玩3P,而且还是在自己老公面前让两个男人一起干我,更料想不到得是我会和老公一起和其他夫妻玩6P的群交游戏,但这一切的一切,竟都在今天全部实现了。

我几乎可以确信,阿城、雪莉、阿健、淑敏两对夫妻,是早有预谋要对我们夫妻下手的,甚至我亦有充分的理由去合理怀疑老公在事前也知情。

所以只有我被蒙在鼓里,而被他们四、五个人联手设计出卖了。

其实,我不完全反对大家在一起寻欢作乐,甚至不见得不会答应参加多对夫妻群交的游戏。

但在事前先徵求我的意见,得到我的首肯,应是对我最起码的尊重。

虽然我今天也享受到所前未有的性交之乐,但我仍是满心委屈、愤恨难平,因为我绝对不愿在这种半诱半迫的情况下,成为一个被迫沦落欲乐陷阱的淫荡女人。

所以,我决定要带着蓉蓉回娘家长住,给老公一个最严厉的教训,让他以後再怎麽贪玩,也不敢再这样陷害他最亲密的妻子。

「後记」

在我和小女儿蓉蓉回娘家住而且一直拒绝接电话之後,老公才猛然惊觉事情的严重性,天天到娘家来解释,并央求我和蓉蓉早日回家。

我爸妈虽不清楚我和老公之间又发生什麽争执,但从小就习惯对我的呵护和娇惯,他们也只好容许我暂住娘家中,另则再三帮着老公说尽好话。

不过一直到将近一个月过去,老公终於应允若干严苛的条件,包括将现住的房屋所有权过户给我;当然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从此以後他再去找阿城阿健他们我可以不管,但除非我愿意,否则无论如何都不能勉强我陪他同行。

在他写了切结书後之後,我才带着蓉蓉一起回家。

在我心中,只想到我和蓉蓉母女两个人将来能够相依为命,其它事情则都已不再重要,至於老公未来会不会因此和雪莉、淑敏继续胡搞,事实上我既无力去管也不想再管。

也许有人会好奇的问我:在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後,我以後还有可能会愿意去阿健家参加他们的狂欢群交聚会吗?

关於这个问题的答案嘛,…请恕我歉难奉告,正如同我怎麽样也不会在老公面前承认,那天6P的淫乱滋味如今回想起来还真的十分美妙。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