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系列 >

母亲的成熟乳房

时间:2018-05-03 14:22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

C字裤

超薄型保险套

费洛蒙香水

颗粒螺纹型保险套

多功能电动按摩棒

逼真老二棒

G点高潮神器

调情震动棒

无线快感跳蛋

遥控玩乐跳蛋

AV女优自慰套

充气性爱娃娃

真人比例娃娃

前列腺刺激器

强精持久套环

加强加粗加长套

AV女优爱液

後庭润滑液

AV女优按摩专用棒

猛男穿戴变身装备

SM激情装

後庭刺激探勘

性感丁字裤

角色扮演服

在怎麽样也做不到那种事????

这样的心情和为纯也牺牲的心情,在理代子的心理交战。

从火车窗外看到静冈的景色。理代子留下纯也,独自做二天的旅行。

拜托邻居照顾纯也的三餐,所以没什麽好担心。

昨夜在第二次的拥抱中,快要达到最高潮时,纯也提出的要求,对理代子而言,

可是晴天霹雳。就一般常识来说,绝对不可以接纳,当然也没有答应纯也的要求。

在快感越来越高潮,脑海就快变成一片空白时提出要求,理代子只顾追求更大的

快感,所以根本无法回答。

也许将这种情形看成是允诺,在性的暴风雨过後,纯也再也没有提及此事。

因为事情严重,理代子也没有勇气再问这件事。

纯也的要求是理代子和他的几个同学或学长性交。

按一般的观念,应该严词拒绝,但若因此使纯也受人欺负则又另当别论。

条件是每个人只有一次,想和理代子性交的人似乎不止一个。

我要作那孩子的防波堤????

这样的念头是否真的有用仍有待商榷。

理代子趁纯也上学时,给纯也留下字条後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家。

「突然决定和朋友去温泉,准备去二天,三餐等都拜托隔壁的阿姨了。」

当然没有朋友,只是为了方便而说的谎言。

没有写目的地。理代子准备去曾经去的瓣天岛温泉,不想去很远的地方,太接近

东京也不好。

到达旅馆後,理代子立刻去大浴池。

可能因为不是假日,游客较少。

距离理代子不远的中年女人催促孩子从浴池站起来时,由正面看到那个女人的

性器。毫不掩饰的露出比理代子浓密三倍的阴毛,跨出浴池。

理代子偶然回头看时,正好从正後方看到胯下,急忙转开脸。

不是说那个女人的性器有多丑陋,只要是结婚後生育过的女人大多是那种情形。

理代子觉得女人的业都集中在那里,女人对性的执着和贪婪,似乎都在那里面。

在大浴池里有十多个女人,她们有没有和自己的儿子发生过肉体关系呢?大概

只有理代子一个人吧。

也许????不是也许????大概我是最淫荡的女人????

由於丈夫到遥远的国外工作,於是和儿子发生肉体关系,实在是偏离一般规则的

范围,不能以儿子要求做为藉口,社会也不会接受那样的理由。一定是藏在理代子

内心深处的魔性,藉口纯也的慾望窜出来。

理代子发觉自己的心理对纯也的可怕要求,似乎准备接纳了。

为阻止同学或学长欺负纯也,把自己的身体奉献出来,这种事根本不是美谈,不过是

替自己找一个藉口罢了。

从母亲的立场看,纯也不止是任性,而且特别爱撒娇。自从纯一郎去国外工作後,

这种情形更严重。

然而,我很高兴的包容他????

如果说母亲在照顾不到的地方,纯也受到欺负,那麽理代子只有自己做防波堤了。

此时,理代子突然想到自己的性慾很强烈,为什麽会这样呢?因为在这无人的空间里,

唯一想到的竟然是纯也的阴茎。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会产生如此的念头吗?身心都获得解放时,应该忘记一切,

形成真空状态吧。

可是理代子想到纯也的巨大肉棒,浸缅在淫荡的情绪里。

几乎每晚纯也都来卧房,今晚当然不会来了,应当为能得到休息松一口气才对,

可是理代子却产生空虚感。

当发觉那是肉体的空虚感时,理代子更认定自己是淫荡的女人。

有如云海的水蒸汽更增加她的空虚感。

如果是在前些日子,这时候会有纯也的手到处抚摸,但现在没有。

这种寂寞感究竟是什麽?

有了这样的念头,乳头产生搔痒感,像在呼应似的,下腹部也产生难以忍耐的搔痒感。

§2-2

理代子想到今晚无法入睡时,大浴池的门突然打开。

距离理代子的距离有一段距离。

「哇????什麽也看不见!」

年轻女人的声音像是来自远处。

从理代子这里隐约看到女人矮小的曲线。

可是对方除非仔细看,是很难看到最里面倚着墙的理代子。

不知为何,那女人立刻走出去了。

大概只有她一人感到害怕吧????

理代子这样想像後露出苦笑。

理代子觉得如果是婚前的年轻期,也会和刚才那个女人一样不敢进来。

这是证明了过去的人生中有了很多的经验,胆子也变大了。

正在想的时候,又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这一次是两个人,而且从人影判断,另外

一个好像是男人。

「看,没有人吧。」

「嗯,不过,男浴那边也是没有人的。」

两人似乎都没有发现理代子,蹲下身,彼此给对方浇水。此时,男人突然把女人

搂在怀里接吻。

理代子感到困惑,想到咳嗽一声,以表示有人在这里。但心里的另一个理代子要求

继续看下去。

是很长的热吻。

两个人的身体终於离开时,女人就用娇柔的声音说:

「不能在这种地方????会有人来的。」

说着,想推开男人的身体。

「有人进入更衣室,在这里立刻就能看到。我想不会有人来的,而且????」

「啊????讨厌!」

女人突然发出兴奋的声音。

「你这个人真是的????立刻就变成这样大了。」

理代子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失去镇定。虽然看不清楚,大概是男人要女人握住肉棒。

「你还不是一样,都这样湿润了。」

听到男人取笑的声音。

「有什麽办法,是身体太敏感。」

女人很开朗的回答。

两人再度拥吻,惊人的就是这样身体重叠,倒在磁砖地上。

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看到年轻男女赤裸裸的交欢场面理代子一动也不动。

刚开始还认为真不像话,但很快就把全副精神集中在两个人身上。

因为在朦胧的蒸汽中,又距离相当远,看不清细部的动作,但还是看得出男人的

身体重叠後向下移动,进入分开成M型的女人双腿间,不用过去看,也知道在做什麽。

女人很快的发出难耐的声音,双手抱住男人的头。

不止是温泉的热水,还有另外的理由使理代子的全身血液喷张。

幸好只有双脚置於浴池,如果是全身泡在里面一定会热晕。

「好舒服。」

听到女人的声音,理代子产生自己的阴部也被舔的感觉。

理代子觉得自己的乳房膨胀,乳头也突出,而且不止有这种反应,还带来搔痒感和

麻痹感,花蕊更加湿润。

「啊????只是这样舔就快要泄了????」

女人也不在乎头发弄湿,甜美的哼声,不停的摆头。

不知何时,理代子用自己的手抚摸胯下。她是人忍不住要这样做。湿淋淋的花蕊

欢喜的蠕动,似乎想把手指吸入到里面的深处。

手掌不小心碰到敏感的阴核时,理代子不由己的发出哼声。可是只顾作爱的两个

年轻人,根本没有听到。

「我想要了????进来吧????这样快要泄了????还是插进来吧????」

理代子很想说同样的话,恨不得立刻尝到唯有女人才知道的肉棒插入的刹那充实感。

「这样的想插进去吗?」

「要????插进来????阴户湿淋淋了????我好想要????」

理代子听到如此淫荡的声音,感到一阵目眩,恨不得也说出同样的话。

「你想要插进那里呢?」

男人开玩笑似的说,但充满信心的样子,这好相他们两人习惯上的前戏。

「啊????快用力插进我的阴户里吧????」

理代子对这个女人产生嫉妒。

发觉那是没有道理的嫉妒时,理代子忿怒似的把食指和中指插入自己的肉缝里。

括约肌夹得很紧,表示肉洞已经等待许久。理代子开始不停的抽插。

男人把女人的双脚扛於肩部,动作相当粗鲁。女人立刻开始发出忘我般的欢喜声。

「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就像唱片坏了,反覆说这句话。因为是单纯的音调,显得很有魄力和真实感。

两人发出野兽般的哼声,只听到两人身体相碰的声音。

两个人的动作激烈到极限的刹那,同时发出吼声後毫无动静了。

此时理代子也把自己推向性高潮,全身火热的染成红色。

§2-3

第二天,理代子回家後不久,纯也放学回来了。纯也看到母亲,和往常一样,

与母亲聊起学校的生活点滴。

他把那件事忘了吗?????

不再提起在性交高潮中要求和同学性交之事。

因为这几天相当紧张,理代子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被放鸽子的那种不满感。

理代子不想做晚饭,於是和纯也去附近的餐厅。

吃完饭时,纯也紧挽理代子的手臂,理代子产生今晚会做爱的预感,真想性交。

经常都充满精力的纯也,这两天想必也很痛苦吧。

理代子在温泉目睹年轻男女的交媾後,身体一直搔痒难耐。

到家时,纯也要理代子洗澡,可见他和理代子有相同的慾望。

理代子在淋浴时,花蕊开始湿润,不得不用水冲洗。

在这种情形下,不论做什麽都很敏感,水压的刺激使阴核从包皮露出头。因为知道

不久即可达到目的,所以还能忍耐。如果纯也不在身边,一定会忍不住自慰。

洗完澡後没有穿内裤,只在腋下和鼠蹊部洒上纯也喜欢的香水,然後穿上性感睡衣。

站在化粧镜前,因为布料单薄,可看到身体的曲线和乳头、阴毛等,显得十分性感。

熄灭卧房的灯光,只稍留下床头的灯光,酝酿出美妙的气氛。

理代子深信自己的肉体像三十岁,虽然真正的年龄是三十四岁。

躺在床上等待纯也,等了好久,仍不见纯也来,不由得打盹,昏昏入睡。

在朦胧中发觉乳房受到爱抚,这种半睡半醒的感觉确实很舒服。

虽然是在梦样的气氛中,还是觉得纯也的动作异於往常,只是在乳房上搓揉。

纯也知道理代子的乳头最敏感,所以用手掌爱抚乳房时,也不忘刺激乳头。

可是目前没有那麽做,只是和面般的搓揉乳房。

这样的爱抚方式也能使理代子产生性感,也有迫不急待的感觉。这种感觉影响到

阴户的粘膜,花蕊不停的蠕动,溢出蜜汁。

除乳头外,也想同时爱抚花蕊,於是以扭动屁股表示催促,但好像还没有发觉的样子。

理代子终於忍不住,以刚醒来的声音说:

「舔乳头吧。」

立刻把嘴压在乳房,嘴唇夹住乳头,舌尖在乳头上磨擦,理代子深深吸一口气,

用力抱住头。

「啊????」

在这瞬间,理代子从半睡状态中清醒过来,回到现实世界。

理代子抱住的不是纯也松散的头发,而是像运动员的平头,理代子惊慌的张开

眼睛,立刻推开对方的头。

灯光虽然暗,但不是看不出面貌,理代子看到的是赤裸裸的陌生少年。

从不是很茂盛的阴毛中挺出的肉棒,另人联想到马的性器。

「啊纯????」

理代子退缩到墙边大叫,可是她的声音沙哑。

「他睡了。」

意想不到的是少年以温柔的声音回答。

这样的声音使理代子的恐惧感缓和,但仍不知这位少年是谁,只能从他刚才的话,

知道他是认识纯也的。

除了全裸的异状外,看起来不像恶棍。

理代子还是想不通目前的状况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你是谁?」

理代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叫田口俊树????是他的同学。」

原来如此????

理代子终於明白了,他可能是经常欺负纯也的一群人中的一份子。

他给人的印像不是粗暴的。

「为什麽????为什麽要欺负纯也呢?」

「欺负他?」

田口俊树的表情稍改变。

「你出去!」

「不要!」

唯有这一次,俊树明确的拒绝。

「不怕纯也受欺负吗?」

「????」

「只要一次,做我的妈妈就行了,纯也已经答应我了。」

「可是我????」

「不会说不要吧?妈妈。」

「不要用这样的话。」

「妈妈应该知道的,绝对无法拒绝。为使一切平安无事,只有现在做我的妈妈了。」

床是置於卧室的角落,理代子是背靠着墙壁,处於进退维谷的状态。

爬上床的俊树,露出充满慾望的肉棒。

理代子不由己的望过去。

以十五、六岁的少年而言,那个东西大得令人感到惊讶。

「妈妈经常都不穿三角裤吗?」

听俊树这样说,理代子才想起为了等待纯也,所以身上只穿睡衣,没有穿内裤。

睡衣很薄,肉体的曲线暴露,理代子急忙用手掩饰胯下,因为那里浮现黑影。

理代子知道这时候大叫无济於事,一切都是纯也策画的。

趁理代子洗澡时叫来田口俊树,不然就是早让他偷藏在纯也的房里。

理代子感到绝望,但也不能这样就受到凌辱,可是又怕拒绝後,他会向纯也报复。

俊树过来抓住睡衣的衣摆慢慢撩起。

理代子在混乱中只能压住俊树的手。不能反抗,然又不能不反抗。

此时俊树放下睡衣的下摆,把脸贴在乳沟上,喃喃的叫着:

「妈妈????妈妈????」

§2-4

那是很奇妙的感觉,田口俊树是外人,这样的外人把脸贴在乳房上,如婴儿般

做出吃奶的动作。

这样单纯的行为引发理代子藏在内心深处的母性本能。同时也唤起女人的意识。

理代子以奇妙的心情看着俊树的平头。

一般男人此时会用手抚摸女人的花蕊,俊树却没有那种动作,所以多少有安全感,

但理代子不知不觉中又感到彷佛缺少了什麽。

首先在乳房上感觉出俊树的手。不知何时从领口伸入的手,在乳房下缘温柔的搓揉。

「求求你????不要欺负纯也。」

理代子想用这种话使自己目前的处境正当化。

「知道了,妈妈。」

说到妈妈二字时,显得有撒娇的意味。

俊树把理代子的身体拉到床中央仰卧,开始脱她的睡衣。

应该使灯光更暗一些的????

正在这样想时,感到闭上的眼睛有亮光。这是俊树把床头灯拉到枕边之故。脸和

乳房上的灯光更亮,相反的,下半身在黑影里,使理代子多少松一口气。

俊树跨坐在理代子的身上,把坚硬的肉棒移至理代子的眼前。俊树的屁股,

压扁理代子的乳房。

虽受到这样的压迫,但产生强烈的刺激感,此一感觉直达下体的花蕊。

「你要答应不再欺负纯也。」

「我答应。」

俊树把龟头轻压在理代子的嘴唇上。

从顶端渗出的露珠就像透明的唇膏般润湿理代子的嘴唇。

看到这种情形,少年的眼里发出闪亮的光泽。

理代子闻到从龟头散发出来的少年味道,同时知道俊树的企图。

混合阿摩尼亚和汗味的龟头顶开嘴唇,理代子做出呕心状,这是为向对方表示,

绝不是高兴的把阴茎含在口唇内。

肉棒毫不留情的插进来。

立刻听到表示满足的呼吸声,理代子微张开眼睛时,和少年的眼光相遇。

俊树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用手指在吞入肉棒的理代子嘴纯上轻抚。

嘴里的肉棒不停的脉动,好像要射精的样子。

如果射精,大概只有吞下去,可是俊树没有动,也未对理代子提出要求。

理代子在多少感到困惑中,只有等待。没有办法自己采取主动。

从龟头溢出的露水湿润舌尖。

以为他要射精,理代子做好心理准备,结果落空了,因为俊树轻轻的把阴茎拔出去,

俊树本人做出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很明显的看出他拼命的忍耐不要在此刻射精。

「给我吻好不好?」

俊树把耸立的肉棒用手拉下来要求。

理代子张开眼睛时看到几乎完全包皮的肉棒像香蕉一样在面前抽蓄,

感到有一点可笑,但理代子不能笑,同时原有的恐惧感不知何时已消失。

只做形式上的吻时,俊树立刻抬起肉棒,露出有皱纹的阴囊,闻到强烈的男人气味。

「舔????这里。」

俊树是用哀求的口吻,不是命令语气。

理代子伸出舌尖,轻舔肉袋。

「还要????还要更多????」

理代子听後尽量伸出舌头舔肉袋。

「还要????还要????」

俊树全身颤抖,如幼儿般的要求个不停。

「不要欺负纯也????要答应不欺负纯也????」

理代子说着,收回舌尖,改用手指搓揉肉袋。

「我答应,所以还要舔。」

陌生的少年做出兴奋的样子也给理代子的肉体带来迅速的变化。

下腹部感到火热,溶化出黏黏的液体。

理代子很热情的舔舐,当然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大胆。

淫荡的女人,那是我????

在理代子的心里,这样的字眼在飞舞。

「不要????不要啦????」

俊树突然阻止理代子的行为,勃起到极限的肉棒,在理代子的面前脉动,俊树拼命

克制想要射精的慾望。

理代子感到奇怪,俊树的立场是可以要射精就射精,也可以要求其他的事,但看起来

像在忍耐,理代子觉得他不必这样做的。

有需要忍耐射精吗?

这样的疑问立刻得到答案。

呼吸稍平稳後,俊树弯下身体吸吮乳房,偶而抬起头用脸颊摩擦乳房,感觉像玩黏土

似的,让丰满的乳房变形,他的表情也随之更深动,理代子看出他对乳房的爱慕程度。

他是不是不要性交也可以????

理代子产生这样的想法,那麽勃起的肉棒又如何处理?就像纯也的第一次,用手

弄出来就可以吗?

理代子还没有受到爱抚,但身体已火热,花蕊也湿润得足够接纳肉棒。

而且心理上已经答应和田口俊树性交,同时觉得这种状态持续下去,无异於要她

活生生的饿死,因为只是爱抚乳房,已无法安抚成熟肉体的情慾。

「啊????我的乳房????」

俊树的哼声表示对乳房的执着,使理代子感到震撼。

俊树抬起上半身,身体又向理代子的脸移动,当理代子想到又要她用嘴吸吮时,

听到俊树说:

「妈妈,从两边抬起乳房吧。」

「什麽?」

理代子听不懂意思。

「要这样做。」

俊树拉理代子的双手,原来是要她用手掌把乳房向内侧推。

这样做是什麽意思呢?

理代子还是不明白。

此时,俊树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插入两个乳房之间。

这是把乳沟看成是女人阴户的行为。

理代子在长久的婚姻生活中没有做过,在泰国浴等特种营业的地方,据说有这种

行为,但对理代子而言这还是第一次经验。

「啊????好舒服????」

不到几秒钟,俊树呼吸急促的发出哼声。

「啊????乳房太好了????真舒服????拜托????摇动乳房????

用乳房搓揉我的鸡鸡吧????」

见俊树满脸通红的吼叫,理代子受到引诱般的搓揉自己的乳房。

乳沟间有粗硬的感觉,最初有些困惑,随着时间产生从未有过的快感。

「啊????好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俊树如性交般开始抽插,乳房受到坚硬肉棒摩擦和理代子本身的搓揉,确实产生

强烈的快感,下体也出现想得到快感的慾望,但理代子不能说出来。

「噢!」

俊树叫一声,身体猛向後仰而痉挛时,从乳沟露出来的龟头突然开始射精,射在

理代子的脸上。

理代子闻到强烈的味道,同时对自己的慾望得不到满足感到怨尤。

§2-5

理代子在浴室里洗脸上的精液,同时产生俊树也会进来的期待感。然而,俊树没有来。

觉得如同受到背叛,感到气忿。这样的感觉影响到理代子的肉体,引起下体的搔痒。

本来想立刻插入手指安抚火热的性器,但又怕俊树会进来,不得不忍耐。

回卧房时,原以为俊树不在了。俊树却仍旧赤裸的躺在床上。

既然还留在这里,可能还想性交吧。但绝不能由理代子采取主动的愚蠢行为。

淫乱的血液在理代子的体内喷张。理代子上床後,故意拉开胸前的浴巾。

「这里有点刺痛。」

推测俊树是乳房迷,於是以此引诱他的注意,果然俊树立刻爬起来,脸贴近乳房。

「你看,就在这里????」

理代子从左右抬起自己的乳房,也是为了吸引俊树的视线。

「对不起。」

俊树道歉後亲吻理代子指的地方,同时伸出舌头舔舐。

「这样疼痛就减轻了。」

理代子为了让他继续用舌头爱抚,以和蔼的口吻说。

俊树正式开始舔时,留在理代子体内的慾火又雄雄燃烧,快感冲向下体。

「啊????好舒服????」

理代子不小心哼出来。

「真的很舒服吗?」

俊树立刻露出有趣的表情看理代子。

「刺痛的地方好了。」

理代子又用疼痛做藉口。

此时,理代子发觉有硬东西碰到大腿,显然的是因为舔乳房引起勃起的现象。

「你是特别喜欢乳房?」

理代子故意轻描淡写的问。

俊树仍旧舔着乳房点头。

「现在这样,会看不清乳房吧。而且会疲倦,我让你看得更清楚吧。」

理代子为使自己不感到羞耻一口气说完後,随即采取行动。

「你脸朝上躺下。」

让俊树仰卧後,理代子骑到他的身上,这是为了不让他发觉自己的企图。

理代子的上半身向前倾斜时,两个乳房像成熟的水梨般下垂。俊树向上看,向乳房

伸出手。

「看仔细吧。」

理代子完全是一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口吻,弯下上身,乳房压在俊树的脸上。

已经坚硬的肉棒碰到大腿的鼠蹊部。

理代子想在完全自然的情况下,让肉棒进入火热湿润的肉洞里,因此要用俊树

喜欢的乳房做饵。

纯也的时候也是如此,已经射精一次,所以,即便是少年,也必能维持较久的时间。

果然俊树开始吸吮乳房,理代子从上面扭动乳房,同时也使下半身一样的扭动。

有如上半身的动作和下半身是一体的,这就是理代子要利用的方法。

趁现在????

理代子巧妙的扭动屁股,抬起上半身。

俊树仍旧从下面伸出手抚摸乳房。

「啊????真好????」

理代子身体向後仰,用手将肉棒对正洞口,同时屁股落下。

「噢!」

两个人同时发出哼声。

确实感到坚硬的阴茎摩擦肉洞时,理代子立刻又俯下上半身,全身开始活动。

感觉出俊树从下面握紧乳房,拼命忍耐从下腹部涌出的快感。

「好舒服????啊????」

俊树一面叫,一面用力抓紧乳房。

理代子忍耐疼痛,这样的疼痛,不久转化为快感。虐待和被虐待慾在理代子的肉体里

相混,将理代子推向更高一层的快感里。

还是真正的性交带来的快感胜过任何感觉。

俊树以年轻为武器从下面向上挺,把肉棒送入肉洞的最深处。

「啊????啊????」

听到俊树的沙哑声和急促呼吸,理代子更用力的上下活动屁股,从两个人结合的

性器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主导权掌握在理代子的手中,将粗大肉棒视为轴,以极快的速度上下活动,阴唇和

肉棒摩擦,时而翻起,时而陷入肉洞里。

少年用手指捏弄乳头时,如触电的快感直达子宫,为纯也不受欺负而牺牲的大义

名份已不存在,强烈的慾望早已把羞耻赶走,只剩下追求快乐的性慾。

阴茎在肉洞深处跳动,俊树脸色通红的发出野兽般的哼声。

於此之际,有强烈的高潮袭来理代子的肉体。

「啊????泄了????泄了????」

当理代子猛烈扭动屁股,肉缝紧压在肉棒时,俊树也把火热的精液射入洞底。

======================================================

>

谢谢大大分享!!GOOD!!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