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系列 >

再次点燃的乱伦欲火

时间:2018-05-07 19:3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春节之迷肏亲姑姑》 《梦中的女孩》 今天住在农村的姐姐嫣然带外甥琦苼来我这里,孤儿寡母的她们,很不容易,在这个城市打拼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了一定的生经济基础,我就

《 春节之迷肏亲姑姑》

《梦中的女孩》

今天住在农村的姐姐嫣然带外甥琦苼来我这里,孤儿寡母的她们,很不容易,在这个城市打拼了这么多年,也算是有了一定的生经济基础,我就决定把姐姐和外甥接到我这里,老妈由于不适应城市生活,死活不跟来,就留在了乡下,闲话少叙,书归正文。生在农村的我,在城里拼搏了几年,35岁才买了置办下自己的房屋,也在那年娶了25岁的娇妻,她是高中老师,家境好还算可以,父母也都是老师,我也算是上天眷顾,可不知道为何,5年的灌溉,却一直膝下无子,纠结一阵之后,也就不了了之,因为每年春节都回家探望孤寡的母亲,基本年年都能见到姐姐母子,这小子很像年轻时候的我,帅气,会说话,所以老婆对外甥也是喜爱有加。从车站接她们回来之后,简单的吃过接风宴寒暄一阵之后,就安排了她们母子在隔壁休息,通过我和老婆的关系,姐姐被我安排在我的公司做保洁,外甥被老婆安排在了她们学校,准备明年考大学,姐姐和外甥就这样融入了我的生活,日子有条不紊的过着。谁知,一次偶然,让我的生活不在平静,也勾起了我多年的记忆。

???? 那天有本来决定出差,谁知案子直接通过网络会议谈妥,喝庆功酒时也忘了通知家里,结束时我看已经是凌晨,也就没有给家打电话,就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里,在我准备近卧室的时候,听见外甥和姐姐的房间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响声和呻吟声,顿时我的酒就醒了一大半,男人对这种声音最为敏感,鬼使神差的我,就偷偷的跑到门边,想听个清楚,当我贴近的时候,我顿时醉意全无,没错,我听见了让我心脏要停掉的对话,“好儿子.嗯.嗯,真舒服,嗯.嗯.鸡巴越来越厉害了”“妈,忍着点,我快射了,操你的大肥逼爽死我了,啊,妈,我要操你死你,啊,啊,啊,操死你”“嗯,嗯,嗯,啊,好儿子,操死妈吧,使劲操,用力操,妈的大骚逼就是用来给你泻火的”,当我听到这样淫荡的对话,我的鸡巴已经硬的像一条钢筋,我再也忍不下去,转身近我的卧室,把睡梦中的老婆拽过了,一摸,竟然没穿内裤,阴道还有点湿湿的,我也没多想,加了点唾液,就操了进去,操了几下之后,妻子也迷迷糊糊的醒来,可谁知道,黑暗的房间里面,老婆说一句让我天旋地转话:“琦苼,又来操我,觉都睡不好,大鸡吧小老公,鸡巴真硬,好热,唉,怎么不动了”,我当时就呆立在床边,妻子看我不动了,可能感觉到什么,迅速的打开了灯,当看见我的面孔时,妻子只是张大了嘴巴,满脸的吃惊,而我不由的一丝兴奋激动还有怒火涌上心头,在妻子外甥通奸还有姐姐母子乱伦的刺激下我兽性大发,狂暴的操了起来,说心里话,这么兴奋还是在我初尝禁果的时候,在我猛烈的操弄下,妻子也来了感觉,压抑这快感,闷声的呻吟这,看着被我爆操的妻子,我想问她什么时候给我带的帽子,我就一边猛烈的操,发泄我各种火气,一边问她:“骚货,说,什么时候被前生给操了”,妻子支支吾吾的说:“老公我错了,不要问了,我不要脸,啊,啊,啊,啊,不要问了,我错了”,我不由得肝火大动,抓住妻子的脖子,用力的捏着,好像是兽吼一样,从喉咙里面挤出来几个字:“不说我就掐死你个贱货”,谁知道,在这种状况下,妻子竟然来了高潮,逼里面把我鸡巴一套一套的,在这种状态下,我再也忍受不住兴奋,全部射进了妻子的阴道里面,当我们高潮过后,一种脱力感涌边我的全身,我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躺在了妻子的傍边,这时候妻子还在那里一抽一抽的享受高潮的快感,我忽然想到,好久没有给妻子这样的高潮了,在她平息后,我看见她望过来的眼神里面有愧疚,有疑惑,有惊恐,在看着妻子表情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一个潜在问题,在知道妻子出轨和自己外甥乱伦的时候,我的兴奋远远大过于愤怒,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压抑在我心里很久的秘密,我感觉这个时候,是最合适说出来的时候了。

??? 想通之后,我温柔的把妻子抱在了胸前,妻子对我的温柔更加疑惑,我不由莞尔,我轻声的对妻子说:“亲爱的,我现在不问你的和琦苼怎么回事,我现在讲一个藏在我心头多年的秘密给你听”,妻子还在满脸疑惑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讲起了我的故事给她听:“你知道我出生在农村,有一个大我一岁的姐姐,重男轻女的思想在我家人心里根深蒂固,所以从小我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家人对我百依百顺,在读初中的时候,家人认为女生外向,就不再让姐姐念书,相反对我却百般支持,到了高中,逐渐发育成熟的我对男女之事越来越好奇,被宠大的我,认为做错了事,家人也会原谅我的,于是我就对姐姐下手了,姐姐也没有怎么实际的反抗,对我的作为也是逆来顺受,一来二去的,姐姐也被我操爽了,难以自拔,只要家里没人,我要操她,她都是很配合了,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天,由于爸爸常年在外打工不在家,母亲又去隔壁家串门,我认为很安全,就把姐姐摁在那里奸淫,谁知被返回的妈妈看见了,妈妈进来第一件事就是呵斥我们,说我无法无天是畜生,说姐姐不要脸,当时我们都很惊慌害怕,忘记穿上衣服,就在那里听这母亲的教训,自幼就聪明的我,很会察言观色,看妈妈时不时的偷瞄我的鸡巴,并且到后期说话的时候,基本算是语无伦次,我就明白,妈妈现在关心我的鸡巴大过于关心我和姐姐通奸的事”,这时妻子的喘息生明显加重,玉腿也是摩擦我的阴茎,我也有一些兴奋,但我还在继续讲:“这时我给姐姐使个眼色,示意姐姐出去,姐姐也知道,妈妈对我的溺爱近乎可以容忍我犯任何错,就悄无声息的拿着衣服出去了,妈妈也充耳不闻马上保持了沉默,只是在姐姐快走出去的时候,瞪眼说了姐姐一句小骚货,当我看见姐姐出去关好门的时候,我故意挺着大鸡吧走到妈妈面前,把妈妈扶坐在椅子上,妈妈还是冷着脸,但是眼睛看的就是我鸡巴,早已不是处男的我,在妈妈的眼神里看见了和姐姐发情时一样的神态,我就有一个疯狂的想法,我要把妈妈也操了”,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婆明显的呻吟了一声,我才注意到,她一边听我给她讲,一边在抚摸自己的私处,没理会妻子,我又讲述起我的故事:“看出妈妈的想法后,我的做出了很明显的挑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次的,妈妈是坐在椅子上的,我站在妈妈侧面,我故意把一条腿放在妈妈双腿间,妈妈也没说什么,我对妈妈说:“妈我错了,你别生气吗”,这时我妈才把眼神转移到了我的脸上,妈妈对我说:“你个小畜生,竟然把你姐姐搞了,你姐还是小处女,这样让她怎么嫁人,再说你给她肚子弄大了,可怎么办,你怎么这么混,赶紧去把衣服给我穿好”,我看妈妈那微红的脸蛋,呼吸声也有些粗重,我没有去穿衣服,我就假装对妈妈撒娇,我用膝盖有意无意的磨蹭妈妈的私处,对妈妈说:“妈,我身上什么不是你给的,还怕你看呀,小时候,不是天天光着屁股躺在你怀里,吸你的大奶子吗”,我这么说,妈妈扑哧的笑了出来,但是马上又假装严肃起来,佯怒的看着我,但没有管我磨蹭他阴部的大腿,对我说:“你个小兔崽子,那是你小时候,你现在都多大了,鸡巴都长毛毛了,还这样,不嫌丢人吗,你个不要脸的小牲口”,说完还故意用手打了我硬硬的鸡巴一下,我则爽的受不了,我更是得寸进尺,用手抓住母亲的肩膀轻摇母亲,借机用鸡巴戳妈妈的大奶子,由于是夏天,妈妈穿的也很少,我就这样猥亵这妈妈,妈妈都看在眼里,也没有呵斥我,我就更大胆了起来,我一边这猥亵这妈妈,一边又对妈妈说:“妈,我多大了还不是你儿子吗,我身上的那块肉不都是你给的吗,你别生气了,要不我把这些肉都还给你吧”,妈这时被我猥亵的早已双颊酡红,额头出汗,时而小声的轻哼着,看我这样说,妈妈就对我说:“早知道你这么无法无天,当初就不应该把你这小畜生生出来,你还要还给我,你怎么还”,妈妈说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磨蹭妈妈阴部的大腿有些湿,妈妈说话都有些淫气,我这血气方钢的年纪,早就按耐不住了,双眼喷火,我嘶哑的对妈妈说:“我从哪出来的,我就在从那里回去”,说完这句话,我就把妈妈拽了起来,妈妈惊恐的问我要干嘛,我就对妈妈说:“我现在就把我身上的肉还给你”,我把妈妈摁爬在了我的床上,妈妈两腿着地,只是趴在我的床上,但妈妈也没有挣扎,侧过头,对说我:“小畜生,你要干嘛”,我没有说话,掀起母亲的裙子,粗暴的撤下妈妈的内裤,这时才看清,妈妈的内裤早已经湿透了,我不带妈妈说话,鸡巴对准妈妈的屄一下就操了进去,只听妈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则对妈妈说:“妈,我把肉还给你了”,就猛烈的操了起来,妈妈被我操的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对我说:“好,小畜生,都还给我,免得在出去害别人”,我把妈妈的屁股操的啪啪的响,嘶吼的对妈妈说:“妈,我还给你,你的屄太小,我只能钻进一个鸡巴,啊,妈,你屄里面好热,啊,妈”,这时妈妈早已经被我操的起了兴致,在享受我操她的时候,乱伦这种禁忌的刺激也让她兴奋不已,妈妈对我说:“小畜生,好儿子,屄小你就使劲操,使劲往里钻,全进去啊,我的坏儿子,啊,长大了,鸡巴这么厉害了,嗯,都能回妈生你的地方了,小畜生用力操”,听着妈妈的淫词浪语,我更是无比兴奋,我狠狠的操妈妈的大屄,对妈妈说:“妈,我是你生的,我是小畜生,你就是老畜生,母狗,干死你这个老母狗”,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妈妈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并且淫荡的对我说:“妈是老母狗,生了一个你这个操自己妈妈的小公狗,使劲干吧,老母狗让你随便操”,我抓住妈妈的两瓣肥屁股,疯狂的操着,妈妈则像母兽一样哼叫这,不知操了多久,妈妈的大肥逼咬住我的鸡巴,我也到了临界点,被妈妈这么一夹,精液像喷泉一样,全部灌进妈妈的阴道里面,我则像死狗是的趴在了妈妈的后背上,这时妈妈用余光看这我,我在妈妈那微笑的脸上,看到了满足和舒爽”,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的鸡巴早已坚硬无比,看了妻子一眼,这是我才发现,妻子已经翻着白眼,一只手扣这自己的阴道,一只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一个乳房,看到这样的妻子,我猛的一翻身,拿出妻子的手,把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阴道,一插到底,妻子的骚逼全部是淫水,我每操一下,就咕叽一声,我们就这样疯狂的干了一起来,我问妻子,我和外甥的鸡巴,谁的厉害,妻子则淫荡的对我说,外甥的比我厉害,年轻,干的还猛,这句话刺激的我更加疯狂,我疯狂的操这妻子的骚逼,妻子更是淫荡的对我说:“你这个操自己妈妈的畜生,怎么样,我给你带的帽子你喜欢吗,反正你这没用的鸡巴也搞不大我的肚子,我要给外甥生儿子,在养大儿子操我”,我疯狂的操这妻子,她也疯狂的迎合这我,就这样我们双双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 当我们神智和体力都恢复正常的时候,压在心头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我感觉前所未有的解脱,妻子温柔的窝在我胸口,我轻轻的问妻子:“宝贝儿,要不要给我讲讲我怎么戴的帽子呀”,妻子娇羞的瞪了我一下,缓缓的对我说:“老公,我说了,你就不要我了吧”,听妻子这样说,我心里也暖暖的,心还是爱这我,对我还是有依恋的,我温柔的对妻子说:“亲爱的,我们的生活太没激情了,如果这样,能让我们从新激情的生活起来,我们何乐而不为呢,我们都是有变态性爱好的人,我们可是绝配呀”,妻子看我这样说,妩媚的对我一笑,轻声的说:“我是女人,有些事比你细心,大姐她们母子来的一个月后我就察觉她们有点不对劲,因为她们房间的卫生纸,特别像做完爱之后擦过鸡巴和淫水的,知道一个月后,我才知道了真相,那天生病没去学校,姐姐在家照顾他,我去学校后才发现,我忘了一些文件在家里,没办法,上课的时候需要用到,我只能回来拿,到家的时候,我怕打搅琦苼休息,我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屋,结果我听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原来姐姐在和琦苼做爱,当时我非常震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着了魔一样想要去偷看,当我提心吊胆的过去她们卧室的时候,发现她们门都没有关,我就既兴奋又害怕的看着她们母子交合,琦苼的大鸡吧在大姐的小屄里面进进出出,十分猛烈,还问大姐小屄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大姐就说是大鸡吧,那孩子又问大姐是谁的鸡巴,大姐说是自己儿子的,琦苼还问大姐她们在干什么,大姐就说被自己的亲儿子给操了骚逼,当大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下面已经湿透了,她们母子干的入神,我看的也入神,她们还换了好几个姿势,当琦苼快射的时候,大姐是厥这屁股给琦苼操的,结果琦苼爬在大姐的背上一下就看见了门边偷窥的我,当我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了,就那样看着琦苼,琦苼从大姐的阴道拔出了那根半软的鸡巴,上面还有很多淫水,一边看着我,一边向我走来,我用余光看着他的鸡巴,发现大姐也看见了,只是惊愕了一下,也没有出声,就看着琦苼直勾勾盯着我向我走来,我都忘记拿出插在自己内裤里面的手,是被琦苼拿出来的,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和琦苼只能听见相互粗重的喘息声,琦苼把我手放在了他的鸡巴上,我不自觉的套动这,他一手抓住我的一个奶子,另一只手就从后面伸进我的内裤抓住我一半屁股开始揉捏,我就像木头一样,做着机械的动作,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感觉手里的那个鸡巴越来越硬,当硬的不能再硬的时候,琦苼把我拽近了他们的卧室,当时我们三个人谁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我就像没了魂一样的被牵着走到了床前,琦苼走到我后面,连我的裙子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我还配合的抬起了脚,他没有脱我上身的衣服,站起来后我就感觉他那肉肉的大鸡吧插在了我的臀缝里面,她一手抓住我后面的脖子,一手从后面搂住我的肚子,他上面的手一用力一推,我就不自觉的双手扶在了床上,屁股厥了起来,他松开了扶着我肚子的手,抓着鸡巴就在的我阴唇上摩擦起来,真是我看见大姐只是注视这我们,没有说任何话,我后头看见琦苼,他和我四目相对,但是这时他的鸡巴已经划开我的阴唇,半截龟头已经戳进了我的屄口,我那个时候只用哀求的眼神看着琦苼,希望他不要插进去,但我没有力气说出来,可能我内心是想他插进来吧,他就喘着粗气的看着我,下面越来越用力,我感觉他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插近我的阴道,我这那是嘴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声音,只能承受这他的插入,当他把整根鸡巴都插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来了一次高潮,他只是插进来的时候有所停顿,之后就开始了抽插,由慢变快,我也忍不住的看是呻吟,他飞快的操这我,我偶尔会看见大姐一边注视这我们交合的地方手淫,大多数时间都是感受琦苼给我带来的快感和前所未有的刺激,也不知道我被操了多久,来了几次高潮,我只感觉最后琦苼的鸡巴变得又大了一些,我被他操尿了,之后他飞快的操了几下,鸡巴狠狠的插近我的阴道里面,一下一下的射出了精液,当他拔出鸡巴的时候,我也尿完了,失去最后一丝力气的我,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了她们的床上,这时我用微睁双眼,看见大姐一边手淫,一边吃琦苼的鸡巴,琦苼却在看着我,琦苼抽出鸡巴,像我走来,几下就扒光了我的上衣,我大字型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琦苼也一丝不挂的趴在了我的后背上,我被他滚烫的身体死死的压在下面,我忽然感觉好过瘾,这时琦苼说话了,问我操的爽不爽,我竟然也不加思索的回答爽,就这样,我们热吻了起来,琦苼把我翻了过来,我也回复了体力,我们赤裸相拥,继续热吻,我早已忘了世界,忘情的和琦苼吻了一起来,不自觉的就把双腿盘在了他的腰上,这个时候琦苼又把半软的鸡巴塞进我的阴道,单纯的性交已经不是关键,偷窥她们母子乱伦和到我被操已经彻底击溃了我的道德观,我再一次配合着让琦苼操我,就这样,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和琦苼没短过肉体关系。

??? 听老婆说完,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了,我挺着硬硬的鸡巴,就冲到了对面姐姐房间里面,她们早已经睡熟,我跑到姐姐的身边,把姐姐的被子掀起来,骚货竟然是全裸的,我一只手抓住姐姐的乳房,另一之后摸向了姐姐的骚逼,奶子手感很好,小屄还有点湿湿的,可能是被外甥操累了,姐姐没有醒过来,我上到床上,抬起姐姐的双腿,向姐姐的骚逼吐了些口水,我就操了进去,姐姐的骚逼里面热热的,我操了几下就开始大力的操了起来,姐姐被我操醒了,琦苼也被剧烈的晃动弄醒,他们母子都木然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忽然我发现妻子出现在了琦苼的身边,抓住了琦苼的鸡巴就含在了嘴里,我积压的欲火已经到了极致,我无所顾忌的对姐姐说,骚货姐姐,我要和你儿子一起操你,姐姐一下就知道我发现了他们母子的事,一下就捂住了自己的脸,我这时很兴奋,我对姐姐说:“你儿子都操过你了,还有什么害羞的,你是不是欠操”,同时我加大了力度,姐姐被我操爽欲望逐渐上来了,我就火上浇油的问她:“骚逼告诉我,你儿子操的你爽,还是你弟弟操的你爽”,就在这时我和姐姐都听见了我妻子的呻吟声,原来琦苼已经在操干我的老婆,姐姐看完之后,也没有了顾及,对我说:“都爽,亲儿子,亲弟弟操的一样爽”,我操的更加用力,一边喊着操死你这个骚逼,一边大力的操这姐姐,旁边妻子和琦苼也操的风生水起,不时听见,舅妈你的小屄好紧,好宝贝使劲操舅妈,插烂舅妈骚逼这样的淫词浪语,我们四个人都陷入了淫欲的泥潭里面,我不知道妻子和外甥怎么结束的,早上醒来的的时候,床上就我和姐姐,当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听见了我的卧室里面传出了妻子的叫床声,我不由的会心一笑,忽然我想起了在乡下的老妈,也应该回去(见见)老妈了,要不要带着琦苼呢?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