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系列 >

同事大婶

时间:2018-05-07 19:3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几个熟女伺候》 《孩子的阳具》 隔日的会议所有人都到齐了,由江老爹做主席,针对现在陈江两家事业后续的发展做重要的决策。 首先改由我来介绍欧阳兄弟给大家认识,接着由赵

《 几个熟女伺候》

《孩子的阳具》

隔日的会议所有人都到齐了,由江老爹做主席,针对现在陈江两家事业后续的发展做重要的决策。

首先改由我来介绍欧阳兄弟给大家认识,接着由赵叔先报告了才成立没有多久的储蓄银行收入支出现况。

「由于银行需要寻求新的营业据点,而且要聘请新的伙计,所以现在是亏损的。」赵叔有条不紊的说着。

接着由仪馨报告酒店的收支状况,由于之前仪馨已经大略的把情况告诉我,所以她报告时我反而心不在焉的想事情,大伙随着她的报告是又鼓掌又吼叫,但是我依然在我的思绪中神游着,一直到雅婷的小手摸到我身上,这才回过神来。

仪馨用埋怨的眼神看着回过神的我才继续报告。

「……酒店到现在共赚了九万两白银。」

仪馨的声音已经被鼓噪的声音给压了过去。

直到慧英婶,要起来将布行的营运状况跟大家说的时候,才安静下来。

慧英婶说:「由于五四新生活运动下来,西式的衣服大为普遍起来,而传统的中国服饰虽然还是主流,但是添购西服的人口不断成长,尤其是像上海这种大城市西服的购买比率已经逐渐凌驾于传统服饰之上,而我们布行同时拥有此两种制作技术,所以生意十分兴隆,到现在已经足足赚了三万俩白银。」

「但是最近布料来源呈现不稳定的状态,再这样下去会影响到布行的生意,有关这方面的问题,亦帆已经着手处理,等会请他和大家讲。」

于是我站起来和大家报告:「首先先来报告洋行的收入,到现在结算下来,赚到了十万俩银子……」

「啊!」

「哇!」

众人激昂的情绪打断了我的说话。

「其时各位以数目的多寡来判别是不对的。」

大家听完我的话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只有欧阳思明此时点了点头,所以我对他暗示了一下。

「其时大少爷说的没错,各位想到的是结果,但是没有考虑到过程。」

「没错,思明说的好。」

「亦帆你到底给解释个清楚,大家还是不怎么明白。」

慧芸婶催我快点解释。

「好,现在跟大家分析,仪馨、二婶你们能告诉我在营运时所花的钱吗?」

过了好一阵子,慧英婶先说:「布行大概花费不到一万俩,主要是布料及师父们的工资。」

「酒店方面大约使用了五万两左右的银子。」

仪馨边说还边和秀娟及秋芬估算着。

「我这儿洋行后来运作的银两高达了二十万俩银子,现在谁能告诉我,谁最会赚钱。」

张凌恍然大悟的样子。

「二夫人的布行最赚钱!」

「张凌哥可以说的更详细嘛!」

「是这样子的,少爷说的是利润率,以布行来说,资本投入一万俩,却赚了三万两,酒店却要投入五万两才能有九万俩的收入,更别说洋行了。」

「没错,凌哥说的好,所以布行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而以后真正会赚大钱的是英华储蓄银行,原因请思明告诉大家。」

我看了思明示意请他解释。

「各位,储蓄银行的钱将大量吸收民间的存款,意思就是我们的本钱几乎是零,钱来至他人又流动去别处,在这流动之际就产生了利润……」

寒枫叔不耐烦的插话说:「好了不要说了,我听的胡里胡涂了,告诉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不是更具体。」

我起来说:「好,接下来先要在北方及广州设立银行据点,如此洋行及未来广州英华酒店后方的金援不会断,广州英华酒店在半年内要将它建立起来,酒店起来后布行及洋行就可以立刻进住。」

「另外为了防止布料缺料,我有建立西式纺织厂的想法,在这儿先和大家报告。」

接着我转头与寒枫叔说:「今年北方盐价飙涨,到冬季盐量减产时,南方盐将供不应求,是否要将部分工人调回盐场帮忙。」

寒枫叔眼睛一亮:「好小子你怎么知道这回事?」

「锦昌那儿传回的消息,还说要招募人时,来的人真是人才济济,各种才华的都有。」我笑着说。

最后由江老爹口头上再次交代各负责人去进行各的进度,会议圆满达成。

三个月过后,英华储蓄银行各分行顺利成立了,而且很快的吸取了大量的金钱,原因是袁大头中风后没有多久就呜呼哀哉了,北洋军立刻分裂,且战争的火药味十足,这些军阀在地方上拼命征税,弄得民不聊生所以人民有几个钱的,都拼了命想法子存起来。

由于北方盐税上扬,导致盐价上涨,有心人刻意的囤积盐货,果然盐的供给上出现南盐北运的现象,由于前三个月的生产,江家的库存盐货数量惊人,代表这卖出去可是大笔大笔的钱。

张凌夫妇、欧阳思义及品心在上周去了美国,凌哥夫妇是去美国读书,欧阳则是请雅岚安排去西式纺织厂见习,品心回美国看妈妈,若是凌哥除了读书外,还能接下洋行的工作,雅岚就可能回上海一趟。

品心走后雅婷怀孕在身,一时两个美人都无法与我做爱,重心就落在英婶身上了。

我与英婶的事也没有瞒着二位娇妻,有时性爱间雅婷还不时鼓励我说:「什么时后才能和婶婶们和你一起做爱……」

「还加上妈妈,你怎么越来越强了,要不是你都射给雅婷,我也早有了,等美国回来,你可要射在我里面。」品心认真的说。

今天原本想要和娇妻亲热,没想到摸摸抱抱完,大阳具硬的像石头一样,想要插入,雅婷却不让我插,原来这怀孕前期由于小孩才刚成形,太激烈的性行为对胎儿比较危险。

雅婷要我去找英婶,来到英婶房前推了门进去,来到床边,脱光了衣服,就摸进了被中,入手尽是温柔软肉,肉香阵阵传来,原来被中的婶婶一丝不挂的在等我。

手揉着两颗大奶,嘴儿亲了一下她的玉唇,就下到两粒逐渐硬起来的奶头上吸了起来,婶婶在我辛勤的开垦下,似乎所有的性欲都被挖掘出来了,变的既性感又敏感,现在只要用嘴巴吸吸乳头,阴户就湿的一蹋胡涂。

她小手摸到大鸡巴,将鸡巴上的大龟头瞄准花瓣,一寸一寸就插入进去。

「啊……嗯……啊……嗯……肏……屄……我……的……大……鸡……巴…

哥……哥……肏……屄……对……用力!」

现在我也管不了大力抽送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英婶就如此肆无忌惮的开怀大叫,刚开始我还会提醒她,怕给芸婶听到,可是她却越叫越大声,这样带着偷偷摸摸的感觉,让我兴奋不矣。

但是随着做爱次数多了,两人也不管是否会吵到他人,拼命抵死缠绵。

但是今天芸婶在家,几个帮忙的妈妈们都还在……

大阳具传来的快感让我什么都不想,加速抽送的速度。

「啊……啊……好……美……要……死了……呕……呕……」

婶婶玉户传来阵阵痉挛,嫩肉夹的我快感十足,拔出来,英婶美嘴代替了阴户,将我射出的精液吃了干净。

俩人抱着,她说:「姐姐早已知道我们二个做夫妻了,她什么都没说,我看便宜你这个小子。」

「怎么说?」

我不明白的搔头。

「傻瓜,我被你肏屄,她不反对就是承认我们俩之间的事,她是我姐姐,也是你婶婶,若是也与你发生了夫妻之实,基本上由于有我的前车之鉴,心理上是比较不会排斥,懂吗!我的大鸡巴丈夫!」

我笑嘻嘻的亲着她,内心却充满了渴望。

国胜叔与我快马急奔至楼家,国胜叔一直不安的看着我,他在即将到达之时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少爷啊!我们现在两只长管藏了起来,但是手上的枪确是没有子弹,这不是送死吗!」

「呵呵!国胜叔,相信我,如果现在手上的枪装了子弹,婶婶及我们才必死无疑,现在要赌一下了。」

我微笑的看着国胜叔。

国胜叔也无法再提出问题,因为已经到达楼家大门了,门前站了两个持枪的匪徒。

我下马立刻以高姿态的语气说:「我是江家的代表,要见楼老板。」

只见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下大笑说:「恐怕楼老板没有什么力气见你了,哈…

哈……哈……哈……你……你想做什么……?」

原来,我把枪掏出来对着他们,说:「想活命,快去通知,说江家的代表来了,别在那儿扯东扯西的,快!枪子可是不长眼睛的,再不通报就再你二个身上开洞。」

果然其中一人拔腿就跑进去通报,另外一人则恶狠狠的盯着我们,没多久刚才通报的人就来带我们去见头头。

我心想:「这些人应该不是预谋的,我手上的长管他也没有缴械,就这么带我进去,早知道就把子弹装满了,把带头的干掉也许事情就解决了。」

进到大厅没有人,到是一路被带到了西厢房,进入了一间充斥了一股淫靡味道的绣房,入眼的状况让我大吃一惊,一个中年男子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应该断气了,大婶、二婶被绑着,上衣被撕破一边露出了一片雪白胸部嫩肉,深深乳沟也被看到。

另外有三人一丝不挂,其中有两人是女性,看起来与婶婶年纪相仿,一位是男性看起来也是活不了,他混身是血,两位女性各被两位大汉抓着,但是她们对着地上的二具男尸放声大哭。

有两个土匪衣衫不整的过来和我说话:「他妈的!你居然坏了我的好事,我正要尝尝这个被儿子肏过的淫屄,你奶奶个熊的来干扰我,还他妈的带枪来恐吓我……」

「碰……碰……」

我和国胜叔枪械被拿走后,被人用枪拖打中脸庞,打的我脑袋直冒金星。

「吓!停手,打死怎么问话?」

瘦高的男子说话阻止手下再度动手,这时还昏头转向的我,知道袭击我的是刚才门口的匪徒。

看到二个婶婶关爱的眼神,就知道她们还未被污辱,心中不断的在想,要如何才能拖延到小杜及阿猴赶到。

也许好运是站在亦帆这边。

骆五哥、安爷是被分了心才没有对慧英、慧芸动手,这可是要感谢现在赤裸裸躺在地上的男人,他就是育生。

育生在和大娘尝尽了乱伦快感,俩人行为越来越放荡,就在婉儿偷窥到亚兰与育生做爱的一周后,婉儿这天比育生早到亚兰的房内玩那个虚凰假凤的事,育生晚到了只好又躲在外面打手枪,约过了四十分钟,房内安静了,可是育生却不上不下的得不到满足,他从窗户轻巧的爬入了房内。

大床上两人已经睡着了,两人都没有穿衣服,只盖了薄被,他轻轻的摸到大娘,轻轻触碰她。

发现她已经醒过来了,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大娘我想干你。」手上还揉着她的双乳。

「你娘在旁边,你还来肏大娘,你这个坏孩子。」

亚兰边说边把腿打开方便育生干屄。

「啊…嗯…好……好……胀……还是……真……的……鸡巴……好……」

育生在大娘帮助下将玉茎插入小穴里。

「小……声……点……会……把……娘……吵醒!」

育生虽然这么说,大阳具抽插的淫声却「噗吱……噗吱……」大声传出来。

「肏……了……自己……娘……还……不……敢……肏……」

「谁……说……我……不……敢……」育生不服气的说。

「那……你……肏……啊……大娘……今……天……要……你……肏……自己……的……娘……」

说着亚兰将大鸡巴退出,抓住它把它带到婉儿旁。

将婉儿脚打开,把龟头顶住花瓣外磨擦一阵,等蜜汁再度分泌出来,用龟头顶开两片阴唇,龟头已经被膣内的嫩肉包住了。

原本育生心中还有一些惶恐,还没有反应过来,龟头就已经进到当初自己出来的地方了,快感及乱伦的刺激让他心一横,开始大力的抽送起来。

「啊……啊……好……美……嗯……嗯……」

其实婉儿早就被吵醒了,自从她偷窥小姐及儿子肏屄后,她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自己也被育生的大阳具插屄,所以当育生一开始大力开垦这块荒废一阵的良田时,她马上热烈的回应着。

「喔……喔……你……这个……肏娘……的……坏……孩子……是……不…

是……要……把……娘……干……大……肚子……嗯……嗯……好……肏……深一点……娘……给……你……也……生……个……儿子……啊……啊……肏……

娘……肏……娘……的屄!」

听到娘的淫声淫语,育生阳具变的更粗更热,用力肏了四伍百下后,婉儿兴奋的丢了一次。

育生鸡巴还插在自己娘的美屄里享受屄内嫩肉的洗礼。

「快拿插娘屄的大鸡巴来肏大娘,快!」

育生看到大娘两腿分开淫荡的样子,将涨的发紫的大阳具移到大娘的阴道外用龟头分开大阴唇,然后很慢很慢的插入到底。

「啊……啊……嗯……好……美……好……胀……」

「嗯……大……娘……你……屄……好……紧……」

肉与肉十分结实的磨擦着,快感传到大脑,刺激得让两人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接着育生就这样很慢的拔出又慢慢插入,这种慢工出细活的插法,反而让两人的性器官敏感度提高许多,结果俩人是被结合处传来的快感控制着,而不是他们自己控制快感。

婉儿看的又再一次兴奋起来,起身与儿子亲嘴,而且将自个的私处在育生的大腿上磨擦,看见刚才把自己送上高潮的大鸡巴凶猛的奸淫着亚兰,淫秽的在自个儿子的耳旁说:

「你这个大鸡巴儿子连娘也肏,等一下我要处罚你……嘻……嘻……」

听到母亲在耳朵边淫声秽语的,育生大力的肏大娘起来。

「喔…喔……肏……到……花心……不…行…了……啊……啊……啊……」

龟头被一阵挤压后又有热浪冲击,育生精关一松,就大把子孙射入大娘的子宫内。

亚兰及育生还未完全享受完高潮的余韵,育生就被自个的娘推到床上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婉儿一口把湿淋淋略微软化的肉枪含到嘴中,开始努力的吸着,同时她的手还不时的抚慰阴囊,强烈吸力刺激了龟头让血液再次回到玉茎内,又再一次坚挺起来。

婉儿看大鸡巴又硬起来,骑到儿子身上,将阴茎扶正,自己把小穴对准它,然后就套了下去。

「儿啊!娘……肏你……娘……夹的……好不好…好粗……娘……要……干你……」

婉儿疯狂的耸动起来,美屄将鸡巴套的又快又深,次次龟头都要肏进子宫内了。

大娘则将乳房喂给育生,育生吸的她淫水直流,最后大娘将脚跨在他头两侧把玉户凑到育生嘴上,育生用舌头肏她的屄,而亚兰正好面对着婉儿,两人再次打起舌仗,并且乳头对乳头的互磨起来。

婉儿在上面肏着,由于主动权在自己,二十分钟后把自己慢慢推上高峰,而亚兰也被育生用舌头肏的再泄了一次。

育生因为已经射过一次,所以这次还没有泄的迹象,于是让二位已经臣服于自己肉棒下的美肉娘们躺在一起,美臀靠近床沿,让两个湿淋淋的美屄同时展出在自己面前。

大鸡巴轮流插入屄内,亚兰及婉儿则互相亲吻着,爱抚对方的奶子,在这样淫秽的气氛下,育生第一次把自己的精液射入母亲的子宫。

接着三人就时常淫乱着……

就在骆五哥动手的那天,家里人都在忙,是三人寻欢的最好时机,三人放纵一轮后,家里的大厅传来尖叫声及枪声。

三人惊吓的赶紧要穿衣,但是衣服还没有穿房门就被撞开了,冲进四个持枪大汉,育生害怕自己的淫乱事迹败露,不经过思索就反射性的起身反抗。

结果对方一枪就打在他身上,亚兰、婉儿吓的哭喊出来:「儿啊………」

四个大汉贪婪淫秽的盯着二人的玉体直吞口水。

「老大回来了……去……去把这事跟老大、安爷报告。」

一会儿,一群人来到了亚兰的房内,其中有两位比亚兰还美一级的美女,亚兰认出是江慧芸及江慧英两个姐妹,两人被绑着,各有两个大汉架着她们进来。

五哥、安爷的手还隔着衣服抓着她们的奶子,她二人嘴巴被布塞着,无法出声,但是身体不断反抗,脸色十分难看,接着后面两个大汉拖着一位浑身是血的人,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爷。

「天行……呜……你……怎么了,我要和你们拼命!」

亚兰、婉儿因为来不及穿衣,全身裸露,所以用手将自己的重要部位用手遮掩,此时两人不顾自己是赤身裸体的就往五哥那儿打去,乳房随着身体晃动,一到五哥处亚兰两手就被五哥抓住了,同一时间婉儿被安爷抓住了。

「你奶奶熊的,楼老板你戴绿帽了……呵呵,给你戴帽的正是你那位宝贝儿子……哈……哈……」

楼天行被骆五哥安排回来的人马制住后想要反抗,在打斗中被一枪在近距离打到,原本只剩一口气,没想到五哥的话就让他这口气咽不过去了,两眼瞪着亚兰就上天了。

此时亚兰及婉儿一个被按在床上,一个被按在桌子上,两人的脚被打的开开的。

「他妈的!小安我还没有尝过被儿子肏过的骚屄,咱们来干这两个骚屄,等一下再来疼江家的美屄。」

于是两人开始宽衣解带。

此时手下来报江家有使者来。

我进来后就看到这场景,此时骆五哥及安爷被两只长管左轮吸引了注意力。

接着还有好几个人过去看这两把枪,足足看了有五分钟,五哥及安爷又讨论了一阵子。

这时国胜叔了解了我的用意,用武器的人通常会对更新更强的武器产生更大的兴趣,这两把枪,子弹一发未击射却已经又争取到约十分钟的时间,若真的对干起来,是决定撑不了十分钟的。

安爷过来问:「小子你们这枪怎么来的?」

这可好了,正中我的下怀。

「若是这些家伙只想肏屄就不好搞了。」

我心里想着,嘴巴确是把想好的那套说了出来,「这位大爷,这枪是我们江家老爷好友姜老板制造的。」

我胡乱诌的,希望能多拖点时间。

「各位大爷如果不为难我们家小姐,我们老爷不但准备一万两白银给各位,还附带此种枪三十把,子弹五千发。」

我信口开河的说着,而眼睛则看到慧英婶用似乎揶揄的眼神看着自己,深怕穿帮赶紧将眼光移走至床上及桌上,将床上及桌上的美屄看了一清二楚。

「不行,要五万两及枪五十只,子弹一万发。」

安爷开出条件了,他也知道拿盐货他们无法处理,他们要的就是钱。

「这……这……小的不能做主……」

我嘴巴说什么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心中却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小杜、阿猴怎么这么慢,快撑不下去了。」

忽然有人跑进来了。

「老…老大……安…安爷!」

「你奶奶个熊!你紧张什么?」

骆五哥回应他的手下,他不想我看到他手下慌张的样子。

「不得了外面来了好多部队!」

这人无法掩饰不安的心情,他们不过区区二十来人如何抵抗。

五哥、安爷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说。

「出去看看,老鹰、话儿你们二个看着他们,他们如果有什么乱子就毙了他们。」说了走了出去。

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刻,这两个人真是色中的饿鬼,一看老大出去了,这位话儿就和老鹰说。

「咱们两把枪都上膛了,不怕他们乱来,我去把两个骚屄绑起来,然后我们可以轮流肏这几个骚屄。」

结果机会来了,在国胜叔的掩护下,迅速将藏在衣服内的长管拼了起来。

名字叫做老鹰的似乎发现我奇怪的动作,走了过来,装满膛的子弹击出了一发,长管独特巨大的枪声传了出去,老鹰胸膛被打了个大洞。

国胜叔赶紧过去把婶婶身上的绳索解开。

叫话儿的听到枪声,手上拿着绳子就冲了进来,当场被我一枪毙命。

接着外面杀声震天,只见剩下五哥及安爷跑了回来,我一枪没打中他们,反而让他们拿了长枪回击。

「他妈的!死也要拉着江家美人一起死。」

说完五哥开枪射击的方向都是两位婶婶的位置。

让二位裸女用棉被包好躲到床下,然后赶紧将大理石桌面的桌子放倒来当掩护,将桌子移好刚挡住婶婶们,一颗跳弹就弹了过来,射入右肩。

不过如果我没有挡住子弹,后面的慧芸婶就要香消玉殒了,婶婶看我流血,眼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忍着痛让国胜叔也把他怀里的枪组起来开始回击,原来国胜叔一直没有办法将分解的枪组起来,除了刚才实在太混乱,另外他需要比较多的时间组枪。

现在他组好后,两把枪一起回击,马上把五哥他们的火力压制下来,没有多久小杜带人围住他们。五哥被乱枪打死,安爷原来是个怕死的家伙,小杜进来后他就投降了。

楼家盐场事件由于出动了千人枪队,而且通知了官方,可真是轰动了整个南方。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