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艳遇 >

管理员的交易

时间:2018-05-07 19:4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打输麻将後的下场》 《小米的故事》 . 找小姐,玩桑拿,约良家,就上猎艳网: 【一】 「乱丢的垃圾?」坐在社区管理室的中年男子,对手上拿着一包塑胶袋走进来的年轻男子问。

《 打输麻将後的下场》

《小米的故事》

.

找小姐,玩桑拿,约良家,就上猎艳网:

【一】

「乱丢的垃圾?」坐在社区管理室的中年男子,对手上拿着一包塑胶袋走进来的年轻男子问。

「恩,B栋一楼楼梯底下捡到的。」年轻男子坐在服务窗口的椅子上,将那包塑胶袋放在椅脚旁。

「以前都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从上个月初开始,每个星期都乱丢两三次。」中年男子气愤说,「我猜应该是同

一个人做的!」

「他妈的……不想花专用垃圾袋的钱,随便用个袋子装,也不绑起来,然後乱丢。」

「干,丢习惯了,认为我们会拿专用垃圾袋帮他替换。」中年男子接着问,「是你发现的,还是住户?」

「B栋陈监委发现的。」

「被那个家伙发现的!?」他瞪大眼睛。

「恩。」

「还好他不知道这件事最近常发生,以为是偶而的一次,不然一定找我们麻烦,会被他念死,真罗嗦。非得抓

到乱丢的人不可,不然纸包不住火,陈监委早晚会知道的!」

「怎麽抓?」年轻男子苦笑了一下,「都挑监视器看不到的死角丢,丢的地方都随机挑选,连猜都没办法知道

是哪一栋的住户。」

「镜头转一下方向,或许抓的到!」

他沉默了一下。「怕那家伙机灵发现到。」

「镜头平常都没在转方向,或许他会疏忽这次转了方向而没去注意。赌赌看,说不定抓的到,不然你有甚麽好

方法?」

「暂时没有。好吧,用你的办法试试看,希望那家伙没注意到。」

乱丢垃圾的事情发生在一个规模有200户的高级小型住宅区,平时很整洁乾净,住户素质很好,发生这个一

连串乱丢垃圾的事情让管理员很伤脑筋。

年轻男子姓名叫詹安佑,是住宅区的管理员;中年男子姓名叫张正辉,是住宅区的清洁员。

下午6点,安佑坐在管理室写工作日志,等着6点半的晚班同事来交班。

「詹先生,」一位穿着黑色套装窄裙,手上拎着一个小包包的女子,站在管理室门口对安佑喊着。

安佑停下笔抬头看,笑了一下,接着站了起来。「许小姐,你好。下班了?」

随着他起身站起,女子也跟着抬头看他;他体格健壮,身高约185公分,虽然女子也高挑,约170公分,

但还是得抬头看他说话以示礼貌。

「恩。」女子微笑了一下,「有挂号信吗?」

「好像没有吧?……」他回想着今天收的信件,「里面请坐一下,我帮你查查看。」安佑对她一笑,拿出信件

登记簿翻找。

女子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轻盈的走入管理室,坐在一旁靠壁的沙发上右腿搁在左腿上,拿起旁边小茶几

上的杂志翻看。

他一边翻找查看信件登记簿,一边偷瞄女子短裙底下修长的美腿。

她看似年约35岁的熟女,瓜子脸,染成棕色的蓬松中分头发,细长的纹眉下一双大圆眼,有个好看的鼻子和

丰润的嘴唇。身材玲珑有致,白晢的肌肤保养的很好,所以整体看起来比实际年轻,判断应该40岁初头。

「喔……有一封,」他说,「我找给你。」

女子起身往服务台走去。

「这里签收就可以拿走了。」他用笔指了一下签收的地方再交到女子手中。

她弯下腰,手上拿着笔在信件登记簿上签名。她姓许,名逸梅。

他站在逸梅身旁,趁她弯腰签名时,偷瞄她因为弯腰而翘起来的臀部。那窄裙包紧下的浑圆屁股让现在的安佑

心鸳逸马。

「谢谢,」逸梅微笑一下,将信件放入小包包里,「我先回去了。」

【二】

「没办法……」男子无奈的说,「对不起。」

「恩……」逸梅微嘟着嘴,脸上挂着些许看似不高兴、失望和无奈的混合表情。

她放开手中握着半勃起的阴茎,躺回床上,男子也躺回床上,转身背对着她开始睡觉,时间是晚上11点多。

过了约有半小时,男子已经睡着了,她却没睡着,张着眼睛──应该是说还没有睡意。

男子是逸梅的丈夫,五年前的一场车祸让他无法正常的勃起阴茎,试了很多治疗、找了很多的办法,各种的努

力都不见什麽效果,顶多阴茎半勃起,偶而全勃起的时候逸梅很高兴,但插入阴道後,抽动没多久就软掉了,会让

她很扫兴。

逸梅看着已经熟睡的丈夫,将手顺着自己的腹部往下伸入内裤里,用手指在两片大阴唇中间来回抚摸,然後插

入抽动着,这样的自慰可以满足一点所要的性需求。平时趁他不在家时,会拿出藏起来的电动按摩棒自慰,但所有

的自慰都不能真正的满足。

她是个40岁初头的熟女,正值狼虎之年,期待着丈夫可以复原,并像以前一样可以正常的享受闺房里的鱼水

之欢。

【三】

「早,」站在管理室门口的男子对面前的安佑打招呼,并让他进入。

「早呀,春祥。」安佑回应,「晚上没事吧?」坐在服务台的椅子上翻看着工作日志.

「干,」那个叫春祥的男子转头往外看了一下,确定没人後骂了一下,「晚上被陈监委罗嗦了好久,」

他走去坐在安佑旁说,「真是找麻烦!」

「怎麽了?」

「晚上我关下车库铁卷门,没等它关到底就离开要去巡逻,正巧遇到加班回来的陈监委。」

「他一定说你没等铁卷门关好就离开,所以被骂了?」

「恩。我看没人要进来,所以提早离开,碰巧他骑车回来……干,然後说什麽万一有人进来被卡住,卡死怎麽

办。」

他继续说。「然後又扯一堆有的没,讲些不相干的事情,我罚站听他罗嗦有半个小时。」

「下次小心一点,等铁卷门关到底在离开。这家伙也真会念,可以念半个小时?」

「对呀。」

「还好他不知道最近乱丢垃圾的事情,否则就有得罗嗦了。」

「上次想说找找看垃圾袋里面有没有什麽线索可以知道是哪家丢的,找了几次没结果就放弃了。」春祥露出嫌

恶的表情说,「真恶心,厨余、吃不完的东西、厕所用过的卫生纸、卫生棉、卸妆擦的纸巾,杂七杂八一堆都有。」

「被我知道,一定不留情面的骂一顿那没公德心的住户。」安佑恨恨的说。

下午5点40分

安佑坐在管理室,看着电脑萤幕里的监视器画面,希望借由这次镜头调整方向,能抓到那个乱丢垃圾的家伙。

他没抱持很大的希望,但愿那家伙因为这次的疏忽而没去注意到。

「詹先生,」管理室门口一位女性声音喊着,安佑也回过头去看。

「喔,李小姐,」他起身离开电脑萤幕前,走到那位女子前问,「有什麽事情吗?」

「B1停车场有……」她顿了一下,「很臭,有粪便。」

他愣了一下。

他有点生气。「狗大便吧?主人也不清理!?」

「我看应该不是吧,」她有点难为情,「是人的粪便,地上还有尿。」

「……」

「我从家里拿厨余出来,经过停车场一处,闻到有很臭的味道,後来在一台车尾靠墙的休旅车後面,发现地上

有粪便和尿。」她皱着眉头,表情显得恶心,「看样子不是狗粪便。」

干!他在心里骂了一下。

「我会找清洁的去处理。」他挤了一个笑容给她,「谢谢你。」

随着女子转身离开,他的目光立刻移到女子纤细的腰间,顺着扭动的屁股,往短裤底下那均匀有致的双腿看下

去。真辣。

会是谁在那里拉屎尿?安佑心想。

安佑记得李小姐说是在B1─35车位,他知道那是F栋安全门旁靠角落的一个车位,且正好是监视器镜头所

面对的地方。

他找到那一个地方的监视画面,镜头画面是停车场F栋B1安全门,并回转时间想要查一查。

回转到下午5点15分时,他看到逸梅从画面右下角出现,黑色的套装窄裙打扮,脚下踩着一双高跟凉鞋,刚

下班正回来的样子,走路行动让他感觉怪怪的,腰杆挺的直直,看起来像是挺着肚子走路,一只手臂伸在背後,手

心贴在屁股上,脸上的表情看似在憋气。

他看到逸梅走到安全门前,一手伸去撑在门上,弯曲双腿半蹲,脸上表情显得痛苦和难为情。接着她左右张望

了一下,一手抱着肚子,一手伸在背後,手心贴在屁股上,以半蹲的姿势移动双腿,到安全门旁的一台休旅车後。

她半身露出车外,先拉起窄裙,再拖下裤袜和内裤,就这样躲在休旅车後的阴暗角落拉屎尿。

表情很痛苦,肚子很疼痛吧。要拉出来了,又撑不到家里的厕所,所以找个没人注意到的阴暗角落方便。安佑

在心里下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他不打算告诉别人,也不想追究,避免对方难堪。

【四】

床上正翻云覆雨着,男子压在逸梅身上,两手臂夹着她的骄躯,借由腰臀的动作,用阴茎抽插她的阴道。

她很性奋,这次丈夫可以全勃起阴茎和自己交欢,准备好好享受一下。

一会,她涨红着脸,闭着眼睛在骄喘,额头的些微汗水顺着脸颊留下,看样子似乎快达到高潮了,而她的丈夫

却在此时停止了动作。

「怎……怎麽了?」她双臂从丈夫腋下伸出勾搭着肩膀,大腿夹在丈夫的腰间,小腿交叉扣着,「老公?」

不用回答,她也知道。她感觉阴道内原本全勃起又硬挺的家伙,现在已经缩回去了。

「软掉了……真讨厌,」她的丈夫一脸无奈,「梅,真抱歉……」

逸梅放开丈夫的身体让他坐起来,跟着自己用手轴撑起上半身坐起。

她看到丈夫的阴茎上没有保险套,判断是阴茎软掉,所以跑出套子外,於是伸手到自己的两腿间,用手指在阴

唇间摸索,摸到了套子尾的橡胶圈,将留在阴道内的保险套取出。

她把保险套尾端拉一下打个结,随便拿几张面纸包起来,移动到床边,往一旁的小垃圾桶里丢去,转身对丈夫

抚媚的说,「我帮你…你试试看。」

她的丈夫低头看一下自己软掉缩回去的阴茎,再抬头看着逸梅期待的样子,他知道妻子今晚为了能挑逗自己的

性慾,希望可以正常的勃起一次,可是特别装扮过的──脸上妖艳的打扮,外翻的棕色头发披在肩上,细肩带的红

色薄纱情趣睡衣,盖到大腿的超低裙摆,若隐若现的丁字裤,吊带红色丝袜。

「好。」他尴尬的笑了一下,愿意试一下。

逸梅握着丈夫半勃起的阴茎上下抽动,同时嘴巴和舌头舔弄着龟头去刺激。没多久,她感觉手中的阴茎有勃起

的迹象,便张开嘴巴将阴茎含入口中套弄。

她用嘴巴帮丈夫套弄半勃起的阴茎,一会,感觉口中的阴茎完全勃起,但不是很硬挺,便继续套弄着。

「噢!…」他感觉太刺激了,扶住她头,想要轻推开,「梅,停一下……」

一道精液由逸梅的口腔射进喉咙里,她赶紧松开嘴巴里的阴茎,紧接着第二道精液射出在她的脸上,慌张的将

上半身往後仰想往一旁避开,来不及,第三道精液跟着射出在她的身体上。

她表情难过一边咳一边下床往房间的厕所冲去。

忙了一些时间,洗过澡,也将沾上精液的睡衣洗过,夫妻俩放弃这次的闺房欢好。

真狼狈。

逸梅记不起来自己上ㄧ次的高潮是什麽时候,好久了。每次想向丈夫求爱,不是无法勃起,就是没什麽两样的

半勃起,就算能完全勃起的硬挺,抽插没多久就软掉了。

她心里很生气,但也不能怪丈夫,他是因为车祸的关系而无法正常的和自己行房。

那股生气的源头是──浅意识里,成熟的基本生理需求,无法获得满足──自然的产生。

【五】

安佑一早就提前来接班,正要走入管理室,却发现门已关起上锁。

他以为晚班的人去巡逻,或有事情离开,而且没看到窗口平常出去会挂的告示牌。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四处看了一下,然後往里面的一处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走去。

走下楼梯後,前方走道有一扇上锁的铁门和外面的B1停车场相接;右边的门里即是拥有和上方管理室一样大

空间的房间,现在摆放一些杂物器具。

他伸手握住门把试着转动,接着打开门进去,发现原来晚班的人躲在这里床上睡觉。

床架是摺迭式单人床,之前住户搬家不要的,原本想要丢弃回收,清洁员正辉看它还满新的──8成新,拿去

丢弃回收很可惜,於是留了下来,整理一番後放在地下室。他没事情的时候,偶而会溜到地下室把折迭床从角落拿

出来摊开躺在上面小睡一下。这也是他当初会将床铺留下来的其中一个原因。

「喂!…」安佑摇着躺在床上睡觉的那个人的肩膀喊,「春祥──」见没反应,便使力一点的摇,「睡死了呀,

快起来,早上了!」

「喔!……」春祥马上醒过来坐起身,「干……睡过头了,现在几点?」

他举起手看了一下表. 「六点十分。」

「哇靠,今天你这麽早就过来了喔,」他伸了一个腰,「嗯──」

「昨晚太早睡着了,早上五点就醒来睡不着,冲个澡就过来了。」

安佑看了四周一下。「等等我想先去巡逻晃一晃,你离开的时候帮我把上面的门锁上,记得要放好牌子,不然

住户不知道我去哪里. 」

「既然你这麽早就来,我也快下班回去休息。晚上我会提早来接你的。」

安佑从C栋B1安全门走出来到停车场,同一时间,他听到旁边隔着两栋大楼的F栋安全门响起了细微的开门

声音,虽然很轻声,但在这无人安静的地下停车场,还是听的见。

他想看一下是哪个住户在星期六假日的早上这麽早出来,平时都9点以後才会有住户出来。

是逸梅。

她左手拿着一包塑胶袋,看起来鼓鼓的不知装什麽东西。

安佑的目光立刻住意到那一包塑胶袋,心中也跟着警戒起来。这和最近发生的乱丢垃圾事件有关,所以他比较

敏感。

逸梅没住意发现他就站在旁边距离2栋楼的地方,往右前方B栋安全门走去。

以前没见过她在假日的早上这麽早出门,手上拿的那一包东西要上哪去?那里不能干嘛,她们家的停车位也不

在那边。安佑心想,并放轻脚步偷跟在她身後。

他跟在逸梅身後,看见她走到B栋安全门前停了下来,左右稍微看了一下後,往旁边角落的2个停车位走去。

他心中感觉更奇怪了,以为她会从安全门出去,居然绕到旁边的角落去。他看不到她了,於是加快脚步上前去

找到她。

当他来到B栋安全门前,准备要往旁边转角的角落走去时,和突然出现的逸梅差个一步就撞个正着了。

逸梅倒抽一口气吓了一跳,抬头睁着大圆眼看眼前的安佑。

「吓我一跳!」她空的左手放在胸口作惊吓状,「詹先生,你怎麽在这里?」

安佑没回应她,注意到她左手是空的,绕过她面前来到转角角落查看。

他看见一包装有垃圾的塑胶袋被随便丢弃在角落,袋口没绑起来,里面的垃圾掉了一半出来。

他转身面对逸梅,脸上挂着怒气。

「居然是你丢的,」他看了一眼旁边地上的袋子和散落的垃圾,「从上个月你就开始挑监视器没看到的地方乱

丢垃圾!?」

「詹先生,这……」逸梅神色紧张的看了一下附近,似乎怕有人出现而难堪,「实在很对不起……」

「你没料到监视器镜头转变过方向吧?」安佑指着她身後一处,一架挂在墙上的监视器,而镜头是面对两人所

在的地方,「你刚随便乱丢垃圾的情形都被录了起来。」

他正要发脾气时,也想到如果有住户出现的话,会让逸梅很没面子,因此压住了怒气。「你和我到管理室来。」

【六】

「我要把监视录影带交给管委会,」在管理室发起脾气的安佑说,「告诉他门乱丢垃圾的人就是你。」

「对不起,我以後不会这样了,」逸梅恳求说,「请不要让管委会知道!」

他指着捡回来放在服务台上的那一包塑胶袋。「还有这个你乱丢的塑胶袋……」

他愣了一下,看见塑胶袋里的一堆垃圾中,一团沾有白色液体的面纸中露出一半尾端打结的保险套。

逸梅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看到相同的东西,随即两片绯红飞上了脸颊,尴尬极了。那是昨晚丈夫用过的保险

套,她在尾端打结後并没有处理好,而是随便的包一下,丢在卧房的小垃圾桶,今天早上收拾家中的垃圾时一起装

在同一个塑胶袋里。

「也当作证据和录影带一起交给管委会揭发。」安佑继续说完刚才说到一半的话。

「请你不要这样啦──」她开始着急起来,撇头看了一下门外──没有人,低声下气的求他,「拜托,对不起,

我以後不会乱丢家里的垃圾了!」

安佑看到她的样子低声下气和着急,脸上混杂着难为情和尴尬,心里顿时软了一大半。

他走到服务台後的椅子坐下,看了一眼她希望饶了自己一次的模样,再撇过脸想了一下。

她老公是管委会的陈监委,一个在社区关系很好的人,且很爱面子,如果向管委会揭发的话……想到这里顿了

一下,浅意识里不自觉的冒出一句话闪过脑海──她躲在停车场角落拉屎尿。

很快的会流传到整个社区──管委会陈监委的老婆,就是从上个月开始在社区监视器看不到的死角,乱丢家中

的垃圾制造脏乱──她躲在停车场角落拉屎尿,这句话又一次闪过脑海,到时会很难堪,他们以後没办法在这里做

人了。

还是算了,没必要做的这麽绝,饶了她一次……

他撇过脸看着站在旁边的逸梅,她是一个风韵犹存且已婚的女人,年纪约40岁初头,虽然比自己大有13…

15岁,姿色却不减,目光不自觉的从她上半身往双腿看下去,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眼前的她居家装扮,绑成马尾的棕色头发,身穿一件白色略紧的上衣,由於衣服满薄的,从印在上面的痕迹判

断是没戴胸罩,凸现了里头一对丰满的乳房;纤细的小腰应该是23寸﹔短裤底下一双踩着细跟拖鞋的修长美腿。

真辣。一个生过小孩且40岁的女人,身材照顾的这麽好。

此时,安佑的浅意识里不自觉的冒出一些影像,就像播放幻灯片一样,以半透明的影像,从他的面前一张一张

的快速闪过──她丰润的嘴唇、舌头、裸体的模样、白晢的皮肤、饱满的乳房、双腿、阴户、毛、地下室、床、性

交、汗……

一个淫邪的念头在他的心里出现──拿这些事情威胁她,逼她就范,她不敢张声。

他在心里打定主意後,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大胆的以猥亵方式打量着逸梅的身体。

逸梅感觉现在的安佑看她的目光,让自己很不舒服、很没有礼貌,就像公然的调戏一样,进而使她的心里产生

一股怒气。

「拜托了,」她现在有求於他,於是强压心中的怒气,低声下气的说,「对不起,我以後不会再乱丢了。」

他起身离开椅子,撇了一眼窗口外,慢慢的走到她身旁。「你不想我把事情给揭发出去吧?」

「恩,」她避开他的眼睛,瞄了一下桌上那一包垃圾袋,「我以後不会再乱丢了!」

他将脸凑过去,在她耳边讲了一些话,立刻让她瞪大眼睛,涨红了脸颊和耳根。

「下流!」她後退两步面对他骂了一句,撇过脸看了一下门外,再看向他压低一点声音,「你讲这什麽话!?」

安佑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但心里还是有一小股怒气冲上来。「你才下流!」

「什麽!?」

「我不但这样做,同时也会把你躲在停车场拉屎尿的影片交出去,并让所有的住户知道。」他得意的说,「看

你们以後脸往哪摆,戴面具出门?」

她愣了一下。你躲在停车场拉屎尿──

「胡说八道!」她激动的发抖。

「我胡说八道?」安佑走到电脑萤幕前,调出之前的监视画面将它放大,「你看,这不就是你吗?」

那天她肚子很疼痛又尿急,身体很难受,眼看撑不住了,屎尿即将一泻而出,没多余的心思顾虑到附近有监视

器,眼看四下无人,就躲在一台停靠在角落的休旅车後拉屎尿。

逼她就范,她不敢张声──安佑心中又冒出之前的念头。

他估计今天星期六假日早上要9点以後,最快8点半才会有住户陆续出门,至少还有1个半小时的时间。

在有持无恐和色慾薰心下,安佑把门关上锁起,一手抓住逸梅的手腕,往里面的楼梯口拉去。

逸梅被他突然这样的举动吃了一惊。「你干嘛!?」

「别叫。」安佑贴在她背後,一手摀住嘴一手抱住腰,「你想让别人知道吗!?」强制的将她由楼梯口往下拖

去。

他力气大,逸梅反抗不了,心中恐慌的同时,感觉一根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用龟头顶在自己的屁股上。

来到地下房间门口,他一手打开门,一手将逸梅先推进房,然後才跟着进去将门把反锁,站在门口挡住。

逸梅恐慌的左右看了一下,她知道管理室的下面有一间房,却没进来过。这里是约5坪大的地下室房间,一边

有一个靠墙站立的杂物架,另一边有一张单人床,而她身後有一扇进入厕所的门。

「嘿嘿──」安佑嘴角勾着,表情邪恶的对她一笑,「答应我和你说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也不会揭发出

去。」

「你……你真卑弊!」

「我也可以不免强你,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他移动脚步往旁一让,意示她可以出去,「下场你准备去承担。」

「……」

逸梅双手紧握咬着下唇。

「你说话要算话。」她说。

她看见安佑猴急似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便将脸往一旁撇去,她厌恶那邪淫的笑容。

【七】

星期六假日早上,时间8点,社区中庭除了几个在做运动的老人外,非常安静。平时星期一至五,7点就会有

住户陆续的出门上班,假日都睡得很晚,约8点半至9点才会有许多住户外出。

「怎麽出去一段时间了还没回来?」逸梅的丈夫──陈监委,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报纸,「去哪里了?」

「爸爸,」一个年约10岁的小女孩坐在餐桌上,「妈妈去哪里,怎麽还没回来?」

「爸爸起来时也没有看见妈妈。或许等一下就会回来了,你先吃早餐好了。」

「喔。」她轻嘟着嘴,「我本来想要妈妈今天帮我买豆浆回来。」

「明天好了。冰箱有果汁,可以拿出来配,桌上的那一罐草莓果酱是妈妈昨天买的,可以打开来。」

小女孩离开餐桌,往厨房的冰箱走去。

同一时间,管理室楼下的地下室房间里,充斥着床架金属摩差的叽嘎声、床脚摇晃的吚哎声和男女的喘气呻吟

声。

单人床前後摇晃着。

床下,有逸梅的上衣和内裤,安佑的长裤和内衣等等一地的衣物。

床上,安佑全裸身躯,压在下面同样是全裸身躯的逸梅身上。

他的嘴巴,贪婪似的吸允逸梅丰润的嘴唇,并将舌尖伸进口腔搅动她的舌头。

一手臂弯曲撑在床上,一手去揉捏她胸部一边饱满的乳房,不时往後搓摩她的大腿。

双腿配合着腰臀动作,用阴茎抽插她的阴道,被摩差的阴核踵大突出,小阴唇随着阴茎抽送一开一合,阴道内

黏稠的液体,也跟着抽出的同时流出。

逸梅一手抓着枕头,一手弯曲在头上,脸颊潮红,额头冒出汗珠。

她咬着牙,鼻子呼吸沉重,一声一声的呻吟由喉咙发出。

安佑双手打直在她腋下的两旁,撑着挺起的上半身;双腿和腰臀的动作更剧烈,抽送阴道的阴茎也更加快速了。

单人床前後前摇晃的动作更大,更快了。

他掏出阴茎,上面沾满了阴道里粘稠的液体,紧接着,一手撑着上半身,一手握住阴茎,张开膝盖,抬起屁股。

以这样的姿势,他快速的套弄阴茎,一道接着一道热辣的精液,由龟头向逸梅抖动的两腿间,往她的脸、胸和腹部

射去。

逸梅站在住家门口,低头看了一看自己的身体和衣裤,没什麽奇怪的地方。先前在地下室的厕所里,有先大略

冲洗了一下身体,整理了一下後就赶快回来,打算在家里洗乾净。

她从短裤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住家大门後,压着紧张浮动的心情,踏进阳台上。

看了一下客厅没有人,便脱下细跟拖鞋进入,先来到女儿的房间门口,看到她坐在房里的书桌前看书。

女儿似乎感觉到有人,转过头往门口看去,随即一笑。「妈妈。」

逸梅也回之一笑。「爸爸呢?」

「在书房。」

「梅──?」似乎是听见逸梅和女儿说话的声音,从另一间房传出丈夫的呼喊确认声。

「富翔,我回来了。」逸梅转过头,朝书房的方向回应。

「一大早去哪里呀?」

「我去附近的公园运动。」她走到客厅停了下来,心虚的不敢到书房去,站在那和里面的丈夫说话,「跑步。」

「跑步?怎麽一大早就出去了呀?」

「今天比较早起床,睡不着,所以出门运动一下,我没在早晨出门运动过,心血来潮,所以想要试一试。」她

想到是穿拖鞋出门,而不是平常跑步穿的运动鞋,还好回来时没被看到。

「喔。」逸梅的丈夫晓得她平时会利用假日的下午出门运动,这次会一大早就出门,还是第一次,也不疑有他,

「先吃早餐吧。」

「不。」她往卧房的方向走去,「我现在没胃口,不想吃,想先去洗个澡。」

在衣柜拿了乾净的衣物後,便走进位在卧房的浴室里去。

逸梅面对上方的莲蓬头站着冲洗身体,感觉有点疼痛,细长的纹眉皱了一下,伸手往腹部摸去。

回想着方才那家伙的动作真粗鲁,压在自己身上猴急着逞兽慾;搓揉腹部的手往下伸去,手指轻摸着同样有点

疼痛的阴户。

坐在管理室的安佑,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方才和逸梅性交合的画面,那白晢滑嫩的皮肤,饱满的乳房,诱人

的双腿,大圆眼,耳朵,嘴唇,舌头,脖子……

真不错,那女人。他舔着嘴唇回味,好似方才吃了一顿美味大餐一样,意尤未尽,同时隔着裤档抚摸里面的阴

茎。

他看着抽屉里的那一卷录影带和几张照片,表情猥亵的得意一笑。非得再找一个机会,好好的搞弄一下那婆娘

不可!

【八】

星期日早上,安佑在社区中庭花园四处走动巡逻着,现在四周没有人,非常的安静。

他走到F栋玻璃门前,往转角的信箱区走去,想要看看那里的铁栅门有无状况,却碰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是

逸梅。

逸梅身穿一件白色短袖上衣,腰下一件杏色印花短裙,米色的高跟鞋,侧肩背着一个手提包。

她站在墙上ㄧ排信箱的前面,低头看手上几封自家的信件,不知安佑站在後方。

安佑四下看了一下没有人,便悄悄的靠近她的背後,一手抓着裙底往上掀起来。

逸梅先是吃了一惊,手中的信件散落一地,接着迅速转过身来,同时反射性的用手往背後一拍,拍掉了他掀起

裙子的手。

如果眼前是别人的话,她早就往对方脸上ㄧ巴掌。

「干嘛!?」她瞪着大圆眼,压着心中的怒火,紧张一下的左右张望。

「嘿嘿──米色的喔。」安佑调笑着说,「昨天是雷丝粉红色的。」

他说的话,让逸梅的脑海闪过一幕画面,他在地下室房间的床上,猴急的将自己低腰内裤一把抓住,往腿下快

速脱去──近乎用扯的。

逸梅没理会他,弯下膝盖,蹲着捡取地上的信件,而他却利用的机会,趁逸梅转过身捡取後面的信件时,一脚

伸进她的裙底下,用鞋头由下往上顶了一下屁股。

她迅速站起转身,怒瞪了他一下,将信件放入手提包,白了他一眼,拉一下肩膀的带子,往旁移动一下脚步,

从他身旁离开。

安佑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同时抿着下唇,不怀好意──近乎猥亵的方式打量着。

「好热。」清洁员老张(正辉)走进管理室,拿张椅子坐在冷气机出风口下方,藉由靠近的强风,吹着身体上

的热气。

「都弄好了?」坐在服务台後的安佑,停下手中写字的笔,转头对他一笑。

「恩。」他将上衣领口往外拉,让冷气可以吹入,「长真快,将近两个月前才修剪,现在那些草又长这麽高。」

「明天开始就轻松一个月喽. 」他继续说。

「怎麽?」安佑不清楚他说的意思。

「那家伙去南部出差呀。」

「出差,谁?」

「F栋五楼的陈监委呀。」老张怀疑的问,「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操,春祥那小子一定没和你说。」他骂了一下,「代表我们去开管委会,回来也没把事情清楚的交代。」

「他有和我说明上次开会的内容,没说陈监委出差的事情,应该是忘记了。」

「公司派遣他去南部出差一个月,职务由A栋三号二楼的刘委员暂时代理。」

「原来是这样。」他若有所思了一下,随即嘴角轻勾了起来,看似不怀好意的一笑,并没有让老张注意到。

「刘委员来代理的话,我们就比较轻松,没什麽压力。不然那家伙管的那麽严,很会挑,又罗嗦。」

「他什麽时候出门。」

「明天早上9点。」

下午12点半。

中午很热,逸梅撑着一把伞,走在住家社区外围的人行道上,往社区大门走去。今天公司有点事情,她一大早

就出门,现在肚子正饿着,赶着回家吃中饭。

进入大门口往F栋走去时,撇过脸瞄一下右方的管理室,看到安佑坐在窗口的服务台後面吃便当。她皱了一下

细长的纹眉,心中一小股怒气冒出,随即转回头,继续往F栋一楼门口走去。

走进一楼门口里,她站在电梯门前等待时,後面一声玻璃门被打开的声音,让她转过上半身看看是谁。

是安佑。

此时,电梯包厢下降至1楼,门口往左右打开,安佑上前一把抓住逸梅的大手臂,往门里拉进去,按下关门钮。

「放手啦!」逸梅神色紧张的看着他,甩着被抓住的手臂想要挣脱,「你要干嘛!?」

「和我到顶楼去。」他按下12楼,不怀好意的对逸梅一笑,「帮我一个忙,会让你可以赶快回家。」

安佑原本想要将她带进水塔室,考虑到现在天气很热,里面会闷,於是用钥匙打开顶楼的安全门,来到外面。

来到一处约半坪大的ㄇ字型角落,角落里隔着一道墙是水塔室,这里阳光照射不到,面对的昰一座山,且四周

又无人,不会被发现。

「带我来这干嘛!?」逸梅挣脱他放开的手,想要从他身旁的空隙出去,却被挡住推了回去。

「蹲下。」安佑不怀好意的一笑,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将她往下压去,「帮我爽一下,不会在这里很久的,

我会让你赶快回去。」

逸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他的力气很大,一下又被压了下去,被迫使着蹲在他的裤档下。

「你给我乖乖的蹲好!」安佑面露凶狠表情,语带恐吓,「这样你会没事的。」

逸梅紧张着,身体微微发抖,心中隐约的知道他想要做什麽.

果然。

安佑一手压在她的肩膀上,一手伸到皮带下摸索了一下,便拉下裤子拉链,翻开里面的四角裤头,随即,一根

勃起的粗长阴茎,伴随着大部分的阴毛,从里面露了出来,龟头正踵涨着。

逸梅别开脸,皱着细长的纹眉,紧闭眼睛,珉起嘴来,表情嫌恶。

「张开你的嘴,帮我含进去。」安佑挪动身体,让下半身更贴近她,接着用踵涨的龟头,抵在她的嘴前,「快

点。」

「赶快呀!」他又催促了一次,压在逸梅肩膀上的手,不自觉抓得更紧了一点。

逸梅在催促下回过脸,松开细长的纹眉,睁开眼睛,最後慢慢的打开嘴唇,将眼前踵涨的龟头含进嘴里.

「嘴巴含紧一点,不要松。」安佑对逸梅呼吆着。

逸梅停顿了一下动作,将嘴巴里的阴茎含紧一些,再继续套弄着。

安佑两手叉在腰後,两腿打开站着﹔而逸梅则是蹲在他的裤档下,两手放在他的大腿上,用嘴巴含住阴茎套弄

着做口交。

「很热吧,」安佑嘿嘿笑着,弯下腰双手伸到她的腰间,抓起衣角准备往上拉,「衣服拉上来凉快一下好了。」

逸梅反射性的用一只手去推开他的手,却被他给拨开,而他的另一手,已将衣角往上拉,露出里面半边的米色

雷丝花边胸罩,接着,另一边衣角也被拉到胸罩上方,继续翻开胸罩往上拉,让里头一对饱满的乳房露出来。

「真不赖。」安佑看着她那露出一对的乳房,咽了一下口水。

他一边低头盯着逸梅露出的乳房看,一边享受着她给自己口交的舒爽感觉。

逸梅表情难过,显得痛苦。她蹲在安佑的裤档下,用嘴巴含住他的阴茎,套弄着做口交的动作有将近15分钟

之久,期间,双腿因为蹲下一段时间,而酸酸麻麻的,嘴巴累了,想松开停一下,却被安佑催促着继续含紧,继续

做,不准停下来。

她忍耐着,希望可以快点结束,快点离开这里.

「我感觉你的下面比你的嘴还要来的紧。」安佑叽笑着说。

一会,安佑抽出她口中的阴茎,要她改用手来握住继续套弄。

「握紧一点,动作快一点,」他呼吆着催促,带着一些粗重的呼吸声,「我快要爽了──」

逸梅一手紧握住他的阴茎快速套弄,同时皱了一下细长的纹眉,表情难过,挪动裙下疼痛又酸麻的双腿,慢慢

的侧面蹲在他的脚旁,避开他的身体正面。

她知道安佑的阴茎即将要从自己的手里射精,表情嫌恶的撇开脸,不想去看。

「握紧一点,再快一点……噢!──」安佑低吼了一声。

逸梅感觉手中紧握的阴茎往上抖动了一下,心中惊一下便转回脸,看见一道浓稠的精液从龟头射出。她紧握着

试图控制又往上抖一下的阴茎,同时也在套弄的动作中,射出一道精液。

【九】

星期二,下午6点45分。

安佑和春祥交班後,并没有离开社区回家,而是瞒着别人,偷偷的来到F栋17号5楼的住家门前。

他原本盘算着,利用陈监委离家去南部出差一个月的时间,找一个好机会,把逸梅带到先前的地下室房间里,

在床上重享那欲仙欲死的知味,就像是尝到了美味甜头後,食髓知味的想要再尝一次。

但是从逸梅的女儿口中得知一件事情後,便改变了原来的盘算。

因为陈监委不在家中一个月,逸梅白天要上班,放暑假的女儿,独自一个人在家中没人照顾,所以暂时住在婆

家一阵子。

安佑晓得目前只有逸梅一个人在家时,便放心大胆的到她家里去。

他按了按门铃,一会,门口旁墙上的对讲机,传出了逸梅的声音。

「喂?…」逸梅问着。

「是我,安佑。」安佑对着对讲机回答。

「……」

他嘿嘿的笑了一下。「有关上次的那件事情,你知道的,我想和你谈谈。」

「你……你答应不说出去的,」逸梅紧张的语带发抖,「你要帮我……帮我保密的。」

「你放心,我没有揭发给管委会,也没有和别人说。」

他又嘿嘿笑了一下继续说。「只有我门两个知道而已。」

「……」

「你出来开门让我进去,在这里不好说话,你不想被别人听到吧。」

一会,门向外打开,安佑便立刻踏了进去。

他看见阳台上的逸梅,身穿粉红色短袖睡衣和短睡裤,同时往她旁边的门口客厅里瞄了一眼。

他嘿嘿的笑了一下。「这麽早就要睡觉了吗?」

「你刚刚在外面说,想要和我谈什麽?」逸梅没有回应他方才的话,而是问着他说要谈的那件事情。

「进去里面客厅说好了,这里……」他转过头,往阳台外和身後的门口瞄了一下,再转回来往逸梅旁边的门口

客厅里看去。

逸梅意识到他的动作,晓得意思,便和他一起进入客厅里.

安佑坐在客厅沙发上,提出答应和要求的条件,逸梅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隔着沙发前的玻璃桌,站在他的对面。

安佑答应的条件是,不揭发管委会陈监委的太太,连续一个多月,在社区监视器看不到的死角,乱丢家中的垃

圾、厨余和不堪的东西照片;躲在地下停车场角落,拉粪便和尿尿的丑态,给管委会或其他人知道。

他要求的条件是,一星期和他做爱一次,原则上,时间是星期日,地方是在安佑的家。如果有状况或生理期间,

无法履行,安佑可决定是否放弃,或由两人安排适当的时间和地点来补偿。性交过程正常,不照成逸梅的不舒适,

全程戴保险套,避免她的困扰。

逸梅脸颊微红,考虑着他提出的条件。

「我的要求,就是这一样而已,」安佑说,「不会要任何别的东西,平常不会骚扰你,也不会打扰你。就和以

前一样的相处。」

「……」她沉思着。

「你放心,条件内容不会改变,」他补充着继续说,「以後也不会有另外的条件。」

「……」

「你的事,不会传出去难堪丢脸,也可以保住你先生在管委会和社区的面子。

你们家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他色迷迷的盯着逸梅问,「你的答覆呢?」

「……」

以後再看情形,暂时先答应条件,一星期到他家做爱一次,总比三五不时的被他胁迫侵犯或欺负,平常的骚扰

和麻烦。而且他说以正常的方式做爱,避免我的不舒适和其他的困扰。逸梅在心中考虑的结果。

「好。」她放开抱在胸前的双手,慢慢的往下放,「就这个样子,依你说的条件。」

「你答应了!?」安佑眼睛一亮,点点头,「那我们以後就依协议的内容来相处。平常我不会打扰你,不找麻

烦,你也正常的生活,没困扰。」

「恩,我答应。」

「好。」他确认的应了一声,接着咽了一下口水,视线在逸梅短睡裤底下的双腿,上下飘移着,「嘿嘿……那

我刚刚有提到的,在协议之前,我想要来个一次……」

逸梅摸着另一手臂,撇过脸往她的卧房门口里看去。「到我房间里好了。」

安佑从沙发上起身,跟在她後面,往客厅里的一间房走去,同时目光在她的腰臀和双腿上,轻勾起嘴角。

社区外围,马路上除了有车辆来往外,人行道上也有人在散步和溜狗。

中庭里,三三两两的住户在聊天谈话着﹔大门口,一些住户拿着垃圾袋,等着垃圾车来到﹔车库出入口,不时

有车辆进出。管理室值班中的春祥,在服务台上忙着写报表,或用对讲机和住户谈话。

现在这个时间,社区有很多住户在外面做各种事情,人很多。

逸梅骄喘着气息,全裸身躯,两手臂和两腿膝盖,以爬行的姿式,张开撑在床上。

同样是全裸身躯的安佑,跪在逸梅的後面,两手扶在她的腰间,运用力量,动作着腰臀,用阴茎抽插她的阴道。

每一次的抽出,都只留龟头在阴道内,每一次的插入,阴茎全部都深入。

你没带套子来,逸梅说,这一次用我先生的保险套好了。

一会,安佑的动作越来越快,抽插阴道的速度,也跟着越来越快了。

逸梅两手发软,低下上半身,改用手轴撑在床上;下半身颤抖,两腿也微微的抖着。

安佑将阴茎全部插入,龟头深入到阴道尽头,触碰到逸梅的子宫颈,身体抖了几下的同时,隔着保险套前端的

储精囊,将热呼呼的精液,全部射出。

【十】

三个月後。

逸梅和安佑两人在表面上,维持一般普通男女的互动关系,有一些陌生的感觉,一些刻意回避的味道。

平常,安佑不会去骚扰她,打扰她,没有越举的语言和行为,也没有让她有困扰。

逸梅也和往常一样,正常的过家庭生活,做以往相同的事情和活动,日子安宁无事。

两人在表面下,继续互相履行,一个只有他们知道的不伦关系.

【十一】

今天安佑休息不用接班,早上他没出门,反而在家。为了待会的一个事情,昨晚就提早入睡,养足精神。

他洗过澡,全身只穿一件四角裤,坐在自家的客厅沙发上。他的心情很性奋,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9点5

0分,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0分钟。

和之前一样,除非有状况,否则地点都在他家。因为下午有事情要出门,所以和逸梅谈好一个两人都方便的时

间,互相约定好。

安佑往身旁沙发上的一个纸袋里看去,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一会,门铃响起,他起身去开门。

天气很炎热,因为高温的关系,逸梅脸上微红。她身穿一件细肩带上衣,腰下一件条纹式裙子,一手提着一把

收起来的雨伞,另一手拿着一个小手提包。原本要穿平底凉鞋出门,安佑却要求她,这次穿一双细跟的高跟凉鞋出

门。逸梅问他为什摩,他说有自己的用意在,到时候她会晓得的。

「外面现在很热吧,」安佑往旁让开一个位置,好让她方便进来,「冷气正开着,赶快进来凉一凉。」

「恩,」逸梅应道,从门外踏入客厅,将雨伞拿给他後,用手扶在身旁的墙上,弯着腰身,脱下高跟鞋,「应

该有三十九度吧,受不了。」

「先去洗个澡吗?」

「好。」她熟悉的往客厅里一处走去,浴室的方向。这已是第14次来到安佑的家中了。

安佑的目光,随着她往浴室走去看了一下,突然记起了一件事情,随即拿起门口旁,她刚脱下的一双高跟鞋,

再走去拿起沙发上的一个纸袋,一起交给她。

「这些你拿进浴室去,」安佑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说,「等会洗好澡後再穿上。」

「里面是什麽……」逸梅愣了一下,不晓得他的用意,接着看了一下,他交到自己手中的高跟鞋,再往袋子里

看去,随即明白。

袋子里是一件紫色细肩带的薄纱睡衣,紫色丁字裤,吊带网状丝袜。

安佑早已脱下身上仅一件的四角裤,赤裸着全身,胯下一根勃起的阴茎,坐在床上等着逸梅从浴室里出来。

逸梅洗了一个冷水澡舒服後,梳理一下长发,擦净身体,穿戴上袋子里的衣物和高跟鞋,开门走出浴室外,来

到安佑的房间里.

坐在床上的安佑,看见逸梅现在的模样,眼睛随即一亮,咽了一小口口水。

逸梅披着一外翻的长发在双肩上,身上ㄧ件由胸部往下岔开到腹部的,紫色薄纱情趣睡衣,胸前一对饱满的乳

房,也穿戴紫色胸罩,腰间下一条绑带式的紫色丁字内裤,带子和大腿上的紫色网状丝袜扣住,脚下一双细跟高跟

凉鞋。

安佑和逸梅坐在床上的中间,安佑一手放在床上,撑着上半身,另一手在她的乳房、腰间和大腿上,游移搓摩

着,同时热吻着她的双唇,舌头也伸进口腔搅动她的舌头。

他鼻孔呼出重气,状态非常的性奋。

逸梅也配合他的动作,一边和他热吻的同时,一手伸去在他的睾丸和阴茎上来回抚摸,或是握住他勃起的阴茎,

上下来回的套弄。

逸梅将穿着高跟鞋的一脚,跨在安佑躺在床上的下半身。先是一手扶在他的胸膛上,另一手再伸到自己的双腿

间,往戴上保险套的阴茎根部摸去,朝下拉了一下套子尾端的橡胶圈,将之套紧後,便扶住阴茎,配合蹲下,把阴

茎套入阴道内。

她蹲坐在安佑的下半身上,一手往後伸去,扶在他弯起的大腿上,另一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扭动着腰臀,摩

擦阴道内的阴茎。

安佑打直腰杆,双手抵在逸梅的膝盖内侧,往两旁撑开固定着。

他呼吸粗重,喉咙发出低吼声,动作着腰臀和大腿,用阴茎快速的去抽插逸梅的阴道。

逸梅躺在床上,两腿被撑开,一手紧抓头上的枕头,另一手紧抓身旁的床单。

她侧脸面对安佑,皱着细长的纹眉,呼吸急促,两颊泛红,额头冒出汗珠,娇喘呻吟着。

她正处於大高潮的性奋状态中。

一会,安佑吼了一声,腰杆用力往前一挺,龟头顶到逸梅的子宫颈,身体抖了几下的同时,隔着保险套,将精

液射进她的体内。

逸梅喘着气息,身体筋癴着,腰身下,腹部、屁股和大腿,不自觉的一阵一阵的颤抖。

【十二】

五天後。

嘟──嘟──,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安佑在家接起电话。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逸梅的手机号码,随即接听。

「喂?…」他问。

「安佑?」

「恩,是我。」

「想和你商量一下这个星期天的事情。」

安佑嘿嘿笑了一下。「怎麽了吗,逸梅姐?」

「最近我生理期间,身体不太舒服,不方便。」

「那改一天方便的时间好了。」

逸梅沉默了一下。「下星期六?那天我没有上班,放假。」

「嗯……」安佑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可以。那天下午我都有空。」

「那我下星期六下午两点到。」

「好,就这样。」

电话挂断。

「詹先生,」陈监委走入管理室问道,「警报预知机恢复正常了吗?」

「已经恢复正常了。」安佑离开服务台,和他一起来到旁边一台,靠墙站立的警报预知机旁,「早上机电来检

修後,说是线路有点问题,所以误报了一阵子。」

陈监委点点头。「恢复正常就好了。怕说误报,照成住户的担心,大家都困扰。」

「对了。早上主委有事请找你,联络不到。说有看到你回来,请去找他一下。」

「谢谢你。」他转过脸看了一下,站在门口外的老婆和女儿,「早上我门家有事情出门,我忘了带手机。待会

我回家一下後,会去找主委的。」

安右也随着他转过脸,往门口外看去,看到逸梅手撁着身旁的女儿,站在中庭花园。

逸梅的双眼不经意的和安佑对望到,随即自然的往一旁撇开。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