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言情短篇小说_黄色多肉短篇小说_乡村成人爱情短篇小说在线阅读-沃品社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欲求欲取 >

老婆让下属占便宜之终极刺激中、下

时间:2018-05-07 19:4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 人妻小琪和我的兄弟们》 《我的冷艳娇妻是女间谍13》 字数:6100 链接: (中) 书接上回。 昨天,四姨从老家过来。40多岁的人了,风韵犹存,更显得一种媚力。她年轻时就是我村

《 人妻小琪和我的兄弟们》

《我的冷艳娇妻是女间谍13》

字数:6100

链接:

(中)

书接上回。

昨天,四姨从老家过来。40多岁的人了,风韵犹存,更显得一种媚力。她年轻时就是我村子里的四大美人之首,而今,岁月的薰陶更让她增加了种岁月的吸引力。四姨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以后我会慢慢说的,先预告一下了。

我这些日子一直出差,这把原定於18号的搬家也改天了22号早上。按原先计划,我回到家里,老婆应该已经把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我让四姨住新房,老婆和我及阿亮住我现在租的房子,这样我就可以继续进行我的「计划」了。

对於阿亮住宿的安排,明天四点搬家,他的宿舍离我家远,我不可能让他三点就起床骑着个破自行车往我家里走,从礼节上也说不过去。虽然我心里仍旧纠结着,怕他这第二次胆大了,太过份了,可想想我这些安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权作是给自己心理的安慰吧!

可是,我是下午一点多回到的家,看看家里的东西,依旧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心里顿时有一股火,好在有四姨的到来,还是兴奋占了上风.

四姨在家里帮着老婆收拾东西,看着两人脸上的汗水,心里倒是软软的了,对於我这偷偷的淫妻突然有了愧疚,有了悔意。

为了减轻她们的劳动量,我又把那个白痴劳动力阿亮叫了过来,紧三火四的忙到七点,家里的东西都基本上收拾好了,又用三轮车运到了新屋,就剩了今晚睡觉用的被褥还没打包,只能明天一早四点起床后再收拾,反正是很简单的,也就是只剩床、电视、茶几、梳妆台等大件让搬家公司搬的了。当然,还有个锅,我们这边的风俗,得找一龙一虎来把锅由楼底下抬到楼上去,预示着吉祥。

我、老婆、四姨、阿亮四个人就一起吃饭,因为孩子要上学,就把孩子送到他大姨家了,不影响其休息。

晚饭是四姨做的,多年没吃过纯正的家乡口味了,心里没了第一天收拾东西的急躁,虽然第二天要早起,还是喝了点小酒,当然,比那一天喝的要少了。四姨多年不见,酒量却是一点也没变,只喝了一杯啤酒脸就红了,却愈发的好看,我心里的淫欲在慢慢地增长,我想啊,阿亮这个小色狼肯定下面会硬了的。

边聊边吃,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多年不见,又是碰到搬家这样的大事,虽然都提醒着自己不要喝多,还是稍稍有点到量。四姨喝了两瓶啤酒,老婆三瓶,我三两白酒,阿亮半斤吧!

吃了饭看了会电视,大约十点了,就决定睡觉.本来是打算让四姨去新房睡的,不过她说不用,在这里住就行,两个房间也能住开,这样早上起来干活也方便。因为男女有别嘛,所以老婆和四姨睡我们的主卧床,我和阿亮去挤在北屋的那个单人床上。

脱衣躺下后,我和阿亮就熄灯躺下了。老婆和四姨那边还亮着灯,喝酒的兴奋和搬家的兴奋让两人还在边说话边看电视。其实我倒是想睡在里面,给阿亮晚上可能的活动行个方便,但心里的纠缠仍然复杂,因为等搬家公司的人来了肯定得我去开门,我得先下床。

我给自己找了这么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让我战胜自己的欲念睡在外边。而更关键的是,这段时间在外面,从山东到浙江,又到内蒙、吉林、北京,跑的路路程大约能绕地球半圈了吧,再加上这一天忙的我确实累了,加上又多了个四姨,我估计阿亮也不会有什么行动了吧?其实我心里也没计划好怎么个玩法,毕竟事情是不受我控制的。

可是,事情要怎么发展,总是有它本来的轨迹的,并不因人的努力而改变。

我和阿亮这边刚熄灯不到五分钟,老婆就吆喝我说是电视没信号了,让我过去看看。

真是的,不早睡还看什么电视?我这浑身酸痛,刚想好好歇歇,我这本来最刺激的淫妻行动都不想做了,还去修电视。不过没办法,老婆是家里的二把手,咱在家里排行老三。於是我就起床去了那间屋,我嘛,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

到了房间,我往床上扫了一眼,有点夸张的说,某个地方忽的一下子硬了。

床上两个成熟韵妇半裸玉体横陈,半倚着墙躺着,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尚未全露,而玉腿轻叉,却是最为诱人。

老婆还是穿着她下午干活的那一身,因为睡衣等别的衣物都已经打包了,现在呢,下身只穿着那件红色内裤,挺紧的,上身只戴着奶罩,已解开了,松松的挂在奶子上,露出了大半个奶子。

四姨的内衣内裤显得比老婆的要高档得多,可能因为四姨是走亲戚,穿得比较正式,而老婆却是为了干活而穿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婆本来就挺随意的。

四姨也是比较时尚,穿着一套蕾丝半透明内衣裤,两人的奶子比多年前更加圆滚了。可能这个看法是错的,当年我看到的那次她是躺在床上,蕾丝内裤紧紧的贴在小腹上,小腹虽有凸起,却并遮盖不了她的美丽。

四姨当年的外号是「气死太阳」,意思是说她白,皮肤好,太阳怎么晒也晒不黑。那浓黑的森林隐约可见,也许近了应该是清晰可见吧,当然,两腿正中间的地方是有一块白布,我不知道该怎么来描述,两片肉肉是看不到的。

我去看了看电视,原来是下午收拾电视上的dvd时把机上盒上的线碰了一下,

到现在终於掉了下来。我弄好后,就过去睡觉,不过这一看,那种「淫妻」的心态又占了上风.

我回到我和阿亮的房间,阿亮去解手了,晚上吃得肚子不好,我就先上床去了,等了几分钟还没过来,我就到床里面先睡了。这时,潜意识里,我告诉自己别睡死了,看这样子,今晚阿亮又会有行动了,这一切,也许是老天的安排吧!

过了一会,阿亮上床了,又过了一会,隔壁的两个成熟娘们终於不说话了,电视声音调小了,可是等了一会,好像没听到关灯声。我睁眼看了看表,12点了,那边传过来的电视光还在一闪一闪的,唉,我老婆这个东西,又看到半夜。

可能得补充一下,我老婆特别喜欢看电视,平均看到凌晨一两点,因而忘了关灯或忘了关电视是常事。

过了一会,阿亮上床了,又过了一会,隔壁的两个成熟娘们终於不说话了,电视声音调小了,可是等了一会,好像没听到关灯声,我睁眼看了看表,12点了,那边传过来的电视的光还在一闪一闪的,唉我老婆这个东西,又要看到半夜。可能得补充一下,我老婆特别喜欢看电视,平均看到淩晨1-2点,而忘了关灯或忘了关电视是常事。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阿亮下床了,我眯开眼一看,是的,他出了门往厕所走去,可是好像并没有解手,没听到水来,他又退回到北屋的门口,在观察我,我装作一动不动的样子。

他见我没反应,就往主卧走去。

又等了几分钟,我见他没回来。我就站起来,站在床上,从两个房间之间的那个窗户上往那边看。

看到的场景我终生难忘,给我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我相信,给阿亮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一个男人,占一个女人的便宜是件幸福的事,同时占两个女人的便宜更是件幸福而又幸福的事。占一个男人的老婆的便宜更是一件幸福而又刺激的事,而同时占这个男人的老婆他的别的关系的女人的便宜,是一件在世上极少能碰到的事,而这事,就让阿亮碰上了!

像是有淫妻情节的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被人占便宜是刺激的,被人看、摸、操,而自己的老婆和一个自己的亲属女性同时,是同时,被同一个男人占便宜又将是一件何等的刺激与纠结.而我这并不是意淫,这是有人在实实在在的淫我的妻,淫我的姨!

事情在我的期望与不情愿间发展,在我的消极的阻止间发展。现在,两个男人,四个鸡巴,同时勃起;两个女人,同时半裸。

床上,两个女人半裸而睡,各呈姿势展现女人不同的一面。老婆的两臂均斜分开,她的右手还松松的握着电视遥控器,奶罩松松的堆在奶子上,似坠似不坠,只要轻轻一碰就可以放出两个小兔子。她的两腿分开呈约30度的角,只是下身还盖着一条床单,她的腿受凉了,今天没穿睡衣,就紧紧的把床单卷在腿上,两边压在身下。

四姨在床里面睡着,右侧着身子,面对着墙,她的两手放在脸的前面,因为她的奶罩后面的三个扣子只剩下了上面一个,整个奶罩往上掀着,露出了下半个奶子,雪白雪白的。她的左腿提起与小腹平齐,蕾丝小内裤崩的紧紧的,肉色似隐似露,很是诱人,如果不是裆间的一点白布,小木耳也能看到。总的来看,她的整个后面,背,屁股都展现在阿亮的面前,老婆的下身让床单盖住了没给阿亮看了两次都没看到,四姨给他送上了。唉,老天爷的安排,一个面子也不给我留啊。

再看阿亮,他光着脚,怪不得我听不到声音呢,站在床边,正对着两个半裸女神,鸡巴从裤头裆部拿了出来,硬起着,歪着头,我上次的观察是正确的,不长,也细,龟头有点大,光头,长短粗细虽不如我,却是我淫妻幻想中的那中龟头大的鸡巴,这也是我第一次玩3p时的夫妻中的丈夫和我说的,男人的鸡鸡基本上分为两种,我和阿亮的各代表一种吧,只是阿亮的只能是属於那类型却代表不了,小了点哟。在上篇有朋友说,他的鸡巴小我心里还有点优势,而我却感觉相反,我宁愿老婆让一个大鸡巴占便宜,是他的这种类型的,要大,如果不大,就是个处男,毕竟我老婆的逼逼还没让别的男人碰过.而阿亮呢,我所期望的,他一点也没有。至少,他得有那怕一点超过我的优势吧?唉!

阿亮一边套弄着,一边抖着,是紧张?激动?刺激?而是兼而有之?还是在计画怎么来享用床上的这两个熟女?按他接下来的玩法,他计画是先玩两人的奶子,再玩逼,奶子的包装容易剥除。

稍停了一会,阿亮稳住了心神。他先来到老婆身边,轻轻的把她的奶罩往下拉了拉,这样,老婆的两个奶子就都露了出来,他伸出两只手,掌开五指,轻轻的握了上去,是的,老婆的两个奶子全被他握住了,稍停,拿开手,低下头,把两个乳头都含了一下。这,算是完成了对女人奶子的占有吧?上次可能顶多占了一个吧!是的,从此开始,老婆的奶子再也不能说只让我一个人拥有过,对,阿亮也占有过,那怕时间很短,哦,两次了呀。上次他不会玩这么痛快吧,至少不会看的这么痛快。然后他站起身来,套弄着鸡巴,看着老婆的脸,应该是在观察她的反应吧。他知道老婆的酒量,知道老婆没喝多,很好,老婆没反应。我是不是应该说是不好,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反应?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在让人占便宜。

他看了看老婆的下身,床单压的很紧,就伸手在老婆胯间正中的位置摸了一下。然后,他离开老婆,来到与四姨正对的位置。他俯下身子,伸出手,在四姨腿间摸了一下,又站起来,看着床上的两个女人。老婆只能碰奶子,真正接触到肉,而奶子他已经占过了,也是男人的心理吧,现在他想的是占四姨。要占四姨就得上床,他犹豫了几分钟,轻轻的上了床,来到四姨身边,他看着四姨的奶罩,把左手慢慢的往四姨的臂下伸出,很慢,很慢,可是,慢慢的进去了,是的,左手的小半个手掌伸到了四姨的奶罩下面了,因为四姨的奶罩紧,估计摸不到乳头。这时,四姨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身体动了一下。阿亮急忙抽出手,在两个熟女中间停住。四姨动了一下,转过了身,仰面向上,唉,本来她动是因为感觉到了侵入,而现在她的姿势就和我老婆的一样了,却正好是应和着侵入。

见四姨没动作了,阿亮又如同对付老婆一样试图把她的奶罩往下拉,四姨的奶子比较大,而奶罩后面的扣又没解开,阿亮并没有拉下。他又观察了一下四姨的奶罩,扭头用左手把四姨左奶罩轻轻往上拉着,把右手从奶罩上边轻轻的插入,估计应该是摸着乳头了。

然后慢慢转过身看着老婆,老婆还保持刚才的姿势,打着呼噜。

阿亮就伸出左手,轻轻的放在老婆的奶子上,保持安静,静静的享受着同时玩着两个成熟女人奶子的刺激。这刺激多种多样,有两个女人和他的不同关系的心理刺激,又有同时玩两个女人的肉体刺激。

虽然他的手保持不动,看眼却没停,他向四姨的下体看去,终於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他看到了四姨那时隐的阴毛。

他扔下两个奶子,慢慢的起身在四姨腰侧蹲下,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在肉缝上摸了一下,见四姨没反应,他又来到四姨两腿间,趴下,两手撑住身子以不压着她,把鸡巴对着四姨的肉洞慢慢的顶了过去。是的,四姨最隐私的地方终於让阿亮的鸡巴碰上了,虽然还隔着一层布,但,这区别不是很大了吧?和戴套套一样吧?那肉洞的体温依然隔着那层布传到了阿亮的龟头上,再加上他可能是紧张、激动,他的身体又抖了一下,而那龟头也把那层布往下压了一点,在我的视角上是看不到的,但我估计着,他这一压,那条缝肯定很明显的了,那龟头的前端应该是带着那层布进入了四姨的的肉缝吧,虽然里的只是一丁点儿。

不过,他这动作有点大,四姨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她伸手在两腿间摸了一下。

这个阿亮反应有点慢,他的鸡巴差点让四姨的手碰到。他急忙大跨了一步,来到了床下,蹲在床下。

四姨摸了一下,又翻了个身,右侧卧着睡了。

听听没动静了,阿亮站起来,全身抖着,看着床上的两个熟女,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四姨是不能再动了,再去动四姨,她肯定会醒的。而老婆还是刚才那个姿势,也不能再进一步的占便宜了。这个阿亮虽然很笨,但这点还是能认识到的。笨人有时也会灵光一闪的。

他的两眼在四姨和老婆身上扫来扫去,还不甘心的样子。咦?他好像射了,我看着他紧紧的用手握着龟头,是的,他射了,射在了手心里,鸡巴缩的和个豆虫似的。

见他准备走,我也回身准备躺下装睡,但见他走了两步来到老婆身边时又停下了,我又停下看他。

奶奶的,他用手扯着那已经缩小的鸡鸡,龟头还粘乎乎的,尿道口里还往往溢着精液,他把那龟头往老婆的嘴里靠去。老婆因为打呼噜,嘴微微的张着,妈的,这让我怎么去亲老婆?我看不见他的鸡巴往老婆的嘴里插了多深,因为他的鸡巴已经缩小了,又伸到老婆嘴里去,他的身子得俯下去。有两个情况可以让我来推测,一是他插入时,老婆的呼噜停了那么一两秒钟;二是第二天四点起来搬家时,我特意的看了看老婆的嘴,好像是有一滴精斑。

老婆的呼噜恢复后,知道他的鸡巴离开了老婆的嘴,他不会再有动作了,我就躺下了。他就去了卫生间,回床上时,还好好观察了一下我。

真实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可能有的朋友认为没有大肏不够刺激,毕竟,真事和我们想像的总是不一样,对吧?这个刺激已经很厉害了,从只想让他轻轻淫一下我老婆,却淫了两次还且程度还不低,更呢,还淫了我的四姨。世上淫女总是比色男少,而且我想,绝多大数色女如果在阿亮偷占便宜的过程中醒来,也不会轻易的献身吧?常言道,两性相悦,是的,毕竟,阿亮只是一个猥琐龌龊男。

因为我们身份的关系,因为阿亮确实不是会优秀男生,以后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了。而这两次,第一次完全是无意发生的,第二次有我消极的有意促成。而一个更关键的因素就是阿亮的胆大妄为!

虽然我们极不喜欢阿亮,但能让我第一次发现他的流氓动作而没有阻止他时,是有我内心深处的原因的。这个原因来自於一个朋友讲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与房子装修有关,这个事我以后会讲的。那时好几年前了,当时各大网站的聊天室还没有被封时,那件事对我的淫妻的刺激很大,我对走到这一步,也与这件事有关.这件事,也是我常常性幻想的情节。

而我的这个事,也正好发生在装修时节,也就只好委屈老婆让我在心理上刺激了一把。最对不住的四姨,不过,我想,四姨也会原谅我的,等以后我讲了四姨的事时,大家就会明白的。

=


Copyright © 2002-2017 沃品社文学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